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66章:杨兴的自我毁伤
     book chapter list     孔老爷子听了男子的话一脸的懵逼,“剧组?”

    “对啊!就是刚才和你打架的那个家伙,把我的车给开跑了。你们不是同一剧组的吗?”男子揪着孔老爷子的衣领,瞪着他说:“老头儿,我可是亲眼看到你们在一起拍戏的,你少耍赖!”

    孔老爷子这才知道,刚才自己和修罗刀在一起杨兴打架,被这人误以为在拍戏了。

    “噢!刚才我们的确在拍戏,你去临城旭日集团,就说孔老爷子让你来取车,他们会将车还给你的。”孔老爷子不想把事情闹大,对男子说。

    男子一听是“旭日集团”在拍戏,就松开了孔老爷子的衣领。

    现在人家把他的车开跑了,不去取也不行。用手机拍了几张孔老爷子的照片。说,如果孔老爷子要是骗他,他就报警抓老爷子。

    孔老爷子做了一辈子教育工作。除了特殊的情况,他不会在普通市民面前显露自己的武功。否则,也不会任由男子揪着自己的衣领了。

    孔老爷子上了秦三爷的车后,两人向秦三爷家里的方向驶去。

    秦三爷一边开车,一边对孔老爷子问道:“孔老,刚才那个男人恁般无礼,你怎么不收拾他啊?”

    孔老爷子笑了笑,说:“我们学武功,第一是为了保身健体,第二是为了保家为国。除非有江湖仇怨,是不会轻易向普通人施展功夫的。”

    “可是刚才那人真的好无礼!”

    “算了!”孔老爷子豁达笑了笑。“对了,三爷!你知道刚才是谁想杀你吗?”

    “不知道,但和那些厂狗脱了关系。”秦三爷恨声说。

    孔老爷子点了点头,说:“是修罗刀!”

    “修罗刀?”

    秦三爷大吃一惊。

    秦三爷对“武神榜”的事情很熟悉,修罗刀排行天榜第五。今天要不是孔老爷子暗中保护,自己定死无疑。

    “孔老,幸亏你跟来了。我......”

    秦三爷刚要说些感谢的话,被孔老爷子给打断了。

    “好了,三爷!你还是专心开车吧。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也不请个司机或是保镖?竟然还要自己开车。”

    秦三爷叹了口气,说:“早些年,我也做了一段时间生意。后来,被那些厂狗盯上了,就带着家眷过起了隐世埋名的生活。可没想到,那些厂狗最终还是找上门来。此仇不共戴天,只要我秦三爷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找那些厂狗清算的。”

    孔老爷子能理解秦三爷此时的心情,也不好劝什么。

    临苑!

    灵儿起床后,见房间里不见了爷爷。她就好像失去了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一样,从床上爬了起来,哭喊着要找爷爷。

    陈天河和九爷听到动静,两人各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九爷见灵儿哭得伤心,对她问道:“灵儿,发生什么事了?”

    “九爷爷,我爷爷不见了!”

    陈天河一推孔老爷子的房门,见孔老爷子也不在,对九爷摇了摇头,两人这才知道秦三爷一大早就离开了。

    九爷搂着灵儿娇小的身体,对她劝慰道:“灵儿,九爷爷也是你的爷爷。你爷爷只是回家办件重要的事情,晚些日子就会回来的。”

    “九爷爷,你骗我。我爷爷这一走,就再也回不来了。”

    “九爷爷没骗你,你爷爷一定会回来的。相信九爷爷!”

    陈天河和九爷劝了半天,总算让灵儿止住了啼哭。

    灵儿才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如果秦三爷此去再也回不来,这将是多么悲惨的一件事情。

    秦九爷无儿无女,将灵儿紧紧搂在怀里,说:“灵儿,以后和九爷爷在一起。”

    “九爷爷!......”

    灵儿紧紧搂着秦九爷,生怕他会跑了一般。

    临城,白云酒店!

