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06章:丢人丢到家了(感谢思念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早晨,天刚放亮,赵旭就醒了!

    昨晚酒喝得太多,头有点儿疼,他用手指揉了揉两侧的太阳穴。

    赵旭有点儿喝断片了,只记得喝酒之前的事情,至于怎么回酒店的都不记得了。

    起来后,赵旭出了酒店准备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

    金中派来的保镖负责人,上前对赵旭问道:“赵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儿?”

    “去附近公园溜哒溜哒!你们在后面远远跟着就行。”

    “好的,赵先生!”

    赵旭一个人朝公园缓步走了过去。

    城市里早起晨练的人不少,但多数是一些上了年岁的人。

    一些年轻人,不是通宵打游戏,要么就是熬夜加班。都喜欢睡懒觉,能坚持早起的人,还真是不多。

    公园距离酒店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赵旭到了公园后,见公园里打太极拳的、舞剑的,跑步锻炼、拉琴的人不在少数。

    省城比临江城繁华多了,一个小小的公园,都及得上临城的大公园了。

    早晨的空气不错,赵旭见公园里有个舞长鞭的人。这让他想到了教他功夫的孔鲲鹏。

    他缓步朝练鞭的人走了过去。

    这种长鞭不容易练,如果练得不好,很容易抽打到自己。

    围观的人有不少,都在看着舞鞭的人表演。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儿!

    许多人只认为这是一种杂耍,只要赵旭知道,舞鞭的这个人有几分真本事。至少,算是鞭术刚刚入门。

    舞鞭的的是一个年约五旬左右的男人,打了一通鞭子后,将鞭子交到身边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儿手里。

    “小海,该你了!”

    “是,师傅!”

    小男孩儿学得有模有样,挥着鞭子起手范儿十分的标准。

    鞭子一抖,就听“啪!”的一声,空中晌起一声清脆的声晌。

    鞭法是软兵器,特别是这种长鞭子,可远攻、可近打!

    软兵器实际上比硬兵器还要难练!

    这个男孩儿模样长得很清秀,长大了以后一定是个帅哥级的人物。一通鞭法打下来,在赵旭的眼里只能算是中规中矩。

    他能瞧出来,这个小男孩儿学武的资质不错,只是没遇到名师。

    国术功夫,在国内流传了上千年!

    但真正懂国术功夫的人少之又少。

    赵旭觉得这个小男孩儿很有学武的潜力,想对他点拨点拨。

    他现在也算是鞭法的行家了,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若不是受了内伤,他自信在“武神堂!”测试,一定能达到“地榜!”的修为。

    小男孩儿耍了一通后,围观的人纷纷鼓掌。

    赵旭走到场中央,对五旬左右的男人说:“老哥!我也喜欢耍鞭子,能借你的鞭子耍一通吗?”

    男人见赵旭的脸色有些蜡黄,看上去像生病的模样。但赵旭的眼神看上去炯炯有神,就算是他也不敢正视。

    这种眼神他太熟悉不过,一看就是练过功夫的人才会拥有的样子。

    “既然同道中人,当然可以!不过小哥,这鞭子长约三点三米,你舞耍的时候小心些,别伤到自己。”

    “好!谢谢提醒。”赵旭点了点头。

    赵旭拿鞭在手之后,手腕一抖!

    “啪!......”

    一声鞭晌,宛如空中晌个炸雷。

    旁观的人看了之后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看到赵旭的起手范儿,鞭主目露惊色。他目露惊喜,一看赵旭的鞭法就比他耍的那一套强多了。

    只见赵旭舞着鞭子,手中犹如舞着一条巨龙。

    时而上下翻飞,时而叠影重重,鞭花绽开的刹那儿,犹如一朵盛开的花朵,看得众人目不暇接。

    当赵旭施出展出“九龙鞭法”的连环鞭时,一鞭接一鞭舞得风雨不透。怕是泼水都会滴水不进。

    一通鞭法打下来,围观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

    赵旭将鞭子交给了鞭主,说:“希望能帮到你们!”说完,转身离开了。

    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爆发出一片叫好的声音!

