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750章:父子之间的测试
     book chapter list     曾家父子见潘子墨被打断了手脚,辽盟的人又撤走了。原本大好的形势,陡转急下。

    如果今天不向赵旭服软,肯定不能善终。想要突出重围,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曾振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对赵旭说:“赵先生,误会、误会!这其实都是误会。来之前,我劝子墨好久了,可是子墨这孩子年轻气盛,非要替他爸出头。潘家怎么说也是我的亲家。所以,之前在言语上对你不客气,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望赵先生不要生气!”

    赵旭冷笑了一声,说:“可我已经生气了!”说完,“啪!......”的一声,一巴掌掴在曾振的脸上。

    曾辰乐见父亲挨打,指着赵旭骂道:“姓赵的,你以为这是在临城呢。你来到L省,就别想活着离开。”

    赵旭一脚蹬在曾辰乐的肚子上,将他踢翻在地。

    曾辰乐只是一个花花公子哥,赵旭虽然失去了内力。但平时经常锻炼,这一脚足以将曾辰乐踢翻。

    农泉赶了过来,上前扯住曾辰乐的衣领,揪着他将他掼倒在地上。口中骂咧咧地说:“妈勒个巴的!居然不想让我们活着离开L省,你小子也不看看眼下是什么形势?”

    曾振对儿子曾振乐真是失望透顶。

    家里条件优越,儿子曾振乐整天游手好闲,挥霍无度。在L省整日花天酒地,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

    连潘子墨的手脚都被打残废了,儿子曾辰乐还在和赵旭倔强。曾振心里暗自焦急,儿子居然眉眼高低也瞧不出来,简直是愣头青一个。

    赵旭对农泉吩咐说:“农泉,让曾家父子跪下!”

    农泉对曾家父子喝道:“跪下!”

    曾振是“熊乐”娱乐播放平台的老板,别人见他都是恭着敬着。何曾给别人下过跪。

    可眼下这形势,如果不能取悦赵旭,想走是不可能的事情。要是赵旭动怒,像收拾潘子墨一样收拾他们,那就糟糕了!

    曾振率先跪在了地上,可曾辰乐死活也不向赵旭下跪。

    农泉见曾辰乐不跪,一脚踢在他的腿弯处,口中厉喝一声:“跪下!”

    就听“噗通!”一声,曾辰乐双膝一软,在赵旭的面前跪了下来。

    赵旭对马家四兄弟使了一个眼色,马大理和马二直上来之后,分别把按住曾振和曾辰乐,令二人动弹不得。

    曾辰乐瞪着赵旭,骂咧咧地说:“姓赵的,你今天要是弄不死我,看我以后怎么弄死你。”

    赵旭回头叫过一名九堂的人,让他脱下鞋子,煽曾辰乐的耳光。什么时候,曾辰乐彻底心服口服,才可以停下。

    就听一阵霹雳啪啦,鞋底抽打脸颊的声音晌起。

    “啪啪!......”声不绝于耳,几鞋子抽下去,曾辰乐脸被打得肿成了猪头。上次刚镶了几颗烤瓷的牙,再次崩飞好几颗。

    曾辰乐身娇肉贵,哪里能承受得子这种折磨。立刻求饶说:“服,我服了!”

    “口服心不服啊!”赵旭从衣兜里掏出一支烟,漫不经心地说道。

    他抽了一口烟后,说:“曾少爷,如果我赵旭今天落到你的手里,相信你会比我的手段更狠。所以,既然你选择了要报复我,这就是你应有的下场。”

    曾振都不忍心去看儿子曾辰乐,儿子曾辰乐真得被打得太惨了。都怪自己来得时候盲目自信,早知道就多带一些人来了。

    “赵先生,求求你,饶了我儿子吧!以后,我们曾家再也不和你做对了。”曾振终于放下了身段,对赵旭开口求饶说。

    赵旭吐了几个漂亮的烟圈,眯着眼睛瞧着曾振说:“曾老板,你的态度?还算不错。要是早有这样的觉悟,又怎么会遭这份罪。不过嘛,你儿子是罪有应得。归根结底,都是你的宠溺造成的。”

    “是是是!都是我的不对。”曾振点头承认着错误。

    赵旭盯着曾振问道:“如果我不喊停,你儿子至少还要被打二十鞋底,剩下的二十鞋底,你愿意替你儿子承受吗?”

