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63章:妈,我想你!(感谢东3ca5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临江江畔!

    月色如钩,高高地挂在柳梢。

    江水策马奔腾的声音,一路奔海不卦回。

    江边,赵旭手提着一张户外折叠桌将桌子展开,在桌上摆放了几盒“果酥”的糕点。

    赵旭一边摆放“果酥糕点”,一边在自言自语地说:“我妈最喜欢果酥糕点了。以前我也特别喜欢吃,妈妈总把果酥糕点留给我和农泉。”

    这时,几道人影出现在江边。

    就听其中一人指着江边的赵旭一家三口说:“曾哥,就是江边的那小子打了我们。我告诉你,她老婆长得可漂亮了。”

    姓曾的叫曾六,是临城庙街一带的地头蛇。

    赵旭把那两个想轻薄老婆李晴晴的流氓打跑后,这两人明知道打不过赵旭,回去找了曾六。一共九个人准备来狠狠教训赵旭一顿!

    这时,赵旭的手机晌了起来。

    “农泉,什么事?”

    “少爷,那些人来了。”

    “今天是我妈的祭日,我不希望被打搅到。农泉,去处理了他们。”

    “知道了,少爷!”

    农泉打开车门朝曾六等人走了过去。

    曾六几人正大摇大摆地朝赵旭等人走去,陡然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曾六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指着农泉骂道:“你是谁?敢挡我曾六的去路。”

    “俺是你农泉爷爷。”

    “草!你是哪儿蹦出来的蹩孙!哥几个,揍他。”

    当先三个人向农泉冲了过来。

    只见农泉一脚踹飞一个,另两个拳头刚到近前,就被农泉伸手捉住。胳膊往怀里一带,“嘭!......”的一声,两人头部撞击在一起,直接晕倒在地。

    “你们这些渣渣,敢在俺家夫人的祭日来捣乱,一个都别想跑!”

    农泉如猛虎下山,扑了过去!

    曾六等人还没等反应过来,身边的人,一人中了农泉一拳。

    他们这些人只是普通的混混,哪里敌得过天生神力的农泉,曾六吓得拔腿就跑,被农泉扑上去,直接骑在了身上,几拳K下去,就把曾六打瘫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农泉坐在曾六的屁股上,坐等着赵旭。

    农泉的体重至少有两百斤,曾六被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大哥!你倒底是谁啊?”

    “你这人记性恁不好呢。俺叫农泉!叫爷爷?”

    曾六哪里肯叫。

    农泉提着曾六的腿向后一掰,曾六疼得像杀猪一般惨叫起来。

    “爷......爷爷!.....”

    农泉对曾六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曾六!”

    “你来做什么?”

    “有两个兄弟请我来打人。”

    农泉站起来说:“哪两个人?你去把他们给我揪过来。”

    曾六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来到唤自己来的石岛和李大脑袋面前,像拖死狗一样把两人拖了过来。

    石岛和李大脑袋就是想轻薄李晴晴的那两个流氓。

    两人虽然中了农泉一拳,却躺在地上装死。

    农泉这个憨小子也太猛了,九个人联手都打不过他一个,基本连人家的一合都挡不住。

    这还怎么打?

    曾六来拖他们两个的时候,两人在心里对曾六问候了祖宗十八代。

    曾六他么的也太不讲义气了!

    事成之后,两人许以曾六两万块的酬金。没想到,曾六这么快就把他们供了出来。

    农泉见两人躺在地上装死,在两人的屁股上分别踢了一脚,对石岛和李大脑袋说:“俺给你们三个数的时间,如果你们还装死得话,俺把你们身上的零件,一件一件都给拆了。”

    石岛和李大脑袋吓得翻身对农泉跪倒在地,两人乖乖的叫农泉“爷爷!”,刚才已经亲眼目睹了农泉折磨人的手段。

    石岛和李大脑袋磕头如捣蒜一般,对农泉求饶说:“农泉爷爷,我们也没得罪你啊?”

    “没得罪?那你们找这些人去干嘛?”农泉瞪着大眼睛问道。

    “俺们是去江边教训一个人。”

    “啪!啪!......”

    农泉分别给石岛和李大脑袋一人煽了一记耳光,直接打得两人脑袋嗡嗡的!

    “妈勒个巴子的!江边那人是俺家少爷,你对付他,不是要付俺吗?”

    “你......你误会了!我们说得不是一个人。”

    “妈勒个巴子的,还敢说慌?你们两个给俺等着,一会儿俺家少爷过来,要是你们两个人,俺非把你们的皮给扒了不可!”

    农泉坐在一个石蹲上,虎视眈眈看着曾六、石岛、李大脑袋这些人。

    石岛和李大脑袋暗暗叫苦不迭,没想招惹到一个这么厉害的煞星。

    江边,赵旭正在烧纸钱!

    小叶子将亲手做一张手工船放到了江里,“小船,你帮我带给奶奶信息,就说我爸妈想她了,我也想她!”

    李晴晴蹲在赵旭的身边,帮他烧着纸钱,一边念叨着:“妈!以后赵旭我替您照顾了,您就放心吧!您在天有灵,就保佑我们一家平平安安的,成功避开戒子的纷争。”

    赵旭喝了一口酒,坐在江边的鹅卵石上,念叨着说:“妈!我结婚了。您的儿媳就是李战爷爷的亲孙女!她叫晴晴,和您一样,长得非常漂亮。晴晴对我很好,我们有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妈,您曾对我说过,一定要活到我结婚的时候,要亲眼看到亲儿媳的模样。可您失言了!......”

    “妈,我想你!.....”

    赵旭将瓶里的酒,一口喝了个精光。然后,将手里的空酒瓶,扔到了江里。

    “老天,你为什么要那么残忍?人生下来不是来享受幸福的吗?为什么要让一个善良的人遭受痛楚,让我们历尽万千的磨难。”

    “如果你要是非得带走一个人的话,带走我啊?为什么要带走我妈......”

    呜呜呜!......赵旭双膝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

    李晴晴走到赵旭的近前,抱住了赵旭的头。她一张俏脸,早已经梨花带雨,哽咽着说:“赵旭!妈没有离开过我们。她一天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看着我们。”

    小叶子扑到了李晴晴的身上,哭着说:“妈妈!我还没看过奶奶长什么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