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64章:让年轻人锻炼锻炼也好
     book chapter list     秦九爷将秦三爷掉落在地的手机捡了起来,就听电话里的人冷声说:“秦三爷,你最好把秦家的守护戒子交出来。否则,我会将你的家人挫骨扬灰!”

    “畜牲!你们这帮畜牲。”秦九爷气得暴跳如雷,冲着电话里的人咆哮着骂道。

    挂断电话后,秦九爷见秦三爷泪流满面。他出声劝道:“三哥,是圣坛的人吗?”

    “不知道!”秦三爷摇了摇头。

    “不行!我得回去瞧瞧。”秦三爷拿起外衣,拉起小女孩灵儿的手就要走。

    陈天河、孔鲲鹏和秦九爷三人好说歹说,总算把秦三爷给劝了下来。

    陈天河对秦三爷劝道:“三爷,你这个时候回去,一定会中了敌人的诡计。”

    ??秦三爷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地说:“这些厂狗屠我满门,我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活着还有什么用?老九,你帮我照顾灵儿。我明天一定要回去瞧瞧。就算是死,我也要和他们死在一起。”

    “三哥!你死了,灵儿怎么办?活着才重要啊。”

    “老九,你不用劝我了。”秦三爷坐在沙发上,这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几岁,看起来特别的沧桑和颓废。

    叫灵儿的姑娘,已经从几个人的谈话中觉察到了什么。她抱着秦三爷放声大哭了起来。

    众人原本好好的心情,突然被一通电话,搅得心里笼罩起一层乌云。

    孔鲲鹏见秦三爷执意要明天离开,准备暗中保护他。毕竟,他和秦九爷的关系不错,又受赵旭所托,不能眼睁睁看着秦三爷送死。打算一路护送他,回家去瞧瞧。

    在秦三爷暗自伤悲的时候,孔鲲鹏拉着秦九爷到了一旁,和他讲了自己的计划。

    秦九爷原本还很担心秦三爷的安危,听说孔鲲鹏要暗中护送秦三爷回家,心里非常高兴。

    孔老爷子可是“天榜第一人”,除了神榜的高手,简直是无敌般的存在。有他一路护送秦三爷,在安全上绝对有保障。

    家里的佣人做好了饭菜之后,几人来到了酒桌上,不住地劝说秦三爷。奈何秦三爷去意已决,有孔老爷子的承诺会暗中保护,也就由着他了。

    秦三爷在桌上喝了不少的酒,似乎想借酒消愁。

    他举杯先敬秦九爷说:“老九,这杯酒三哥敬你!”

    “三哥!”秦九爷端起了酒杯。

    秦三爷语重心长地说道:“老九,大哥没有留下后代。二哥,只留下了小婉一个后人。如今小婉死了,能见到小婉的儿子赵旭,我心里总算踏实了。现在除了你、我、和老六还有联系之外,其它人不知是生是死。三哥这一去,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你要找到其它的兄弟,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这些厂狗。我们家族分开这么久了,如果还是一盘散沙,终将会被这些厂狗一一灭门。另外,我们秦家的戒子是在赵旭的身上吗?”

    “对!二哥当初交给了小婉。小婉留给了赵旭。”秦九爷点头说。

    秦三爷说:“老九,小旭这个孩子不错,你要好好培植他。我们秦家后一辈中,没出一个像样的年轻人出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小旭的身上了。来,干了这杯酒。”

    秦九爷也没矫情,和秦三爷碰了一下杯子后,各自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秦三爷又拿起酒瓶,自顾倒了一杯酒,举杯对陈天河说:“陈老,你一直为赵家做事。五大世家中,我们秦家和赵旭的关系最好。这杯酒,我敬你!你替我传话给赵啸天,小婉病重,他就开始另娶新欢。这笔帐,我秦家早晚会和他清算。”

