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75章:护犊子(感谢木子李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花蕾一听,熊乐老板曾振找陈天河一起来了,脸上顿时流露出惊慌的神色。

    “赵先生,我们怎么办?没想到连市首富陈老都惊动了!”花蕾心里有几分忐忑。

    赵旭站了起来,对花蕾安慰说:“放心吧花姐,没事的!这个熊乐老板,一定是找陈老来当说客了。”

    话音刚落,只见陈天河和一个年约五旬左右略为秃顶的男人走了进来。

    不用说也知道,站在陈天河身边这位五旬出头秃顶的男人,就是熊乐的老板曾振了。

    赵旭心中暗笑,这个曾振找什么人不好,偏偏去找陈天河。

    赵旭带着花蕾一干人等迎了上去,主动对陈天河打着招呼说:“陈老,你怎么来了?”

    陈天河故意板着脸对赵旭问道:“熊乐的曾少爷呢?”

    “哦,在办公室里。”

    曾振瞪了赵旭一眼,冷声说:“哼!要是我儿子少了一根毫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说完,跟随花蕾来到了关押曾辰乐的办公室。

    当曾振推开门的刹那儿,只见曾辰乐还在意犹未尽的舔着盒饭的汤汁。

    这一天来,他只吃了几个窝窝头的干粮,可把他给饿坏了。

    曾辰乐一见到父亲曾振,激动地哭了起来。

    “爸!......”

    曾振见儿子才两天不见,面容就削瘦了一圈。他回头瞪着花蕾,冷声问道:“你们就给我儿子吃这个?”

    “不然呢?难道还喂他吃生猛海鲜,山珍海味啊?”

    既然双方已经闹得不愉快,花蕾也没给曾振留情面。

    曾振鼻里哼了一声,对儿子曾辰乐吼道:“你小子给我出来!”

    曾辰乐急忙跟着父亲曾振出了房间,来到了陈天河、赵旭、白欣欣等人的面前。

    曾振对陈天河说:“陈老,赵旭是你的司机吧?”

    “是!”陈天河微微晗首点了点头。

    曾振怒气冲冲地指着赵旭对陈天河说:“陈老,你这个司机,把我儿子非法关押在公司里,还只给我儿子吃盒饭这种食物。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说法?”

    陈天河的目光落在赵旭的身上,赵旭冷笑了一声,对曾振说:“说法?曾老板,你了解事情经过了吗?这里不存在什么非法关押,我一没绑你儿子,二没打你儿子。而你儿子带人打砸了我投资的公司,我只是想要赔偿而已。”

    “你把我儿子欺负成这样,你认为我会给你赔偿吗?”曾振对身边的人,说:“我们走!”。

    赵旭对农泉一使眼色,农泉立马拦住了曾家父子的去路。

    曾辰乐面露惊恐的神色,拉了下父亲曾振的衣袖,指着农泉说:“爸!这个人很能打得,他把奥狄斯都给打败了。”

    曾振一听大惊失色。

    黑人“奥狄斯”可是曾振花了大价钱,给儿子曾辰乐请得贴身保镖。

    奥狄斯在L省一代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没想到会败在眼前之人的手里。

    曾振见农泉一脸傻乎乎,不太灵光的样子,但慑于他的功夫,没敢造次。

    曾振带人折返了回来,对陈天河说:“陈老,你不会纵容一个司机,纵容到这种地步吧?”

    陈天河闻言皱起了眉头,对曾振说:“曾老板,你儿子打砸了赵旭的公司,难道不应该赔钱吗?”

    曾振听了神情微微一愕,对陈天河冷笑说:“陈老,外界都传言赵旭是你的私生子。你这么护犊子,赵旭不会赵是你的私生子吧?”

    赵旭和陈天河早就听到外边流传的这些闲言碎语了。不过,以两人的关系,说情同父子也不为过。所以,赵旭和陈天河并不在首这些说词。

    陈天河盯着曾振,神色严肃地说:“曾老板,你这样说话就不好了吧?我跟你来,是帮你来解决事情的,而不是让你讨论我私人问题的。”

    “陈老,你不会要和我曾某人私破脸皮吧?你要知道,以你们一个临城小小的弹丸之地,可承受不住我们L省的报复。”

    陈天河冷笑了一声,说:“曾老板,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以为你自己能代表L省的商会吗?我知道你在L省有些势力。但记住,这里是临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要是你拒不赔钱的话,那我们只能报官了。”

    一提起“报官!”,曾振顿时就怂了。

    曾振在临城的人脉,根本无法与陈天河相比。再说,这件事情他儿子曾辰乐根本不在理,是他先动手打砸人公司的。于公于私,都得赔偿人家。

    曾振倒也不差这点儿钱,财大气粗地说道:“说吧,赔多少,我给你们开支票。”

    赵旭对身边的花姐问道:“花姐,你统计了吗?”

    “统计了!”花姐拿了一个小本子,开始读念上面的帐单。

    曾振听得有些不耐烦,对花蕾说:“别念了,你就说一共赔多少钱吧?”

    花蕾说:“公司物品损坏物价,一共是七百二十六万。”

    “公司一周的误工费,一百五十四万。”

    “员工精神损失费,一百三十五万。”

    “合计一共是一千零一拾五万元。”

    曾振一听“一千多万!”,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左瞅瞅、右看看,公司里除了一些被砸烂的电脑和桌椅,也没看到有什么贵重的东西。

    这明显是被坑了啊!

    不过,现在是在临城的地盘上。又有农泉这样的高手在堵路,除非是赔钱,否则想从这里走出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曾振原指望着邀请临城市首富陈天河来,让他帮着从中说和说和。没想到,陈天河这么护犊子,一心向着赵旭说话。

    曾振对赵旭问道:“把你们公司的帐号发来,我现在就让会让给你们打钱。”

    花蕾说了公司帐号后,没用上二十分钟,就收到了一千零一拾五万的赔付款。

    花蕾对赵旭点了点头,说:“赵生生,赔付款已经到帐了!”

    赵旭点了点头,说了声:“好!”。

    曾振转身带着儿子曾辰乐正要离开,就听赵旭出声叫道:“等一下!”

    曾振回头瞪着赵旭问道:“小子,你还要干什么?”

    赵旭说:“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你儿子喜欢上了我公司的白欣欣小姐。所以,我怕你儿子以后还骚扰欣欣小姐,让他写好保证书,以后不骚扰她,你们就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