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33章:赔了夫人又折兵
     book chapter list     瘦竹竿毕下脚步凌乱,被农泉一拳轰在胸前。紧接着在遭受到第二拳轰击的时候,护体罡气直接被农泉破开,被一拳打飞出去。

    瘦竹竿毕下的身体跌出七八米开外,重重砸落在地上,嘴里“噗!”的喷出一口鲜血。

    矮冬瓜毕上看到弟弟受伤后,想上来驰援,被陈小刀射出来的刀飞给拦住。

    农泉纵身跃起,正想一拳解决瘦竹竿毕下,就听孔老爷子出声喊道:“农泉,留他一条性命。”

    “轰!”

    农泉收势不住,一拳打在仓库的墙上,直接坍塌出来一个大洞。

    孔老爷子缓步朝瘦竹竿毕下走了过来,对农泉说道:“农泉,你去驰援残剑吧。”

    农泉“嗯!”了一声,随后扑向残剑胡阿那边。他还没打过瘾呢,刚才要不是孔老爷子出声喝止,他这一拳绝对能要了瘦竹竿毕下的命。

    矮冬瓜毕上对陈小刀做了一个休战的手势,陈小刀点了点头。

    陈小刀见孔老爷子喝止农泉,一定有他的道理,就没再对矮冬瓜毕上阻拦。

    矮冬瓜毕上对孔老爷子拱手谢道:“谢谢孔夫子!”

    孔鲲鹏瞧着矮冬瓜毕上问道:“你们兄弟二人用得是锦八手吧?”

    矮冬瓜毕上闻言一惊,对老爷子恭块回道:“对,是锦八手。”

    孔老爷子说:“相信你也知道眼前的形势,就算不用我出手,你们兄弟二人也难逃一劫。我之所以让农泉手下留情,就是不想让锦八手这门功夫失传。希望你们二人以后不要助纣为虐,要是让我再发现你们和圣坛的人混在一起,我必亲手取了你二人的性命。”

    毕上扶起倒地的弟弟瘦竹竿毕下,二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弯腰对孔老爷子拱手称谢道:“谢谢孔夫子!我兄弟二人从此远离江湖不问是非。”

    “那就好,你们走吧!”孔老爷子点了点头。

    毕氏兄弟再次对孔老爷子称谢了一番,相携着离开了。

    孔鲲鹏是个文人,一辈子做着教育工作。他虽然有着一身极强的武功,但心地善良,不愿多造杀戮。

    习武之人,虽然好勇斗狠,但都惺惺相惜。老爷子虽然一大把年纪了,仍以为匡扶国术为己任,自然不愿意看着“锦八手”这门功夫失传。

    陈小刀走到孔老爷子的近前,他能理解老爷子的做法。对老爷子问道:“孔老,修罗刀呢?”

    孔老爷子轻叹道:“让他逃了,这个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生性狡诈,是个难缠的对手。假以时日,定会成为心腹大患,你要是再遇上他,一定要小心。”

    “知道了!”陈小刀点了点头。

    两人的目光转身农泉、残剑胡阿这边。只见农泉一拳击在“小丑”的背部,小丑向后踉跄着退去,被残剑赶到,一掌击打在背部。

    小丑“噗!”的喷出口鲜血,随后身体缓缓倒在了地上。

    风衣女向农泉和残剑胡阿撒了一把“铁黎子!”,随后接连几个纵跳,向外遁去。

    残剑胡阿正要去追,就听孔老爷子出声喝止道:“算了,残剑!让他走吧。”

    残剑胡阿这才停止了追赶,转身走了回来。

    就听农泉惊呼一声,“糟了,这人咬舌自尽了!”。

    孔老爷子和陈小刀上前一看,只见化妆为“小丑”的人,舌头流着沽沽的鲜血,显然已经活不成了。

    陈小刀是私家侦探,与警方有着一定的合作。立刻拨打了警方的电话,向警方禀明了情况。

    农泉见除了这个“小丑”,一转眼的功夫,其它人都没了。

    他对孔老爷子问道:“孔老,其它人呢?”

    孔鲲鹏说:“毕氏兄弟让我放走了,修罗刀逃走了。”

    “啊!那他们会不会对俺家少爷产生危险?”农泉担心地说。

    “不会!”孔老爷子摇了摇头,笑道:“只要赵旭那小子能开上车,别人是追不上他的。再说,影子在他身边,应该不会有事。”

    农泉想想也是,赵旭虽然受伤了,但车技绝对不是盖的。曾经在国际多项赛车的赛事中拿过奖,还经常参加一下地下赛车。俗称“野车”的那种比赛。

    孔老爷子吩咐道:“小刀,你带着农泉留下吧,我带着残剑去瞧瞧赵旭和小海他们。等你们处理完这个人的后事,再来找我们。”

    “好!”陈小刀点头应道。

    孔老爷子便带着残剑胡阿离开了。

    效外一幢别墅里,风衣女负伤逃了回来。

    杨兴见只有风衣女一个人回来,皱起眉头对风衣女问道:“其它人呢?”

    “小丑应该活不了了,毕氏兄弟也身负重伤,不知去向何处。”

    当时,风衣女正在全力应对残剑胡阿和农泉的进攻。所以,并没有听到孔老爷子对毕氏兄弟讲得话。

    杨兴没想到这次“临城之行”赔了夫人又折兵。

    “武神榜”上的人本就不多,他一下子让“圣坛”折了这么多高手。回去很难交待了。

    杨兴气得在屋子里一顿打砸东西,对风衣女说:“立刻换装,我们马上回省城。”

    “是!”风衣女应了一声。

    两人收拾好东西换上装束后,变成了两个工人模样,上了一辆叫做“北通货运”的货车出了临城。

    赵旭开车载着沈海回到月潭湾的住处后,先是给老婆李晴晴打了通电话,说已经找到沈海了。

    李晴晴一听,说她立刻从公司赶回来。

    沈海在车上一直耸拉个头,他知道自己犯错了。这一路上,一声不吭,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到了“月潭湾”的墅区后,赵旭带着影子和沈海走进了家里。

    小叶子休息在家,正在和李妙妙在客厅玩耍呢。她一见到沈海,立刻迎了上去。

    “小海哥哥,你可回来了。我想死你了!唔唔唔......”

    赵旭没想到女儿小叶子才和沈海没相处多长时间,两人已经情同兄妹。

    ??“你以后不要走了好吗?我把玩具都给你玩儿,我告诉爸爸以后不凶你了。”

    这时,赵旭走了过来,神色严肃地说:“该教训还是要教训的。小海,别以为我训了你,你擅自跑出去这事儿就算了。你要是......”

    赵旭话还没说完,就听“噗通!”一声,沈海已经跪在了赵旭的面前,磕头对赵旭虔诚地忏悔说:“师傅,我错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任性了,您原谅我这一次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