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118章:不能传宗接待了(感谢金中0171大佬连续解封)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见花蕾已经搞定,打电话给文豹说,“文豹,你给我安排七八个面生的人,在帝诺酒吧门口等我。”

    文豹一听,就知道赵旭要打架。

    “赵公子,要不要我亲自去?”

    “不用!一定要找面生的兄弟,因为我要对付的人是魏豪诚和鲁南。”

    赵旭以为文豹听了之后会惊讶。没想到,文豹听了之后,说了句:“我早看这两小子不顺眼了。”

    “嗯!一会儿我会让农泉过来,让你的人跟着农泉做事。”

    “知道了,赵公子!”

    赵旭又打电话给陈小刀,让他给农泉伪装一下,最好伪装成彪形大汉的那一类型。

    陈小刀是全国第一私家神探。侦查、伪装术,枪法,格斗,不仅样样精通,更可以说是出类拔萃。

    当陈小刀带着农泉来的时候,赵旭差点儿没认出农泉来。

    陈小刀不仅把农泉伪装成了“独眼聋”,更是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彪形大汉。就连身高和体格,都看不出一丝伪装的痕迹。

    赵旭只知道陈小刀会“伪装术”,没想到他的“伪装术”这般厉害。

    陈小刀对赵旭问道:“少爷,你要对付谁?”

    “魏豪诚和鲁南!”

    陈小刀听了之后,不由皱了皱眉头,问道:“前两天不是刚把他们打了一顿吗?”

    “这两人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他们在打我老婆和小姨子的主意,我能留着他们才怪。”

    “那你要把他们怎么样?”

    “让他们变太监!”

    农泉一听就乐了!对赵旭说,“少爷,这事儿俺最拿手了。”

    赵旭“嗯!”了一声,对农泉叮嘱说:“农泉,你只管给我打,但千万不要闹出人命。另外,打人的时候,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打完就带人跑,我在前边的位置接应你们。”

    “放心吧,少爷!”

    农泉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陈小刀知道农泉是个打架狂,魏豪诚和鲁南落到农泉的手里,算是倒霉了。为了以防万一,陈小刀一直将车停在路边,替农泉盯着。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钟,魏豪诚、鲁南,这些人才醉醺醺,从“帝诺酒吧”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魏豪诚和鲁南两人一人怀里搂着一个外国妞儿。出来后,鲁南怀里的女人,挣扎说:“老板!我们要回家了,要不我哥哥要找来了。”

    “你哥哥?呵呵!今晚我们就是你们的好哥哥!......”

    “不行!我哥哥很厉害的,他会打死你们的。”一个女孩儿,用生硬的国语,央求着说。

    “不怕!在临江市,我们才是老大。”

    鲁南强行拉着外国妞儿要走,迎面与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撞了个满怀。

    “你走路不长眼睛啊?”鲁南骂咧咧地说。

    鲁南怀里的女孩儿,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是怎以一回事了。佯装惊慌地叫道:“哥哥!他们不让我们回家。”

    “哥哥?”

    魏豪诚和鲁南酒意清醒了大半。

    雷佐为了邀功,走上前头,指着农泉问道:“你就是她们的哥哥?知不知道,魏少和鲁少看上你的两个妹妹,是她们的荣幸。你......”

    农泉一把抓握住雷佐伸出的手指头,就听“咔嚓!”一声,手指直接被农泉给折断了。紧接着,一脚将雷佐踢飞出数米之外。

    雷佐可是出了名的打架好手,一个人打上两三人,毫无压力。没想到,不敌人家的一脚之力。

    魏豪诚和鲁南身边的保镖冲了出来,抄着钢管、棒球棍之类的东西,朝农泉打去。

    农泉谨记赵旭的叮嘱,也不吱声。就在一人抄着棒球棍向他打来的时候,他伸手夺下对方的棒球棍。迎面与一个挥着棒球棍的保镖击打在一起。

    就听“嘭!......”的一声,对方的棒球棍超接被磕飞。在黑夜中,明显能瞧见溅出一抹火星。

    农泉天生神力,双臂的力量大的出奇。棒球棍在他手中,无异于如虎添翼。平时威风凛凛的保镖,在农泉手里,走不过两招,尽数被打趴在地上。

    农泉朝魏豪诚和鲁南走来,两人一看事情不妙,转身就要逃。

    农泉把手中的棒球棍,直接扔掷了出去,正中鲁南的腿上。

    鲁南“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魏豪诚回头望了一眼,心里满是恐惧,但他没向鲁南伸出援手,担心被后面的农泉追上。

