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25章:我会好好教他怎么做人!(爆发)
     book chapter list     这个楼层经理叫沈晁,是商场费玉明的小舅子。

    沈晁之前是个流氓痞子,因为打架斗殴蹲进监狱。出狱后,找不到事情做,就到了他姐姐寻求帮忙。

    费玉明本不想让沈晁这小子进商场,后来老婆百般劝说,沈晁向他保证以后会改过自新的条件下,才让这小子进了商场,当了个楼层经理。

    他这个楼层经理,最主要负责商场内保这一块。沈晁每天闲来无事,就去各大专柜闲逛,见这串珍珠项链比较漂亮,和店老板一打招呼,打算以成本价买来,送给他姐姐。只要把姐姐哄好,他这个小舅子依仗着是费玉明小舅子的身份,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沈晁一听,赵旭让自己去叫姐夫费玉明,还限自己三分钟的时间。否则,就让姐夫费玉明把自己扫地出门。

    他见过嚣张的人,但从来没见过赵旭这般嚣张的。

    沈晁见赵旭穿着普通,手上也没戴名表之类珍贵的东西。虽然要买这串价值十万的珍珠项链,但根本没把他当有钱人来看待。

    “小子,你真是癞哈蟆打吹欠,好大的口气!费玉明也是你叫得?他是我姐夫,懂不!你个傻帽玩意儿。”沈晁眼神轻蔑地瞧着赵旭,根本没把赵旭的话放在心里。

    店员自然是向着沈晁说话,对赵旭说了句。“这位先生,真是报歉!你看我们沈经理,已经预订了,真的不能卖给你们了。”

    赵旭没有理会店员,对沈晁冷笑了一声,说:“希望你不要后悔!”说完,掏出手机拨打了费玉明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费玉明一见是赵旭打来的电话,立马接了起来。态度异常恭敬地说:“赵先生,难得你会给我打电话?”

    话音刚落,就听赵旭咆哮的声音传了过来。

    “费玉明,我限你两分钟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你这个商场总经理不要当了。”赵旭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费玉明听了之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我的乖乖!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来不及细想,费玉明撒开脚步,急匆匆跑出了办公室。他敢肯定,赵旭现在此时此刻一定在“秦婉商场”。

    赵旭只给他两分钟的时间,又没说他在哪儿,这不是难为他一样吗?

    费玉明一边到处寻找赵旭,一边对商场的两个副总,告诉他们发动楼层经理,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上次来“秦婉商场”的赵先生。

    除了沈晁之外,其它楼层经理,差不多都得到了费玉明的叮嘱。说要把这位赵先生,当成商场的超级VIP贵宾来对待。

    很快,一名楼层经理发现了赵旭,及时向费玉明做了汇报。说赵旭现在此刻在一楼的“大公黄金珠宝店”呢。并且强调说,沈晁经理也在。

    一听“沈晁”,费玉明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沈晁这小子惹事了。

    费玉明真后悔,当初听了婆娘的话,把这个爱惹事生非的小舅子,弄到“秦婉商场”来。

    当费玉明气喘虚虚,跑到“大公黄金珠宝店”的时候,时间刚刚定格在一分五十五秒。

    费玉明掐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对赵旭打着招呼说,“赵......赵先生,我来......来了!”

    赵旭瞧了一眼手机的秒表,点头说:“还不错,时间一分五十五秒,没超过两分钟。不过,费总经理,你这身体状况似乎堪忧啊!得多多锻炼才行。”

    “放心吧,赵先生!我一定会好好锻炼的。”费玉明大口喘着气,终于把呼吸调整了过来。

    沈晁见姐夫费玉明,对赵旭一脸恭敬的神色,心里暗叫“糟糕”坏菜了。再联想起,之前赵旭嚣张的言语,心想:“难道真的碰到了硬茬儿?”

    赵旭指着沈晁对费玉明问道:“费总经理,这个叫沈晁的人,听说是你小舅子?”

