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733章:独闯潘家
     book chapter list     陈小刀到了潘家后,他将车停到了一个隐敝的地方。随后,从后院翻墙进了潘家。

    陈小刀见潘家多了不少的守卫,知道修罗刀早有防范。不过,修罗刀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去见赵旭的时候,陈小刀会来潘家救人。

    赵旭失去了内力,单独去赴约,意味着有极大的风险。他带的那些人当中,最有实力就是陈小刀。

    农泉、马家四兄弟还有刀疤吴峥已经被修罗刀用调虎离山之计给差走了。正常推算的话,陈小刀一定会暗中保护赵旭。但修罗刀又担心,会有人来潘家救萧阳山和萧菁,便让潘雄加大了安保力度。

    潘家可谓是十步一岗、百步一哨。

    陈小刀见有人来了,身手麻俐地上了房顶。

    居高临下后,他发现有一幢房子的守卫最多。不出意外,这幢房子里应该设有密道,关押着萧阳山和萧菁。

    陈小刀在房脊上如履平地,他见距离守卫多的房子还有三栋楼。从身上摸出一包物事,就是类似于“飞索”之类的东西。

    只见陈小刀按下了开关键,“飞索”快速弹出,在撞击到墙上的时候,直接扎了进去。

    陈小刀利用“飞索”一荡,人如猴子一般,灵巧地跳到了另一幢房子上。

    收起了“飞索”,陈小刀如法炮制,接连跃过几栋楼,到了守卫森严的那幢楼上。

    收起“飞索”后,陈小刀见三楼一个厕所的窗户没关,有可能是在通风换气。

    他脚挂房脊,一个倒挂金钩,身体轻轻一跃,人已经到了屋子里。

    进了屋子后,陈小刀趴在厕所的门上听了一听。他能确定,这层楼里除了他之外,只有两个人。

    他蹑手蹑脚走出了卫生间,下到二楼的时候,一楼传出了潘雄的声音。

    “子墨啊!你不会还对那个舒巧慧有感情吧?”潘雄对儿子潘子墨问道。

    “爸!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如果我不去练武,巧慧早就是我的老婆了。可我这次回来,巧慧已经对我不理不睬。”

    “她已经是张策的女人了,还生了两个孩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以你现在的成就和我们潘家的财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潘雄劝道。

    “爸!不行,这件事情不能这么便宜了张家。就算我不要这个舒巧慧,也要弄到手玩-弄一番。否则,我咽不上这口气。”

    “你等爸当上阳城商会会长的,到时候我把他们张家踢出去。再利用手段把张家搞垮,到时候舒巧慧不还是你的。不过,我话可要说在前头,我潘家可不要这种二手货,你玩归玩,千万不能娶她过门。”

    “放心吧,爸!我自有分寸。”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潘子墨对潘雄问道:“爸,我们家那位贵客是什么人,我怎么看你怕他怕成那样儿?”

    “他是我潘家的贵人,没有这个人,就没有我潘家。再说,你也和他交过手,他功夫远在你之上。怎么,你还不服气?”

    “我不是不服气,只是这人的身手这么厉害,武神榜上的排名一定很高。”

    “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许说出去。”潘雄对儿子潘子墨叮嘱说。

    “放心吧,爸!我不会说的。”

    潘雄点了点头,说:“他是武神榜上天榜排名第五的修罗刀。”

    “什么?天榜排名第五!”

    潘子墨真得被惊到了。

    除了“神榜”的人,天榜排名前十的人,几乎都是无敌的存在。自己家里虽然有钱有势,但阳城也不过是个二线城市而已。

    潘子墨实在想不出来,这个修罗刀来自己家里做什么。

    “爸!你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没告诉我,你让家里的保安加强防守,又让我守着这个屋子。是不是有人要对我们潘家不利?”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潘家关押着很重要的人。”说到这儿,潘雄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说:“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问关押什么人,也不要过问这些事情。等合适的机会,我会把我们潘家的秘密都告诉你的。”

    潘子墨听了父亲潘雄的话,一脸惊愕的表情。

    他没想到,在自己离家这些年,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陈小刀在楼上,将二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

    一听有人关押在潘家,陈小刀心里暗喜。看来,自己和赵旭推测的果然没错,被关押在潘家的人一定是萧阳山。

    就在这时,楼上传出一个女人惊叫的声音。

    “啊!你是谁?”楼上的女人指着陈小刀喝问道。

    陈小刀太专注于听潘雄和潘子墨聊天了,以致于楼上的房间出来人,都没注意到。

    陈小刀见暴露了,直接从二楼一跃而下。

    当潘子墨看清眼前的人是陈小刀的时候,不由大惊失色,脱口惊呼道:“是你?”

    如果,潘子墨不知道陈小刀的真实身份。他还不惧怕陈小刀。但当潘雄告诉他,陈小刀是“天榜”上排名第九,柳叶飞刀例无虚发,一手飞刀绝技的陈小刀时。

    潘子墨真得害怕了!

    但他毕竟是习武之人,很快镇定下来,将父亲潘雄护在了身后。

    潘雄扯着嗓门高声喊道:“来人啊!”

    一时间,门外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陈小刀直接向潘子墨出手了,如果耽搁下去,将功败垂成。若是让修罗刀将萧阳山转移出了潘家,恐怕再也没有救萧阳山的绝佳机会了。

    咻!

    三柄飞刀,呈“品”字型,向潘子墨胸前袭来。

    潘子墨大惊失色,抱着父亲潘雄狼狈地在地上几个翻滚,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陈小刀飞刀的袭击。

    如果没有父亲潘雄,潘子墨还能和陈小刀过上几招。可因为要照顾父亲潘雄,潘子墨对上陈小刀,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还没等潘子墨从地上站起来,一柄飞刀悄无声息再次射来。

    潘子墨身体一个翻滚,突然感觉右臂传来一阵锥心的巨痛,居然中了飞刀。

    潘雄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一把犀利的小刀,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别动!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潘子墨见父亲被陈小刀挟持,目露惊色地说:“陈小刀,你放了我爸!否则,今天定然将你碎尸万断。”

    陈小刀不屑地说:“就凭你潘家外面那些人,你以为能留下我?”

    潘子墨知道,就算集结潘家的人。想伤陈小刀容易,但想留住他,可是一件机率很小的事情。何况,父亲潘雄已经落到了陈小刀的手上。

    “你倒底想怎么样?”潘子墨对陈小刀问道。

    陈小刀将刀尖在潘雄的脖子上一抵,一丝鲜血流了下来。

    “让其它人不要进来,让你父亲打开秘室,放出萧阳山。否则,我一刀下去,你父亲就会立马毙命。”

    潘雄只是一个商人,哪里经过这种阵仗。

    没有人不怕死,他吓得身体直打哆嗦,狡辩着说:“陈先生饶命,我潘家没有什么秘室,更不知道什么萧阳山?”

    陈先生在潘雄的脖子上轻轻一送,一股凉意直透上来。

    潘雄差点儿以为自己被抹脖了。

    “还和我装糊涂。你和你儿子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对了,你可能不知道萧阳山的名字,就是那个铁山。”

    潘子墨见如果不放出萧阳山,陈小刀一定会杀了他父亲潘雄。开口说:“爸,你放了萧阳山吧?我们潘家犯不上为别人卖命。”说完,走到门口,对奔来的众人喝道:“你们都在外面侯着,不许进来!”

    潘雄见大势已去,让儿子潘子墨转动八仙桌上的一个木质雕刻麒麟。向左转动三下后,就听地面传来一阵“轧轧!......”的声晌,地砖自动分开,露出一个密室的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