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746章:冤家路窄
     book chapter list     陈天河见赵旭火速提拔司光,眼神里流露出赞许的神色。

    这个时候,只有打破常规,大胆启用人才,“旭日集团”才有可能走得更远。否则,墨守成规的话,企业很难做大做强。

    如果固步自封、原地踏步,企业的盘子会越做越小。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市场市场份额萎缩,走向没落。

    赵旭告诉司光,会给他一年的见习期,如果做得好,还会再提拔。但如果做得不行,随时都会面临着撤掉的命运。

    司光非旦没有害怕,反而觉得是个天大的机遇和挑战。

    “秦婉商场”属于“旭日集团”旗下,旭日集团又是“临城”的龙头企业。自己完全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实行平生的报负。

    赵旭并没有撤掉“秦婉商场”苏逸春的职位,而是对他进行了扣掉季度奖金的处罚。

    苏逸春这次固然有错,但整体对阳城的“秦婉商场”发展,还是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就在陈天河和苏逸春聊天的时候,韩珉给赵旭打来了电话。

    赵旭见是韩珉打来的电话,走到办公室落地窗的一角,接起了电话。

    “少爷,赵高来临城了。让我们换掉旗下秦婉商场的名号,否则要告我们侵权。或许,苏逸春这么做是提前听到了风声。”

    赵旭知道赵家要来人,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一听赵高来到了临城,并且通知“旭日集团”换掉“秦婉商场”的名号。他不禁锁起了眉头,对韩珉反问道:“你是怎么说得?”

    “不换,并且要和啸天集团打官司。”韩珉说他当场就拒绝了赵高的要求。

    赵旭一听,满意地点了点头,对韩珉说:“韩珉,立刻传达下去,旗下各秦婉商场不准掉换秦婉商场的名号。再也不许出现苏逸春这样的事件。我已经扣了他这个季度的薪水,你通知一下财务。另外,在内部通报批评苏逸春事件。”

    “知道了,少爷!”韩珉应道。

    “还有,我刚物色到一个不错的人选。他叫司光,是阳城秦婉商场企划部的经理。我已经任命他为区域总监,专门负责秦婉商场的企划和管理。另外,我们刚收购的双林药厂,也交由这个人管理了。这个人有过大型房产策划成功经验,你可以观察观察他。如果可堪重用,可以调任到总公司工作。”

    韩珉还是非常相信赵旭的眼光,说自己这就把司光的个人档案调到总公司。并且先通过视频电话交流,再让他来总公司面谈一番。

    赵旭非常放心韩珉做事,直接放手交给他来处理了。

    不得不说,韩珉这个人能稳做“旭日集团”副总的职位是有原因的。赵高来临城,要求“旭日集团”换掉“秦婉商场”的名号,遭到了韩珉当场拒绝。

    韩珉知道秦婉商场“秦婉!”这两个字,对赵旭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所以,赵旭在这之前,才为什么会大动肝火。

    挂断电话后,赵旭陷入了沉思。

    陈天河说过,这次赵家赵啸义亲自来了。

    赵啸义是“啸天集团”董事长,是名义上的家主。赵高和赵啸义先一步来到了临城,那么他们会不会去难为自己的老婆李晴晴?

    想到这儿,赵旭如坐针毡。给老婆李晴晴发了信息说:“晴晴,赵家来人了,你小心些。一切等我回去!”

    李晴晴没想到赵旭已经知道赵家来人了,看到信息微微一怔,但并没有告诉赵旭那天发生的事情,只回了一个字:“好!”。

    阳城,潘家!

