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500章:我也是有价值的人(感谢阿石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老乞丐进来后,一脸憨憨的笑容,上来伸手就抓桌上的东西。

    李妙妙看了之后,气得把筷子“啪!”的一声摔放到了桌上。

    这饭还怎么吃?

    幸好之前,她吃得差不多了。

    让她和一个老乞丐在同一张桌上吃饭,李妙妙还真吃不下去。特别是老乞丐一双老手,手上看上去脏兮兮的。

    赵旭对大堂经理吩咐说:“周经理,麻烦你给这位老先生拿双筷子吧。”

    周经理应了一声,给老乞丐拿了一双筷子。

    老乞丐旁若无人地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这菜不错,我就喜欢吃他家的菜肴。有如此好菜,没有好酒可不行!”说着,打开了一瓶五粮液,转头问赵旭了一句:“小子,喝两口不?”

    赵旭咳嗽了几声,说自己感染了风寒,不便饮酒!

    老乞丐眼睛不大,脸上堆满了褶皱。他对赵旭笑道:“小子,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意思,赔我老人家喝几杯吧。”

    “那好吧!”赵旭点了点头。

    周经理识趣儿地给拿了两个酒杯。

    他有些不明白,赵旭为什么要对一个老乞丐这么好。

    赵旭正准备拿起酒瓶,没想到老乞丐抓起五粮液的酒瓶,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

    “好酒啊!”老乞丐咂了咂嘴,看上去意犹未尽的样子。

    李妙妙气得噘着小嘴儿嫌弃地说道:“老乞丐,你让我姐夫陪你喝酒,自己却抓着酒瓶喝,还让我姐夫怎么陪你喝酒。”

    老乞丐满面红光地笑了笑,“酒不脏,脏得是人心。要是人心脏了,自然会看什么东西都脏。小子,你要是不喝,我还是自己喝好了。”

    “既然答应陪老先生喝几杯,我自然不能食言!”

    赵旭抓过酒瓶给自己满上一杯后,又给老乞丐满了一杯。

    他举杯对老乞丐说:“老先生,这杯酒我敬你!”

    老乞丐小眼睛一翻,不耐烦地说:“你敬我干什么?”

    “我们也算是有缘认识一场,更有缘在一起喝酒!为了一面之缘,干一杯。”

    “嗯!这个理由还马马虎虎。”

    老乞丐举起杯,和赵旭轻轻碰了一杯,二人各自干了杯子里的酒。

    老乞丐将酒喝掉后,打量着赵旭说:“你这小子面相不错啊!天庭饱满,有大富大贵之相。小子,感谢你今天请我喝酒。”

    “不客气!要是酒不够的话,老先生走得时候,还可以拿几瓶。”

    “不多拿,不多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老叫花已经心满意足喽!”

    赵旭没想到这个老乞丐,做事还挺有原则的。

    老旭和老乞丐有一搭没有一搭的聊着,很快将一瓶五粮液酒很快喝完了。

    老乞丐又打开了最后一瓶酒,对赵旭说:“这瓶酒,我们只喝半瓶,剩下半瓶我要留着自己喝了。”

    “老先生,酒不够的话,我不是和你说了嘛,可以再拿几瓶带走的吗?”

    “不多拿,不多拿!来,我们再一人喝一杯,今天就这样了!”老乞丐打了一个酒嗝。

    一股酒气直扑李妙妙的面前而来。

    李妙妙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对老乞丐说:“老叫花,你有没有礼貌啊?”

    老乞丐笑了笑,说:“我要是有礼貌,也不会沦落至此了。小姑娘啊!你心性太高傲,需要打磨啊。否则,在这个社会上容易吃亏。”

    “哼!你都管不好自己,还来管我!”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哟!”

    老乞丐给赵旭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上后,举杯说:“小子,今天我吃得酒足饭饱,谢谢你的款待。”

    “老先生不用客气。看老先生的样子,不像是普通之人,能否讲讲之前的故事。”

    “过去的辉辉煌又能如何?终究是过眼云烟。小子,要珍惜当下啊。”说着,在赵旭折背部拍了一下。

    这老乞丐的手劲挺大,赵旭被他这么一拍,又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李妙妙见之后,冲着老乞丐嚷道:“老叫花,我姐夫又是供你吃,又是供你喝得。他有病在身,你那么狠拍他做什么?”

    “他身子骨太弱嘛!我帮他调理调理。”

    “切!我信你个鬼。”

    老乞丐直接端起面前的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抓起喝剩的半瓶五粮液,对赵旭说:“小子,我们后会有期!”

    赵旭没想到这个老乞丐说走就走,还挺有个性的。

    站起身来,对老乞丐说:“老先生,慢走!”

    老乞丐口中哼着,一个不知歌名的小调:“地当床、天当被,喜欢哪儿就到哪儿睡;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儿别忘心里搁;人穷落魄日,看透世间炎凉,一饭之恩、没齿难忘!”

    老乞丐唱得虽然不是时下的流下歌曲,但小调听起来还挺有韵味的。

    李妙妙都听入迷了,没想到老乞丐唱歌还挺好听的。

    “姐夫,你干嘛做老好人,对一个老乞丐这么好做什么?”

    赵旭笑了笑,对小姨子李妙妙说:“他可不是普通的乞丐。”

    “姐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妙妙一头雾水地问道。

    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说:“这人故意在装落魄,他走路脚步轻盈,一看就会武功。如果是真正的乞丐,进到这种大酒店,眼神里一定会流露出胆怯,你看他眼神清澈,丝毫无惧的样子,这人定非等闲之辈。”

    赵旭虽然无法确定老乞丐的真实身份,但从窗外瞥到这个人开始,就注意到这个老乞丐身负武功。

    一个会武功的人,怎会落魄至此!

    他不想知道倒底是什么原因,但这人定非等闲之辈,才让酒店的大堂经理满足老叫花的各种要求。

    李妙妙听了赵旭的解释后,若有所思地说:“我怎么就没瞧出来呢?”

    赵旭一手指头,戳在小姨子李妙妙的脑门儿上,对她说:“你能看出来什么,你就只知道吃!”

    “哎呀,姐夫!你干嘛这样说人家,说得好像我一无是处的。”

    “难道不是吗?”赵旭嘴角泛出笑容。

    “哼!我迟早会证明给你看,我也是有价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