    杨兴负伤回来之后,直接躲进了房间里。

    他脱下上衣,见肩胛的部位有一条醒目的鞭痕,还有手背的位置也有一条触目惊心的鞭痕。

    杨兴暗自恼怒,这个孔老爷子是真心厉害。自己全力攻击之下,居然都伤不了这老头儿,反而中了他两鞭。

    他见鞭痕触目惊心,就算伤势好了,也会留下伤疤。肩胛部位的还好说,可手背上的鞭伤太明显了。要是被孔老爷子撞见,他一下子就能认出来。

    想到这儿,杨兴从裤管里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只见他先是沿着鞭伤皮肉的位置,重新清割了一番。随后,又以“十”字交叉,又用刀在手背上开了一道伤疤。

    如此一来,谁也看不出自己是受得鞭伤了。

    见手背上的血渍,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成串的滴下。

    杨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打了前台的电话,让酒店的服务人员,去给自己买一些碘酒、纱布包扎的物事。

    没用上十分钟,酒店的服务人员就带着杨兴的东西敲晌了房站。

    杨兴没让服务人员进来,伸手将东西接了过来,直接塞给了服务人员两百块钱小费。

    就在杨兴自己包扎手部伤痕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敲晌。

    敲门的声音很轻柔,一听就知道是女人敲门的声音。

    门外传来了杨岚的声音,“杨兴,你起床了吗?该下楼吃早餐了。”

    杨兴没有开门,对门外的杨岚回了句:“小岚,你先下楼吃饭吧!我刚刚起床,一会儿到餐厅找你。”

    “那我先去了啊。”杨岚说。

    杨兴应了一声,继续在屋子里给自己包扎。

    他强忍痛意,手法娴熟的将手上的伤势包扎好,又简单处理了一下肩胛部位的伤口。

    包扎好之后,杨兴用一只手洗了一把脸,装作刚刚洗漱的样子。出了包房,他递给值守楼层的服务人员一千块钱小费,让她去自己的屋子里把地上的血渍处理一下,说自己不小心割伤到了手。

    服务人员见这个客人出手阔绰,一出手就是一千块钱小费,高兴地拿着物事去干活了。

    来到餐厅后,杨兴一只手端着餐盘和打来的东西,坐在了杨岚的对面。

    杨岚见杨兴一只手上包着纱布,蹙起秀眉问道:“杨兴,你手怎么了?”

    “哦,我在练一种刀法的功夫。结果没练好,把手给伤到了。”杨兴早想好了说词。

    杨岚虽然对杨兴不感冒,但杨兴是父亲杨怀安的义子,是自己名义上的哥哥。她就算对杨兴没有感情,但亲情还是有的。至少,杨兴一直以来,像个大哥哥一样无微不至地呵护着她。

    杨岚娇嗔地说道:“你可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也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你这个钻石王老五,还是早点儿找个女人结婚算了。”

    杨兴盯着杨岚,目露狂热的神色,说:“我喜欢的,她一直不理睬我。别的女人,我又瞧不上眼。”

    杨岚知道杨兴在说自己,她俏脸微微一红。说:“谁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感情的,两人慢慢相处,渐渐就会有的。对了,我又新认识了几个董事长的千金名媛,你要不要见见?”

    “不见!”杨兴直接拒绝了杨岚。

    这事儿,杨岚已经不止的杨兴提过一次了。见杨兴对相亲的事情不感冒,杨岚就没再聊这方面的话题,两人开始聊一些公司上的事情。

    “怀安集团”做为省城的龙头企业,除了要和临城商会以及“金中集团”进行新经济特区项目的投资以外,来年还有几个重要的投资。两人是“怀安集团”的顶梁柱,差不多公司大的决策,都是两人拍板来做主。

    正当两人聊得很火热的时候,王雅给杨岚打来了电话,说她在宴席楼订好了包房,中午邀她过来。或许是王雅担心杨岚不来,末了还加了一句,赵旭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