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2章:挤一张床住
     book chapter list     文豹重新取了一根雪茄,点燃抽了起来。他冷眼瞧着袁牧和袁尘。

    “你们要对付的人叫赵旭?”

    “对对对!”袁牧忙不迭失地说:“要是让我们对付陈天河,也不敢啊?”

    “既然这样,我就把赵旭那小子请到这里来。让你们解决一下私人恩怨如何?”

    袁尘和袁牧对望了一眼,二人以为文豹已经答应要出手教训赵旭。

    袁尘对文豹笑道:“豹哥,旦凭你做主就是了!”

    文豹点了点头,拿出手机走出了包房的门外。当他拨通了赵旭的电话后,里边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有事吗?文豹。”赵旭问道。

    文豹换成了一副恭敬的语气对赵旭说:“赵公子,有点儿小事。”

    “说!”

    “你认识袁尘和袁牧吧?”

    一听“袁尘”和“袁牧”的名字,赵旭皱了皱眉头,问道:“我知道他们,怎么了?”

    “他们要找我,对付你?”文豹立马解释说:“赵公子,您别误会。我又怎么会对付你,这两小子现在就在我这儿里呢,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儿,让您多加防范,顺便问问赵公子你要怎么处置这两个人?”

    赵旭一听,袁尘和袁牧跑去求文豹来对付自己,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这两个傻子还真是有病乱投医,开始找社会人对付自己。又怎么会想到,文豹已经跟了自己做事。

    “先把他们稳在你那儿,我马上开车过去!”

    “知道了,赵公子!”

    “记住,在外人面前不要叫我赵公子,叫我赵旭。”

    “好!......”

    文豹知道赵旭是不愿意暴露身份,才让他这么叫的。

    其实,文豹也不知道赵旭的真正身份是什么。只知道他是给陈天河开车的司机,却出手阔绰非常有钱。豪掷2000万买下了自己的浩思迪吧不说,还出资近5000万,买下了临江市最高档的酒楼贵宾楼。

    要说赵旭只是一个普通的司机,这谁能相信?所以,文豹虽然摸不清赵旭的底细,却知道这小子入赘李家,又给别人当司机,故意是在玩扮猪吃老虎的把戏。

    文豹在清楚袁尘和袁牧都是赵旭的敌对份子后,故意回去把袁尘的老婆李娜搂在怀里,在袁尘面前大秀亲热。

    袁尘强忍着心中的愤怒,真是敢怒而不敢言。李娜故意要当着袁尘的面儿气他,和文豹两人一拍即合,场面一度辣眼睛。

    小姨子李妙妙放学后没有住校,而是来到赵旭家里坐客。赵旭接完文豹的电话,来到李晴晴的身边,对她耳语了几句。

    李晴晴听了后,对妹妹李妙妙说:“妙妙,你帮我照看一下叶子,我和赵旭有事出去一趟。要是困了,你就搂叶子先睡吧。”

    “行,姐!你们去吧。叶子交给我就行了。”

    “那你晚上还要吃点儿什么吗?回来给你打包。”

    “不用了,我从学校吃过晚饭才来的。”李妙妙抱起小叶子,对孩子说:“叶子,小姨给你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好吗?”

    “好啊!小姨讲故事最好听了。”

    李妙妙冲姐姐李晴晴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孩子交给我,你们就放心吧!

    赵旭开车载着老婆李晴晴直奔“浩思迪吧”!

    李晴晴上次在“文投集团”见过文豹,而且刚刚和人家签了合作,也算是熟人了。

    李晴晴跟着赵旭进了“浩思迪吧”后,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她还是婚后第一次到这种蹦迪的夜店。大学一毕业,就和赵旭结婚了。

    当李晴晴目光望向舞池里疯狂摇摆的男男女女时,她感觉自己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浩思迪吧”的人都知道,赵旭是这里的贵宾。

    文豹一名手下,引领着赵旭和李晴晴进了包房。

    当文豹看见赵旭和李晴晴进来后,吓得他把身上的李娜一把给推倒在地上。

    “豹哥,你推我做什么?”李娜从地上站了起来,以埋怨的口吻说道。

    这个时候,文豹哪有功夫搭理李娜。上前热情地对赵旭和李晴晴招呼说:“赵哥、嫂子!你们来了。”

    文豹的年龄比赵旭大多了,为了以示对赵旭的尊重,直接叫他“大哥”、叫李晴晴“嫂子”。

    袁牧没想到李晴晴会来,更没想到文豹会叫赵旭“赵哥”,还叫李晴晴“嫂子”。一看文豹讨好的表情,这哪儿是要教训赵旭这小子,分明是在巴结人家啊?