    陈天河听了哭笑不得,没想到秦三爷这么大年岁了,还挺记仇的。但陈天河又不好把实情告诉秦三爷。

    他笑呵呵地说:“三爷,你应该了解我们赵总,他怎么会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

    “我不管!就算我死了,我秦家人也会向他讨算这笔帐。赵啸天必需跪在小婉的坟前,亲自向她解释个明白。”秦三爷说完,对秦九爷说道:“老九,你把这件事给我记下,传给众兄弟。”

    秦九爷猜到赵啸天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难言之隐。可事情过了这么久了,赵啸天也不向秦家解释,敲打敲打他也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秦三爷和陈天河喝过酒后,又倒了一杯酒。举杯对孔鲲鹏说:“孔老哥,听说你是天榜第一人,赵旭又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我替二哥还有小婉谢谢你。”

    “三爷客气了!赵旭虽然不是练武之质的最佳上乘人选。但他出身于豪门,却甘愿吃苦练武,我还是蛮喜欢这小子的。”

    “我敬你!”秦三爷点头说。

    孔鲲鹏举杯和秦三爷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两人各自干了杯子里的酒。

    众人原以为秦三爷会借酒消愁,好好陪他开导开导他。没想到,秦三爷几杯酒下肚,吃了点饭菜后,就早早回房休息了。

    酒桌上只剩下陈天河、秦九爷和孔鲲鹏三人。

    陈天河也已经知道了孔老爷子的计划,知道他会暗中保护秦三爷。孔老爷子虽然功夫厉害,但他只是一个人,敌人可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陈天河担心地对孔鲲鹏问道:“孔老,你的伤势好了吗?”

    “好啦!已经完全康复了。”孔老爷子一捋长须笑眯眯地说。

    “那还好!你一定要小心。三爷这一去,肯定会遇到凶险。”

    “没事儿!”孔鲲鹏毫不在乎地说:“神榜那几个怪物,很少在社会上行走。就算撞上他们,我也能自保,不用太担心。”

    孔老爷子说到这儿,脸露担忧的神色,说:“我倒是怕赵旭这边应付不过来。”

    “赵旭说他都安排好了。”陈天河说道。

    孔老爷子说:“上次,我们虽然重挫了省城圣坛的人手,却让天榜排行第五的修罗刀毫发无损的逃了回去。另外,圣坛一定还有其它的高手。他们不知道九爷是真死还是假死,我相信圣坛的人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情。”

    九爷皱起眉头说:“孔老,你的意思是,圣坛的人会动手?”

    “如果我推断地不错,应该就是在你的葬礼那天,他们就会动手。”孔老爷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随又说道:“不过,小刀伤势已经好了,加上农泉。另外还有残剑胡阿,这样的阵容应该足以应付了。这也是考验他们的时候。”

    陈天河点了点头,说:“这个社会早晚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不能什么事都出面,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正好看看我家少爷的能力。”

    三人一直聊到很晚,竟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第二天早晨五点钟的时候,秦三爷早早起床了。

    他立在孙女儿灵儿的床头儿,凝视着正在熟睡的秦灵。

    秦三爷轻轻抚着小女孩儿的秀发,小声地嘀咕说:“灵儿,爷爷走了,我要去替你爸爸、妈妈、叔叔、婶婶们报仇,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说完,替灵儿盖了盖被子,缓步离开了。

    就在秦三爷出来后,孔老爷子听到动静已经醒了。

    孔老爷子是武神榜上的天榜高手,这个房子里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

    秦三爷出来后,坐进了自己开来的奔驰汽车。当秦三爷开车正准备驶出陈天河的临苑时。

    陈天河别墅的守卫将秦三爷拦了下来,秦三爷向守卫解释了一番,说自己有事要出去。

    守卫知道秦三爷是陈天河的贵宾,就没再阻拦。而此时,孔老爷子已经悄无生息钻进了秦三爷车子的后备箱中。

    以孔老爷了的身手,秦三爷根本发现不了他。

    就在秦三爷的车子刚刚驶出临城,到了一个服务区之后。他准备上趟厕所再赶路。

    秦三爷进了厕所,正在如厕。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冷冷地声音:“秦三爷,秦家的守护戒子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