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79章:不要干涉我的人身自由(感谢荣下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和金中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身后传来了杨岚的叫声。

    “旭哥!阿中等!等等我。”

    赵旭和金中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杨岚气喘虚虚跑了过来,一脸幽怨的神色,对赵旭和金中抱怨着说:“你们两个怎么什么事情,都不带着我?”

    金中笑了笑,对杨岚说:“小岚,一桩小事儿而已。再说,阿旭也不想把怀安集团拖下水。”

    “这怎么能叫拖下水呢?就算我爸知道了,他也会帮旭哥忙的。”

    赵旭见杨岚因为跑动的原因,胸前剧烈起伏着,不由多瞧了一眼。对她说:“小岚,我马上要来省城发展了!所以,并不想太早暴露我们的关系。你懂了吧?”

    “哦,懂了!”杨岚眨了眨美眸,心里涌出一丝甜意。赵旭这话明显没把她们杨家当成外人。

    赵旭瞥见杨兴从远处走来,他对杨兴的第一印象不是太好,对杨岚说了句:“杨兴来了,我们先走了!这几天有空,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我等你的电话!”

    望着金中和赵旭的背影,杨岚一双美目泛起了涟漪。

    杨兴走到杨岚的身边,对她说:“小岚,刚才不对起,我不该对你那样说话。不过,我的初衷也是为了怀安集团好。”

    杨岚瞥了杨兴一眼,说:“杨兴,你为怀安集团考虑是你的事情,但不要干涉我的人身自由!”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赵旭和金中出了酒店后,一个身上配戴“飞牛代驾”标牌的男人上前对赵旭和金中询问道:“先生,需要代驾吗?”

    话音刚落,说话的中年男子就被唐七一把薅住后衣领,给扯开了。

    “我们不需要代驾!”唐七冷声说道。

    就在这时,赵旭惊咦了一声,“咦!你是不是吴坚吴叔叔?”

    代驾男子一听,瞪着大眼睛仔细瞧了瞧赵旭,瞧过之后,眼神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你是旭少爷?”

    “是我,吴叔叔!”

    赵旭走上前和吴坚拥抱了一下。

    这个吴坚,是赵家之前在国内的时候,赵家车队司机中的一员。

    赵家搬到国外后,他同李战一样为了家庭留在了国内。

    吴坚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赵家的公子哥赵旭。

    他上下打量着赵旭,一脸憨实的笑容,高兴地笑道:“好小子,都长这么大了!”

    赵旭见吴坚脸上满是褶子,明显生活过得不如意,饱受生活的摧残。

    赵旭皱起眉头说:“吴叔叔,你现在做代驾的工作呢?”

    “是啊!”吴坚叹了口气,说:“我就会开车,也没有别的手艺,只能做开车的工作。旭少爷,要不要到家里坐坐?正好给我讲讲你们到海外之后的事情。”

    “好啊!”

    赵旭对金中说:“阿中,你给我留一辆车吧,我去吴叔叔家一趟。”

    “用我陪你去吗?”金中问道。

    “不用!你陪我一天了,肯定一大堆的事情等你处理呢。我认得回酒店得路。”

    “那我派两个人给你吧!”金中担心赵旭在省城的个人安危对他说。

    这次赵旭没有拒绝,知道金中是不放心自己。

    在回去的路上,吴坚一边开着车一边与赵旭高兴地聊着。

    车子最后拐到一个叫“东岭”的老旧小区。

    这个老旧小区和赵旭之前住的出租房差不多,房龄最少超过了三十年,和路两旁高耸林立的高楼大厦有些格格不入。

    金中派来的两个保镖并没有上楼,赵旭让他们在楼下的车里等着,他随吴坚上了楼!

    吴坚进屋开了灯之后,赵旭仔细打量着房子里的一切。

    屋子很简陋,屋子里都是一些老款的家具。衣架上挂的衣服都是男人衣服,并没有看见女人的衣服。

    吴坚让赵旭进屋坐下后,从水果篮里拿出两根香蕉递给赵旭吃。

    赵旭并没有拒绝,拿起一根吃了起来。

    他一边吃香蕉,一边对吴坚问道:“吴叔叔,我记得你当时离开我们赵家,是因为要回家照顾老婆和孩子,怎么不见婶婶?”

    赵旭是故意这样问得,因为屋子里的衣架上没见到女人的衣服。

    “离了!”

    吴坚在说出“离了!”两个字的时候,脸上明显呈现出落寂的神色。

    他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烟,是五块钱的那种叫做白桂花的烟,递给赵旭一根问道:“旭少爷,会抽不?”

    赵旭急忙将剩下的半截香蕉塞进了嘴里,接过吴坚递来的烟。笑了笑,说:“我从二十岁就开始抽烟了!”

    赵旭之所以开始抽烟,是因为她母亲秦婉病逝!

    那段时间,他整天用烟酒来麻醉自己,也是他最昏暗的一段时光。

    吴坚抽了一口后,咳嗽了几声,说:“还是少抽点儿好,你看我就落下了咳嗽的毛病。”

    赵旭从衣兜里翻出火机,替吴坚点燃后,又给自己点上。笑道:“吴叔叔,抽烟的人都是这么劝别人得。烟盒上面,还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呢。可男人明知道吸烟有害,还是在抽烟。无非是为了排解心中的抑郁!”

    “是啊!”吴坚点了点头。

    赵旭一边抽着烟,一边对吴坚问道:“吴叔叔,我记得那会儿你离开我们赵家的时候,我爸爸给过你一笔钱,你怎么过得这么寒酸?”

    吴坚抽烟的手抖了一下,苦笑着说:“当年,我之所以没跟随赵家去海外,不是因为回家照顾老婆和孩子嘛。”

    “对啊!我听说这件事情了。”

    “那个婆娘在我没在那段期间,和一个男的好上了。最后,跟那个野男人跑了,还把我的钱全卷走了!”

    赵旭见吴坚近五十岁的年龄,已经是满头花白的头发,不由有些同情他。没想到,他的境遇会这么凄惨!

    吴坚娓娓地述说道:“我一个人把儿子抚养长大,供他上大学,再也没有娶妻,连这个房子都是租的!旭少爷,让你见笑了。”

    赵旭见吴坚眼角有些湿润,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吴坚安慰着说:“达叔!不要气馁。人最怕向生活妥协。只要振作起来,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就在这时,房门传来了一声“咔!”的声晌,就听一个声音叫道:“爸,你今天回来得这么早呢?咦!家里来客人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