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9章:报复开始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见老婆李晴晴还执迷不悟,从裤袋里掏出拷贝的视频文件。说:“晴晴,我这里有证据,就算你不相信我赵旭,但总不会不相信证据吧?”

    袁牧闻言面色大骇,他之所以不害怕,就是因为赵旭虽然揭露出事实,却没有证据。只有没有证据,随他赵旭怎么闹腾。

    见赵旭拿出了U盘,袁牧伸手向U盘抢了过来。

    赵旭一脚蹬在袁牧的小腹上,袁牧又怎么会是赵旭的对手,被踢得腹部一阵疼痛,在地上挣扎了半天,才爬起来。

    李晴晴一脸不置信的表情,盯望着刚从地上爬起的袁牧。

    “袁牧,真的是你?”李晴晴美眸中泛着寒意,对袁牧问道。

    袁牧摆手说:“不是我!不是我!晴晴,难道同窗这么多年,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吗?”

    “那你为什么作贼心虚的,要抢赵旭手上的证据?”

    袁牧站起来,指着赵旭说:“他这个窝囊废,一定在中伤我。我袁牧又怎么会容忍他败坏我的名声。”

    李晴晴对袁牧骂道:“不许你叫赵旭窝囊废,我看你袁牧才是窝囊废!”说完,走到赵旭的近前,拿过他手里的U盘,转身回到了公司。

    “晴晴!你听我解释。”

    袁牧正要追上去,被赵旭给拦了下来。

    赵旭早就对袁牧这人恨得牙根痒痒的,上来对袁牧就是一顿拳脚。

    “敢背后阴我老婆。砰砰!......”

    “敢叫我窝囊废!砰砰砰!......”

    “敢垂涎我老婆!砰砰砰砰!......去死吧!”

    赵旭解气的对袁牧狂打了一通后,袁牧刚养好的脸伤,又被打成了猪头模样。

    自从上次袁牧遇袭后,他雇佣了一个司机兼保镖。等那保镖反应过来的时候,赵旭已经把袁牧给打完了。

    保镖上来厮打赵旭,赵旭虽中了对方一脚,但还是把袁牧的保镖给打趴下了。

    袁牧见赵旭这个窝囊废这么厉害,就连自己新雇佣的保镖也不是他对手,指着赵旭摞下一句狠话,“姓赵的,你给我等着,今天这笔帐,我和你没完!”

    “袁牧,你以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否则,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袁牧被赵旭打得险些破了相,对司机兼保镖骂道:“你个窝囊废,打又打不过人家,还在这儿丢人现眼干嘛?”

    “啪!”

    袁牧的眼睛,被新雇佣的保镖打了一拳。

    保镖骂咧咧地说:“你有钱了不起啊。老子以后不侍候你了。”

    袁牧被打得鼻青脸肿不说,一只眼睛还被打成了熊猫眼。他直接坐进车里,开车匆匆去了医院。

    当赵旭进到老婆李晴晴办公室的时候,见李晴晴气得娇躯发抖。

    李晴晴见赵旭走了进来,对他问道:“赵旭,你哪儿来的视频证据?”

    赵旭如实说:“当初,你贪上官司的时候,我就觉得事有蹊跷。后来我跟陈老说了此事,陈老委托全国最有名的私人神探陈小刀,在庄君悦身上弄到的证据。”

    李晴晴心里大为感动,如果不是赵旭帮她,她一辈子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赵旭,谢谢你!是我错怪了你。”

    “我们是夫妻,谢我干什么。”

    李晴晴鼻里轻哼了一声,说:“哼!我真没想到袁牧这么坏,简直人面兽心,我一定要向他们讨回公道。”

    “老婆!我们暂时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先抛去袁牧不说,一个庄君悦就够我们对付的了,而袁牧的哥哥袁尘是亿万富翁。现在我们和他们对着干,无异于以卵击石。”

    李晴晴以为赵旭不肯帮她,生气地说:“你不帮我就算了,少在一旁说风凉话。”

    “晴晴,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求陈老出手教训袁尘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真的?”李晴晴目露喜色,激动地抓着赵旭的手,问道:“陈老真的答应了?”

    赵旭点了点头。

    连陈天河都要听他赵旭的,赵旭想报复袁尘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赵旭先一步从“叶子包装设计”离开后,他直接打电话给旭日集团的副总韩珉,约他在上岛咖啡见面。

    一般大事儿的时候,赵旭找陈天河解决。到具体实施的时候,都是找韩珉来解决。

    两人在上岛咖啡厅见面后,赵旭对韩珉问道:“韩总副,袁尘是你的老同学吧?”

    “对,袁尘是我同学。”

    “我听说他是做食品加工生意的?”

    “是,袁尘的扬升集团,以卤制品食品加工为主。主做休闲食品,现在产品市场销售不错,销售网遍及全国。目前正在开发,类似三只松鼠品牌类的坚果类休闲食品。而且,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书,力求打造线下和网络营销式的休闲食品。”

    赵旭听了之后,不由紧皱起眉头,瞧着韩珉问道:“你和袁尘的关系怎么样?”

    “一般!”韩珉如实说:“我是班里的独行侠,也是同学眼中的怪胎,独来独往惯了。袁尘找过我几次,但我都是公事公办的。赵公子,难道袁尘得罪了你?”韩珉试探性地问道。

    赵旭点了点头,说:“我也不瞒你,我老婆公司出了事。幕后黑手就是袁尘。你和他是同学关系,如果不方便替我做事,就和我说一声,我另找别人来办这件事。”

    “不用!我和袁尘的关系还没好到那种程度。赵公子有什么事,旦请吩咐。我韩珉一定不会徇私舞弊!”

    “好吧!我相信你。”赵旭对韩珉说:“韩副总,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我的事情泄露到了袁尘和袁牧兄弟的耳朵里,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韩珉听了大惊失色,赵旭的话明显是在警告自己。

    在这之前,当陈天河对他讲赵旭真正身份的时候。他暗中调查过赵旭,这小子只是李家一个赘婿,被人吆来喝去,还被李家和陶家的人叫成窝囊废。可如今看起来,赵旭这个“窝囊废”是他一直装出来的。

    赵旭出身于豪门,又有超出常人的“隐忍力”,这样的人绝对是干大事的料。

    韩珉立刻向赵旭表忠心,说:“赵公子,放心吧!要是我韩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赵旭点了点头,对韩珉问道:“韩副总,那我问你,我想让袁尘破产,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直接扼杀其产品。”

    “说具体点,该怎么做?”

    “首先,袁尘食品公司的产品,线下最大的渠道,就是我们旭日集团旗下的旭日东昇连锁超市。我们随便弄点借口,就可以将袁尘公司的产品逐出门外。再然后,......”

    韩珉担心有人偷听,对赵旭小声讲了几条。

    赵旭听了连连点头,对韩珉说:“韩副总,就这样办!我要让袁尘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必需破产!”

    “放心吧!交给我。”韩珉告辞了赵旭,转身大踏步离开了。心里一个声音说:“老同学,别怪我翻脸无情,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又过了三天,袁尘公司的休闲包装食品,全部以卫生不合格为由,被“旭日东昇”连锁超市下了架。

    袁尘第一时间,把电话打到了韩珉的手机上。

    韩珉刚接起手机,就听袁尘暴怒地叫道:“韩珉,你什么意思?为什么将我公司的产品全部下架?”

    “袁尘,我还没向你兴师问罪,你倒直接问责起我来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袁尘不解地问道。

    韩珉说:“工商局和卫生局的人马上会去找你,你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