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17章:故人相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之所以敢跟着残剑胡阿离开,是因为如果胡阿想杀赵旭,那么对于赵旭来讲,肯定凶多吉少。

    既然残剑胡阿没有杀他,赵旭倒想看看残剑胡阿想做什么。

    赵旭已经做好了和残剑胡阿同归于尽的准备,只要胡阿有杀自己的意图,就用“龙麟!”解决他。所以,赵旭对残剑胡阿出手只有一次机会。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打出最后一张底牌。

    赵旭跟着残剑胡阿过了两道弄巷之后,只见一辆车前,站着一位身穿长款大衣的女人。

    当赵旭看到女人的背影时,感到这个人自己应该认识。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人,暗想:“难道是她?”

    残剑胡阿把赵旭带到女人的近前,说:“柳姐姐,我把赵旭带来了。”

    叫“柳姐姐”的女人,徐徐回转过身体。

    当她摘掉黑色墨镜的刹那儿,赵旭目露惊喜的神色,和女人打着招呼说:“我道是谁呢,媚娘好久不见!”

    柳媚冲着赵旭妩媚一笑,寒暄着说:“赵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赵旭上前的柳媚拥抱了一下。

    赵旭见柳媚将长发剪成了短发,比起之前变得不知时尚多少。

    柳媚这个鲁家当初派来杀赵旭和李晴晴的细作,后来因为赵旭和李晴晴对柳媚有过多次帮助,柳媚和李晴晴演变成了好朋友。

    在赵旭和李晴晴的帮助下,柳媚离开了临城,没想到她又回来了!

    柳媚将身边的残剑胡阿介绍给赵旭说:“赵先生,他叫胡阿是我孤儿院认养的一个弟弟。”

    赵旭没想到柳媚和残剑胡阿还有这层关系,终于明白残剑在擂台的时候,和农泉没过上几招,就甘愿认输了。

    残剑胡阿向赵旭拱手说:“赵先生,此前多有得罪!还请谅解。”

    赵旭拍了拍残剑胡阿的肩膀,高兴地笑道:“既然是自己人,当然没说得。你是媚娘的弟弟,也就是我赵旭的弟弟。以后在临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对我吱声,我赵旭在临城还是有些能量的。”

    “谢了!但我没什么事情能用得着帮忙。”残剑胡阿笑了笑。

    如果别人说这话,赵旭一定会说他很狂妄,但残剑胡阿有这个狂妄的资本。

    柳媚对赵旭笑道:“赵先生,原谅我用这种方式来和你见面。如果让熊乐的周老板知道了我和胡阿的关系,会对你不利。”

    赵旭点了点头,能体会对柳媚的良苦用心。

    他好奇地对柳媚问道:“媚娘,你当初不是被鲁家收养了吗?又怎么笔残剑胡阿认识的?”

    “哦!那个时候,我除了鲁家,唯一去的地方就是孤儿院。而胡阿每次都被人欺负,我替他打抱不平,就认他当了弟弟。再后来,胡阿被人领养从孤儿院离开了。我也没想到,这次离开临城会与胡阿相逢。更没想到,他就是武神榜上地榜排名第八的高手。”

    赵旭这边正缺高手呢,如果能将残剑胡阿揽入麾下。对他来说,无异于如虎添翼。

    赵旭起了惜才的心思,他已经瞧出了柳媚和残剑胡阿的关系。不过,赵旭在临城已经没有对手了,只需要给柳媚换重身份,她就能在临城生活下去,而赵旭恰巧有这个能力。

    想到这儿,赵旭对柳媚说:“媚娘,晴晴要是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很高兴。这样吧!我订个饭店,我们晚上一起聚下好吗?”

    “当然好了,我也想晴晴了。对了,你最好把华医生也叫上。当初,若不是华医生救我,我早就死了。”

    “那你的肿瘤病情控制住了?”赵旭惊讶地问道。

    柳媚妩媚一笑,说:“控制住了,我去医院做过检查,说已经没有癌变的迹象了。”

    赵旭听了非常高兴,这说明华怡的抗癌靶向药有疗效了。

    于是,赵旭给文豹打了通电话,让他给自己在“宴宾楼”留下个好一点的包房,说晚上要宴请朋友。

    文豹立马给“宴宾楼”的负责人打了电话。

    “宴宾楼”有两间包房是专门提供给赵旭用的,每天过了晚五点之前。文豹才允许对宾客开放。所以,在这之前,赵旭都会订到包房。

    赵旭打完电话后,对柳媚说:“媚娘,我马上到接孩子的时间。一会儿你的车子跟着我,我们一起去宴宾楼。”

    “那你先去接孩子,我去前面三叉口的公交站亭等你。”

    “行!那一会儿见。”

    赵旭和柳媚还有残剑胡阿挥了挥手,快步转身离开了。

    回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赵旭见离接孩子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先是给老婆李晴晴打了通电话,随后又给华怡打了电话,说给她们介绍一位熟悉的朋友。

    在电话里,赵旭根本没向老婆李晴晴提衣要见的人是柳媚。

    李晴晴见赵旭故弄玄虚说要见个老朋友,心里很好奇,倒底见得人是谁。

    赵旭给老婆李晴晴还有华怡打过电话后,又给农泉打了电话,让他到宴宾楼来找自己。

    打完电话后,赵旭见已经到了接女儿放学的时间。先是接了女儿小叶子,又去临城四中接了沈海。然后,又打给老婆李晴晴,让她告诉家里晚上不回去吃了。

    赵旭和柳媚汇合后,两辆车先后向宴宾楼驶去。

    赵旭带着小叶子和沈海两个孩子,柳媚一见到小叶子,就如同见到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小叶子亲热了一番。

    小叶子萌萌的对柳媚说:“我记得你,你是柳阿姨!”

    柳媚微微一笑,对小叶子笑道:“叶子的记性真好!”

    柳媚目光落在沈海的身上,对赵旭问道:“赵先生,这个孩子是谁啊?”

    “哦!他叫沈海,是我的徒弟。”

    “你徒弟?”柳媚一听就笑了起来,“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赵先生你都收徒弟了。”

    柳媚见赵旭的脸色极差,有点像病秧子似的。

    她是习武之人,盯着赵旭问了句:“赵先生,你脸色有些不好看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赵旭没把自己受内伤的事情告诉柳媚。

    倒不是他信不过柳媚,而是这种私密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最近身体的确出了点儿问题,不过不碍事儿。”

    赵旭话音刚落,就听农泉大嗓门儿的声音吼道:“残剑,我看你这次往哪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