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15章:收徒(感谢乐在其中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对白欣欣回复说:“我在省城办事呢!欣欣,你们的戏,拍得怎么样了?”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能杀青了。对了,你回省城来,我请你们一家吃饭,我都好久没见到叶子了。”

    “行!叶子也想你了。等我回去的时候,咱们聚一下!我先下了啊,你忙吧!”

    “好的!”

    白欣欣给赵旭回复完信息后,嘴上勾勒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自己的人生,因为赵旭而改变!

    她决定要好好宣传自己的第一部戏,争取为公司创造最大的效益。

    翌日!

    赵旭早早就起来了,刚出门口,就听农泉叫了一声“少爷!”。

    练武的人一般都有早起的习惯。

    农泉是练武之人,有闻鸡起舞早起的习惯。

    赵旭对农泉起得这么早,一点也不惊讶!

    “农泉,一起出去走走!”赵旭对农泉笑道。

    “好!”农泉咧嘴一笑。

    有农泉在身边保护自己,赵旭也不担心会有人刺杀自己。

    农泉已经是“天榜!”的高手了,在省城碰到“神榜!”高手的机率,比中彩票的五百万机率还低,赵旭当然心中有恃无恐!

    两人再次来到了“金元酒店”附近的公园。

    这次,赵旭并没有去舞鞭杂耍的地方。

    他和农泉在公园里闲溜着。

    公园里除了一些杂耍、跳舞的人之外,还有一些溜鸟的老人。

    赵旭带着农泉在公园里走来走去,背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叫声:“先生,请留步!”

    赵旭听到声音有些耳熟,回转过身体,见不远处站前上次在公园里遇到的那个练鞭的男人还有十二三岁的大男孩儿。

    男人带着男孩儿来到李海的身前,农泉一脸警惕地上前一步,护住赵旭。

    赵旭轻轻拍了拍农泉,示意自己没事。

    农泉这才移开了脚步。饶是如此,仍然警惕地盯着这一老一少。

    男人是个五旬左右岁的男人,从脸上的皱纹,不难判断此人历经过沧桑。

    男人对赵旭一脸恭敬的神色,对赵旭说:“先生,我们找你好久了!”

    “找我?”赵旭皱了皱眉头。随后笑了笑,说:“老先生,找我做什么?”

    “先生,自从那天目睹了你的鞭术之后,我这才知道自己的功夫低微,与先生相比有天嚷之别。这孩子身世凄惨,父母为奸人所害。如果不能学得功夫,很有可能被人斩草除根。更别提为父母报仇了!我想请先生,做这个孩子的师傅!”

    赵旭闻言微微皱起眉头,对五旬左右的男子问道:“这孩子的仇人是谁?”

    男子在赵旭耳边,悄声耳语了几句。

    赵旭听了之后,一脸凝重的神色。他瞧了瞧小男孩儿,对小男孩儿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沈海!”

    “今年多大了?”

    “十三岁!”

    这个沈海长得眉清目秀,才十三岁就已经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了。将来长大,一定是个枚帅哥!

    赵旭对沈海的第一印象很好,他以为自己的经历就够惨的了,可和眼前的沈海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赵旭瞧着沈海说:“我可以收你为徒。不过,我得看你的心性如何?如果可以,你就可以跟我学武功。”

    沈海一听,脸上流溢出喜悦的神色,对赵旭说:“真得?那你要怎么样才能收我为徒?”

    赵旭瞧着沈海说:“省城近效的抚安县,有个卖绿豆酒的地方。我有个老哥很喜欢喝这种酒,你去给我打十斤回来。记住,不许坐车去,只准走路去。如果你能在晚上六点之前,能将酒打回来,就可以来金元酒店找我。我自然会收你为徒,如果你要是赶不回来,或是中途搭车,你就没资格做我的?徒弟。机会我已经给你了,能不能把握拜师的机会就靠你自己了。”

    旁边的男子一听,皱起眉头对赵旭说:“先生,您这不是故意刁难吗?从省城到抚安县至少要四十公里,来回就是八十公里。现在早晨七点钟,距离晚六点只有十一个小时。要让一个孩子十一个小时赶八十公里路,有些困难啊。”

    赵旭笑了笑,说:“正常人走路的时速是每小时五公里到八公里,十一个小时就是八十八公里。当然,这是在不停走路的情况下。但别忘了,我只说不许他搭车,可没说不许他跑着去。所以,时间还是来得及。就看沈海有没有这个毅力和决心了!”

    就听沈海瞧着身边的男子说:“忠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酒打回来的。对了,忠伯!你给我一些酒钱。”

    习忠取了一千块钱交到沈海的手上。

    赵旭笑了笑,说:“用不了那么多,那酒二十块钱一斤,十斤酒只需两百块钱。如果你时间充裕,剩下的钱还能买些吃得。”

    沈海相着赵旭说:“我一定会赶回来的!”说完,转身独自离开了。

    习忠叹了口气!

    赵旭对习忠说:“你不用担心他。他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心性远胜过普通的孩子。如果他连这一关都过不了,又如何能吃苦学武。我相信沈海他会及时赶回来的。”

    习忠点了点头,感慨地说:“可小海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放心吧!以后我会照顾他。我住在临城,你到时候去临城旭日集团找一个叫韩珉的人,就能找到我。如果没有其它的事情,你就不要来打扰沈海的生活了。”

    “可是......”习忠一脸担心的神色。

    赵旭瞧着习忠说:“你也不想沈海被仇家找上门来吧!他在小地方会很安全。”

    “好吧!先生,您贵姓!”

    习忠和赵旭聊了半天,还不知道人家的名字呢。

    “我叫赵旭!记住,以后想找我,可以去临城的旭日集团。又或者,我过一阵子会来省城发展。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沈海的生活了。”

    “明白,谢谢你赵先生!”习忠向赵旭鞠了一躬,随后转身离开了!

    习忠走后,农泉不解地对赵旭问道:“少爷,你收那个叫沈海的小子为徒做什么?他的仇家既然那么厉害,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赵旭笑了笑,说:“农泉,这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农泉见赵旭不告诉自己,心里痒痒的,追上去说:“少爷,你就告诉俺嘛?”

    赵旭说了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以前百般侮辱我,我当然要千百倍的奉还回去。”

    农泉挠着后脑勺,一头雾水地自言自语说:“这倒底是什么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