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224章:我最痛恨表里不一的人(感谢杀之刃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一提订位置的事情,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催促说:“妙妙,我们快点儿吃饭,吃完饭你陪我去订位置去。”

    “你要请我姐去哪儿吃饭啊?”

    赵旭想了想,说:“过生日嘛,当然要温馨浪漫一点的环境。圣保罗西餐厅还可以,就订圣保罗吧!”

    “哎呀!那你这个时间肯定订不到位置了。圣保罗餐厅生意多火呀!”

    “试试看吧!”赵旭含糊其词说了句。

    吃完饭后,赵旭急忙驱车直奔圣保罗西餐厅。

    这家餐厅,在临城这座三线城市来说,已经算是高消费的地方了。

    今天是李晴晴的生日,赵旭当然想为了老婆奢侈一回。

    到了圣保罗西餐厅后,赵旭一问,位置都被订出去了。

    李妙妙对赵旭埋怨说,“姐夫,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连这种事情都不想着点儿?”

    赵旭这些天不是练功,就是忙东忙西。真的无法做到面面具到。被小姨子李妙妙埋怨了一通后,赵旭对小姨子李妙妙说,“妙妙,你先回车里等我,我再找餐厅的经理,商议商议去!”

    “哎呀!人家都订满了,还商议什么,快去订别的地方吧!”

    “乖,你回车里等着。”

    “好吧!”

    李妙妙噘着小嘴儿,这才悻悻离开了。

    赵旭再次来到餐厅经理的面前。

    餐厅经理见赵旭又回来了,不耐烦地说:“我不是告诉你,座位都订出去了吗?”

    “你这里全包下来,多少钱?”赵旭神色平静地对餐厅经理问道。

    餐厅经理一听,惊得瞪大了眼睛。之前,餐厅也被人整个包下来过,可那些人无不是临城有名的富商。

    “这位先生,你别开玩笑了。你知道我们这里全包下来要多少钱吗?我们每天的营业额在十几万左右。况且,我要和订桌的客人解释,还得赔他们损失。”

    “五十万!”赵旭出声说道。

    餐厅经理有些心动,却在侃侃而谈地说:“难道你不清楚,这样会损失我们店的声誉吗?”

    “八十万!”赵旭再次说。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

    赵旭不耐烦地出声打断餐厅经理说,“一百万!我老婆今天过生日,她的名字叫李晴晴,希望你给我筹划好。如果我老婆满意,我会再给你加十万,当做给全体人员的小费。”

    餐厅经理一听,立刻点头哈腰地说:“先生,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到让您百分之百满意的。”

    赵旭刷了卡之后,直接出了“圣保罗餐厅”。

    回到车上,李妙妙见赵旭脸上的表情很平淡,对他打击了一句,“姐夫,我就说你不要进去自讨没趣了吧?又吃了闭门羹吧。”

    赵旭一边启动车,一边淡淡说了句,“餐厅位置已经订好了,经理答应给我预留位置。”

    “真的?”

    李妙妙搂抱住赵旭的胳膊,兴奋地叫道:“姐夫,你真是太牛了!我就知道,你亲自出马一定成的。”

    “可刚才我明明明见有人说我,自讨没趣!”

    “我......”李妙妙顿时窘得为之语噎,半晌才说出了一句,“我那不是为了激励你嘛!”

    赵旭懒得和小姨子李妙妙掰扯,开车直接到了“秦婉商场”。

    每次来到“秦婉商场”,赵旭都会来到商场的介绍地方瞧一瞧。

    就听耳边晌起小姨子李妙妙的声音,“哎!秦婉真是个幸福的女人!我要能像秦婉一样,嫁给一个这样有情有义的人就好了。”

    赵旭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转头对小姨子李妙妙问道:“妙妙,何以见得秦婉是个幸福的女人?”

    “姐夫,你想啊!秦婉的老公用她的名字做商场的名字,这种规模的商场遍及全国。几乎让全国的人都知道了他老婆的名字。还把两人的恋爱经过,做成商场介绍。如果她老公不深爱秦婉,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壮举。一个女人,能有这样的荣耀,嫁给这种男人,简直是莫大的幸福。”

    赵旭听了之后,冷冰冰说了句:“或许他只是做得表面功夫,可背地里不知道干什么龌龊的事情呢。我最恨这种表里不一的人!”说完,迈步朝商场里走去。

    李妙妙一边在后面追赵旭,一边辩解着说:“姐夫!人家哪里有表里不一了?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

    赵旭带着小姨子李妙妙到了一家金银手饰专柜后,让李妙妙帮着挑挑。

    李妙妙围着转了几圈,见有一串珍珠项链特别好,标价是100888元。

    李妙妙指着珍珠项链,对赵旭说:“姐夫,这串珍珠项链蛮好看的,我姐一定会喜欢,只是价格有点儿贵。”

    赵旭一瞧,见这串珍珠项链是十万多一点,在承受范围之内,还不会引起老婆李晴晴和小姨子李妙妙的怀疑,说了句:“价格还可以!我最近炒股赚了几十万呢。”

    “你和我姐不是要买房子吗?买了这串珍珠项链,你们的钱还够吗?”

    “够!我们房子只是付首付,又不是一次性付清。”

    赵旭说完后,指着专柜里面的珍珠项链,对店员说:“小姐,麻烦帮我把这串珍珠项链包起来。”

    这串珍珠项链的确很好看,赵旭不得不佩服小姨子李妙妙的眼光,挑选的东西,真的蛮不错。

    店员见赵旭指的是这串珍珠项链,对赵旭歉声地说:“先生对不起,这串项链被我们楼层经理订出去了,我刚才工作忙,就忘记收了。”

    赵旭闻言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会被人抢先一步,捷足先登。

    李妙妙一听就恼火了起来,对店员说:“我不管你忙不忙,既然摆在这里,不就是向客人售卖的吗?你们又没标明是非卖品。再说,买卖、生意,不是讲究无来后道。你的那个楼层经理,应该还没付你钱吧?”

    “那倒没有!”店员回答说。

    “这就是了!他没付钱,只因为是你的楼层经理,你就不卖给我们。我们又不是不付钱,你们是不是太过份了?”

    李妙妙小嘴像机关枪一样,对店员连发炮问。

    店员对李妙妙说,“那你们等下,我去问问他要不要了?”

    店员急忙跑了出去,再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赵旭瞧了楼层经理一眼,见这个人年约三十多岁,大肚腆腆,以前来逛商场的时候,没见过这个人。

    楼层经理瞧了瞧赵旭和李妙妙,说:“这串项链,我之前就订下了。”

    李妙妙据理力争,对楼层经理争吵道:“你付钱了吗?你说订,就订了啊?”

    “小丫头,我是这里的楼层经理。我订不订难不成还要通过你?”

    赵旭没想到这个楼层经理的态度这么嚣张,盯着对方淡淡说了句,“你这个楼层经理,是新来的吧?”

    “不错!我是新来的。秦婉商场的总经理,是我姐夫,我是他的小舅子。”

    “原来这样啊!”赵旭点了点头,目光露出寒意,对楼层经理说:“限你三分钟,立马把商场的总经理费玉明给我叫来。否则,我让他立马把你扫地滚蛋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