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71章:别以为有钱,就可以逍遥法外(感谢我想我会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农泉小时候在山上练功的时候,被一条类似“金冠蛇”咬过。只不过,那条蛇不是金色的,通体雪红的颜色,蛇头也长有“鸡冠”。

    当时,农泉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身体如坠冰窖,冷得瑟瑟发抖,没用上几秒钟就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一位能人异士所救。

    农泉至今还记得,那是一个长满“石钟乳”的岩洞。

    那人给农泉喂了天然“石钟乳”的乳水,农泉才醒转了过来。后来,农泉恢复了一下力气后,就把农泉给撵出了岩洞。

    农泉给救命恩人,磕了三个晌头,这才拜别。从那儿以后,农泉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吃一些有毒的东西。

    例如,蛇、蜈蚣、蝎子、蜘蛛。

    他以前只是偷偷生吃这些东西。后来,被赵旭发现查问究竟,赵旭这才知道,一定和那条红色的“鸡冠蛇”有关。

    赵旭找了一个广省料理师傅,专门将这些毒物,做成各种美食料理。其中,以烹炸居多。

    农泉这才渐渐摆脱了生吃这些毒物的窘况,到后来已经可以做到一年不食这些毒物了。只是有这些食物的时候,农泉又暴露出了喜欢吃毒物美食的本性。

    鲁正哪里知道农泉的情况,见他可以生食“毒物”,简直惊为天人。哆哆嗦嗦地说:“我.....我没有解药。”

    “没有解药?”

    农泉牛眼一瞪,拉着鲁老爷子胳膊的手加了几分力道,就听“咔嚓!”一声,鲁老爷子的手臂,居然直接被农泉给扭断了。

    “爸!”

    钱柯汶向农泉扑了过去,被农泉飞起一脚,踢到了墙角,头撞破了一块血皮,缓缓萎靡倒在了地上。

    鲁南见农泉活生生折磨老爷子,刚要打电话报警。

    啪!

    赵旭一巴掌,将鲁南手机煽飞。

    “鲁少爷!现在正召开商会呢,你打电话做什么?”赵旭一副义正言词的样子。

    “好你个赵旭,我和你拼了!”

    鲁南一头向赵旭顶撞过来。

    赵旭抓住鲁南的头发,膝盖向上一提,撞在鲁南的面门上。顿时,将鲁南撞得鼻血迸流。

    “赵旭,你有种就杀了我。旦凡我鲁南有一口气在,必定会亲手杀了你。“赵旭一拳打在鲁南的肚子上,鲁南像一只煮熟的大虾,弯着腰一脸痛苦的神色倒在了地上。

    赵旭向鲁南啐了一口,冷声说:“杀了你,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如果不是我和陈老早有防范,现在已经做你们鲁家的刀下亡魂了。你爷爷早些年做奸犯科,你爸爸又私通通缉犯。他们自有法律的自裁。至于你,除了有些爱装逼,还没做出过格的事情。你滚吧!否则,我让农泉拆完爷爷身体零件,就开始拆你的。”

    “啊!......”

    鲁老爷子又一声凄惨的叫声传来。

    鲁南听得头皮发麻,他可是亲眼目睹了农泉的手段。心里着实害怕,农泉会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自己。

    “赵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鲁南摞下一句狠话,瞥了鲁老爷子和昏迷不醒的鲁柯汶一眼,快步跑出了商会。

    陈天河瞧着赵旭问道:“就这样放他走了?需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赵旭信心十足地笑道:“鲁家完了,一个鲁南掀不起什么浪花。”

    陈天河点了点头,他也同意赵旭的观点。

    赵旭见农泉已经废了鲁正的武功,鲁老爷子被他折磨的奄奄一息,就让农泉罢手了。

    在农泉眼里,只有朋友和敌人。所以,他出手对鲁老爷子根本没有留情。

    这时,韩珉在陈天河的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陈天河“哦”了一声,不由扬了扬眉毛。对赵旭说了句:“郭局长来了!”

    只见郭朝平,带着几名警察匆匆向商会走来。

    陈天河急忙迎了上去。

    郭朝平一见到陈天河,急声问道:“陈老,你的人汇报那些通缉犯线索是真得吗?”

    陈天河朝地上的阿大和独眼一指,说了句:“郭局长,你应该认得这两个人吧?”

    郭朝平朝阿大和独眼走了过去,一看阿大和独眼,不由冷哼着说:“冯阿大,陆邦!我找你们好久了,原来你们躲在了鲁家。”说完,对手下喝令道:“把这两个通缉犯,带回警局!”

    “是!”

    上来两名警察,用手铐铐住了冯阿大和陆邦。

    郭朝平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鲁老爷子,见鲁老爷子面现痛楚的神色,奄奄一息的样子。走到鲁正的面前,皱着眉头问道:“鲁正,你这是玩得哪一出?先是诈死,现在又要诈伤?”

    “我......我......”

    鲁老爷子刚要开口,就听陈天河说:“郭局长,鲁正年岁大了。刚才要袭击我,被我的保镖给打伤了。”

    “哦!这是他罪有应得。来人,把鲁正和鲁柯汶也带走!”

    又过来两人,一人给鲁正戴上了手铐,另一人给鲁柯汶也戴上了手铐。

    鲁柯汶醒转过来,见自己被警方带上了手铐,向郭朝平喊道:“我要找我的律师!”

    “找律师的事情,等审讯过后再说吧!带走。”郭朝平铁青着脸,沉声说:“敢包庇通缉犯,还要请律师。哼!别以为有钱,就可以逍遥法外?”

    郭朝平转头对陈天河说:“陈老,我要赶回警局处理鲁家和通缉犯的事情。等日后,再好好谢你。”

    陈天河笑了笑,说:“郭局长,举报坏人,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不用感谢我,有你们在,才能守护一方平安。我决定向警方捐助二十辆警车,来支持你们的正义行动。”

    郭朝平听了大喜,紧握着陈天河的手,笑道:“陈老,你真是商人的楷模。要是其它商人都像你一样,就好了!”

    郭朝平和陈天河寒暄了一会儿,就告辞离开了。

    陈天河走到会长的位置坐下后,环视着在座的储人,笑道:“各位,让大家受惊了!鲁正诈死,图谋不轨,一直对我陈天河怀恨在心。他被警方带走,也算是罪有应得。不过嘛,我陈天河终究是老了,对商会的发展有些力不从心。所以,我支持重选商会的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