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43章:魏家危机(感谢我想我会孤单连续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魏家!

    自从拿下新城区的项目后,就野心勃勃。放眼整个临江市,也就只有旭日集团和他们魏家拿下了新城区的项目。

    如果这次魏家能和王家联姻成功,那么魏家就有了向旭日集团发起挑战的资本。

    在临江市中,旭日集团实力排行第一,魏家的豪诚集团排名第二,排在第三的是沈家,沈鑫集团,第四就是王家,第五是鲁家。

    目前,魏家和排名第五的鲁家,已经是一条战线上的。再把王家拉到阵营来,以沈家的行事风格,自然会两不相帮。到时候,集魏家、鲁家和王家之力,势必会将旭日集团拉下马。

    他魏轩做了千年老二,当然也想王八翻身,当一回第一!

    就在魏轩在家中的摇椅上坐着美梦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革履三十左右岁的男人,匆匆向魏轩跑了过来。

    这人叫郎生是魏轩的秘书,是名牌大学毕业。深得魏轩的器重。

    魏轩见郎生慌里慌张地跑了进来,不由皱了皱眉头说:“郎生!你干嘛慌里慌张地?”

    “董事长,不好了!我们公司的董事,纷纷要退出!”

    “什么?”

    魏轩像烫屁股一样,直接从坐椅上弹了起来。

    在这种紧要关头,这些董事要撤资退出的话,无异于未战先乱。自己内部矛盾都没解决,还怎么和旭日集团打?

    “他们在哪儿?”魏轩问道。

    “在公司的会议室等您呢!而且......”郎生瞥了魏轩一眼,欲言又止。

    魏轩大喝一声,“说!而且什么?”

    郎生说:“而且这些股东,把手中解禁的股票,纷纷向二级市场抛售。致使公司的股价再次跌停。”

    魏轩一听,眼前一黑,身体倒了下去。

    朗生眼急手快,一把捞住了魏轩的身体。

    “董事长!董事长!”朗生一脸紧张的神色,对魏轩唤道。

    魏轩只是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刺激得高血压犯了。他让郎生扶着他去坐椅上休息一会儿。

    郎生急忙跑进屋子里去拿药,给魏轩服下后,缓了半天,魏轩才有好转。

    “走吧!我们去公司。”魏轩重新缓缓站了起来,这一瞬间,他似乎苍老了十几岁。

    “董事长,可是你......”

    “我没事!”

    郎生搀扶着魏轩上了车。

    到了“豪诚集团”后,魏轩直接来到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早已经有六个年岁和魏轩差不多的人等待在了那里。

    一见魏轩来了,众人全部站了起来。

    魏轩冷眼扫了扫众人,示意众人坐下。

    可就在这六个董事刚刚坐下,就听“啪!......”的一声,魏轩一巴掌狠拍在桌子上。

    魏轩神情激动地大声吼道:“我魏轩待你们几个不薄吧?你们以前在我豪诚集团困难的时候帮过我。可这么多年,你们也没少从我魏家捞好处。我现在正要和王家联姻,开展我们豪诚集团最伟大的计划。到时候,魏家、王家、鲁家,三方势力联合,就算旭日集团是吕布,我们三家也能照样拿下它!到时候,我们魏家一家独大,你们想过跟着我,沾光会分到多少钱吗?”

    一名秃顶矮胖的男人,苦丧着脸说:“魏董事长,我们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啊!”

    魏轩听了皱起眉头,对秃顶矮胖男人问道:“老卢,你们倒底有什么苦衷,你倒是说啊?”

    “这个......”秃顶矮胖男人欲言又止。

    其它几个董事,赶紧给秃顶矮胖男人递了个眼色。

    魏轩真是被这些人闹糊涂了,气得破口大骂说:“你们跟着我这么多年,连话都不会说,连屁都不会放了吗?”

    一名戴着眼镜,身材瘦弱的男人,叹了口气说:“魏董事长,我们也不瞒你了。你儿子得罪了一个叫赵旭的年轻人,豪诚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他。我们退出也是被逼无奈啊!”

