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46章:他该死你更该死
     book chapter list     魏豪诚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自导自演的一场精彩戏,居然演砸了!

    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在这场戏中拿个“奥斯卡影帝”。以这条计策来陷害赵旭,更能迫害鲁韵,以报鲁家对自己的羞辱。

    怎奈赵旭的突然出现,让魏豪诚根本始料不及。

    魏豪诚瞪着赵旭,矢口否认道:“你别胡说,鲁南根本不是我杀得。”

    赵旭“呵呵!”冷笑了一声,说:“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啊?不过没关系,监控的硬盘就在我的店里,只要交给警方,相信很快会水落石出。对了,好像鲁南死的时候,指甲挠伤了凶手,以现在的医学手段,用你的皮脂做一下对比,相信假得真不了,真得假不了,很快就会查出来。”

    赵旭在说话的时候,仔细盯着魏豪诚的面部表情。

    只见魏豪诚眼圈附近的肌肉动了动,这说明刚才赵旭的话,影晌到了魏豪诚的心理。

    魏豪诚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枪出来,用枪瞄准了赵旭。

    这支枪是魏豪诚以备不时之需用的,今天的策划完全失败了。如果不杀赵旭和鲁韵灭口,自己被移交给警方,定然会追查出是自己杀死了鲁南。

    赵旭看到魏豪诚突然掏出枪,不由大吃一惊。

    魏豪诚只会些格斗的功夫,就算赵旭不能动用武功,两人真打起来,赵旭也未必会吃亏。只是没想到魏豪诚这人丧心病狂,身上私藏着手枪。

    魏豪诚用枪瞄着赵旭,冷声说:“赵旭!你小子还真是我魏豪诚的克星。我魏豪诚之前是临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没想到被你这个人见人唾的窝囊废给毁了。”

    赵旭表面装作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回怼着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也够狠毒的,竟然对自己的好朋友下毒手。”

    “那你是没见过鲁南他怎么羞辱我!”魏豪诚脖子上的青筋暴起,冲着赵旭吼道。

    赵旭笑了下,说:“你还说鲁南不是你杀得?原来,你心里早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

    魏豪诚这才意识到,赵旭是在故意引他上当。

    事已至此,魏豪诚再想抵赖也没用。

    他一脸狰狞的神色,盯着赵旭冷声说:“不错!鲁南的确是我杀得。不过,他该死,你更该死!在我死之前,要拉你们给我陪葬。姓赵的,你......”

    魏豪诚刚要扣动枪的扳击,身体突然被鲁韵撞了一个咧咀,摔倒在地。

    鲁韵在得知是魏豪诚杀了自己亲哥哥鲁南后,怒不可遏,身体暴发出一股强大的潜力,撞翻了魏豪诚,救下了赵旭。

    魏豪诚被撞倒之后,他手里的枪并没有撒手。从地上一个翻滚爬起,举枪就准备朝赵旭射击。

    就听“啪!......”的一声,赵旭及时抽出了腰间的“龙麟”腰带,直接抽打在了魏豪诚持枪的手腕上。腰带一舒一卷,将魏豪诚手中的枪给拨飞到一旁。

    赵旭虽然用不了内力,但孔老爷子教得鞭法,早已经练得纯熟无比。一鞭接一鞭抽打在魏豪诚的身上。

    就算不用内力,赵旭也有正常成人般的力气。他经常锻炼身体,普通的力量也是远大于常人。

    这几鞭子是赵旭挟怒而发,几鞭子抽打下去,打得魏豪诚疼得眦牙嘴嘴。

    魏豪诚本能地想冲上来,奈何赵旭用手中的腰带,将“九龙鞭法”一招一式,演练的淋漓尽致。一通鞭法打下来,魏豪诚身上的衣服被打得褴褛不堪,活脱脱像个叫花子一样。

    赵旭无法使用内力,用鞭法虽然能对魏豪诚的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却无法杀死魏豪诚。