    潘雄入狱后,整个潘家乱成了一团糟。还好,潘子墨挺身站了出来。

    潘子墨是潘家老三,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叫潘子强、二哥叫潘子辉。

    潘家三兄弟中,只有潘子墨一人习武。潘子强和潘子辉都从商,两人早已经成家立业。

    潘雄这一出事,潘家的两个亲家都来了。

    潘家这两个“亲家!”,都大有来头。一个是L省锦市的曾家,另一个是L省鞍市的乔家。

    L省锦市的曾家,正是和赵旭有过冲突的熊乐老板曾振。他的大女儿就是许配给了潘雄的大儿子潘子强。一听潘雄出事了,便带着儿子曾辰乐来了。

    于此同时,潘家另一个亲戚乔家家主乔学名也来了。

    潘家正厅里,正大议事!

    潘子墨拱手对曾振和乔学名二人说:“感谢两位叔叔,对我潘家驰援,小侄感激不尽。”

    乔学名是个名字虽然儒雅,却是一个脾气暴躁之人。摆手对潘子墨说:“子墨,你就不用跟我们来这些繁文缛节了。倒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老爹怎么会深陷牢狱之灾呢。”

    潘子墨是向曾家和乔家求援的,当下也没有隐瞒,讲事情的原委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最让潘子墨生气的是,修罗刀这些“圣坛!”的人。他原本指望着“圣坛”的人替他出头。可修罗刀在得知潘雄入狱,居然带人离开了潘家,还骂他们潘家是废物。

    阳城,原本那些和潘家不错的豪门,得知“潘雄”出事了。个个谢门见客,说帮不了潘家这个忙。

    万般无奈之下,潘家三兄弟才把曾家和乔家请了来。

    曾振一听“赵旭”的名字,还是来自于J省的临城。

    他不由一副咬牙切齿地样子,冷声说:“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没想到赵旭这小子敢来L省。”

    曾辰乐在一旁添没加醋地说:“爸,这可是干掉赵旭的大好机会。”

    潘子墨一听心中暗喜,装作糊涂的样子,故意对曾振询问道:“曾叔叔,莫非你和这个赵旭也有过节?”

    曾辰乐鼻里冷哼了一声,说:“哼!我们曾家岂止和他有过节,简直是誓不两立。当初我去临城的时候,他软禁了我,诱我爸去临前救我。更是对我们父子百般辱没。老天开眼,这次他来临城,我们曾家一定要一雪前耻。”

    乔学名一听,自己的两个亲家都和临城的赵旭的有过节。他不由沉声说:“既然你们都和这个姓赵的有过节,那我们就一起去叶家找回面子。L省是我们的地盘,又岂容他们J省的人,在L省撒野。”

    乔学名江湖绰号“乔爷!”,是L省有名的大佬之一。只不过,后来走到了漂白的道路,做起了正经的生意。但背地里,仍然干着一些擦边的勾当。

    潘子墨故意装出一副愁容,对乔学名说:“乔叔叔,这个姓赵的身边,有不少武神榜上的高手。更有一个天榜排行第九的高手在帮他。如果没有高手助阵,就算我们人数虽多,恐也非其敌手。”

    乔学名一听,赵旭身边有“武神榜”上天榜排名第九的人,瞬间被惊得目瞪口呆。

    曾振也担心地说:“这个姓赵的身边高手的确不少。上次,我花了大价钱请了地榜排名第八的残剑胡阿,居然被赵旭这小子策反到了他那边。现在我身边,也没有可以匹敌的高手。”

    乔学名冷笑了一声,说:“难道你们忘了我的身份?”

    “老乔,你不会要动用辽盟的人吧?”

    “我是辽盟的副盟主,就算动用辽盟的人有何不可?”

    “可我听说辽盟有三不许,不许窝里斗,不许以私乱公,不许师出无名。如果有欺辱无辜市民,或者肆意不守盟规者,将处以盟约的严刑。”

    乔学名冷声说:“他赵旭是无辜市民吗?如果我不动用辽盟的人,你认为以我们这些人,能胜得过武神榜上天榜第九的高手吗?你们两个亲家被人欺负,我又怎么能置身事外。否则,江湖上的人,又怎么来看待我这个乔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