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725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见张老太太了。在张子石的带领下,直奔“铁山”的住处。

    到了“铁山”家里后,只见屋子里一片断壁残垣,被人明显毁坏过。

    陈小刀离开了众人,仔细勘察起现场来。从屋里到屋外,再到房前屋后,里里外外搜看得那叫一个仔细。

    赵旭也仔细检查起来,希望能查到什么线索。

    张子石和叶扎都很好奇,见赵旭和叫陈小刀的人,翻看的那叫一个仔细,甚至连一片瓦砾都不放过。不晓得,二人在翻找着什么。

    赵旭和陈小刀足足找了能有两个小时,就听陈小刀对赵旭叫道:“赵旭,你快来!”

    赵旭听了之后,急忙向屋后的陈小刀奔去。

    只见陈小刀在屋后的一块断裂的石碑处,手上不时地摩挲着断裂的石碑。

    叶扎和张子石跟了过来,二人心里十分惊诧。不晓得陈小刀为什么会仔细盯着断裂的石碑,好像在研究着什么。

    就听陈小刀说:“这声石碑刚刚被裂开,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内力所为,从断痕上来看,不超过四十八小时。”

    赵旭听了大惊失色,他心里隐隐感到不妙。

    萧菁刚刚被掳,萧家的石碑就被破开了。难不成,那些厂狗用萧菁来威胁萧阳山,已经取得了萧家的守护戒子。

    赵旭不由被自己大胆地推测吓了一大跳。倘若是被厂狗先一步将萧家戒子抢到手中,那么萧阳山和萧菁就危险了。

    赵旭对陈小刀问道:“小刀,还有什么线索吗?”

    陈小刀点头说:“这处宅院,至少被搜寻了几十次。如果不出意料,这应该就是萧阳山的住处了。”

    赵旭听了之后,转身对张子石问道:“张会长,这间屋子既然已经遭到了破损,为什么没有人开发,也没有人再这里盖房子?”

    “哦!我听说是被潘家买下来了。至于,潘家为什么没盖房子,或是没开发,这就不得而知了。”

    张子石一脸疑惑的表情,对赵旭问道:“赵先生,这个铁山就是萧阳山吗?”

    “对,他的真名叫做萧阳山。我这次来阳城,是带表妹来寻亲戚的。”

    “可是,这个铁山早在七八年前就杳无音信了。”

    “不!他一定还在阳城,只是被秘密囚禁在某处。”说到这儿,赵旭眼前一亮,和陈小刀异口同声地说道:“潘家!”

    赵旭立刻对张子石说:“张会长,你能不能带我去潘家一趟。我想去潘家瞧一瞧。”

    张子石一脸为难的神色,说:“实不相瞒,潘家的潘主潘雄一直对我有成见。我和他可以说是水火不容,对我这个商会的会长更是不满,已经弹劾我多次了。我要是带你去,他未必会见你。”

    叶扎解释说:“我也不行!我一瞅这个潘雄就来气。”

    赵旭知道叶扎是和张子石是一条战线上的人,点头说:“这样吧!你告诉我潘家的地址,我和小刀先去潘家一趟,再回你们张家。”

    张子石点头说,“也好!”。他将潘家地扯告诉了赵旭,就带着叶扎离开了。

    赵旭对陈小刀说:“小刀,你怎么看这件事情?”

    陈小刀说:“潘家的嫌疑很大。我们必需去潘家一趟。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赵旭点了点头,对陈小刀说道:“上车!”。

    两人上了车之后,直奔“潘园”。

    潘家是“阳城”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当潘雄听说门口有个自称是赵旭的人要来拜见他的时候。他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赵旭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不过,杨兴已经叮嘱过潘雄,该怎么应付赵旭。所以,潘雄自然无所畏惧。

    潘雄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人,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自然不会把区区一个赵旭放在眼里。

    潘雄对管家说:“让他们进来吧!”。

    没过多久,赵旭带着陈小刀来到了潘家的客厅。

    管家对赵旭介绍道:“赵先生,这位就是我们潘家的家主。”

