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723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萧家?
     book chapter list     叶扎立刻动用力量,让人盘查胡万的去向。查了一番下来,无论公路、铁路、航空,都没有胡万的出行记录。

    就在这时,叶扎接到了一通警方打来的电话,说发现了一具尸体。而死者,正是他们叶家的私人医生胡万。

    一听胡万死了,叶扎顿时被惊得目瞪口呆。

    挂断电话后,叶扎对陈小刀说:“警局刚打来电话,说胡万死了,系它杀!”

    陈小刀肯定地说:“他一定是被灭口了!”

    格格气得对胡万咒骂道:“这种人渣,死不足惜!”

    胡万死了,无疑又断了线索。

    赵旭对陈小刀问道:“小刀,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陈小刀沉吟了一会,说:“既然对手派人送来萧菁的东西,我想他们还会有进一步的动作。还是以静制动,看对手如何出招吧?”

    赵旭见时间已经近晚上十点钟,众人为了萧菁的事情,忙了大半天,提议让大家早点休息。

    回到住处后,赵旭在房间里冲了个热水澡,原本想给老婆打个视频电话聊一聊。担心这个时候,会打扰到老婆李晴晴的休息,就作罢了!

    赵旭给老婆李晴晴发了条信息,写了两个字:“好梦!”。

    信息刚发完,李晴晴就打来了视频电话。

    赵旭接起视频后,见李晴晴穿着一件V字领的莫代尔睡衣,身材玲珑,曲线毕现。

    “晴晴,你还没睡啊?”赵旭笑着对老婆李晴晴打着招呼说。

    “当然没睡,等你的视频电话呢。对了,小刀到了没有?”李晴晴问道。

    “到了!”

    “有小刀帮你,我就放心了。你不用牵挂我,残剑在这里保护着,不会出问题。”

    赵旭“嗯!”了一声,对老婆李晴晴说:“晴晴,先不要告诉萧老萧菁出事的事情。”

    “我知道,但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你还是尽快查萧菁的下落吧。否则,我们真得没法向萧老交待了。”

    “放心吧,已经有了点眉头。相信,很快会有线索。”

    赵旭不想和老婆李晴晴聊太多萧菁的事情,免得李晴晴会担心。聊了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赵旭要睡觉的时候,房门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声晌。

    赵旭起身通过视频门镜一瞧,见门外站得人是王雅。他急忙打开了房门,将王雅让了进来。

    “小雅,还没睡呢?”赵旭尴尬地对王雅问道。

    王雅扑在赵旭的怀里,紧紧搂抱着他。

    赵旭两只手绕过王雅的身体,搂也不是,抱也不是。

    “赵旭,你能抱抱我吗?”王雅小声地说。

    赵旭这才将双手搂放在王雅的细腰上,对王雅说:“小雅,别傻下去了。我赵旭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更不是柳下惠。我们再这样下去,早晚会出事的。”

    “你不说这种事情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嘛。是我自己愿意的,又有什么不可以。”

    “我不能这么自私,这不仅是对你的不负责。也是对晴晴和叶子不负责。”

    王雅离开了赵旭的怀抱,美眸眨都不眨地盯着赵旭说:“你是不是在怪我?如果我不来,萧菁姑娘就不会出事了。”

    “这不关你的事!”赵旭说。

    “赵旭,那你告诉我,我比李晴晴差在哪里。”

    赵旭瞧着王雅说:“小雅,你并不比晴晴差。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要看轻自己,也不用和别人攀比。如果不是先遇到晴晴,我或许会接受你的爱意。可我毕竟是一个已婚的男人,家庭的责任告诉我,我不能接受你的爱。不仅会毁了一个家庭,更会害了你的一生。”

    “那你以为现在这样,就不是害了我嘛。我每天拼命的工作,就是为了麻痹自己,不去想你,更不想输给李晴晴。可我所做的一切,你都看不到。在别人看来,我只是喜欢破坏婚姻的小三,可我就是喜欢上了你,爱上了你!”说完,踮起脚尖去疯狂地吻赵旭。

    赵旭被亲到了几口,急忙避开,对王雅说:“小雅,你冷静一下!”

