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40章:一个惹不起的人
     book chapter list     这些工商局和卫生局的人,是韩珉找去查袁尘的。

    既然赵旭要把袁尘的公司,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搞破产,韩珉自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

    经过检测,袁尘公司生产的卤制品被检测出防腐剂超量,为改变卖相,还使用了人工色素,苏丹红这种致癌的粉剂。

    现在很多的行业,因为存在着利益关系没被深究罢了!一旦细查起来,其实很少有企业能做到完全达标。

    袁尘生产卤制品的工厂,被工商部门和卫生部门联合查封。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情捅到了媒体那里。

    媒体用此事大作文章,呼吁食品安全,痛批袁尘的食品公司是黑心产业。

    袁尘的食品公司,正在深交所的中小板冲击IPO,这下子也全泡汤了。

    铺天盖地的负面言论,向袁尘冲击了过来。包括全国的经销商,也全部嚷着要退货!

    袁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但肯定有人要整自己。他思来想去,似乎这件事情和“旭日集团”脱不了关系。

    就在袁尘公司出事的第三天晚上,袁尘以老同学的名义单独邀请韩珉去家里吃饭。

    袁尘的老婆叫李娜,以前和韩珉还有点儿暧昧关系。只是后来,韩珉娶了现在的老婆,才没和李娜在一起。

    当韩珉来到袁尘家里的时候,家里只有李娜一个人。

    李娜身上穿了一件V字领的镂空睡裙。

    李娜开门后,将韩珉让进了屋里。

    韩珉见李娜穿成这个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袁尘呢?”

    “他路上有点儿堵车,马上就回来了。”

    李娜坐到韩珉的身边,伸出纤纤玉手在韩珉的腿上来回摩挲着,说:“韩珉,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

    “李娜,我们都是已婚的人了。请你自重!”

    “唔!......”

    李娜伏在韩珉的怀里,嘤声地哭了起来。说:“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明明我们会成为一对。可你最终还是和祝丹丹在了一起。你知道,在你和袁尘之间,我最喜欢的还是你。”

    韩珉轻轻一推,将李娜给推倒在地上。豁得站了起来,对李娜冷声叱道:“李娜,袁尘发迹的时候,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这话。别演戏了,我真为你感到羞耻,为袁尘感到悲哀。”

    “韩珉,你......”

    韩珉鼻里哼了一声,觉得没有呆下去的必要,转身朝门外走去。

    这时,袁尘脸上堆着笑容,从门外走了进来,恰巧把韩珉堵住。

    “老同学,你这才刚来,干嘛急匆匆就要走?”

    “袁尘!你和李娜还真是天生的一对啊。以为,到了我们这个年龄,我还会受女人的媚惑?”

    “李娜只是对你还放不下罢了!”

    韩珉听了袁尘的话后,冷声地说:“袁尘,我以前觉得你还是个干大事的人。现在才知道自己错了,你他么的就是个卑鄙小人。只要能保住自己,就算把老婆卖了,你也会同意的。”

    “韩珉,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你动用动用关系,帮我挺过这一关,我把李娜借给你一个月。”

    韩珉同情地望了李娜一眼。

    李娜气得面色冷若冰霜,咆哮着对袁尘怒吼道:“袁尘,你不是说让我拖住韩珉就行吗?说有办法搞定他。你别告诉我,你所谓的搞定他,就是把我借给韩珉玩一个月。你说得是人话吗?”

    “老婆我......我也没法子啊!再这样下去,我们家就要破产了。如果我破产了,你还能像阔太太一样,天天除了逛街,就是买、买、买。”

    韩珉见袁尘和李娜夫妻吵了起来,冷声说了句:“我对你们的吵架没兴趣,你们继续!”

    韩珉刚踏出门口,就被袁尘一把拽住。

    袁尘拿出一张银行卡,对韩珉说:“韩珉,我这张卡里有一千万,密码就是李娜的生日。只要你帮了我,这钱就是你的了。”

    “一千万?”韩珉冷笑了一声,说:“袁尘,虽然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但你认为,我差你这一千万吗?”

    “那你告诉我,倒底是谁在对付我?为什么你们旭日东昇的连锁超市,要将我公司的食品全部下架?”

    韩珉眯了下眼睛,淡淡地说:“你现在才知道怕了?可惜你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说完,大踏步离开了韩家。

    李娜见袁尘大势已去,他刚才还扬言要把自己给韩珉用一个月。没想到结婚这么多年睡在一起的男人,和自己始终是同床异梦。

    “袁尘,我要和你离婚!”

    袁尘心情不好,对老婆李娜喊道:“你要喜欢离,那就随你好了!等我东山再起的时候,你这个贱女人记得别来找我。”

    “你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难道你没听韩珉说,你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吗?你完了!”李娜进屋拿了件外衣,没理会袁尘,径直离开了家门。

    袁尘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

    短短两三天的功夫,他的公司和家庭都遭逢了巨变。如果真的是“旭日集团”想致自己于死地,那么他袁尘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熟悉韩珉,韩珉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那么唯一能命令韩珉的人,只有陈天河这老家伙。

    可自己也没得罪陈天河啊?

    这时,袁牧给袁尘打来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袁牧急声对袁尘问道:“哥,你在哪儿呢?”

    “我在家!”

    “你看新闻了吗?现在纸质媒介和网络媒介,都是关于你公司的新闻。而且,我听说卫生局要把你公司设为典型的重点打击对象。你这倒底是怎么了?”

    “哎!一言难尽,你过来再说吧。”

    “好,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二十分钟之后,袁牧出现在了袁尘的家里。

    当袁牧听说嫂子李娜负气出走,要和袁尘离婚的时候,他被这个消息惊得目瞪口呆。

    袁尘真是走霉运啊!接二连三全是闹心的事情。

    “什么,你说韩珉说你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袁尘“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袁牧气得将面前的凳子一脚给踢翻了,说:“整个临江市,除了旭日集团有这个实力能把你搞破产,放眼望去找不出第二家企业。可韩珉不是你的同学吗?难道是他在对付你?”

    “不是他!”袁尘以肯定地语气说道。“一定是有人指使韩珉这样做的。不过,我了解韩珉这个人,你就算杀了他,他也不会吐露出来幕后主使人。”

    袁牧做出一副沉吟思考的样子,说:“那韩珉只听陈天河一个人的。难道是陈天河?”

    “我又没得罪陈天河。他让韩珉搞我做什么?”

    “这......”

    袁牧也觉得以陈天河的资历和名声不会这么做,可这件事情太蹊跷了!他忽然想起,苗文丽说过,赵旭是陈天河的司机。

    前两天赵旭说他已经掌握了君悦陷害李晴晴的证据,难道是他?

    想到这儿,袁牧把知道事情的始末对袁尘讲述了一遍。

    袁尘听了之后,大惊失色地问道:“你说那个赵旭,掌握了君悦陷害李晴晴的证据?”

    “是啊!但具体是什么证据,我也不知道。我没能从赵旭那厮的手里,把证据抢下来。”

    袁尘瞧着袁牧问道:“你确定那个叫赵旭的小子,只是陈天河的司机?”

    “对,他只是陈天河的司机。整天吊儿郎当的,有事儿就给陈天河出出车,没事儿就开着豪车接孩子,要不就是到处炫富。”

    “陈天河怎么会雇佣这样的人做他的专车司机?”

    “听说赵旭这小子救过陈天河。”袁牧皱着眉头,顿了一下说:“会不会是赵旭这小子查出来是你指使庄君悦这么做的,然后利用陈天河来报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