    费玉明一听,赵旭知道了小舅子沈晁的身份。脸上直冒冷汗,硬着头皮说,“赵先生,沈晁的确是我小舅子!”

    赵旭冷哼了一声,说:“你这个总经理好大的胆子啊!什么人都能当楼层经理吗?”

    “是,是,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承认有私心。不过,沈晁做事勤快,我寻思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

    秦婉商场,可是整个临江市最高端定位的商场。费玉明这个总经理的地位不言而喻。沈晁就从来没见过,姐夫费玉明对谁这么低三下四过。

    沈晁实在看不过眼儿,对姐夫费玉明说,“姐夫!这小子又不是你老板,你怕他做什么?”

    “你小子给我闭嘴!”沈晁瞪了小舅子沈晁一眼。心想:连自己的顶头上司韩珉,都对赵旭这小子恭恭敬敬的,自己不怕赵旭才怪!再者,赵旭可是陈天河的专车司机,他早就听说陈天河和赵旭的关系走得非常近。不谛于老板的亲信一样,哪里敢开罪赵旭。

    赵旭对费玉明说,“费总经理,我希望你现在立马开除沈晁!否则,你和他就一起滚蛋。”

    费玉明的年薪高达五百万以上,这还不算其它一些隐形收入。他能做在这个位置上,的确也有着过人的本事。可费玉明知道,就算自己再有功绩。只要赵旭一句话,自己就会被韩珉从总经理这个位置上撸下来。

    他又怎么会因为小舅子沈晁,而断送了自己大好的前程。

    费玉明当即立断对沈晁怒声说道:“沈晁,你被公司解雇了,现在就去人事部办离职手续。”

    沈晁忍了赵旭好久,一听姐夫费玉明真的要开除自己。伸手扯上脖子上扎的领带,他想在姐夫费玉明的面前表现一把。骂咧咧地说:“我倒要看看你小子凭什么这么嚣张?”

    沈晁向赵旭冲了过来!

    李妙妙见沈晁一副凶神恶煞要打人的模样,对赵旭提醒道:“姐夫,小心!”

    赵旭正想借此机会,瞧瞧自己最近练功以来,进步有多大!

    费玉明本想出声喝止,可沈晁这小子冲上去,一脚就向赵旭的胸前踢去。他常年打架斗殴,虽然不会什么正统的功夫,但拳脚还是很有力道的。

    赵旭也踢出了一脚,两人腿部撞击在一起后。一股大的力道,从赵旭腿上传来,直接将沈晁踢飞出去。

    沈晁没想到赵旭会这般厉害,以为他一定事先有所防备。爬起来后,腿部接触的位置,传来一阵锥心的刺痛。

    他打架以来,从来没这般出糗过。强忍着腿伤,再次来到赵旭的面前。只见沈晁挥起拳头,向赵旭的面门打去。

    赵旭不闪不避,伸出手掌包裹住沈晁的拳头,胳膊一较力,就听沈晁“啊!”的惨叫一声,只要赵旭再稍稍用点力,就能将沈晁的拳骨掐碎了。

    赵旭一脚踢在沈晁的肚子上,将他踢趴在地上。

    赵旭冷眼瞧着费玉明说:“费总经理,这就是你带出来的员工?陈老和韩副总那么信任你,让你坐在秦婉商场总经理的座位上,你是不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赵先生,我知道错了!看在我的面子上,就饶了他吧。这小子刚从监狱里出来,再进去,也还是一样。我会好好教他怎么做人!”

    赵旭点了点头,对费玉明说:“费总经理,秦婉商场一直经营得不错,这说明你管理有方。但商场不是你一个人的,一切要以商场的利益为重。我不希望,再看到类似的情况。希望你好好管教下属,这次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不会向陈老和韩副总做汇报。你好自为之吧!”

    “谢谢赵先生!”费玉明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这时,赵旭轻敲了几下柜台,对看呆的店员说,“小姐!之前预订这串珍珠项链的人,已经被开除了,你现在可以把项链卖给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