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6章:幕后元凶
     book chapter list     陶爱华被气跑后,屋子里一阵空前的沉默!

    李国龙叹了口气,说:“晴晴、妙妙!谢谢你们能理解爸爸。不是爸爸怕你妈。爸爸始终相信,家和才能万事兴!你妈心眼儿不坏,就是脾气臭了点儿。但不管怎样,她也是生你们、养你们长大的妈。”

    “特别是晴晴已经有了叶子,更应该能体会做母亲的艰辛。所以,晴晴!答应爸,不要和你妈断绝母女关系!”

    李晴晴轻启朱唇说:“放心吧,爸!只要我妈不逼我做过份的事,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嗯!”李国龙点了点头,说:“陶家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爸是不会干涉你的。”

    “谢谢爸!……”

    在李国龙转身的刹那儿,李晴晴鼻子一酸,她明显看到父亲李国龙原本伟岸的身姿变得佝偻了。

    从小到大,李晴晴被母亲陶爱华逼着做各种不爱做的事情。每每伤心的时候,都是父亲李国龙在开导她。

    父亲李国龙是李晴晴姐妹的精神寄托。只有从父亲这里,能得到家的温暖。父亲像伟岸的一座大山,在包容着她们,对她们姐妹满是宠溺。

    李妙妙见父亲李国龙离开后,她本想把赵旭偷偷约会顾惜雪的事情当场揭发出来。见家里变成了一团糟,就没敢再火上浇油。走到赵旭的近前,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好好对我姐!再让我发现你和那只狐狸精在一起,我不会饶你们的。”瞪了赵旭一眼后,跑去追李国龙了。

    李晴晴见妹妹李妙妙在赵旭的耳边嘀咕着什么,蹙起蛾眉疑惑地瞧着赵旭问道:“赵旭,妙妙刚才和你说什么呢?”

    “哦!她说让我以后对你好点儿。”

    李晴晴端抱着臂膀,嘴角露着迷人的微笑,喃喃自语道:“这丫头,自己学习上的事儿都没整明白,还来插手我的事。”

    “妙妙,也是为了你好!”

    “都说姐夫最心疼小姨子。看来,果真如此。我去洗个澡,你去安慰一下叶子,省得她又被吓到了。”

    赵旭“嗯!”了一声,来到了女儿的房间。见女儿小叶子趴在被窝里,只露出一个小脑袋。

    小叶子把被子一掀,坐进了赵旭的裤兜里,幽幽地说道:“爸爸!外婆为什么总和妈妈吵架?”

    “叶子,你还小,不懂!”

    “可我看见妈妈总是偷偷地抹眼泪,她一定受了很多的委屈。”

    “放心吧!只要有爸爸在,以后就不会让你们爱委屈的。”

    小叶子听了后,在赵旭的脸上“啵!”了一口,高兴地说:“我就知道爸爸不是窝囊废!爸爸是超人一样的大英雄。”

    “好!爸爸以后就做叶子的超人。”

    “哦!太好了。我爸爸是Z国超人!”

    赵旭陪小叶子玩了一会儿,孩子实在是太困了,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这时,就听浴室里传来了李晴晴一声“哎呀!”的声音。

    赵旭急忙冲了出来,对李晴晴询问道:“晴晴,你怎么了?”

    “我刚才不小心滑了一跤,把脚崴到了!”李晴晴疼痛难忍,抑制不住,口中发出了阵阵疼痛的轻吟。

    赵旭顺手拉开了浴室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具白如凝脂的美体。

    李晴晴顺手拉过浴巾挡在胸前,俏脸泛起怒色,对赵旭叱道:“谁让你进来的?”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计较这个。再说,你是我老婆,我又不是没瞧过。”赵旭关了水阀,正要弯腰抱李晴晴。

    李晴晴一脸郑色的表情,盯望着赵旭,审问道:“等等!你什么时候瞧过?”

    “梦里的时候!”