    刚跑出没几步,文豹的手下在前方围堵住了魏豪诚的去路。众人一拥而上,把魏豪诚打趴在地上,一番拳脚下来,简直惨不忍睹。

    农泉走到鲁南的身边,鲁南面现惊恐的神色,对农泉祈求说:“大哥!我不敢撩你妹妹了。你开个价吧,我赔钱、赔钱。”

    农泉懒得和鲁南废话,上去一脚踢在鲁南的裆部。就听鲁南“啊!”的一声惨叫,晌彻整个上空,瞬间疼晕了过去。

    农泉紧接着向魏豪诚走了过去。

    魏豪诚刚才听到鲁南那声凄惨的叫声,吓得他面无血色,对农泉求饶道:“你......你放过我吧!我是魏豪诚,魏家的公子哥。”

    “啊!......”

    农泉一脚踩在了魏豪诚的裆部,魏豪诚惨叫一声,也当场疼晕过去。

    农泉带人拔腿就跑,上了赵旭的车后,赵旭一脚油门轰下,车子引擎发着咆哮,很快消失地无影无踪。

    那两个外国女孩儿,上了陈小刀的车。

    陈小刀直接把二人拉送到了机场,给她们了一笔钱,安排她们连夜回国了。

    帝诺酒吧外,闹哄哄的。

    酒吧经理压根儿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慌忙跑到花蕾的办公室,说:“花姐,出事了!出事了。”

    花蕾明知故问说:“出什么事了?”

    “魏豪诚和鲁南被人打了,好像伤势很严重。”

    这两人毕竟有身份,又是在自己酒吧门口出的事。

    花蕾带人急匆匆走了出来。

    此时,沈鑫、闫俊杰等人正围拢着看热闹,没想到魏豪诚和鲁南同时遭到毒手,不用想也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放眼整个临江市,敢同时动魏家和鲁家的,还真找不出谁来?

    忽然,沈鑫的脑海中,浮现出赵旭的样子。心想:“难道是他?”

    花蕾见魏豪诚和鲁南伤势严重,当即拨打了120的救助电话。心里却对二人冷笑。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连陈天河都要敬三分的人!

    市医院!

    魏豪诚的父母,还有鲁南的父母都来了!

    鲁柯汶对魏轩说:“魏总,我已经报警了!”

    “嗯!如果抓到这帮凶徒,一定严惩不贷。对了!鲁总,你知道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鲁柯汶叹了口气,说:“豪诚和小南去帝诺酒吧,好像喜欢上了两个外国妞儿。我听帝诺老板娘说,她警告过豪诚和小南了。说这两个外国妞儿,有个打架很厉害的哥哥。从酒吧出来,就出事了!”

    “那两个外国妞儿呢?”魏轩问道。

    “跑了,连夜回国了。”

    魏轩一听就嗅到了阴谋有味道,对鲁柯汶说:“鲁总,赶快查!这里觉对有猫腻。”

    这时,手术室门打开。魏豪诚和鲁南相继被推了出来。

    魏轩和鲁柯汶,急忙上前向医生询问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对鲁柯汶说:“鲁总,你家少爷性命是无碍。只是尚失了生育的功能。以后,怕是不能传宗接代了。”

    “什么?”

    鲁柯汶听到这个消息,不谛于晴天霹雳。

    鲁柯汶身形一晃,他老婆听到这个消息后,更是当场晕厥过去。

    魏轩急忙向医生询问,“医生,那我儿子呢?”

    “魏少爷也被踢中要害。不过,尚有救治的机会。但还得多次手术,才好下定论。”

    魏轩听了稍感心慰,说:“好好好!无论花多少钱,都要把我儿子治好。”

    消息很快传到了赵旭的耳朵里。

    赵旭听了,心情大爽,举杯对文豹、陈小刀,农泉说:“来!这杯酒,我敬你们。以后看这两个太监,还敢乱蹦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