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26章:能工巧匠
     book chapter list         火正阳不甘地瞪了赵旭一眼,带着手下狼狈逃离了鲁家。

    鲁玉琪没想到赵旭的功夫这么厉害,居然用一条皮带,就把这些人给打跑了。

    在赵旭重新将腰带扎到腰上后,鲁玉琪眨着美眸来到赵旭的近前,说:“喂!你小子还挺厉害的嘛。”

    “是比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厉害一点!”赵旭故意对鲁玉琪打击说。

    这小妞儿女扮男装不说,还一个劲儿的和自己做对。不好好收拾收拾她,还真当自己是“老实人”了。

    鲁玉琪气得一瞪眼睛,回怼道:“你才是三脚猫的功夫呢?”

    赵旭笑道:“我虽然是三脚猫的功夫,但是能把坏人打跑。不像是某人,还被人家给袭胸了。”

    “你......”

    鲁玉琪气得抓住赵旭的胳膊,就咬了一口。

    赵旭没想到鲁玉琪会咬她,冲着她喊道:“你属狗的啊?咬我做什么?”

    “我不仅属狗,还有狂犬病呢。你快去打疫苗吧!”

    华怡见赵旭和鲁玉琪两个人不住在斗气,笑着对两人劝道:“好啦!你们两个就别吵了,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赵旭和鲁玉琪互瞪了一眼,显然谁都不服气谁。

    华怡对鲁玉琪说:“小琪,你把大门插上,我们进内屋说话。”

    鲁玉琪“嗯!”了一声,去到门前锁门去了。

    华怡对赵旭说:“赵先生,我们进屋谈吧!”

    赵旭点了点头,跟在华怡的身后,重新回到了内屋。

    鲁玉琪把大门锁好后,也进了内屋。

    华怡让鲁玉琪把他老爸鲁全叫出来。

    鲁玉琪在书架里抽出一本书后,只见地上的密室赫然露了出来。

    赵旭看得暗暗称奇,没想到入室机关和开启的机关,还不是同一个。这种巧妙的设计,常人真得难以设计出来。

    鲁玉琪冲着密室里喊道:“爸,你快出来吧!黑火集团那些人走了。”

    “好,我这就来!”密室里传来了鲁全高兴的声音。

    一会儿的功夫,鲁全脸上挂着笑容,从密室里走了出来。

    他出来后,向外面瞧了瞧,笑着对华怡说:“华医生,谢谢你啊!”

    “鲁大师,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赵先生吧!是赵先生把黑火集团那帮人赶跑的。”

    “哦?”鲁全觉得很奇怪。他虽然知道赵旭会功夫,却没想到他的功夫高明到这种程度。

    “武神榜”上的人,毕竟是少数。

    赵旭虽然还没有去“武神堂”测试,但他的修为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地榜”的修为。

    这样的身手,在普通人眼中,绝对是绝尖高手的存在。

    鲁全对赵旭笑了笑,说:“小兄弟,谢谢你!”

    “不用客气。鲁大师,你和黑火集团那帮人是怎么一回事?”赵旭好奇地问道。

    鲁全叹了口气,说:“哎!还不都是因为我鲁全会打铸东西。现在都是现代化的时代了,会以前匠术的人少之又少。我曾经铸造过多把神兵利器。这些利器可以说是吹毛断发,一点也不为过。你们学武的人都知道,要是有一把趁手的武器,打斗的时候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黑火集团就是准备让我去替他们打造利器。”

    “之前呢,和我谈过两次,被我拒绝了!我从这事儿就可以过去了,可没想到黑火集团的人越来越过份。整天对我鲁家各种骚扰!再后来,他们来找我,我就避而不见了。”

    在知道事情的整个经过后,赵旭对鲁全问道:“鲁大师,黑火集团让你造什么武器?要造多少?”

    “说,高阶的武器最少十把,中队武器,最少一百把!”

    “他们造那多么多武器做什么?”赵旭皱着眉头问道。

    鲁全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肯定没有好事。黑火集团名声一直不好。”

    赵旭听了之后,不由留心起来。

    黑火集团要找鲁全造大批的凶器,肯定不是好事儿。这事得,必需得好好查一查才行。

    “对了,你小子来找我有什么事?”鲁全这才想起赵旭来找自己,也是为了办事。

    赵旭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盒子里正是李晴晴给他的戒子。

    这枚戒子就是赵啸天送给李晴晴的,也就是五大世家“秦”家的那枚戒子。

    赵旭把戒子呈递到鲁全的手里,说:“鲁大师,听说你是当世绝世巧匠。你能帮我复制一枚这个戒子吗?只要能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花多少钱都行。”

    鲁全接到赵旭递来的戒子后,便开始仔细端量起手中的戒子。以致于赵旭和他刚才说得话,一句话也没听进去。

    鲁全是个匠痴,一遇到稀奇古怪的东西,就喜欢钻研。

    赵旭递给他的这枚戒子,看上去是一只普通的“金镶玉”戒子。但实际上,这只戒子的工艺可一点也不普通。好像是一个机关的钥匙。

    鲁全足足打量了至少有五分钟。

    华怡、赵旭和鲁玉琪谁也没敢打扰他。

    五分钟过后,鲁全一脸激动地神色,说:“这戒子的制作真得是巧夺天工。如果我没猜错,也是我鲁家分支旁系的人造得。”

    赵旭一听,惊讶地问道:“鲁大师,你是说这戒子也是你们鲁家的人造得?”

    鲁全点了点头,说:“这种工艺,也只有我鲁家有。但鲁家会这种匠术的人不超过三个分支,我们正阳鲁家算一个。厉害啊!要是我做这戒子,至少要耗费三个月的时光才能造出来。”

    赵旭没想到一枚戒子要造那么久。

    “鲁大师,那你能复制出来这枚戒子吗?”赵旭一脸期待的表情,对鲁全问道。

    “当然能!”鲁全信心十足地说:“我鲁家的匠术水平,天下无双!我们正阳鲁家可不比其它鲁家差,人家能做出正统的,如果我们鲁家连复制的赝品都做不出来,这不让世人笑话了吗?”

    “那你说一个真的戒子,需要耗费三个月之久。那假的赝品戒子,你需要做多久?”

    “三天!”鲁全说:“这就是正品和赝品的区别!”

    赵旭听了大喜,时间对于他来说就是金钱。要是早点儿有假的戒子在手,万一老婆李晴晴遇到危险,就可以用假的戒子搪塞过去了。

    “鲁大师,那做一个戒子多少钱?我要做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