    赵旭龇牙一笑,弯腰抄起李晴晴的腿弯,一手托着她的背部,抱着她来到了自己的床上。

    李晴晴紧紧抓着浴巾,生怕浴巾从身上滑落,又对赵旭追问了一句,“你给我说实话,什么时候瞧过?”

    “老婆!我真的只是梦里想想而已。”

    李晴晴见赵旭脸上的表情不像是在骗自己,气哼哼地说:“告诉你赵旭,虽然我一直没有答应陶家人和你离婚,但也没准备和你在一起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我们双方在一起,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把叶子抚养长大成人。在离婚之前,双方都不许和异性上床。一旦违反,将净身出户走人。”

    赵旭知道李晴晴属于女霸道总裁行事风格,行事向来说一不二。

    李晴晴的提议,虽然对赵旭一个大男人有些残忍。但这样更可以约束自己的漂亮老婆。

    想到这儿,赵旭忙不迭失地答应了下来。

    “我同意!......”

    赵旭见李晴晴脚踝肿得老高,说去药箱拿药。结果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跌打损伤的药。然后,他又蹬蹬跑下了楼,去药店买了一瓶“云南白药”的喷剂回来。

    帮着给李晴晴喷上了药后,赵旭对她叮嘱说:“我买了两瓶药,一瓶你带到公司,白天喷两次就行,早晚我在家给你喷。”

    见赵旭帮自己喷药的动作非常细心,语气又充满了关怀。李晴晴心里微微有点感动,对赵旭淡淡地说了句:“好,我知道了!你转过去,我重新裹下浴巾。”

    赵旭极不情愿的转过了身。

    李晴晴试着站起来,“哎呦!”了一声,脚还是不敢吃力。

    赵旭回转过身体,关心地询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脚还是不太吃力!”李晴晴芳心如小鹿状“怦怦!......”地跳着。刚才若不是手快将浴巾系好,又要在赵旭这小子的面前出糗了。

    “别逞能了!怎么也得养上个五七天才行。”

    赵旭不由分说,拦腰抱起了李晴晴,进了女儿叶子的房间。

    李晴晴鼻中满是赵旭身上传来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一阵意乱情迷,悄脸泛起了阵阵的羞红。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对赵旭产生这种羞人的想法。

    赵旭都没敢低头看老婆李晴晴火辣辣的身材。

    李晴晴可是临江市第一美女,一米七的身高,身体黄金分割的非常完美。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肌肤赛雪,凝如白脂。

    赵旭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被撩得一阵火大。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才熄灭了体内的绮念。

    早起后,赵旭早早将早饭给做好了。他让李晴晴在家再休养两天。李晴晴说刚接了“文投公司”的订单,得早点赶出来才行。

    赵旭“哦!”了一声,帮女儿开始梳洗打扮。

    李晴晴虽然脚伤还没有完全康复,但已经比昨天好多了。只是走路还一瘸一拐的。

    赵旭帮女儿扎的是麻花辫,只可惜扎成了像鸟巢一样,引得女儿对他一阵吐嘈。

    李晴晴看过后,埋怨赵旭的手艺太逊,亲自帮叶子扎了公主辫。

    一家三口吃完饭后。赵旭先开车把孩子送到了幼儿园,接着却又将老婆李晴晴送到了“叶子包装设计”公司。

    赵旭正想去找顾惜雪,和她谈筹建公司的事儿。陈天河适时打来了电话。

    “少爷!你让我查晴晴公司侵权一事,已经有眉目了。”

    “哦?”赵旭瞬间来了精神,对陈天河问道:“陈老,倒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

    “的确有人要害晴晴!”

    “是谁?”赵旭问道。

    隔着电话,陈天河都能感受到赵旭话锋中的寒意。

    “扬升集团的袁尘!他有一个堂弟,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叫袁牧,是晴晴的大学同学。”

    “袁牧的哥哥袁尘?”赵旭一拍自己的大腿,恍然大悟地说:“我早该猜到是袁牧这小子背地里搞得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