    曾振一听,身体打了个哆嗦。

    他是一个商人,见过不少打人的手段。可赵旭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有这般手段,的确是个狠角色。

    “这个......”曾振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旭。

    如果他替儿子曾辰乐承受这二十鞋底,这二十鞋底狠抽下去,结果肯定和儿子一样,一定会被打得不成人形。可如果不替儿子承受这二十鞋底,再让儿子曾辰乐被这样打下去,恐怕会被打脱相。别到时候,被打出了脑震荡,变成一个痴呆的人,那就完蛋了。

    正所谓虎毒不食子!

    赵旭见曾振犹豫不绝,对手下喝道:“给我继续打!”

    “等一下!”曾振及时对赵旭叫停。

    “赵先生,我愿意替我儿子承受剩下的二十鞋底。你说得对,辰乐变成今天这样,也有我的责任。如果不是我溺爱他,放纵他,他也不会变成这样。”

    赵旭听了曾振的话后,眼神里流露出一丝赞许的神色。他一直紧盯着曾振,发现曾振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嚣张,而是真心在悔过。

    “曾少爷,你父亲要替你承受这二十鞋底,你怎么看?是你来承受这最后二十鞋底,还是让你父亲代你承受?”

    赵旭的目的很明确。

    如果曾振替儿子曾辰乐承受这二十鞋底,曾辰乐不想让父亲替他承受这二十鞋底,说明他们父子情深,这样的人还有得救。倒是可以放过曾家父子。

    让赵旭出乎意料的是,曾辰乐竟然高兴地说:“打我爸!打我爸!你们别可我一个人打。”

    听了儿子曾辰乐这句话,曾振的心都要碎了!

    都说养儿能防老,曾振没想到自己养出一个逆子。

    赵旭听了曾辰乐的话后,不由冷笑了一声,对曾振问道:“曾老板,你现在有何感想?”

    曾振呆若木鸡,老半天才回过神儿来,叹了口气,说:“赵先生,谢谢你!你让我知道我曾振做人很失败,连儿子都没有教好,又谈何做人。打我吧,这二十鞋底,我来承受!”

    赵旭抽了一口烟,不急不躁地说道:“其实,我刚才只是对你们父子的一个测试。如果你肯替你儿子承受这二十鞋底,你儿子执意不让你挨打,你们两个都可以免打,结果却让我很失望!曾老板,希望你别怪我心狠手辣。既然,你们认定我是坏人,那我就坏人做到底,替你好好管教你的儿子。给我打完剩下的二十鞋底。”

    曾辰乐一听就傻眼了,他没想到,赵旭原来是测试自己父子。

    他刚要开口,脸上又被噼里啪啦被抽打起来。

    二十下打完,曾辰乐变得面目全非,身体直接栽倒在地上。

    “曾老板,我赵旭就住在临城。你要是想报仇,欢迎随时来找我!”赵旭将手中的烟蒂弹掉,对曾振说道。

    “赵先生,恕我教子无方。你不仅打醒了我儿子,同样也打醒了我。放心吧,我们曾家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至于潘家的事情,我们曾家也不会再管。但请赵先生,许我带儿子去医院救治,我曾振感激不尽。但凡以后有所差遣,我曾振一定尽我所能帮忙。”

    赵旭嘴角露出了笑容,对众人喊道:“让开一条路,让曾家父子离开!”

    曾振将儿子曾辰乐抱了起来,对赵旭说了声:“谢谢!”,转身神色黯然地离开了。

    乔学名一看赵旭肯放曾家父子离开,他立马想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乔爷,站住!我还没让你走呢?”赵旭出声对乔学名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