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94章:萧家来信了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见周颖这大冷的天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衫,他开车载着周颖去了一家服装店,给她买了一件羽绒服,和一件短款的绵服。

    周颖被感动的一塌糊涂。

    她出了学校后,在快餐店打过小时工,在餐饮店做服务员,也给一些公司发过传单。

    每一份工作,做得都很辛酸。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之后,只想躲在被子里痛哭。

    都说女人只要嫁得好,就不会愁钱的来源。可像她这种卑微的女孩儿,又怎么会有有钱的公子哥看上她。原来和她交好的一些男生,不是想骗她去开房,就是图她的钱财。周颖被一个渣男甩了之后,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受过伤的女人,已经不相信爱情了,周颖只想好好努力赚钱。

    她听一个朋友说,给有钱人家做保姆挺赚钱的。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来应聘了。

    周颖没有保姆的工作经验,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应聘成功。而赵旭刚录用她,就给她买了羽绒服和棉衣,这让周颖心里暖暖的。

    赵旭开车往家走,一边开车一边对周颖问道:“周颖,你会做饭吗?”

    “会做!不过,赵先生你也知道,我的家境一般,只能烧一些普通的的菜式,不会那些高级一点的菜肴。”

    “做菜也是一门艺术。你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我家里一大堆菜谱呢。到时候你没事儿的时候多看看菜谱,就会做了。”

    赵旭自从入赘到李家后,买过最多的书籍莫过于菜谱了。如果赵旭去当厨师,或是开一家餐馆,李晴晴相信他一定可以开成功。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关于车维修的书籍和一些书法,还有关于武功的书籍。

    周颖对赵旭说:“赵先生,您还是叫我小颖吧。”

    “行!”赵旭点了点头,对周颖问道:“小颖,你弟弟放假回老家了吗?”

    “没有,他也在临城打工,在一家百货公司。”

    “哪家百货公司?”

    “秦婉商场。”

    赵旭没想到,周颖的弟弟在自己家的商场打工呢。随口问道:“你弟弟叫什么名字?在秦婉商场做什么?”

    “他叫周路,在秦婉商场做临时促销员。”

    赵旭周颖一谈起弟弟,满脸的笑容,心里很为她高兴。看来,周颖在外打工,精神寄托就是供自己上大学。

    “小颖,我看你的学习挺不错的。就算不能参加高考了,但也别荒废学习。可以报一个自考,或是在网上学习一下。相信以你的能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周颖一听,脸上流出惊讶的表情,问道:“赵先生,我是来做保姆的,可以学习吗?”

    “你只要不影晌工作,当然可以。每天晚上工作结束后,可以在自己的房间里学习啊!”

    “太好了!”周颖没想到自己遇到了大善人。

    她很庆幸来应征保姆,这一路上和赵旭谈得特别愉快。

    到家之后,赵旭将周颖介绍给了家里人。

    李妙妙见周颖只比她大三岁,她在家里都憋坏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对周颖问道:“小颖,你会吃鸡吗?”

    周颖摇了摇头,反问道:“什么是吃鸡?”

    “就是一款枪战游戏。”李妙妙哎了一声,不甘心地又问了句:“你会打王者吗?”

    “不会!”周颖又摇了摇头。

    李妙妙听了大感失望,问了句:“那你会什么?”

    “我喜欢学习,也喜欢做菜!”

    李妙妙一听“学习”两个字,头都快炸了,一溜烟跑没影了。

    “赵生生,二小姐她怎么了?”周颖不解地对赵旭问道。

    “甭理她,她发神经呢。”

    现在李国龙虽然脚伤还没有完全好,但已经可以拄拐走路了。并不像之前那般严重,还得做轮椅,这给周颖减轻了许多的负担。

    李国龙见周颖年纪轻轻就出来打工,着实不容易。对她就像对自己的儿一样。让她来到家里不要拘束,就像当家里一样。

    赵旭给了周颖一万块钱,让她做为平时家里的生活费,说记好帐目就行。

    家里的孩子还小,还有老人生病。每顿要保证两道荤菜,两道素菜,和一个补汤一道海鲜,另外视家里的人口,酌情增添菜式。并告诉她买菜的地方,就在小区的门口。还让周颖有空的时候去考个驾照,以后可以开车去大超市买菜。添置一些家里的生活必需品。例如洗发水、牙膏、茶叶这些的东西。

    周颖拿着一个小本子,将赵旭讲得要点,一一记录了下来。让她高兴的是,赵旭居然让她去考驾照,这是她想都没想过的事情。

    李国龙对赵旭突然说了句,“对了,赵旭。刚才那个萧菁姑娘来找你了,说让你有空去一趟她们家。”

    家里有了小保姆,就不用赵旭下厨了。

    赵旭算是彻底解放了出来,只需要重要节假日的时候,自己亲自掌勺即可。

    他一听萧菁找自己,就知道事情肯定非同寻常。否则,这女人不会找自己。

    赵旭对周颖安顿了一番,然后就出门去萧家了。

    按晌了萧家门铃后,没过多久,萧菁就打开了房门。

    “赵先生,你来了!”萧菁急忙将赵旭让进了屋里。

    赵旭进屋后,对萧菁问道:“萧菁,你刚才去我家找我了?”

    “对!”

    “有什么事吗?”

    “你过来说。”

    萧菁带着赵旭来到了爷爷萧阳州的房间。

    赵旭来到萧阳州的房间后,见萧阳州捏着一页信笺在怔怔发呆。

    萧菁对萧阳州唤道:“爷爷,赵先生来了。”

    萧阳州这才回过神儿来,目光落知赵旭的身上。

    “你来了!”

    赵旭点了点头,对萧阳州问道:“萧老,你找我?”

    萧阳州将手中的信笺递给赵旭说:“我的胞弟萧阳山来信了,他让我去L省阳城一会。”

    “阳城?”赵旭听了紧锁起眉头。说:“你的胞弟萧阳山不是一直杳无音讯吗?怎么会在L省的阳城?”

    萧阳州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信上没有留下任何的地址,但信上的笔迹我敢肯定,是我胞弟萧阳山亲笔书写。”

    赵旭仔细看了一遍信上的内容,只说分别以久,希望兄弟相逢。并说萧阳山如今在L省的阳城,已经站稳了脚根,让萧阳州去阳城一聚。

    “信是谁送来的?”赵旭对萧阳州问道。

    “不知道,是我在报箱里发现的。”萧菁解释说。

    赵旭闻言皱起眉头,说:“萧老,我怀疑这信有诈,有可能是故意诱你去L省的阳城。”

    “我也是这样想得。可我胞弟一直没有音讯,如今见到他的亲笔书信,我又不能不去。”

    “不行!你不能去。”赵旭斩钉截铁地说。“你要是去了,一定会落入那些厂狗的陷井。你不说你萧家的守护戒子在萧阳山的手里吗?”

    “对!我不仅担心阳山的安危,更担心戒子落到那些厂狗的手里。”

    “可你因为走火入魔,身体变成现在这般模样。别说是远行了,自理问题都成问题。”

    萧阳州盯着赵旭说道:“这就是我找你来的原因,我想让你带着菁儿,去阳城走一遭。不管是真是假,帮我去查查萧阳山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