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65章:凶险来袭(感谢车车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北河金山湾疗养中心!

    北河市金山湾疗养中心,三面环海,院落可享受卧床听海浪,隔窗观日出。集休闲度假旅游、医疗检测,娱乐健身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疗养院。

    这里是著名的疗养区,空气清新,环境优美,是北方城市的疗养圣地。

    阿天河年岁大了,每年都会到北河市金山湾疗养中心去疗养。

    北河金山医院里,赵旭看着手机报道,说“魔幻KTV”发生了命案,死者是天驰私募公司的何高驰。

    赵旭已经从顾惜雪那里得知,“天驰私募公司”的何高驰,就是做空“旭日集团”的力量之一。

    如今,何高驰死了,赵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鲁家。

    赵旭刚刚和顾惜雪通过电话,按顾惜雪的推测,何高驰手中持有“旭日集团”的筹码不足百分之四,也就是说何高驰已经失败了。在双重利空消息下,都没有将“旭日集团”股价打下来,他手中不足百分之四的股份,在流通市场上根本不足为惧。

    赵旭对床榻上的陈天河说:“陈老,天驰私募的何高驰死了”

    陈天河听了之后,不由一阵唏嘘,说了句:“兔死狗烹!何高驰一定没有了利用价值,才被鲁家灭口了。”

    赵旭笑了笑,说:“看来,鲁家已经急不可待了!”

    “是啊!鲁正精心策划多年,当然要志在必得。我们要不陪他好好玩玩,真得对不起他了。”

    这时,赵旭的手机晌了起来。

    电话是陈小刀打来得,说鲁家派来两个凶手,要来杀害韩珉,已经成功被他制服了!叮嘱赵旭要小心,鲁家一定会派人去杀害陈天河和赵旭。

    赵旭说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鲁家来人呢。

    挂断电话后,王雅又给赵旭打来了电话。

    赵旭见是王雅,以为这个千金大小姐又要和自己闲扯皮,就挂断了电话。

    王雅给赵旭发信息说,你再敢挂我电话,我就找你老婆去。

    王雅再次打电话过来,赵旭便顺手接了起来。

    赵旭说:“王大小姐,我和你清清白白的,你就算去找我老婆也没用啊!”

    “哼!那是你不了解我们女人。你信不信我去找你老婆,能让你老婆三个月不理你。”

    “大小姐,你倒底要干什么?你喜欢哪点儿,我改好不好?”

    王雅笑嘻嘻地说:“我就喜欢你很屌,不愿意理睬我的样子!你倒是改啊?”

    “呃!那我还是不改了。”赵旭直接认怂了。

    王雅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神色凝重地说:“对了,鲁家趁着陈天河不在,要召开临城商会,我们王家、沈家和闫家原本拒绝参加。可鲁家威胁我们说,如果不去参加商会,将正式与我们几家断交。目前,我们几家都与鲁家或多或少有些合作。断交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两败俱伤。”

    赵旭对王雅问道:“商会什么时候召开?”

    “明天上午十点!”王雅回答说。

    赵旭说了句,“看来是会无好会,鲁家要出大招了!”

    “是啊!你和陈老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可是听说,这次商会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弹劾陈老,目的是想把陈老赶下台,鲁家上位!”

    赵旭笑了笑,对王雅说:“放心吧!我不会让鲁家的计谋得逞的,该回去的时候,就会回去的。”

    “哎呀!那是什么时候啊?”

    “就是该回去的时候。”

    赵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赵旭对陈天河说“陈老,我们该行动了!”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陈天河站起来后,叫上贴身保镖阿枫,两人从医院的后门离开,去了北河金山湾疗养中心。

    赵旭叫来农泉,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对农泉问道:“农泉,他们快来了!”

    农泉一听,顿时咧嘴笑了起来,说:“少爷,俺都等得急死了!要打死吗?”

    “不要打死,我留他们有用。但要用手段,让他们听话才行。”

    农泉一拍胸膛,保证说道:“放心吧,少爷!你交给俺就行了。”

    凌晨三点多钟,正是人困意最浓的时候。

    有三个身穿医院白大卦的人,出现在了陈天河受伤住的医院。

    三人径直向陈天河的房间走来,刚到了门口,就被陈天何两名随身保镖给拦下了。

    “你们是干什么的?”一名保镖厉声对三名穿白大褂的男人问道。

    三个男人都戴着口罩,其中一个摘下口罩,回了句:“哦,我们是来给陈先生量体征的。”

    “量体征?”保镖一副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三名男医生。

    保镖说了句,“你们看起来很面生啊!”

    穿白大褂的男人,回答说:“哦!我们三个是急诊的,刚被调到住院部。”

    “以前不都是晚八点量体征吗?”保镖问道。

    “今天院长特意叮嘱,给陈先生加一次量体征。”

    保镖似乎不太相信,正准备继续对三名男医师进行盘问。只见,两边白大褂的人出手了。

    两人手中各自多了一把手术刀,扎进两名保镖的身体里。流血瞬间从两人伤口中流了出来,不甘地瞪着眼睛,无力低垂下了头。

    三人向走廊里望了望,见走廊是空无一人。将两名保镖的尸体,拖着进了病房。

    病房里,正躺着一个年迈的老人,旁边的陪护床上,躺得人正是赵旭。

    三人大喜,一人向赵旭扑了过去,一人扑向另一病床上的陈天河。

    病床上的老者,正安详的躺着,根本没有意识到危机的到来。胸口一连被扎了四五刀,沽沽殷红的鲜血,透过被子流了出来。

    扑向赵旭的人,手中的手术刀刚要落下。

    只见赵旭陡然睁开眼睛,一把攥住男子的手腕。任男子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根本刺不进去分毫。

    另两人见状,抄着手术刀正要上前帮忙。

    一个人影从病床下面滚了出来,一记扫蹚腿将二人扫倒在地。

    两人挣扎着刚要站走,农泉一记肘击,击在其中一人的胸部。

    咔嚓!

    被击中的男子胸骨折了两三根,直接痛得晕死过去。

    农泉抢了对方的手术刀,未等另一人爬起来,手术刀猛得扎进对方的大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