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13章:金缕衣(感谢高占群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国贸大酒店,位于省城市中心的位置。

    “怀安集团”、“国贸大酒店”,这些都是省城地标性的建筑。

    每到夜幕降临,“国贸大洒店”墙上的LED灯,如跑马灯一样,变幻着各种图案闪烁不停。

    国贸旋转自助餐厅,是省城一家很有名的自助餐厅。每人588元一位,定位在中档消费人群!

    赵旭、金中、农泉、李妙妙四人在一张靠窗的座位附近,从这里可以鸟瞰整个省城的夜空。

    金中举杯对农泉笑道:“农泉,恭喜你,终于冲上了天榜!”

    农泉咧嘴一笑,憨笑道:“谢谢阿中!”

    李妙妙瞪着大眼睛,瞧着农泉好奇问道:“农泉哥,你冲什么天榜了?”

    “这个......就是......”

    农泉嘴比较笨,支支唔唔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妙妙,就是一种武功的考试,和你学习的测试一样。”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解释道。

    李妙妙“哦!”了一声,貌似听懂了。

    “农泉哥,我也敬你!恭喜你。”李妙妙对农泉举杯说。

    “谢谢!”

    农泉咧嘴憨憨一笑。

    几人轻轻碰了碰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赵旭来省城,还有最后一件大事要办,那就是参加省城的拍卖会!

    金中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对赵旭问道:“阿旭,听说这次拍卖会上,有一件神秘展品要展出。”

    赵旭一挑眉毛,“哦!”了一声,对金中问道:“阿中,你知道是什么展品吗?”

    金中压低着声音说:“金缕衣!”

    赵旭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真有“金缕衣”这东西。

    记得唐代诗人,曾经吟过一首叫做“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空空折枝!”

    这首诗,大概的意思是告诫不要人们重视荣华富贵,而要爱惜少年时光。

    此“金缕衣!”非彼“金楼衣!”。

    一些“古族”的人,还有真正“豪门”的人,都知道“金缕衣”是一件防身的宝贝。

    这个东西,可比现在的“防弹背心!”高级多了。

    “防弹背心”的由来,其实可以追朔到最早的“金缕衣”。

    拍卖的“金缕衣”是一件“金蚕甲!”。

    这种背心轻若无物,穿在身上,不仅能抵挡刀枪的攻击,还能化解武功高手的伤害值。

    这种好东西,不光是学武之人梦寐以求的宝贝,更是有钱人最喜欢热衷于收藏的东西。

    在一些收藏人的眼里,艺术投资热度逐渐转弱。而一些复古文物和天外陨石这类的东西,才是收藏人真正喜欢的藏品。

    赵旭听了之后,对金中问道:“阿中,这件金缕衣,起拍价是多少?”

    “据说五千万起拍!”

    赵旭闻言皱了皱眉头,若是五千万起拍的话,没有五亿根本就拍不到手。

    金中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听说,这次来了不少的豪门阔少。估计都是冲着这东西来得。”

    赵旭点了点头,说了句:“那我们还是随缘吧!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李妙妙见赵旭和金中在那嘀嘀咕咕的,神色不悦的举起杯,嘟着小嘴儿说:“好啦!你们两个别在那嘀嘀咕咕了。一起来喝酒!”

    农泉耳目聪慧,早已经将赵旭和金中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赵旭见小姨子李妙妙几杯酒下肚,俏脸泛起桃花般的红晕,对她叮嘱道:“妙妙,你少喝点儿酒!”

    “嘻嘻!姐夫,你还说我呢。也不知道谁刚刚喝醉过!”

    金中一听,笑着对李妙妙问道:“妙妙!你姐夫喝醉了啊?”

    赵旭瞪了一眼小姨子李妙妙,意思是不让她把自己的糗事说出来。

    李妙妙是个大嘴巴,口无遮拦地笑着说:“我姐夫还是被一个女人给灌醉的。”

    “不是吧?”

    金中的手臂搂在赵旭的肩膀上,大笑着说:“呵呵!你这也太怂了,被哪个妹子灌趴下了?”

    赵旭一脸无奈地说:“还能有谁,鲁玉琪那丫头呗!这丫头以前装作不能喝酒,其实酒量比谁都好。”

    金中笑着说,“没想到鲁大师的女儿还有这个天赋。”

    赵旭对金中提醒着说:“阿中,你以后可要小心鲁玉琪这丫头,我和这女人喝了大半箱啤酒,她什么事儿也没有。真不知道她的酒量究竟是多少?”

    “我倒觉得这丫头不错。”

    “怎么个不错法?”赵旭皱着眉头问道。

    金中对赵旭说:“既然鲁玉琪这女人这么能喝酒,要是你把她带到身边,做你的助手。以后有酒局的时候,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啊!”

    “让她做我的助手?”

    赵旭一想到鲁玉琪和自己在一起,两人就吵个没完,要是让这丫头做了自己的助手。恐怕以后自己的耳根子,以后不会清净的。

    他摇了摇头说:“我和鲁玉琪那丫头八字不合,要是让她做了我的助手,以后准被这丫头气死。”

    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在想着金中刚才说得事情。

    鲁玉琪这女人的酒量不错,的确是个公关助理的最佳人选,只是和自己的脾气太不对路了。

    几人吃完自助餐后,金中约赵旭明天一起去省城的“广源拍卖行!”。

    四人有说有笑,一起走出了“国贸旋转餐厅!”。

    下楼的时候,正好与两个帅气的青年男子偶遇上。

    这两个青年,长得都非常帅气。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一个梳着短寸的发型,倍显精神。

    金中一见到两人,立刻拉着赵旭迎了上去。

    “苏政、张子安!”金中对两人打着招呼说。

    苏政和张子安正在聊天,一听到有人唤他们的名字,抬头一瞧见是金中。

    “哟!金中,是你啊?”

    金中对苏政和张子安笑道:“你们两个也太不够意思了。明知道我在省城,来省城也不通知我。”

    戴眼镜的青年叫张子安。

    就听张子安解释说道:“我和苏政一来,就去省城的招商办谈项目了。明天还要参加一个拍卖,正打算拍卖过后去找你呢。”

    “拍卖?”金中吃惊地问道:“你们两个也要去参加拍卖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