    鞭主望着赵旭的背影怔怔发呆!

    他是学鞭之人,能瞧出赵旭舞得鞭法是一套上乘的功夫。刚才明显是在教自己,可惜自己资质愚笨,领悟不了多少。

    男人对身边的十二三岁的男童说:“小海,我们快追上去,我没资格教你功夫。你要是拜刚才的那人为师,大仇有望得报。”

    两人收拾东西匆匆忙忙追了上去,哪里还有赵旭的影子。

    回到酒店后,赵旭见已经六点多钟了,准备再回房间睡一觉。

    当他来到浴室的时候,发现浴室门口有一条巴掌大小的粉色女士衣物。

    咦?

    自己房间里怎么会有女人的物品?

    难道是妙妙的?

    赵旭皱了皱眉头。

    不对啊!妙妙的衣服怎么会落到自己的房间里?

    赵旭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

    他如厕完后,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可脑海里的记忆残缺不全,根本拼凑不起来。

    赵旭把衣服扔到了床头,走出房间去了小姨子李妙妙的房间。

    咚咚咚!

    敲了几下房门后,就听里面传来了李妙妙的声音。

    “谁啊?”

    “妙妙是我,我是你姐夫!”

    李妙妙披散着头发,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打开房门后打着哈欠对赵旭说:“姐夫,这才几点钟啊,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妙妙,你昨晚是不是在我房间洗澡了?”赵旭问道。

    李妙妙一听吓了一大跳,立马精神起来。

    她以为赵旭记起昨天晚上他上厕所的事情,瞠目结舌地问道:“姐夫,你昨晚都看......看到了?”

    “看到什么?”赵旭不解地问道。

    “姐夫,你不是喝醉了吗?你怎么知道我在你房间里洗澡了?”李妙妙心虚地问道。

    “你衣服落我房间里了。你也太童真了吧,还穿斑点狗款式的。”

    李妙妙听了之后,一头雾水地说:“我没有斑点狗款式的衣服啊。不会是小琪姐落下的吧?”

    鲁玉琪一直在偷听着赵旭和李妙妙的对话,一听李妙妙把自己的名字给抖了出来,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赵旭一听小姨子李妙妙的话,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妙妙,你是说鲁玉琪她也在这里?”

    “在啊!昨晚没回去,我们住在一个房间里。”

    “那你们跑到我房间洗澡了?”赵旭问道。

    李妙妙自知失言,一捂嘴,急忙将赵旭给推了出去,说:“姐夫,你知道的太多了!”

    赵旭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两丫头还真是大胆,居然乘着自己醉酒,跑到自己房间里来洗澡。

    李妙妙关上门回到卧室后,鲁玉琪羞涩地对李妙妙埋怨着说:“妙妙,你怎么把我给供出来了?”

    “哎呀!我还没睡醒呢,迷迷糊糊的,谁知道我姐夫起这么早。对了,你衣服落了,你怎么不知道?”

    “我......”

    鲁玉琪一咬下嘴唇,真得难以启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其实洗澡后,有不穿衣服睡觉的习惯!可这种事情,也没法对李妙妙说啊。

    “都怪我不小心。”鲁玉琪一脸羞涩的表情,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了被子里,捶打着被子,嚷叫着说:“完了完了!我刚刚在你姐夫那里搬回来一局,这下又有把柄落到你姐夫的手里了。”

    李妙妙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赵旭回房又睡了一觉,等到起来后,去叫小姨子李妙妙和鲁玉琪一起吃早餐。李妙妙却说鲁玉琪已经走了!

    赵旭当然知道鲁玉琪为什么走,强忍着笑意,故意板着脸对小姨子李妙妙问道:“妙妙!我昨晚醉酒后,你和鲁玉琪那女人,还对我做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