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44章:一个奇怪的女人(感谢梁建华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下车后,点燃一支烟,嘴里叼着烟卷手叉在裤袋里,向“七色光”酒吧走了过去。

    这家酒吧在临城并不是很有名,赵旭不晓得冯瑛楠为什么不回单位宿舍,跑来酒吧。

    在这件事情上,怪不得赵旭多疑。他和李晴晴的身上,有五大世家开启宝藏的钥匙。要是被心怀叵测的人接近自己,会危及到自己一家人的性命。

    一进酒吧,就听有个男歌手在唱,时下网上流行的一首叫做“野狼dissco!”的歌曲。

    这首歌,赵旭也很喜欢听,旋律非常好,歌词也很代感。

    就听歌手唱道:心里的花,我想要带你回家。

    在那深夜酒吧,哪管它是真是假。

    请你尽情摇摆,忘记钟意的他。

    你是最迷人噶,你知道吗?......酒吧虽然不大,但生意还可以,二十几张桌子,只有五六张是空闲的。

    赵旭在酒吧里扫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吧台前面的女人身上。

    虽然只是背影儿,但赵旭还是认出了是给小姨子李妙妙请得家教老师冯瑛楠。

    赵旭在门口抽了几口烟,一名侍者上来询问道:“先生,几位?”

    “一位!”

    赵旭说完,径直朝酒吧的吧台走了过去。

    到了吧台前,赵旭参酒保说:“来杯人头马X.O。”

    “好的,先生稍等!”

    酒保应了一声,拿起人头马白兰地的酒瓶和量酒器,在杯子里倒了一杯白兰地。

    “先生,您的酒!”

    酒保将酒推到赵旭的面前。

    赵旭说了声:“谢谢!”

    在赵旭向酒保要酒的时候,冯瑛楠正在打电话,并没注意到赵旭的到来。

    赵旭刚想倾听冯瑛楠打电话的内容,她已经收起了电话。

    “小蓉,再给我调一杯粉红淑女。”冯瑛楠打完电话,对吧台里的女调酒师说道。

    赵旭故意装作惊讶的样子,对冯瑛楠打着招呼说:“咦,冯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冯瑛楠转过头来见是赵旭,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神色。

    “赵先生,好巧啊!”冯瑛楠冲着赵旭微微一笑。

    赵旭点了点头,说:“真得好巧!我刚才送妙妙回学校来着,顺便来酒吧喝一杯,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你开车还喝酒?不怕查酒驾啊。”

    赵旭笑呵呵地说:“酒瘾犯了,你懂得!”

    “还是小心点儿,否则你的驾照分要清零了。”冯瑛楠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不得不说,冯瑛楠扎起头发,一看就是个老师。但要是散下头发,女人味儿十足,就连赵旭都不由多瞧了几眼。

    “瑛楠,你的朋友啊?”女调酒师把调好的粉红佳人鸡尾酒,放到冯瑛楠的面前,笑吟吟地问了句。

    冯瑛楠点了点头,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家教的赵先生。这位是我的朋友鲍蓉。”

    吧台里一共只有两个吧员,一个男吧员,一个女吧员。

    赵旭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女调酒师。

    这个女调酒吧长相很精致,颜值至少在90分以上,和冯瑛楠两人算是伯仲之间。他只是没想到,冯瑛楠来这间酒吧,是来找朋友的。

    鲍蓉冲着赵旭莞尔一笑,对赵旭打着招呼说:“赵先生,你好!”

    “你好!”赵旭点了点头。

    鲍蓉见赵旭的杯子已经见底了,对他微笑着说:“赵先生,还需要来点儿什么吗?我请客!”

    “不用了!把冯老师的消费算到我的帐上。再给我来杯轩尼诗吧。”

    冯瑛楠一听急声说不用,说AA就好!赵旭笑了笑,没说什么。

    “你刚才不是点的人头马吗?怎么要换轩尼诗?”鲍蓉疑惑地对赵旭问道。

    赵旭将抽剩的烟蒂弹在了地上,笑着说:“我要说你们这里的人头马是假酒,你们老板肯定说我是来砸店招牌的。”

    鲍蓉听了秒懂,笑道:“好!我马上给您来轩尼诗。”

    鲍蓉重新帮赵旭洗了杯子,然后取过轩尼诗给赵旭倒了一杯,推到了他的面前。

    赵旭举起杯,对冯瑛楠说:“冯老师,我们邂逅偶遇,也算是一种缘份。来干一杯吧!”

    “好!”

    两人轻轻碰了碰杯子,各自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赵旭对女调酒师鲍蓉说:“麻烦再来两杯一样的。”

    ??鲍蓉对赵旭调侃着笑道:“赵先生,轩尼诗不是假酒吧?”

    “嗯,还好!”赵旭点了点头。

    其实,赵旭在喝第一口人头马白兰地的时候,就发觉是假酒了。他将剩下的酒,偷偷倒在了地上。

    赵旭没想到,这种小酒吧里竟然售假酒。

    若是平时,他早就找老板算帐了。不过一想到,人家做生意也不容易,要是其它酒还是假的,他打算敲打敲打对方。还好,轩尼诗X.O并没让他失望。

    赵旭和冯瑛楠聊了一会儿,对她问道:“冯老师,你是来看朋友啊?”

    “是啊!”冯瑛楠点头说:“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个酒吧坐一坐。正好鲍蓉在这里工作。所以,经常来她这里。”

    “怎么了?生活上遇到麻烦了?”赵旭皱起眉头,对冯瑛楠问道。

    冯瑛楠脸上露出了苦涩的微笑,说:“当年,我以理科第一的身份考上了省城的大学,原以为能有个美好的人生。可现实很残酷,我找的工作都很很不理想。”

    “你不是在光机所工作吗?这种单位很好啊。”

    冯瑛楠凄然一笑,说:“工作看上去很体面。只是我一个从农村出来的人,要在这里买车、买房,光靠税后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好做什么啊?”

    “要说男人压力大还信,怎么你们女人的压力也这么大?其实,以你的条件,大可以找个优秀的男人嫁了。到时候,家庭、房子和车子,不都有了。”赵旭对冯瑛楠安慰着说。

    “赵先生,这年头儿。靠山山会移,靠树树会倒。我又不是没谈过恋爱,可不知道是不是我遇人不淑,一直遇不到对我痴心的男人。所以,我宁可靠自己,也不想靠男人。网上不是有句话嘛,叫做男人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赵先生,我这话不是贬低你的意思啊!只是打个比方。”

    赵旭没想到冯瑛楠的心思这么沉重。

    其实,冯瑛楠的遭遇,只是都市里很多男女的一个缩影罢了。

    赵旭知道这种现象普遍存在着,一个高房价就差不多透支了很多人未来几十年的工作赚钱能力。

    赵旭感觉冯瑛楠这个女人很奇怪,明明是个睿智的女人。其实以她的智商,绝对有好的发展前景。不知道她为什么甘愿窝在一个三线的城市,从事企业的固定工作。

    就在这时,店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女人咆哮的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阵唏里哗啦,东西打砸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