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2章:别拿陶家来压我
     book chapter list     袁牧只知道,李晴晴的老公是给一个有钱的老板当司机。

    当他听苗文丽说赵旭是临江市首富陈天河的司机后,顿时恍然大悟。难怪这小子,总在不经间间干出惊人的举动!

    辛淑琴噘着嘴,不服气地说:“哼!就算给陈天河当司机又能怎么样?说白了,还不是一个臭开车的。”

    花蕾一听就不乐意了,对辛淑琴冷声地说:“就算他是司机又怎么样?也比你家老公强多了,至少人家认识陈天河。”

    辛淑琴哪里敢和花蕾顶嘴,气得“哼!”了一声,闷在原地不说话了。

    十几分钟之后,袁尘开着一辆黑色迈巴赫车来了,他帮着付过消费的一百多万之后。对花蕾说:“花姐,袁牧是我弟弟,你这一刀宰得也太狠了?”

    “袁总,是你弟弟亲口说,什么酒好、什么酒贵就给他们上什么的。我没给他拿罗曼尼康帝就不错了。”

    罗曼尼康帝,是世界上目前公认最昂贵的红酒。售价高过每支十万,要是在“御庭会所”这种地方销售,至少要卖到几十万一支。

    袁尘没再敢和花蕾争论,这女人背景并不简单,真要起了争执,只能是两败俱伤的后果。

    在回去的路上,因为袁牧喝酒了,袁尘让袁牧坐他的车回去。说,明天再让袁牧公司的人,来停车场取车。

    车上,袁尘对堂弟袁牧说:“阿牧,你是怎么一回事?请你那些同学吃饭,你没那么多钱,装什么?”

    “哥!我倒不是请不起,你也知道我把钱都刚投在了公司上。”

    “行了,我不听你解释。打伤你的人,查到没有?”

    “还没有!”

    袁尘嘀咕了一句,“奇怪!我问过一个警局的朋友,他们说这个案子只是普通的打架斗殴,没有致残,已经将案子压下去了。好像有厉害的什么人物,跟警方打过招呼了。”

    “哥!你这么说,是有人故意针对我?”

    “我有这种直觉,你最近最好小心点儿。”袁尘对袁牧警告道。

    袁牧第一怀疑对象,的确想到了赵旭。可他只是陈天河的司机,能量还大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倒底是谁在针对自己呢?......在回去的路上,李晴晴向赵旭询问孩子睡着了吗?

    赵旭说他给陈老出车,就把孩子寄放到了苏琳老师那里。两人去苏琳住的小区,接到孩子后,李晴晴见苏琳看老公赵旭的目光有些暧昧,心里感觉怪怪的。

    回到家之后,已经是晚上近九点钟了。

    赵旭走在最后正要关门。就听陶爱军大声叫道:“晴晴,等一下!”

    赵旭见是李晴晴的老舅陶爱军,就倚站在门边,对陶爱军冷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陶爱军从赵旭身边强行挤过,说:“我来找晴晴,又不是找你!”然后,一溜烟跑进了屋子里。

    李晴晴给小叶子脱了衣服,让她先睡下。

    她走出门外,见陶爱军手里拎着一大堆名贵的东西。什么燕窝啊、人参、灵芝之类的东西。

    陶爱军一脸的笑容,对李晴晴说:“晴晴,你外婆让我带东西来看看你。还说,如果你代表陶家和旭日集团合作,会给你一套500平的别墅。你们一家三口,就不用挤在这个出租屋了。”

    “老舅,你回去告诉外婆。我出事的时候,陶家没帮我。现在陶家有事,我李晴晴也不会帮陶家,这叫两不相欠。还有,你把带来的东西都带走吧。我们穷人家,吃不惯这些名贵的东西。”

    陶爱军一听就急了,忍不住怒声叱道:“晴晴,你这是什么话?虽然你是女儿身,但也是我们陶家半个人。现在,陶家就指望着和旭日集团合作呢。如果合作不上,你外公创下的基业就付诸东流了。到分家产的时候,不光是你妈,连我们什么也分不到。”

    “你们能不能分到家产,与我无关!老舅你走吧,否则我让赵旭撵你出去了。”

    “哎呀!还要撵我?”

