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68章:临城商会
     book chapter list     临城江畔!

    一座红墙硫瓦的院落建筑,在周围高楼林立的商业大楼中,显得格格不入。可这个地方,没有人敢小觑。因为,正是临城商会的会所。

    这里,从来不对外开放。只有商会会员,才有资格进入到“临城商会”的会所当中。

    鲁家在“天王集团”的资助下,一跃成为可以比肩旭日集团的大公司。所以,鲁家虽然被陈天河逐出了商会,商会里却没有人敢得罪鲁家。

    上午十点钟,商会的人陆陆续续都到了。惟独缺少“旭日集团”的代表!

    临城商会,陈天河是会长。

    陈天河后提拔王雅的父亲王德忠,以及沈鑫的父亲沈翔天为副会长。

    众人到了之后,不由一阵窃窃私语。

    今天商会的发起者,是商外的局外人鲁家发起的。可直到现在,鲁家的人也没露面。

    一些人向王德忠以及沈翔天两人询问,这次鲁家召开商会的目的是什么。

    王德忠和沈翔天两人,都仿佛老僧入定一样,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不理旁边的人不断絮絮叨叨地询问。

    这时,就听有人喊了声:“鲁家到!”

    鲁柯汶和鲁南父子,一左一右护着鲁老爷子鲁正向商会缓步走来。身后跟着柳媚、阿大和独眼。

    鲁老爷子步伐矫健,一点也看不出老态龙钟的样子。只是模样经不住岁月的侵蚀,脸上布满了皱纹。

    鲁老爷子可是临城商界的风云人物。以前,鲁家就是临城的首富。只是后来陈天河挟“啸天集团”来了,才把鲁老爷子挤下市首富的宝座。

    在座的诸人,很多都是临城商会的老人。他们亲身经历过鲁老爷子的葬礼。如今,鲁老爷子骤然出现。很多人看得一阵目瞪口呆,就好像大白天遇到鬼了一般。

    鲁老爷子一进商会的厅门,就笑呵呵地向着众人打着招呼说:“各位,好久不见!”

    还是熟悉的声音,还是熟悉的那个人。可是这个人,明明在数年前就已经死了。

    商会众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惊骇,就连王德忠和沈翔天两个人,也没有想到鲁老爷子会死而复生。

    沈翔天惊讶地站了起来,指着鲁老爷子说:“鲁正,你......你......”

    “沈翔天,你是想问我怎么死了,又活过来了吧?”鲁正替沈翔天说道。

    沈翔天木讷地点了点头。

    鲁正一屁股坐在了商会会长的座位上,笑呵呵地说:“实不相瞒,我数年前的死,是我欺骗了大家。不过,这一切的起因,全都是皆因陈天河。”

    商会的厅堂里,静悄悄的。仿佛掉落一根绣花针,都清晰可辩!

    柳媚在商会里的众人望来望去,这一路走来,却没有发现赵旭的身影。既然赵旭没死,那么陈天河估计也没死。

    想到这儿,让柳媚不寒而粟!

    看似鲁家主宰了这个局,实际上真正控制局势的人,仍然是人家陈天河。

    柳媚不由心里萌生退意!

    鲁老爷子继续讲述说:“当年,临城商会是我一手创办。可陈天河这个外来的人来了,不仅把我撵下了会长的宝座,更是独霸商会。此仇不报非君子,我鲁正诈死隐瞒这么多年,为得就是扳倒陈天河。”

    一旁的王德忠开口说话了,对鲁正说:“鲁正,商会是你发起,我们王家、魏家、沈家、李家共同创办的。我王德忠可不同意你一手创办的说法!再说,商会的会长一定要担当,为我们省城商会成员企业谋福祉,而你在位只知道大兴鲁家。倒是人家陈天河,将我们临城商会做大做强了!在省城有了一定的地位。”

    鲁正听了之后,不由冷笑了几声,瞧着王德忠说:“王德忠,别以为我不知道,陈天河那老家伙把魏家搞垮了。夺了人家豪诚集团的新城区项目,交给了你们王家来做,你现在恐怕是和陈天河穿一条裤子的人了吧?”

    “鲁正,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王德忠据理力争说。

    鲁正冷哼着说:“哼!就事论事?”

    “啪!......”

    鲁正一巴掌,拍在面前的会议桌上。

    这张会议桌是纯实木制作而成,厚度约十公分左右。鲁正一巴掌拍下去,就听“咔嚓!”一声,会议桌居然直接撕裂开来,开出一条足有手指缝大小的缝隙。

    众人看得一阵瞠目结舌。

    鲁正都一大把年纪了,一掌就能将实木桌子拍裂,这一巴掌要是拍在人的身上,又焉有命在?

    大家这才知道,这次的商会是场鸿门宴会议?也就是说,鲁家强势压人。

    鲁正目露寒芒,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冷声说:“我已经得到消息,陈天河已经死了!所以,临城现在商会群龙无首,我鲁家自然有资格重回商会。并且,我鲁正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今天,我鲁正把话摞在这儿,顺我鲁家者生,逆我鲁家者亡。如果谁不想和我鲁家结盟,可以自行退出商会。临城商会,我鲁家正式接管了。”

    商会的众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商会成员一共有三十多人,其中一个叫做吴荣轩的人,脾气比较火爆。他们吴家,没少得到陈天河“旭日集团”的关照,自然向着陈天河说话。

    吴荣轩豁得站了起来,对鲁正说:“鲁正,商会的会长选举,都是由两位副会长提名,大家共同投票选举产生。你凭什么说当会长就当会长?再说,你们鲁家为商会做了什么?我吴荣轩第一个不同意你当会长。”

    吴荣轩这么一带头,一些拥护陈天河的人,顿时起了骚动,跟着纷纷叫嚷着说:“对!鲁正你诈死,和人家陈天河玩阴的。像你这种阴险狡诈之人,又有何脸面来当商会的会长。我徐大海也不同意!”

    叶荣轩和徐大海一带头,陆续有十几个人加入到了反对的阵营中来。

    吴老爷子对身边的阿大一使眼色。

    阿大踏步向吴荣轩走了过来,他走到吴荣轩的身后,直接将他按倒在桌子上。按住吴荣轩的手,掏出刀子,直接割断了一根手指!

    “啊!”吴荣轩惨叫一声。

    鲁老爷子笑眯眯地问道:“现在还有人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