    难道?......想到这儿,袁牧神色大变。他忽然记起,在这之前提到“赵旭”的名字时,文豹打了自己一巴掌。文豹一直在演戏诓自己哥俩儿,原来他和赵旭还有李晴晴认识啊?

    袁牧想到这儿,对堂哥袁尘一使眼色,二人正要悄悄留走。就听文豹冷声喝道:“你们俩给我站住!”

    文豹的手下,立刻上来把袁尘和袁牧擒住了。

    袁牧求助的目光向李晴晴望去,大声嚷叫道:“晴晴!你和豹哥说说,让他放我们走吧!”

    不等李晴晴答话,赵旭就抢先笑着说:“袁学长,放你们走了,还有什么意思。你们哥俩儿不是要找文豹收拾我吗?来吧儿,我在这儿了。”

    袁尘也看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感情文豹把自己哥俩留在这里,故意等赵旭来。一看这架势,连文豹似乎都对赵旭很忌惮啊。

    “文豹,你太不讲江湖义气了。就算买卖不成,你也不能这么坑我们?”

    文豹走到袁尘的近前,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冷笑着说:“老子坑得就是你们!你们两个傻子,不知道赵旭是我大哥啊?还让我出手对付我大哥,你们是脑袋进水了?还是被屁崩了?”

    袁尘和袁牧听了之后,一阵目瞪口呆。兄弟两人心想:我们要是知道你认识赵旭,又怎么会找你出面对付他?

    李晴晴寒着俏脸,对袁牧冷声地说:“袁牧,你真的让我很失望!之前我觉得,你是个斌斌有礼、风度翩翩的男人,归国以后热情心地帮我不说,还照顾我的生意。现在我才知道,你的手段有多么卑劣,人品是多么的肮脏。”

    “晴晴!这一切都是误会。”袁牧辩解道。

    “误会?”

    李晴晴冷笑着说:“你和你哥找人收拾我老公,这是误会吗?你让你哥袁尘出手坑我的公司,这是误会吗?袁牧,从今天开始!你再也不是我李晴晴的同学,我们法庭上见。”

    赵旭适机对李晴晴安抚道:“老婆,和这种人渣生气不值得。这个袁牧坑我们家这么惨,我出手教训他不过份吧?”

    “赵旭,打他脏了你的手,再贪上官司就不好了!我们还是把他们告上法庭吧?”

    “这种人渣,我都嫌会脏了我的手。不过,就这样放过他们,我又不甘心。文豹!”

    “赵哥,我在!”

    “这两人交给你了,留口气就行,你自己看着办。”

    “放心吧,赵哥!”

    赵旭带着李晴晴离开后,坐在车里,李晴晴亲眼目睹了文豹的手下,把袁尘和袁牧打得那叫一个凄惨。

    李晴晴有些看不得这种场面,对赵旭说:“赵旭,你以后还是少和文豹这种人交往吧?我总感觉他不像好人。”

    赵旭不以为然地说:“老婆!就算是他是恶人,你也得看他落在谁的手里。像文豹这样的人,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的主。上次,我和农泉给他教训了一顿,你看现在对我还不是服服贴贴的。所以,恶人就得更恶的人来治。”

    “我可警告你,不许跟着文豹干犯法的事儿!”

    赵旭信誓旦旦地说:“放心吧老婆,文豹要是敢干这种事儿,我第一个收拾他。对了,妙妙今天在家里住,家里住不下,不行我去农泉那里住吧?”

    李晴晴面色一红,咬着下唇幽幽说了句,“这么晚了,别去麻烦人家了!晚上,我和你挤一张床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