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48章:活着才更需要勇气(感谢金中0171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破窗跳进徐子菡家里后,因为浓烟过大,呛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好在,赵旭经过特殊的训练,身体异于常人,他及时屏住了呼吸,在房间里搜索了一圈,见徐子菡晕倒在另一个屋子的墙角。

    徐子菡身边有把锤子,窗上破了一个足球大小的洞。看样子,她是想破窗逃走,只是被烟呛晕倒了。

    “徐小姐!徐小姐。”赵旭一边轻拍着徐子菡,一边呼唤她的名字。

    徐子菡完全没有反应。

    赵旭伸手一探她的鼻息,呼吸很微弱,看样子被烟呛得不轻。他急忙抱起徐子菡,见门口的火势冲天,根本闯不出去。

    赵旭缓了一口气息后,呛得他喉咙发痒,急忙再次闭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远处已经传来了消防车的“威武、威武!”的警笛声音。

    火势烧得越来越厉害,时不待人。再耽搁下去,徐子菡就会有生命危险。

    赵旭几脚下去,将窗户踹了个稀巴烂。

    这里是四楼,如果是他自己,他可以一跃而下,根本伤不到分毫。怀里抱着徐子菡,赵旭没有把握两个人一起跳下去不会受伤。

    韩珉在楼下看得心里着急,见赵旭要跳下来,对身边的保镖吩咐说:“快,去把车里的座垫拆了,把垫子铺到楼下。”

    保镖立马心领神会,到车里暴力的将车垫子三下五除二给拆卸了下来,在楼下铺了几块。

    赵旭暗赞韩珉聪明,他见火势烧得越来越厉害,再不跳就来不及了。瞅准三楼的阳台,抱着徐子菡一跃而下。只见赵旭足尖在空调上一点,借着缓冲之力,真得从上面跳了下来。

    好在韩珉让保镖放了车垫子,脚跟着地的时候,并没有伤到脚,抱着徐子菡两人平安落到了地上。

    一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其中有个正用小视频摄录火灾的情况,恰巧录到了赵旭抱着徐子菡飞身跃下的这一段。

    当摄录的人,把这段视频传到网上的时候。立刻吸引了无数网友的点击和评论。

    网友纷纷留言:“我去,抱着人从四楼跳下来,还没受伤,这也太牛逼了吧!”

    “这人太帅了,我要给他生猴子。”

    “为有这样平凡的英雄点赞!”

    “英雄救美,估计美女要以身相许了。”

    “我以前不相信国术武功,看了这段视频,我相信了!这人的功夫一定很厉害,网上那些表演轻功的人都弱爆了。”

    “是啊!去参加武林风节目,一定能打爆那些参赛者。”

    “点赞!点赞!......”

    赵旭没想到,自己一夜之间成了网红男人。

    他下来后,掐了掐徐子菡的“人中”穴位,也没有将她唤醒。身边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赵旭对身边的人吼道:“都让开,她需要保持通风。”

    众人闻言立刻散开了!

    见徐子菡还没有醒,消防车被堵在小区的门口还没有进来。赵旭在徐子菡的胸部按压了几下,开始给她做心肺复苏。见还是不行,接着又给她做人工呼吸。

    一连几次,徐子菡喉咙动了下,紧接着一阵猛烈的咳嗽,醒转了过来。

    当她醒来后,见赵旭守在自己的身边,楼上的大火还在燃烧着,居然问了句:“赵先生,我这是死了吗?”

    “有我在,你怎么会死。”赵旭从韩珉手里接过一瓶矿泉水向徐子菡递了过去,“少喝点儿,润润喉咙。”

    这时,消队车终于赶到,立刻对楼上的大火展开了扑救。

    楼栋里的居民差不多都跑了出来,除了徐子菡被烟呛晕之外,没有其它人受伤。

    这时,赵旭牵着徐子菡的手,缓步向费奇走了过去。

    费奇见没有烧死徐子菡,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冷笑着说:“徐子菡,算你命大!”

    赵旭上前一脚踢在费奇的肚子上,他脚上没有加内力。否则,这一脚就将费奇给踢报废了。

    费奇的一张脸,痛苦地扭曲了形状,萎靡倒在了地上。

    韩珉及时拉开了赵旭,担心他闹出人命。

    费奇的父亲冲着赵旭吼道:“你干嘛踢我儿子?我要告你,让你坐牢。”

    赵旭神色平静地说:“先问问你儿子干了什么好事吧?他纵火行凶,险些闹出人命。”

    “什么?你说这把火是我儿子放得?”

    “当然是他干得。”

    费奇的父亲一脸震惊的表情,冲着儿子费奇问道:“儿子,真是你纵得火吗?”

    “不错!就是我放得火。我要烧死徐子菡这个贱人!”费奇一脸怨毒的表情。

    “啪!......”

    费奇的父亲一耳光掌掴在费奇的脸上,瞪着眼睛怒声吼道:“混帐东西。老子省吃俭用,供你上大学。你却为了一个女人,去当纵火杀人犯?”

    “爸,徐子菡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容许她对我有丝毫的背叛。所以,我得不到的东西,就要亲手毁了他。”

    “啪!啪!”

    费父又接连两耳光抽打在费奇的脸上,怒声骂道:“你这么多年的书都白读了。如果你能功成名就,想要什么没有。为了一个女人,而毁了自己,值当吗?”

    “爸,我......”费奇的心里有了一丝悔意。

    费父冲着费奇吼道:“别叫我爸,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费母在一旁擦着眼泪,幽幽地说:“小奇,你真是枉费了父母对你的期望。我和你爸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原指望你能够出人头地。可你竟然......”

    费奇听了父母的话,良知发现,声音哽咽着说:“爸、妈!我错了。”说着,一头向车上撞去。

    赵旭见费奇想寻死,上前一把揪住他的后衣领。动作之快,以致于在场的人谁也没有看清。

    “想死容易,人活着才更需要勇气。万幸的是,这次火灾没有伤到人,只有一些财产损失。你倒是可以一死了之,你想过你年迈的父母吗?”

    费母抱着费奇痛哭起来,“儿子,妈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好好悔改、重新作人。妈,始终相信你是最优秀的。”

    这一刻,费奇终于放下了所有身上的负担,抱着母亲嗷嚎放声大哭起来。

    赵旭的手机晌起了信息提示音,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老婆李晴晴发来的信息:“我说你小子没来接我呢,原来去英雄救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