    赵旭仔细打量着潘雄,见潘雄年约六旬左右岁的年纪。长得一脸的鼻阔口方,一脸的福相。从相貌上来看,并不像阴险狡诈之人。

    赵旭忙和潘雄打了声招呼,“潘先生,恕我赵旭唐突打扰了。”

    潘雄脸露和蔼的笑容,瞧着赵旭问道:“赵先生言重了。只是潘某不知道,赵先生来我潘家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就是想问潘先生几个问题。”赵旭说着,从衣兜里掏出手机,亮出萧阳山的照片,问道:“潘先生,你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啊!他叫铁山,早些年和我关系不错。只是后来不知道哪儿去了,连我也不知道他的去处。这个铁山是你什么人?”潘雄对赵旭反问道。

    赵旭解释说,“他是我一个表妹的亲戚。可我们寻到他住处的时候,发现他家里已经遭到了破坏。”

    “是啊!关于这件事情,我也痛心疾首。事后,我派人调查过,也没查出原因。”

    陈小刀一直在盯着潘雄的面部表情。

    他已经发现这个潘雄在撒谎。别看潘雄对答如流,但潘雄在说话的时候,有个下意识的动作,总会盯着赵旭瞧。

    这一细节,对于天天和破案打交道的陈小刀来说,一眼就能看穿。

    潘雄和赵旭刚刚认识,如果只是普通的回答,绝对不会这么专注。他专注盯着赵旭的面部表情,就是想看看他的回答,赵旭会有什么反应。

    发现这一细节后,陈小刀开始在潘雄的房间里打量起来。他见潘家里的每一件摆设,都是贵重物品。无论是楠木家具,还有名人字画,包括瓷砖和灯饰都是国际大品牌产品。用“奢华”两字来形容潘家,绝对不为过。

    赵旭点了点头,对潘雄说:“潘先生,听说铁山的那处房产基地被你买下来了,是吧?”

    “对!那处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我见地段还可以,就买下来了。”潘雄解释说。

    赵旭说:“铁山是我表妹的亲戚,我不想这套房子落于别人之手。潘先生能不能忍痛割爱,将这处房产卖给我。”

    这是赵旭和陈小刀制订好的计策,由赵旭来拖延时间,陈小刀伺机观察情况。

    潘雄笑了笑,说:“赵先生,如果我潘家最不缺的东西,那就是钱了。虽然铁山是你的亲戚,但这处房产已经是我潘家的了。目前,我并没有开发的打算,但也没有拱手让人的意思。所以,我不打算出售这处房产,怕是让赵先生失望了。”

    “没关系,买卖不成仁义在。潘先生,打扰了!”

    “没事!”潘雄对赵旭问道:“听口音,赵先生不是本地人啊?”

    “哦!我老家是江南的,现居于J省的临城。”

    “难怪!”潘雄点了点头。

    赵旭对潘雄拱手说:“潘先生,既然你不卖这处房产,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慢走,不送了!”潘雄笑了笑。

    就在赵旭和陈小刀离开后,潘雄开启了另一道秘室。进秘室里对杨兴拱手说:“少主,刚才赵旭来过了。”

    “这么快就找来了,这个赵旭还真有点本事。他说什么了?”杨兴问道。

    潘雄回答说:“赵旭说要买萧阳山的那处房产,不过被我拒绝了。”

    “他是来试探你的。你没露出什么马脚吧?”杨兴皱起眉头担心地问道。

    “少主,放心!我表现得一切正常。”

    杨兴点了点头,说:“嗯!你先出去策划商会的事情吧。我先练会功,这次一定要把张子石从商会会长拉下来。我把你扶到这个位置上,就要回省城了。希望你以后尽心尽力办事!”

    “放心吧,少主!我潘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潘雄恭声说。

    “嗯,你先出去吧,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我练功!”

    “是!”潘雄说完,悄悄退出了秘室。

    赵旭和陈小刀出了潘家后,赵旭对陈小刀问道:“小刀,怎么样?”

    “潘雄在说慌。”

    “东西放进去了吗?”赵旭问道。

    陈小刀点了点头,说:“放进去了,希望能从潘家得到我们要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