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60章:没必要给你面子(感谢我想我会孤单的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白欣欣之所以来“帝诺酒吧”,是小明星李方娜邀她来的。

    李方娜自从取得赵旭的原谅,进了“旭日东昇”娱乐公司后,她发现花蕾对白欣欣格外照顾。

    李方娜在职场中,也算是个“老油条”了。见白欣欣得宠,这丫头又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长得又漂亮可人。趁她没红火起来,李方娜准备和白欣欣搞好关系。

    除了白欣欣、李方娜之外,另外一个是白欣欣的室友田甜。

    自从白欣欣进了“旭日东昇娱乐公司”后,田甜对白欣欣非常羡慕。相信公司只要给白欣欣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她一定会红火起来的。

    原本,李方娜邀白欣欣是没带田甜,可田甜一听是小明星李方娜相邀,自告奋勇的就来了。而且,要到了李方娜的亲笔签名,这让她非常开心。

    田甜高兴地说:“李小姐,以后你和欣欣要是都成了大名星,我的亲笔签名可值钱了。”

    李方娜笑了笑,说:“能不能成明星,要看公司捧不捧你。唉!恐怕我是没这个命了,欣欣倒是有大把的机会。”

    白欣欣蹙着蛾眉不解地问道:“方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好?”

    “那我问你,你和赵旭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孩子的舞蹈老师,还帮着他的孩子辅导英语”

    “就这些?”

    “嗯!”白欣欣点了点头。

    李方娜一脸羡慕地轻叹道:“那有可能,他就是欣赏你吧。”

    田甜一听李方娜提起了“赵旭”,气得咬牙切齿地说:“李小姐,你别提赵旭那个大骗子了。他把我们欣欣骗得团团转,可我们家欣欣却对他死心塌地。”

    “你说赵旭是骗子?”李方娜一脸吃惊地问道。

    田甜恨声说:“可不是骗子吗?那小子只是一个司机,居然总冒充土豪给欣欣打赏。还让欣欣做他孩子的老师,我看就是居心不良,想睡了我们欣欣。”

    “田甜!赵先生,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呢。”白欣欣辩解说。

    田甜“嘁”了一声,说:“不是才怪呢。如果他真是土豪的话,又怎么会住在老旧小区那种小房子里?而且,他只是一个司机,又不是什么大老板,你怎么解释?”

    李方娜听得一脸懵逼,以为赵旭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没想到会是一个司机。

    李方娜皱着眉头说:“不对啊!我们的旭日东昇公司,赵旭就占股份呢。除了花姐之外,他算是二老板。”

    “什么?那个赵旭还在你们公司占股份?那这个人太阴险了,他为了得到欣欣,简直无所不用其及。李小姐,你要小心赵旭那个人,也帮着照看一下我们欣欣,他肯定对欣欣采取的策略是放长线钓大鱼。”

    “田甜,够了!我都说了赵先生不是那样的人,人家要是想占我的便宜早就占了。”

    “哎呀!欣欣,也就你那么单纯,那么傻吧!哼!等着吧,我一定会戳破赵旭虚假伪善的面具。”田甜噘着小嘴,气呼呼地说道。

    就在这时,鲁南带着魏豪诚走了过来。二人手里端着酒杯,向白欣欣打着招呼说:“美女,我们又见面了!一起喝杯怎么样?”

    李方娜之前是乔俊的女友,乔俊就是鲁南、魏豪诚这个圈子的,自然认得二人。

    “哟!南少,诚少!原来你们也在这儿?”李方娜媚眼如丝,嗲声嗲气地打着招呼说。

    鲁南对李方娜这个小明星不太感冒,知道乔俊把她甩了,淡淡地说了句,“原来是李方娜啊!你怎么和白欣欣小姐在一起?”

    “哦!我和欣欣是一家娱乐公司的。”李方娜解释说。

    田甜在得知鲁南和魏豪诚的身份后,用胳膊轻轻碰了碰白欣欣,小声嘀咕道:“欣欣,这两个才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你可别和赵旭那个有妇之夫的人瞎扯了。”

    白欣欣没有哼声,自顾低头喝着一杯“天使之吻”的鸡尾酒。

    鲁南对李方娜说:“既然大家都认识,李方娜你叫上欣欣小姐,大家一起喝两杯。”

    李方娜失去了乔俊这棵大树,正想再傍一个有钱人呢。要是能傍上鲁南和魏豪诚这样的有钱阔少不发了。不过,她有自知之明,知道鲁南和魏豪诚瞧不上自己。但鲁南和魏豪诚那个圈子,可全都是有钱公子哥,是临江市第一富少圈。

    想到这儿,李方娜对白欣欣询问道:“欣欣,我们和南少还有诚少,一起喝几杯吧?”

    白欣欣淡淡地回了句,“不了!我不习惯太热闹的场合。南少、诚少,请回吧!”

    田甜看出鲁南和魏豪诚对白欣欣有意思,小声地在她耳边说:“欣欣,你傻啊!这么大好的机会要是错过,可就过了这个村,没了这个店了!”

    白欣欣在田甜腿上挣了一把,意思是告诉田甜不要乱说话。

    鲁南见白欣欣拒绝了自己的邀请,他脸上有些挂不住面子,对白欣欣冷声威胁着说:“白欣欣,在临江市还没有人拒绝过我鲁南的邀请,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

    “南少!我们素不相识,我没必要迎合你,也没必要给你面子!”白欣欣冷冷地说。

    鲁南心里憋了一肚子的气,正没出发泄,见白欣欣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还出言顶撞自己。他扬起巴掌就向白欣欣掴去。

    突然,鲁南的一只手,恍若被钢钳钳住了一般,痛得他额头冷汗珠子冒了出来。

    鲁南一瞧阻止自己的人,居然是赵旭这小子。还真是冤家路窄,这都能碰到。

    “赵旭,你他妈的......”

    鲁南话刚说了一半,忽然想起老爷子要自己对赵旭示好的话。便把后半句话,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哎,疼疼!赵旭,你先放了我?”

    赵旭松开鲁南,故意向后一搡,把鲁南推倒在了地上。

    原以为,鲁南会很生气向自己发飙,没想到鲁南从地上站起来后,拍了拍屁股的灰尘,笑嘻嘻地走到赵旭的面前,说:“赵旭,咱们不打不相识,一起喝两杯怎么样?”

    赵旭皱了皱眉头,没想到鲁南不仅没有发怒,还笑嘻嘻地邀请自己喝酒。

    “鲁南,你想搞什么鬼?”赵旭问道。

    鲁南笑道:“赵旭,临江市就这么大,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打打杀杀的多不好。现在是和协社会,不如我们一起坐下来喝几杯。或许,我们能成为朋友也不一定呢。”

    赵旭冷声说:“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我可没你这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