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22章:落歌行(感谢四海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个“修罗刀”,为什么要杀自己。

    回酒店简单给农泉处理了伤口,赵旭等人就上路了。

    农泉是练武之人,这点伤势对他来讲,根本不算什么。

    在回临城的路上,赵旭一边开车,一边给金中又打去了电话。

    金中正应酬一个酒局,见是赵旭打来电话,他走到外边接了起来。

    “阿旭,你走了吗?”

    “嗯!刚走。”赵旭对金中说:“我刚才在你的酒店门口又遭到了刺杀。”

    “什么?”金中听了大吃一惊。

    赵旭来省城一共也没几天,却接二连三的遭到了刺杀,这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他派人一直在追查,竟然一点线索也没有。

    金中对赵旭关心地询问道:“阿旭,你没事吧?”

    “没事!但农泉受了轻伤。”

    “农泉受伤了?”金中再次被震惊到了,说:“农泉都是天榜高手了,他又是天生神力,倒底什么人能伤得了他?”

    “天榜排行第五的修罗刀!”

    “修罗刀?”

    “对!”赵旭对金中说:“阿中,我感觉前后几次应该是一拨人,你在省城暗中帮我查一查,要是有消息,记得通知我。”

    “你放心吧,我会继续派人查下去的。”

    挂断电话后,金中紧锁起了眉头。

    省城的治安一向很好,怎么赵旭一来,会连番遭到刺杀?

    临城!

    晚九点五十分,赵旭一行人终于抵达了。

    赵旭和韩珉分别后,他带着小姨子李妙妙还有农泉、沈海回到了“临府家园”小区。

    赵旭让沈海跟农泉回去,先在他那里住一宿。说过几天,接他来家里住。

    沈海已经知道农泉是个武功高手,想和他多探讨探讨武学上的东西,就高兴地和农泉回去了。

    赵旭和李妙妙手里提着从省城买回来的土特产,什么沈老头烧鸡啊、松仁香肠、老婆饼、绿豆糕之类的东西,回到了家里。

    当门打开的一刹那儿,就听小叶子甜汁汁地叫了一声:“爸爸!”

    “哟!我的宝贝女儿。”

    赵旭张开双臂,将女儿小叶子搂抱在怀里。

    小叶子在赵旭左右脸颊上亲了亲,高兴地说:“你总算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哪儿想了?”

    “这儿!”小叶子指了指自己的心脏部位。

    赵旭对女儿小叶子问道:“叶子,都十点钟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这时,就听客厅里传来了李晴晴的声音。

    “叶子知道你今天回来,她哪儿能睡得着。”李晴晴伸手撩了撩尚未干透的秀发,她刚刚洗完头,还没有完全干透。

    李妙妙笑靥如花地对小叶子问道:“叶子,你不想小姨啊?”

    “想啊!”

    小叶子上前搂抱着李妙妙,在她的脸上也亲了几口。

    李晴晴上前从赵旭手里接过东西,对妹妹李妙妙说:“妙妙!这次看在你姐夫的面子上,我就不说你什么了。要是还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知道了,姐!”

    李妙妙一吐舌头,朝姐姐李晴晴扮了个鬼脸。

    李晴晴回头对赵旭和妹妹李晴晴叮嘱了一句:“你们两个风尘仆仆的赶回来,记得洗完澡才能睡觉啊。”

    赵旭和李晴晴不约而同应了一声,两人相视一笑。

    由此可见,李晴晴在家里的地位极高。

    赵旭在房间里的浴室冲了个热水浴,洗完澡后,他见老婆李晴晴正在整理被褥。

    他上前从后搂抱住老婆李晴晴。

    李晴晴俏脸一红,回头对赵旭训道:“回来就没个正经,华医生不是说不让你房事了吗?”

    老婆李晴晴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到头上。

    他在老婆李晴晴的胸前,摸了一把。

    “啊!......”

    李晴晴尖叫了一声,对赵旭嗔怒着说:“你想死啊你?”握起粉拳向赵旭打来。

    赵旭攥住老婆李晴晴的纤手,将她搂抱在怀里,说:“晴晴,我想你了!”

    “哼!一回来,就向我大献殷勤,你不会在省城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

    “怎么可能,妙妙和我在一起呢。我的一举一动,这丫头都监视着呢。”

    李晴晴被赵旭撩得心里痒痒的,急忙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说:“我先把被褥弄好,我们一会儿床上再聊天吧。”

    赵旭“嗯!”了一声,没再打扰老婆李晴晴。

    他从自己的随身包包里,拿出了在“广源拍卖行!”拍到的张旭“落歌行!”。

    狂草书法上写道:醉里长安街,醒时各天涯。千里寄相思,遥忆君子塔。歌舞欢时谁人泪,男子何俱金戈沙。

    李晴晴铺好被子后,见赵旭在一旁捧着一个泛黄的书法字帖在怔怔发呆。

    她走到赵旭的近前,好奇地询问道:“赵旭,你瞧什么呢?”

    赵旭指着“落歌行!”上面的字迹,对老婆李晴晴,说:“老婆,你能看到字里有人好像在舞剑吗?”

    “人在字里舞剑,你开什么玩笑?”

    李晴晴瞪大着美眸瞧了瞧,除了能瞧出草书上书法的内空,哪里能瞧得见有人舞剑。

    赵旭闻言皱起了眉头,对老婆李晴晴解释说:“不是有人在字里舞剑,是这字里行间,好像是有个人在练剑法。反正就是有人好练在里边练剑!”

    李晴晴伸手摸了摸赵旭的脑门儿,对他说:“你没发烧吧?字里怎么会有人在舞剑?”

    “我也不知道。可这字里行间,总给我有一种有人在舞剑的感觉。”赵旭又凝视了半天,见字帖上面的草书,就好像会动一样,再定睛一看,又是一幅字帖。

    赵旭揉了揉眼睛,对老婆李晴晴说:“晴晴,你知道这是谁的字帖吗?”

    李晴晴白了赵旭一眼,说:“我眼睛又不瞎,旁边不是写着张旭的名字吗?”

    “这是我从省城的广源拍卖行,花了三个亿拍回来的。”

    “多少?三亿?”

    李晴晴听了大吃一惊,一双美眸瞪得滚圆。

    她虽然知道老公赵旭很有钱了,但也抗不住这么败家啊!

    赵旭对老婆李晴晴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对老婆李晴晴说:“晴晴,你小点儿声。妙妙不知道这幅书法是我买得,是我让韩珉以陈老的名义买得。这是唐代一代草书大师张旭的巨作,市场价值在两亿左右吧。我三亿买拍得的确高了些。不过,我总是感觉这幅书法与众不同,就好像有个人在字里边舞剑?好像是一套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