    “赵旭这小子威胁你们了?”魏轩立着眉毛,叱问道。

    “那倒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魏家要完了!我们不想跟着倒霉。”瘦弱男子说完,拿出一份文件说:“这是律师给我们起草的股份撤出协议书,你看过之后,签字吧!我们好聚好散。”

    “老赵,我要是不签呢?”魏轩对几名董事威胁说。

    叫“老赵”的人说,“只要公司不低于法定的人数,我们就有权退出!你签也好,不签也罢!我们今天来这儿,就是冲着你这么多年还可以的份儿上。否则,我们把股份一起移交到别人的手里,你这个董事长,立马就得换人。我们走!”

    叫“老赵”的人,似乎在几名董事里很有威望。起身带着其它几个董事离开了。

    老赵几人离开后,直接来到了旭日集团。

    到了韩珉的办公室后,老赵立马换了副嘴脸,对韩珉恭声说:“韩副总,我们几个已经按您的吩咐,和魏轩摊牌了。您不会再对付我们了吧?”

    韩珉点了点头,说:“钱,我已经打到你们几个的帐上。只要你们不和我们旭日集团为敌,大家和平做生意,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们。”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韩珉点了点头。

    老赵带着几名董事,又匆匆离开了旭日集团。

    韩珉看着桌上的几份“豪诚集团”的股权转让证明,嘴角不由泛起了胜利的笑容。

    韩珉暗中完成了对“豪诚集团”几名董事的收购,“豪诚集团”的股票,也被顾惜雪打压成的白菜价。以韩珉目前持有的股份,已经完全可以向魏家摊牌,将魏轩从董事长的宝座上撵下来。可他并没有立即这么做,赵旭告诉他,周末有一场好戏,让他一起去看。

    魏轩还不知道,几名董事已经手中的股权书转给了韩珉的事情。公司的股价已经跌破了历史新低,日成交量萎缩的连平时的五分之一都不到。唯今之计,只有和王家联姻才能救魏家。

    魏轩把儿子魏豪诚叫了进来。

    魏豪诚刚一进来,就被魏轩打了一记晌亮的耳光。

    魏豪诚被打懵了,捂着被打疼的脸颊,不解地对魏轩问道:“爸!你打我做什么?”

    “我问你,你是不是又得罪了那个叫赵旭的小子?”

    魏豪诚心想,自己和陶家的暗中交易,不会被老爸魏轩知道了吧?

    “说,倒底是怎么一回事?”魏轩厉声喊道。

    魏豪诚吓了一哆嗦,他从来没见老爸魏轩跟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于是,将和陶家的交易,以及与赵旭结仇的经过,原原本本讲述了一遍。

    魏轩听了之后,一手指戳在魏豪诚的脑门儿上,说:“你长没长脑子啊?赵旭那小子要只是一个普通司机的话,陈天河怎么会派他去参加闫俊杰的生日Party?”

    “可我查过赵旭的底细,什么也没查出来!”魏豪诚委屈地说。

    魏轩气得说:“这样不是更可疑吗?如果赵旭是普通人,你又怎么会查不出来?”

    “爸!难道赵旭是陈天河的私生子?”魏豪诚恍然大悟说。

    魏轩沉吟了一下,说:“据我所知,陈天河只有一个儿子,还在国外读书呢。赵旭这小子倒底是不是他的私生子,还真不好说。不过,因为你招惹到了赵旭,我们魏家的危机来了。”

    “爸!倒底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魏轩和魏豪诚说,几个董事联合要退出。

    魏豪诚一听就急了,对魏轩问道:“爸!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帮我约赵旭那小子,我要和他谈一谈。”

    “你和他有什么好谈的?”

    魏轩哼了一声,说:“我培养你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陈天河极力在维护赵旭,这次公司董事联合退出又和这小子有关,不试探一下赵旭对我们魏家的心思,又如何来应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