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7章:他活该(感谢我想我会孤单连续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把陈小刀手中查到的资料,“啪!”的甩在魏豪诚的脸上。冷声说:“证据都在这里,你自己看看吧!”

    魏豪诚从地上捡起信封里的纸,看过各种亲子鉴定的材料后,整个人再也站立不稳,身子摇晃了几晃。

    “不!不!,这不是真的?”

    魏豪诚转过身体,看着魏轩问道:“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魏轩叹了口气,说:“哎!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不错,你的确不是我魏轩的儿子,而是我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你的亲生母亲,就是这个魏月仙。”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是老天给我开得玩笑吗?”魏豪诚狂吼起来,他指着身边的魏月仙说:“就算你是我亲生母亲,我也不会认你。你生下来,管过我一天吗?现在我长大了、风光了,要来认我!你给我滚。”

    魏月仙满心欢喜地,想和儿子相认,没想到却是这种结果。她掩面哭泣,飞奔出了“临城酒店”。

    魏豪诚噗通一声,跪在魏轩的面前,说:“爸!从小你抚养我长大,我只认你这们这个爸妈。”

    魏轩点了点头,上前扶起魏豪诚,说:“豪诚,只要我魏轩有一口饭吃,就不会让你饿到。”

    赵旭看了唏嘘不已,没想到魏豪诚不认自己的亲生爹妈,是个有乃便是娘的人。

    “啪!啪!啪!......”

    赵旭稀哩巴啦的拍起了巴掌,笑道:“感人呐!真是感人啊!你们父子就别在这儿演苦情戏了。”

    赵旭说完,目光落在王雅的父亲王德忠的身上。对他说:“王董,魏家要和你们王家联姻,你应该心知肚明为了什么吧?”

    王德忠皱了皱眉头,瞧着赵旭问道:“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呢,是为了王家好,也是为了你女儿好!魏家破产在即,你难道忍心女儿嫁过去,就过落魄的生活吗?”

    魏轩听了赵旭的话后勃然大怒,冲着赵旭喊道:“小子,今天是我魏家和王家的大喜日子,你以为倚仗着陈老给你撑腰,我魏轩真拿你没辙吗?”

    赵旭笑眯眯地说:“魏轩,你没这个机会了!”

    赵旭的话音刚落,只见韩珉走了进来。

    韩珉身边带着旭日集团的律师,径走走到台前。

    台下的众宾客都看呆了,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韩珉走到魏轩的近前,说:“魏董事长,原本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不想来打扰你。可是涉及到我们旭日集团的利益,我不得不来通知你一下。你公司的股东把股份都卖给我们旭日集团了,再加上我们旭日集团在二级市场持有的筹码,我们旭日集团现持有豪诚集团百分之46的股份,高于你们父子持有的百分之42股份,很抱歉的告诉你,豪诚集团易主了。从今天开始,我正式接管豪诚集团,任公司的董事长。”

    韩珉说完,对身边的律师说:“田律师,把股权公正书,给魏董事长看一下。”

    魏轩接过一看,愤怒的瞬间将律师递来的公正书撕得粉碎。

    韩珉冷笑道:“魏董事长,别激动!这只是影印版本。就算你撕了真的公正书,公正处还可以调档的。”

    “韩珉,你......咳咳......”

    魏轩一阵猛烈的咳嗽,居然都咳出了血丝。

    这时,门口一阵匆碎的的脚步声音传来。众人循声望去,来得人却是以张琴为首的警察。

    张琴带着四名警察来到了魏轩的近前,向他出示了逮捕令,神色严肃地说:“魏董事长,你公司涉嫌隐瞒重大安全事故,并打人致残。这是逮捕令,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魏轩再也站稳不稳,眼前一黑,向地上倒地。

    “爸!爸!......”

    魏豪诚一把捞住摇摇欲坠的魏轩。

    张琴冰冷着俏脸,对手下喊道:“带走!”

    两名警察走上前,一名警察掏出了手铐,直接铐住魏豪诚,拖着他就向外走去。

    “爸!......”

    魏豪诚声音透着沙哑,追了上去。

    追出去后,警察已经把魏轩带上了警车。车子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魏豪诚弯腰拄着双腿,哭得泪流满面,就听耳边晌起一个温柔的声音。

    “诚儿!”

    魏豪诚回头望去,见是亲生母亲魏月仙,他气得指着魏月仙大声骂道:“你这个丧门星女人,都是因为你的出现,让我名誉扫地。你给我滚,我不想见到你。”

    魏月仙嘤声哭泣道:“我只想再看看你,既然你讨厌我,那我走好了。”

    魏月仙失神落魄的走着,就听“吱!......”的一声,一辆车急踩油门,停在了距离魏月仙不足米半的地方。

    司机探出头来,对魏月仙骂道:“不要命了!走路能不能看着点儿车。”

    魏月仙向司机说了声“对不起!”,急忙穿过了马路。

    这时,魏轩的老婆唐红秋走到了魏豪诚的身边,轻拍着他的肩膀说:“豪诚,这事情也怪我们瞒你这么久。我们本以为,你的生母再也不会回来了,就没将此事告诉你,想一家人其乐融融过下去。既然你生母回来了,你要是想认她,我和你爸不会怪你的。”

    “妈!魏家这个样子,我怎么能离开。这一切都是赵旭那小子捣得鬼,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唐红秋叹了口气,说:“算了!我清楚整件事情的经过,是你想得到人家的老婆,人家才报复你的。怨怨相报何时了,我早劝你爸伏法认罪,你爸就是心存侥幸心理。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妈!我不甘心。”

    “可你斗得过赵旭吗?”

    魏豪诚鼻里轻哼了一声,说:“哼!我就不信斗不过一个司机?”

    “你怎么现在还不明白,如果赵旭只是一个司机,他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吗?”

    “我不管,就算斗不过他,我也要查到这小子的真正背景。输我也要输得明白。否则,我不甘心。”

    “随你吧!你妈已经是吃素念斋的人。若不是你爸拦着,我早就看破红尘出家了。走吧!我们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魏豪诚点了点头,扶着唐红秋离开了!

    订婚宴,因为出现变故,而不得不被迫终止。

    宾客们陆续散去,只有陈天河等人,还有陶家的人没有离开。

    王雅开心极了,没想到赵旭会用这种方法,帮自己解了围。她溜到赵旭的身边,悄悄说了句:“赵旭,你小子行啊!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我搅了你的婚礼,你不怨我?”

    “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来报复魏豪诚的。不过,他活该。”

    王雅见父亲王德忠瞪了自己一眼,一吐舌头,乖乖回到了父亲王德忠的身边。

    陶爱华对母亲陶老太太唤道:“妈!我们也走吧?”

    陶老太太双目无神,目光空洞,整个人像呆了一样。她口中喃喃地念叨着:“不行!我们陶家不能输,不能输!”

    陶爱华见母亲这般模样,心疼地唤道:“妈!魏家完了,我们还是走吧!”

    “不,不能输!”

    陶老太太拄着拐杖颤微微来到陈天河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陈天河,我们陶家错了!念在我们合作这么多年的份儿上,您就大仁大义,向我们陶家伸出挽救之手,拉我们一把吧!”

    “老太太,你快起来!”

    陈天河和韩珉两人,合力把陶老太太拉了起来。

    陈天河对陶老太太说:“老太太!我陈天河可受不住你的大礼。公司我已经交给韩珉来打理了,既然路是你们陶家选的。抱歉!我们旭日集团也爱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