    魏豪诚乘着赵旭换招的时候,一个翻滚到了鲁韵的身边。

    刚才要不是鲁韵这丫头撞了他一下,害他错失了枪杀赵旭的良机,魏豪诚也不至于被赵旭打得这般狼狈。

    啪!的一声。

    魏豪诚摔碎了桌上的一个啤酒瓶子,他手中握着半截碎瓶,玻璃破碎的地方露出尖尖的碎渣,直接抵在鲁韵白皙的脖子上。

    赵旭见一缕鲜血已经顺着鲁韵白皙的脖子留了下来。

    魏豪诚向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原本帅气的面容,被赵旭抽打得有几分破相,看起来份外狰狞。

    “你别过来!否则,我杀了她。”魏豪诚手中的半截碎瓶轻轻一送,鲁韵脖子上流得血变得多了起来。

    人身体的毛细血管,颈部的部位特别细密。稍有不慎,切断主血脉,就会有生命危险。

    赵旭见魏豪诚用鲁韵来威胁自己,盯着他冷声说:“魏豪诚,你跑不了的,识相的就放了鲁韵。”

    魏豪诚“哈哈”放声大笑了几声,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瞪着赵旭说:“赵旭,你立刻派人送我出城。”

    “我为什么要派人送你出城?”赵旭反问道。

    “难道你就忍心看着鲁韵惨死?”

    “我和她无亲无故,你想杀死她就杀死好了。我的目标是你,反正你杀了鲁韵,我也可以替她报仇。你是逃不掉的!”

    魏豪诚眼珠子转了几转,没想到赵旭根本不吃自己威胁这一套。他也吃不准,赵旭倒底在不在乎鲁韵,脑海里飞快地思考着对策。

    就在这时,农泉冲了进来。

    “少爷!”农泉见赵旭平安无事,这才放心下来。

    他刚才去收拾魏豪诚的那个手下,顺便帮着沈瑞等人解决了其它的麻烦。原来,赵旭的判断非常准备。这家KTV里,除了魏豪诚带来的那个贴身保镖之外,还带来了很多的打手。

    魏豪诚可是知道农泉的本事,他连一个赵旭都收拾不了。又加上一个农泉,已经被逼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少爷,你没事吧?”农泉对赵旭关心地询问道。

    赵旭听了农泉的话,真想给他一脚。

    自己有没有事儿,难道看不出来吗?这眼睛倒底是怎么长得?

    不过,农泉就是这样一副憨憨的样子。除了对练武和吃饭在行之外,做其它的事情,智商绝对远低于正常人。

    赵旭回了句:“没事!”

    他见农泉这么晚才来,知道事情一定有点棘手。否则,以农泉的功夫,应该早点来驰援才对。

    农泉见魏豪诚把鲁南的妹妹鲁韵给挟持了,他对这个鲁韵不太感冒,在他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小太妹”的形象。

    农泉对赵旭问道:“少爷,他们不是一伙的吗?怎么这两人狗咬狗打起来了?”

    如果不是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下,赵旭一定会大笑起来。怎么什么话一到农泉的嘴里就变味了。

    魏豪诚一听农泉的话,心里更踌躇不定。如果赵旭不在乎鲁韵的生死,那么对他来说,就是个巨大的灾难,最终将难逃一劫。

    “姓赵的,你少在那里演戏了。立刻派人把我送出临城,否则别怪我辣手摧花。”魏豪诚对赵旭威胁着说。

    别看平时有些人都不在乎生死。到了真正的生死关头,人人都爱惜自己的生命。

    鲁韵在这之前,三番五次找赵旭小姨子李妙妙的麻烦,又向赵旭勒索了五千万,更别提赵旭和他们鲁家是仇家对立的关系了。

    鲁韵不相信赵旭会出手救自己,泪眼婆娑地说道:“赵旭,我不希罕你出手救我。只求你,我死了之后,你不要放过魏豪诚,将他绳子于法。”

    赵旭笑了一声,说:“小丫头,我们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的事情,还是你自己来解决吧!”

    赵旭的话音刚落,农泉果断对魏豪诚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