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62章:你如何赢我?(感谢金升001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陈小刀走到胡景龙的身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见伤势需要包扎,便对胡景龙说,让他去医院包扎一下。

    这时,有几辆车向这边快速驶来。

    来得人,是“旭日集团”的安保人员,也是胡景龙提前安排的人。可惜,这些人行动迟缓,没有派上用场。

    有两个保安,把胡景龙送去附近的医院。

    陈小刀坐进韩珉的车里,让其它人在后面跟着,暗中保护韩珉。

    当柳媚回到鲁家,告诉鲁老爷子刺杀韩珉失败以后。

    鲁正听了震怒,一巴掌甩在柳媚的脸上。

    “废物!我养你这么多年,你连这点儿小事都办不好。”鲁老爷子气愤地咆哮着说。

    柳媚不敢反抗,向鲁正陈说道:“老爷子,今天救韩珉的人,好像是上次从鲁家宗祠逃走得那个人。”

    “什么?你能确定?”鲁老爷子眼神中射出一缕寒光。

    柳媚点了点头,说:“虽然上次无法看到那人的容貌,可他的身手我记得!”

    “那人有什么特点?”鲁老爷子沉声问道。

    柳媚说:“身材削瘦,嘴角满是青色的胡茬儿,一脸落魄沧桑的样子。”

    “速去调查这个人,我们这次要倾鲁家的全部力量,把这人杀死。否则,一定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鲁老爷子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上次闯鲁家宗祠的人是陈天河的人。

    如今,这人出手救了韩珉,种种迹象表明。此人,定然和“旭日集团”,或是陈天河有着关联。

    只要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非友即敌!不铲除此人,定然会后患无穷。

    鲁老爷子见柳媚腹部还在滴着鲜血,瞥了一眼,淡漠地问道:“你的伤势没事吧?”

    “不碍事!不过,想养好伤,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柳媚回复说。

    鲁老爷子说了句,“我们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陈天河在北河市疗伤,我们必需趁他不在的时候,把他的公司击垮。你这次刺杀韩珉失败,定然会引起他的警惕。他身边会增派人手,难度大大增加!先去调查闯宗祠的那个人,有消息及时向我汇报。”

    “是!”

    柳媚应了一声,起身离开了鲁家宗祠。

    这时,站在旁边的鲁柯汶开口说话了。

    “爸,我们现在怎么办?”

    鲁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对鲁柯汶说:“柯汶,以我的名义,向临城商会会员施压,立即召开商会。我们要趁陈天河不在,把他踢出商会。如果谁要是敢反对,你知道该怎么做得?”

    “明白了!只不过,这样您就暴露了身份。”

    “我不能永远做个活死人,该出山夺回属于我们鲁家的一切了。”鲁老爷子目露寒光,身上散发出一种强大可怕骇人的气势。

    当天晚上,韩珉遭到刺杀的消息不胫而走。

    第二天,股票一开盘。

    “旭日集团”的股价,再次被快杀跌到跌停板的位置。

    好多持有“旭日集团”股票的投资者非常担心。

    “旭日集团”真是多事之秋。先是陈天河飞机遇险,紧接着又传出公司副总韩珉遇袭的消息。

    一部分“投资者”都在犹豫和观望,倒底要不要卖手中的股票。会不会再有奇迹发生,被大单买盘托起。

    股票软件上不断接连显示:“旭日集团”股价高台跳水;“旭日集团”快速下跌;“旭日集团”出现大卖盘;“旭日集团”位列五分钟下跌第一位;就在“旭日集团”要打到跌停的时候,突然又神奇般的出现了大买盘。

    股票软件再次不断提示:“旭日集团”出现大买盘;“旭日集团”火箭发射,快速拉升;“旭日集团”位列五分钟震幅榜第一位。

    看到盘面上,又出了大买盘。

    “天驰私募”的何高驰,差点儿没气吐血。他已经派人查过,昨天的大单交易。显示是临城一家证券公司营业部的交易。开户的是一家投资机构,可这家投资机构普普通通,根本瞧不出什么端倪来。

    一家小小的投资机构,根本不可能与它的“天驰私募”公司相提并论。要知道,“天驰私募”手中掌控的资金,至少有五十亿之多。而那家小的投资机构,充其量有五个亿就不错了。可是,自己放出了至少近四个亿的筹码,不仅全部被吃掉。股价更是被推动上升,再次翻红。

    如果不把“旭日集团”的股价做空下去,那么无疑会对鲁家的计划,产生不利的影晌。

    何高驰昨天就被鲁家骂了一通,今天再不能完成任务,估计鲁家不会放过他。

    何高驰急眼了,对手上命令道:“把手中的筹码,只留四分之一,用四分之三的筹码砸盘。一定要把股价给我封在跌停上!”

    今日股盘大盘走势,也非常配合。受外围股票市场影晌,一直下跌百分之二左右。两市下跌的个股达到了两千多家,只有不到三百家上市公司或是持平,或是逆市翻红。

    当然了,今日股票明星,当然要属“旭日集团”。

    “旭日集团”的股价被拉起翻红之后,突然又遭遇到了几笔大单的打压。股价接连下挫,直接被打到了跌停板上。

    八万手的大单,刚刚封住跌停!立马全部被吃掉!

    顾惜雪目露精光,嘴角泛起一抹自信般地笑容,喃喃说了句:“何高驰,我清楚你的底牌,而你不清楚我的底牌。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你如何赢我?”

    何高驰打了一个喷嚏,叨咕了一句:“谁在念叨我?”

    天驰私募的主一操盘手,拧蹙着眉头对何高驰汇报说:“何总,不行啊!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扫货。对方的资金充足,我接连挂了三次近十万手大单,都被对方轻易吃掉了。我们手中只持有旭日集团不到百分之三的股票,根本不可能完成计划了~!”

    “什么?”

    何高驰听了瘫软在椅子上。

    他精心筹划了几个月,可是连两天都没有支撑住。

    自己的对手倒底是谁?

    “旭日集团”在陈天河身负重伤,韩珉又遇袭,双重利空的情形下。居然有人敢逆势翻盘。

    这是谁给的勇气?还是对“旭日集团”有着极强的信心?

    这时,鲁老爷子给何高驰打来了电话。

    何高驰见电话上显示着“老爷子!”三个字,他的手在微微颤抖,不敢去接这个电话,又不得不接!

    何高驰对着电话“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