    王雅逐渐冷静下来,对赵旭说:“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放弃的!”说完,转身关上门,离开了赵旭的住处。

    房门传来一声“嘭!......”的声晌,赵旭失神落魄一般站在门口。

    赵旭没想到王雅对自己的爱,爱得如此疯狂。

    王雅是临城第一名媛,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可爱情会让人变得昏了头脑。

    在爱情这件事情上,不好分对错。只能说幸福的婚姻,是在合适的时间遇上了合适的人;不幸的婚姻,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人。

    拾起情绪后,赵旭叹息了一声,这才转身回到了卧室当中。

    阳城,潘家!

    杨兴得到萧家的“守护戒子”后,再次来到了秘道里的囚室。戒子已经到手,他已经不怕萧菁自杀,就替萧菁接上了脸上的挂勾。

    杨兴得意地笑着对萧阳山说:“萧阳山,算你识时务。我已经替萧菁接好了脸上的挂勾,让她陪你说说话。”

    萧阳山气得对杨兴怒声骂道:“滚!你给我滚。”

    杨兴“啪!”的一声,一巴掌掴在萧阳山的脸上,目露阴狠的神色,说:“如果不是看在你们还有用的份儿上,我早送你们下去见阎王了。你们爷孙两人,还是享受最后的时光吧。”说完,肆意地放声大笑,迈着阔步转身离开了囚室。

    杨兴离开后,萧菁对萧阳山问道:“二爷爷,你怎么把萧家的守护玉戒子,告诉了他们?”

    萧阳山叹了口气,说:“我的亲生儿子死在我的面前,我都没有将萧家的守护钥匙讲出来。亲生女儿被这些禽兽凌-辱,我也没将守护钥匙讲出来。可我们萧家只有你一个后人了,如果你遭到了凌-辱,或是受到了这些厂狗的迫害,我们萧家就会绝后。那我们萧家还留着守护钥匙有什么用?这枚戒子就是我们萧家的索命符,只要在我们萧家的手里,厂狗就不会放过我们。并且,厂狗得到了一枚戒子也没有用,必需集齐五大世家的守护钥匙,才能开启沈公的宝藏。”

    这一瞬间,萧阳山似乎苍老了许多。

    他的年龄实比上比萧阳州小两岁,但被折磨的看上去比萧阳州还要老上十几岁。

    萧菁听了之后,哭着说:“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任性,我就不会被这些厂狗捉到了。”

    萧阳山对萧菁问道:“小菁,你爷爷也来了吗?”

    “爷爷没来,我是和赵先生来得。”

    “赵先生是谁?”

    “哦!他是五大世家赵家的人,叫赵旭。爷爷练功走火入魔变成了残疾。是赵先生带我来寻你的。”

    萧阳山一听哥哥萧阳州变成了残废,顿时情绪激动地变得狂躁起来。

    他想挣脱开拴着自己的锁链,手脚上拴着的铁链,被萧阳山摇晃得叮叮铛铛作晌。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萧家?”萧阳山咆哮着发泄吼道。

    萧菁怕萧阳山会发疯,对他劝道:“二爷爷,爷爷幸亏得到了华医生的救治,才保全了性命。华医生是神医华佗的后人,她说爷爷下半生虽然会在轮椅上度过,但没有性命之忧。所以,你不用担心。”

    萧阳山这才冷静下来,对萧菁说:“小菁,现在萧家的戒子已经落到了他们的手里,这帮厂狗随时会杀了我们。记住,我们萧家的人,宁可死也不要受辱。”

    萧菁回想起之前的一幕,脸上泛起了羞红。眼神里透着坚毅,说:“放心吧,二爷爷!我不会让这帮禽兽玷污了我的清白。对了,二爷爷。赵先生很厉害,他身边带来了不少的高手,说不定我们还有活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