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32章:刚才没吓到你吧!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握住红毛的右手,就听“咔吧!”一声,红毛的一根手指硬生生被赵旭掰断了!

    “啊!......”

    红毛惨叫一声,疼得他死去活来。

    别看他这种人平时打架斗殴,这种疼痛根本不是他能够忍受得了的。

    “第二根!”伴随着赵旭喊出“第二根”,就听“咔吧!”一声清脆的声音,第二根手指又被掰断了。

    红毛真的无法承受这种惨痛非人的折磨,在他的眼里,赵旭简直是魔鬼。

    李晴晴远远地望着这一幕。

    这一刻,她突然发觉赵旭好陌生!

    这还是最初那个别人骂窝囊废的赵旭吗?他倒底承受了什么?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李晴晴捂着自己的嘴,不敢发出惊动的声音,眼泪簌簌掉落下来。

    光头见自己的手下,被赵旭当众折磨,他这个做大哥的实在是没面子。如果这事儿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混。

    光头缓步朝赵旭和农泉走来,高声喝道:“住手!”

    赵旭回转过头,冷眼盯着光头。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只是还没有时间来收拾他。

    别人辱他赵旭可以,但他绝不允许别人来辱他的母亲。

    在赵旭的心目中,商场里的铭碑,就是她母亲的象征和化身。谁要是亵渎了她的母亲。他宁可背叛全世界,也会让辱她母亲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和惩罚!

    光头对赵旭说:“兄弟,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让人家舔干净这块石头上面的脏水,有点儿太过份了吧?”

    赵旭眸子里射出一缕寒光,冷笑着说:“过份?这人是你的手下吧?”

    “不错!”光头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是陈天河的司机。连陈天河都得给我乌老三面子。你今天当众辱我手下,我乌老三不会善罢干休的。”

    赵旭盯着乌老三说:“我不管你是谁?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让这小子把这块石碑上面的脏水给我舔干净。对了,既然这小子是你手下,那你就和他一起舔好了。”

    “让我一起舔脏水?小子你开什么玩笑?”乌老三笑了起来,说:“你知道我乌老三是什么人吗?”

    “我管你是什么人?农泉,把这个乌老三给我抓过来!”赵旭对农泉命令道。

    农泉以赵旭为马首是瞻,一听让他去抓这个光头。他二话不说,身体一纵就到了乌老三的近前。

    乌老三是人榜高手的人物,只是排名着实可怜。

    人榜由之前的53896人,扩大到54121人,乌老三排在52000多名。

    乌老三哪里会是农泉的对手,农泉只用了三招,就把乌老三给擒住了。

    旁观的时候,乌老三还没觉得农泉有这么恐怖。直到自己和其交手,这才知道,农泉为什么会一拳把人打飞,这人的力量也太恐怖了!

    自己在农泉的面前,就好像小孩子和成年人,力量悬殊的根本没法比。

    农泉一拳把乌老三给打出了内伤,提着他的衣领,像提小鸡一样走到了赵旭的近前,将他扔在了地上。

    赵旭双手扯着乌老三和红毛两人的头发,对二人冷声喝道:“你们现在就给我把铭碑上面的脏水给我舔干净。否则,我把你们的手指会一根一根掰掉,然后是脚趾,再然后是头发!对了,你这个光头没头发,我会把你的指甲一个一个拔出来,直到你们愿意舔干净为止!”

    “我草你祖宗,省城的乌高驰是我大哥。”

    赵旭冷笑着说:“我说了,别说你大哥是乌高驰,就是天王老子也没用!”说着,一声“咔吧!”的声晌,乌老三一声惨叫,手指被赵旭掰断了一根。

    “舔?还是不舔?”

    “不舔!”乌老三硬气地说道。他就不信,赵旭真得敢把他手指全部掰断。

    又一声“咔吧!”的声晌,乌老三和红毛各自惨叫一声。

    二人脸色煞白,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恐惧!

    这个赵旭长得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行事果断杀伐狠辣!

    “舔还是不舔?”赵旭再次厉声问道。

    光头只剩下八个手下,几十人都不是农泉的对手,这八个人又顶个屁用。

    本着好汉不吃超前亏的原则,乌老三终于服软了。

    “舔!我舔。”说着,伸出舌头真的去舔铭碑上的脏水。

    红毛一看自己的老大都舔了,他手指都已经被赵旭掰断几根了。现在毫不怀疑,赵旭真得掰完他的手指,会继续掰他的脚趾。再然后,把他的头发一根一根拔光!

    红毛和乌老三一左一右,争相舔着铭碑上面的脏水。

    用了十几分钟,两人才把铭碑上面的脏水舔干净。

    乌老三眼里少了凶戾的神色,多了几分胆怯,对赵旭问道:“我们都舔干净了,现在可以放我们走了吧?”

    “可你刚才骂我祖宗了!”

    “我......”

    乌老三刚说出个“我”字,只见赵旭的手在乌老三的下颌上一扣。乌老三嘴巴里顿时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赵旭对农泉说:“农泉,废了乌老三的武功!”

    他已经瞧出乌老三是会武功的人,这样的人不废除他的武功,以后只会徒增麻烦。自己倒是不怕,还有老婆和孩子呢。

    农泉走过来,在乌老三的后背琵琶骨位置,狠戳了几下。就听乌老三脸色变得惨白如纸,跌倒在地上,身体不住地抽摔着。

    一些胆小的人,吓得发出了失声尖叫。

    赵旭对“秦婉商场”的费玉明,喝道:“费总经理,你还不把这些垃圾清出去,难道不想开门做生意了吗?”

    那些被打倒的安保人员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恨透了这帮混混。

    费玉明急忙命令商场的保安,把混混都驱赶出了“秦婉商场”。

    赵旭对乌老头警告说:“乌老三是吧?记住,我叫赵旭!以后想报复,随时可以冲我来。要是让我发现你秧及无辜,下次就不是掰断你手指这么简单了。”说着,缓步朝李晴晴走了过去。

    赵旭紧绷的脸上,换上一副笑容,对老婆李晴晴轻声问道:“晴晴,刚才没吓到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