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614章:残剑胡阿(感谢我想我是海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从这个持剑冷漠男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气。

    拥有这种强大杀气的人,定然是杀过人。

    赵旭心神一凛,这个男子一看就要比那个叫矢田太一的相扑高手厉害多了。

    农泉的眼神,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持剑男子的身上。

    ?瞬间,他的一双眼睛里燃烧出了熊熊的战火。农泉舔了一下厚厚的嘴唇,心里起了强大的好战心思。

    他当先跳上擂台,对台下的人招呼着说:“俺叫农泉,踢馆的人在哪儿?”

    话音刚落,就听一扇门,嘭的一声破碎开来。

    只见一个赤着上身,穿着相扑的肥胖男子,脚步一颤一颤走了出来。

    赵旭放眼望去,只见这个叫矢田太一的相扑手,至少约有三百五十斤开外。

    这种相扑选手,是和农泉一个路子,都属于力量型的选手。但相扑这项运动,除了运动之外,还要讲究格斗上的技巧。但农泉就不一样了,他不仅是力量上的选手,招式讲究的是杀人技,这和传统的相扑运动,有着本质的区别。

    矢田太一身体虽然笨重,但在上擂台的时候。只见他双腿一曲,脚底一发力,人蹭得一下蹦得老高。

    咚!的一声,人已经立在了擂台上。

    当矢田太一立在擂上的刹那儿,整个擂台都跟着晃了起来,就好像发生了三级地震一样。

    赵旭停止了和熊乐老板周振的对话,他的眼神落在擂台上农泉和矢田太一两人的身上。

    农泉对矢田太一说道:“俺叫农泉!”

    “我知道你!”矢田太一用蹩脚的中文说道。

    农泉咧嘴一笑,说:“原来你会说中文啊,那这样就好办了。”

    矢田太一瞪着农泉说:“我会打败你的!”

    “有本事就来吧!”

    农泉的话音刚落,只见矢田太一迈着阔步,一步三晃向农泉急步奔来。

    这个矢田太一的动作虽然看起来笨拙,可是迈得步子非常大。几步就到了农泉的近前。

    农泉挥拳直接向矢田太一的面门打来,只见矢田太一侧身一避。然后,快速出手,抓住农泉腰间的衣服,一个过肩摔,直接将农泉扔飞出去。

    农泉这一拳并没有使出全力,没想到这个相扑手,身体看似挺笨重的,但身手特别灵活。

    矢田太一这招“抓”功不仅兼具力量,更有巧劲暗藏在里边。农泉对相扑这些运动不熟悉,倒是着了对方的道儿。

    让矢田太一大跌眼镜的是,他以为这招过肩摔,一定能将农泉摔得七荤八素。没想到农泉在空中几个翻滚后,竟然稳稳落在了擂台上。

    农泉落地后,像冲膛的炮弹一样,直接向矢田太一冲了过来。

    没等矢田太一反应过来,肚子上就中了农泉一拳。

    矢田太一中招后,身体向后滑去,撞在了擂台的围绳上。他被擂台的绳子一荡,身体一个前扑借势向农泉扑了过去。

    矢田太一的体重,至少比农泉重上一倍。

    农泉没想到矢田太一这种相扑手,会有这种打法。

    农泉闪身一躲,矢田太一扑了个空。

    矢田太一落地后,直接紧紧搂抱住了农泉的腿。

    农泉用脚一蹬,一脚踢在矢田太一的肩膀位置。

    这一脚农泉加了内力,一脚下去至少重达数百斤。就听“咔!”的一声,矢田太一肩胛传来骨裂的声音。

    矢田太一疼得直咧嘴,手自然而然松开了。农泉趁势收回腿,他向矢田太一扑了过去。

    矢田太一急忙向旁边翻滚,避开了农泉的袭击。然后,一个扑压,将农泉压在了身下。

    不得不说,矢田太一的这招扑压非常惊妙。几乎在躲避的同时,就已经想好了反击的策略。

    奈何矢田太一伤了肩膀,只能用另一只手的手臂,紧紧卡压着农泉的脖子。

    骤然,一股磅礴的力道从矢田太一的胳膊上传来。

    农泉被矢田太一压得双眼凸鼓,要不是有护体内力,早就被矢田太一卡断脖子。

    农泉胳膊一较力,直接掰开了矢田太一卡住自己的胳膊。

    矢田太一目露惊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可是世界前十大排名的相扑手,这一招“死亡卡压”,不知道有多少有名的相扑手败在他的手下。

    农泉身体虽然强壮,但比真正的相扑手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可农泉居然用力量,生生掰开了他的手臂。

    就在矢田太一神情错愕的时候,农泉提膝撞在了他的臀丘部位。

    矢田太一腾云驾雾一般,从农泉的身上飞了过去,摔倒在擂台上。

    还没等矢田太一从擂台上站起来,农泉身体一闪,人已经到了矢田太一的近前。

    只见农泉一记重拳打在矢田太一的腹部,这个重达近四百斤的胖子,直接被农泉打飞出了擂台,摔在赵旭、周振等人的近前。

    矢田太一艰难的抬起头,他一脸痛楚的神色,瞧着熊乐老板周振。

    周振见矢田太一已经被农泉打废了,鼻里轻哼了一声,冷声说了句:“哼!真是废物。”

    矢田太一听了之后,趴在地上呼哧带喘着。

    不等矢田太一开口,他旁边神色冷峻持剑的青年男子,足尖在地上轻点了几下,两个纵跳,人已经站在了台上。

    别看农泉做别的事情,总是一团糟。但是在练武一途上,绝对有着天份。

    正应了那句话,老天在关闭你人生一扇窗的同时,一定会再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农泉早就知道这个持剑的青年男子才是自己的劲敌!

    持剑的青年男子,双手交叉抱于胸前,手中握着带鞘的长剑。

    男了盯着农泉冷声说道:“你就是农泉吧?”

    农泉咧嘴一笑,对持剑青年男子说:“你既然认识俺,俺也不想占你的便宜,报上你的名来。”

    持剑青年男了冷笑了一声,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对农泉说:“你应该知道我的。”

    农泉挑了挑粗重的眉毛,因为他真得没过此人。

    就听持剑男子说:“你原来在武神榜上排行第七,而我排在第八。不过,你已经突破了天榜的修为,排在天榜上的七十一名。我倒要看看,你比之前进步了多少。”

    赵旭和农泉听了青年持剑男子的话后,不由大吃一惊。

    农泉没跻身在天榜的时候,在武神榜上排在“地榜”的第七位。当时排在地榜第八位的是一位叫做“残剑”的人。

    农泉瞧着青年,惊讶地问道:“你是残剑?”

    “不错!残剑胡阿。”

    胡阿说完,拔出了手中的长剑。只见长长的剑鞘里面,居然只有一柄近四十公分左右的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