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86章:赵旭内心的倔强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一觉睡到了中午,起床的时候,见时间都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钟左右了。

    这一觉,让赵旭补回来不少的元气。

    赵旭洗漱过后,给老婆李晴晴打了通电话,问她月经带来的阵痛怎么样了。

    李晴晴说好多了!

    赵旭又问李晴晴有没有事,如果没事的话,就随自己去医院探望陈小刀,顺便让华医生帮着诊治一下痛经。

    “好,那你来接我吧!”李晴晴对赵旭说道。

    赵旭吃了几口早晨剩下的早餐,急匆匆出了门。

    开车接到老婆李晴晴后,李晴晴见赵旭又换了一辆奔驰大G,坐在车里笑着对赵旭说:“赵旭,我现在才发现,你司机这个职业挺不错啊!各种豪车轮换着开。”

    “那是!晴晴,你也不想想陈天河是谁。他可是临城首富啊!买这些豪车,就好像普通人家给小孩子买玩具车一样。”

    “你最喜欢车了,这下子过瘾了吧?”

    “嗯!是挺过瘾的。晴晴我告诉你,陈老又采购了一批车。里面有好几辆跑车呢,还有几辆辉腾、宾利、劳斯莱斯。你要是不喜欢开奥迪A8了,等我和陈老说一说,从他那里借一辆劳斯莱斯给你开开。”

    “我开那么好的车干什么?现在这车就很不错了。说起来,还得感谢人家金中呢。等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省城,得当面好好感谢感谢他。”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市医院。毕竟,临城不大,从南开到北,也不过三十多分钟的时间。

    赵旭发现老婆李晴晴最近有了悄然的改变,以前总爱对自己摆着一张冷冰冰的俏脸,现在和蔼悦色多了。夫妻两人能敞开心扉谈心,这是婚后生活的一种乐趣。

    到了市医院后,赵旭和李晴晴先是去病房探望了陈小刀。

    陈小刀是练武之人,体内的蛇毒被驱净,已经好了大半儿。只要再打一些消炎针,明天就能出院。

    探望过陈小刀后,赵旭又带老婆李晴晴去了华怡的病房。

    华怡也只是中了烟雾,身体有些虚弱。挂了一些脑补的药液,身体好了很多,已经达到了出院的标准。

    赵旭对李晴晴和华怡分别做了介绍。

    华怡和李晴晴互望对方,都不由被对方的美丽所震惊!

    这或许就叫惺惺相惜,李晴晴和华怡一见面就很投缘。

    她听赵旭说,六江镇只是个穷乡僻壤的小镇,没想到会有华怡这种超凡脱俗的大美女。相比之下,李晴晴一身米色的OL女士包臀职业装,则显得正式多了,不愧是商场丽人,让华怡都忍不住多瞧了几眼。

    “李小姐,你长得可真美。”华怡由衷地赞了句。

    李晴晴嫣然一笑,说:“华医生,你也很漂亮啊!”

    别人一夸李晴晴漂亮,赵旭就感觉面上有光。他向华怡讲述了,李晴晴生孩子以后,就落下了月经阵痛的顽疾,每次一来月经,经常会伴随着阵痛。

    华怡给李晴晴把了脉象,又问了她一些问题。最后判断说是,肝郁气滞、郁而化热所致。

    李晴晴转念一想,以前和赵旭一起生活,的确没有几件开心的事情。或许是那个时候埋下了病根。

    “华医生,那我的病情严重吗?”李晴晴挨着华怡坐了下来,秀眉拧蹙在一起。

    华怡笑了笑,说:“不严重,你只是治疗方法不得当。我给你开几副药,你吃过五副之后,就会根除了。”

    “真得?”李晴晴见华怡说话这么肯定,不由眼前一亮。

    华怡“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她让赵旭去向医院的护士讨要纸笔,在纸上写下了败酱草20克,川芎12克,赤芍10克,当归10克,大生地12克,红藤30克,金铃子10克等等。

    告诉李晴晴这是一副药的药剂,先将药用清水浸泡30分钟,再煎煮30分钟,每剂煎两次。经行腹痛开始每日一剂,早晚各服一次。如果痛经特别厉害,还可以加一些川贝粉、公丁香这些药材。

    两幅药见效,五副药根除。

    李晴晴寻医问诊了很多年,每次好了犯、犯了又好,总是反反复复。一听华怡说,五副药就能根除,心里甭提有多开心了。

    赵旭借口对老婆李晴晴说有事,把她拉出了病房。

    李晴晴见赵旭举止怪异,蹙着蛾眉对他问道:“赵旭,你干嘛鬼鬼祟祟的?”

    赵旭拉着李晴晴的手,到了一个角落,说:“晴晴,我想和你商量一个事儿。”

    “什么事儿?”

    “华医生在六江镇的房子都烧没了,她医术高明却在临城举目无亲。我想帮她在临城安顿下来。”

    要是赵旭帮助别的女儿,李晴晴一定会吃醋。可华怡救过陈小刀的命,又刚刚诊治过自己。于情于理,都应该帮人家。

    李晴晴是个明事理的人,不像有的女生只会哭闹,落落大方地说:“行!那这件事情你就看着办吧。华医生也怪可怜的,这也正是我们报答人家的时候。如果你钱不够,我这里有。现在我的公司资金运转正常了,相信再过三四个月,就能将银行贷款还上了。”

    “不用,我这里还有几十万呢。买房子的钱,用得是我爸留给我的钱嘛。”

    一提起“赵啸天”,李晴晴不由蹙起秀眉说:“话说,你多长时间没和你爸联系了?”

    “联系他干嘛,一直没联系啊!”

    李晴晴对赵旭劝道:“赵旭,你们毕竟是父子,就不能好好坐下来谈谈吗?”

    “不能!”

    赵旭脸色一沉,转身向病房走了过去。

    李晴晴神色微微一怔。

    她能清楚感觉到,赵旭在别的事情上都可以顺从自己,惟独一谈到他的家庭和父亲,他的倔强性格就出来了,从来不向自己妥协。

    看样子,自己是该为他们父子做点儿什么了。

    李晴晴因为下午还有事情,就打电话给秘书邓思婕,让她开车来市医院接自己。顺便去药房开了药,给赵旭挂了通电话,说自己有事先走了。

    赵旭以为李晴晴和他生气了,心情也很不美丽。落寂的神色,跃然于脸上。

    李晴晴回到公司后,拿出了手机,翻到“赵啸天”电话号码的时候,内心几经挣扎,终于还是拨通了“赵啸天”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