    陶爱军怒了,指着李晴晴说:“李晴晴啊!李晴晴!你嫁给一个窝囊废也就罢了,现在陶家有事儿求到你,你却推三阻四。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这个做长辈的教训你。”说着,一个箭步向李晴晴冲来。

    李晴晴“啊!”的一声,吓了一跳,本能向后一躲。

    就在陶爱军扬手,准备向李晴晴扇耳光的时候。他的后衣领,陡然被一股大力揪住。

    赵旭算是半个练家子,力量比陶爱军大多了。扯着陶爱军的后衣领向门外薅去。

    “窝囊废!你放开我。”

    赵旭毫不客气在陶爱军的脑袋上打了一下,冷声说:“再骂我窝囊废,就算你是晴晴的舅舅,我也打得你不能自理。”

    “窝......”陶爱军刚想再骂“窝囊废”这三个字。可后衣领还被赵旭揪着呢,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就闭口不言了。

    赵旭把陶爱军丢出门外后,紧接着又把他提来的东西,全部一股脑扔了出去。对陶爱军说:“别拿陶爱来压我老!再让我发现,你以长辈的身份欺打我老婆,就算你是陶爱军,我也照打不误。”说完,“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陶爱军气得眼睛直冒金星,不断跺着脚说:“反了!真是反了。”

    赵旭见老婆李晴晴坐在沙发上掩面抽泣着,他坐在身边,揽过李晴晴的香肩安慰着说:“晴晴,你做得对!无论你是什么样的决定,我永远支持你。”

    李晴晴停止了幽幽抽泣,起身站了起来,对赵旭冷声说:“好啦!你也早点儿睡吧。明天我们还都得工作。”

    赵旭正要上床去睡觉,李晴晴走到卧室门口突然站下,对赵旭叫道:“赵旭!”

    “有事吗?老婆。”

    “我们谁也靠不住,惟有自己努力才有出路。你要是想和我真心真意过生活,我希望你能有远大的抱负,而不止是陈天河的司机!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懂!”赵旭点了点头,对李晴晴说:“老婆,你放心吧!我会努力,让我们一家过上幸福的生活。”

    李晴晴“嗯!”了一声,便转身进了卧室,搂着女儿睡觉去了。

    到了六点半钟,振动的闹铃晌了之后。赵旭起床洗漱开始准备早餐。做好了早餐,然后叫老婆李晴晴和女儿叶子起来吃饭。

    一家三口这样的生活,让赵旭没感觉到卑微,反而感觉很惬意。因为,这种感觉,是在赵家永远体会不到的。他那个时候,一年之中和老爸赵啸天只能见上几面。从未体验过什么叫做父爱。所以,在他母亲死了之后,赵旭才愤而离开了赵家。因为,在他的心中,他母亲的死,就是他老爸赵啸天害的。

    “爸爸,你怎么哭了?”正在吃饭的叶子,注意到赵旭失落的表情,稚声地问道。

    赵旭站起来笑道:“爸爸不是哭了,是刚才被烟熏到了。”

    李晴晴瞥了赵旭一眼,没说什么。心里觉得奇怪,家里用的是“电陶炉”做饭,哪儿来的烟?

    “赵旭,我车昨天停公司了。一会儿你先送叶子,再送我去公司一趟。”李晴晴边吃饭,边对赵旭说道。

    赵旭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吃完饭,赵旭开着劳斯莱斯送叶子去上学。

    叶子见赵旭开的车特别豪华。好奇地问道:“爸!你老板好有钱啊!他怎么这么多的好车?”

    “人家有钱嘛!”赵旭边开车,边回了句。

    李晴晴笑了笑,摸着女儿的小脑瓜,安慰道:“叶子,你好好读书,将来等你毕业了,就能帮妈妈赚大钱了。”

    就在这时,赵旭的手机晌了起来。他在抱孩子上车的时候,把手机落在后排座上了。李晴晴见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就顺手接了起来。

    就听一个悦耳的女音,说:“旭哥哥,我今天下午两点的飞机到临江市,你要记得来接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