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35章:别怪我清理门户(感谢zsjb09c的连续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李晴晴动手打人,不仅把贵妇打愣住了,就连赵旭也怔住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婆李晴晴动手打人!

    贵妇一只手捂着被掴疼的脸颊,另一只手指着李晴晴,咬牙切齿地说:“你敢打我?”

    贵妇扬起胳膊就要打李晴晴,被赵旭伸手握住,手一松,贵妇穿着高跟鞋站立不稳,身体蹬蹬蹬身后退去,后腰的部位撞在了桌角上。

    贵妇“哎呦!”叫了一声,一脸痛楚的表情,手指着赵旭和李晴晴说:“好啊!你们伤了我,今天谁也别想走,我和你们没完!”说着,掏起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对着电话里的人委屈地说:“老公,我被人家打了,人家夫妻联手欺负我呢。”

    “宝贝儿,别哭!在临城敢欺负我的女人,是活腻了。宝贝儿,你在哪儿?”

    “在圣保罗西餐厅!”贵妇说。

    电话里的人说:“我马上带人过来!”

    赵旭是练武之人,将贵妇里的电话内容听得一清二楚。他听里边那个男人的声音很耳熟,一想已经知道是谁了。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是他的女人。

    女人颇有几分姿色,身材也很不错,就是脸上的化妆品抹得太多,在灯光的映射下,白得吓人。

    女人生怕赵旭等人逃走,到了餐厅的门前把守着,指着赵旭和李晴晴等人,气势汹汹地说:“你们今天谁也别想走,我老公来了,有你们好看!”

    赵旭和李晴晴互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把贵妇的话当回事儿。

    要是以前,李晴晴或许还会惧怕对方有很厉害的背景。现在,她已经知道了赵旭的真实身份,自然不怕对方耍横。

    鲁玉琪已经瞧出李晴晴是赵旭的老婆,她起了捉弄的心思,来到李晴晴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的纤腰。

    “哟!美女,身材不错啊。”鲁玉琪对李晴晴调侃着说。

    李晴晴见她和华怡站在一起,也没太在意。被鲁玉琪这么一搂着实一惊,随后淡然一笑,在鲁玉琪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小妹妹,你这个动作可不好,我不习惯被女人搂着。”

    赵旭听了微微有些惊愕,他都没第一眼瞧出鲁玉琪是女人。没想到老婆李晴晴一眼就瞧出来了。

    鲁玉琪也很惊讶,对李晴晴问道:“你瞧出我是女的了?”

    李晴晴微微一笑,说:“这有什么瞧不出来的。你的皮肤比男生细腻多了,举止虽然学着男生,但仍有女生的柔媚。再说,男生搂女生也不是这么个搂法。”

    说到这儿,李晴晴俏脸一红,瞥了一眼身边的赵旭。

    贵妇堵在门口,见李晴晴和友人在那有说有笑地聊着,气得牙根痒痒的。心想:哼!等我老公来了,有你们的好看。

    七八分钟过后,圣保罗西餐厅的门,陡然被人用力推开。

    文豹气势汹汹带着人闯了进来,他对门口的贵妇说:“宝贝儿,欺负你的人在哪儿?”

    贵妇朝赵旭、李晴晴等人一指,一边哭着一边对文豹抱怨着说:“老公,就是他们联手欺负我,你可得为我做主!”

    赵旭见贵妇打电话的男人果然是文豹!

    文豹这才注意到赵旭和李晴晴等人在不远的地方望着他。

    他没想到自己女人惹到的人是赵旭,就算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动赵旭。

    文豹一巴掌抽在贵妇的脸上,怒声骂道:“你个败家女人,眼瞎啊!”

    他的意思是,你惹什么人不好,偏偏招惹赵旭。

    贵妇被文豹给打懵了,捂着被掴疼的面颊,不解地问道:“老公,你干嘛打我?”

    文豹不由分说拉着女人到了赵旭的近前,一把将女人掼倒在地上。

    “文豹,你要干什么?”贵妇跌倒后,怒声对文豹吼道。

    文豹没理会女人的咆哮,对赵旭恭敬地说:“师伯少爷,都怪我管教不严,没想到我的女人冲撞到了您。”

    贵妇听了文豹的话后,一下子愣住了。

    师伯少爷?

    这是什么称呼?

    从文豹对赵旭恭敬的神情不难看出来,赵旭的身份不简单。

    赵旭瞧了一眼文豹,对他冷声说:“文豹,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

    “你......你让我去掉以前不良的性质。”

    “那你是怎么做得?还想不想跟着我做事了。”赵旭目光犀利如刀,紧盯着文豹说。

    文豹吓得额上冒出了冷汗,在最早的时候,他就招惹不起赵旭,更别说现在如日中天的赵旭了。

    “师伯少爷,我错了!”

    文豹低着头,就好像小学生认错一样,根本不敢正眼去瞧赵旭。

    贵妇惊呆了!没想到文豹是跟赵旭做事的。

    她听文豹提过赵旭的名字,说赵旭这个人现在暗中差不多控制了临城的一切力量。

    难道他是赵旭?

    想到这儿,贵妇脸色吓得煞白,这才知道自己闯了弥天大祸。

    赵旭指着地上的贵妇对文豹问道:“文豹,这个女人是你的什么人?”

    “她......她是我的小老婆。”文豹没敢说是“情人”,用了小老婆这个词。

    赵旭对文豹说:“我的孩子不小心撞到了她,她骂我孩子没教养。起初,我想教训教训她算了。她却打电话把你摇来了!如果今天的人不是我,你是不是打算替你的小老婆出头?”

    “我......”

    赵旭一巴掌抽在文豹的脸上,怒声骂道:“想跟我做事,就把你以前的劣性,给我根除。再让我发现,你不分青红皂白乱出头,别怪我清理门户。”

    赵旭是文豹的财神爷,别人不说,光是一个农泉就让他吃不消了。

    文豹被赵旭打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他向赵旭信誓旦旦地保证说:“师伯少爷,我以后一定会根除自己的不良劣性!”

    “不仅你要改,你的两个哥哥也要改。该勇猛的时候不要含糊,没事儿的时候,不要到处招惹是非,乱替别人出头。”赵旭对文豹教训说。

    “知道了,师伯少爷!”

    赵旭指着地上的贵妇说:“这个女人仗着有点儿臭钱,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你给我把她的钱财都给我断了,把以前给她的东西都收回来。我要看她没钱落魄的时候,还怎么和别人嚣张?......”

    贵妇听了赵旭的话,吓得直接瘫倒在地上。

    她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文豹给的。说白了,是文豹花钱养着她,两人各取所需而已。

    要是文豹断了她的经济来源,再收回给她的房子和车子,她将一夜变回穷光蛋。

    那种穷苦的日子,她真得过够了!

    她抱着文豹的大腿说:“文豹,我跟你这么久,把青春的身体都给了,你不能对我这么忘恩负义啊!”

    文豹因为她,被赵旭指着鼻子骂,今天的他算是彻底放下面子了。

    都说女人是祸水,果然没错!

    要不是这个女人到处招惹是非,自己又怎么会飞来横祸。

    文豹气得对手下喝令道:“把她给我拉出去!去收回她的房子和车子,把她银行卡里的钱,也都取出来!”说完后,对赵旭恭声地说:“师伯少爷,我先回去处理此事,就先走了!”

    “走吧!记住,低调赚钱才是王道,不要到处招惹是非!”

    “知道了,师伯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