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1章:一百万也拿不起?
     book chapter list     在这次的同学聚会上,袁牧见李晴晴刻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

    他借着酒劲儿,一把抓住李晴晴的手。

    看到这个画面,赵旭腾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要袁牧有进一步的动作,他就准备冲去“夜巴黎”的包房,再把袁牧给毒打一顿。

    李晴晴直接甩开了袁牧,对袁牧冷声说:“袁牧,你喝多了!”

    “晴晴,我没喝多!在学校的时候,若不是我出国留学,本该我们在一起的。”

    “可惜没有如果。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请你自重。”

    先前和李晴晴说话的女生,对李晴晴讥笑着说:“晴晴,同学们谁不知道你嫁给了一个窝囊废,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和他过一辈子?”

    “不许你们再叫他窝囊废!”李晴晴站了起来,俏脸寒霜地说:“我老公怎么样?是我李晴晴的事,关你们屁事!”

    “晴晴,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袁牧在大学的时候就喜欢你,如今归国创业,也算是个钻石王老五。人家都没嫌你是个已婚妇女,你还拽什么?”

    “辛淑琴,你别在这儿说风凉话了。你不是喜欢袁牧吗?扯我身上做什么?”

    李晴晴觉得和这些同学聚会,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聚在一起,不是在晒名牌衣服和包包,要么就在炫耀谁嫁的老公比较厉害。这些她李晴晴也就忍了,可这些同学很过份的,总拿自己老公赵旭开玩笑,一个劲儿地说他窝囊废。

    李晴晴掏出手机给赵旭拨打了电话,“赵旭,我在御庭会所,我这边完事了,你来接我吧!”

    “好,我十分钟就到。”赵旭让花蕾依计行事,他先一步从后门离开,绕到了停车场。

    赵旭早预感到,李晴晴这帮同学会说他是窝囊废,故意把陈天河的劳斯莱斯开了出来。停在门口后,他打给老婆李晴晴说,“晴晴,我到了!你出来吧。”

    袁牧见李晴晴要走,喊过侍者要买单,结果被告之消费了130多万。

    袁牧归国后,用2000万开了公司,又花了200多万买了台宾利。公司帐上的流动资金,也不过两百多万而已。再说,公用帐用这个时间的钱,一时无法划转过来。都怪自己粗心大意,没有看酒单。

    苗文丽一听消费了130多万,也吓了一大跳。可在看到一支红酒就近十万的价格时,不由皱起了眉头。这个消费,差不多赶上她的年薪了。

    李晴晴见赵旭打来电话,说这边遇到点麻烦事,马上就出来。

    苗文丽蹙着秀眉说:“花姐,你给打个折扣吧?这消费也太多了啊?”

    花蕾一脸冰冷的神色,和之前笑脸相迎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我都给你们赠送果盘和干果这些东西了,还想让我给你们打折。你们当我这里是做慈善的呢?消费不起,就别来我御庭装B?”

    袁牧指着花蕾怒道:“你是怎么说话的呢?信不信,我让你的店在临江市开不下去?”

    “哟!你当我花蕾是吓大的呢?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花蕾要是没有点儿本事的话,敢一个女人开这种会所?”

    苗文丽可是听说这个叫“花蕾”的女人是个狠角色,曾经有个客人在“御庭会所”闹事。后来,再发现的时候,已经被扔到江里喂鱼了。

    当然,种种矛头都指向花蕾,但没有证据能证明是花蕾干得。至此以后,很少有人敢在“御庭会所”闹事,花蕾几乎一出面,就能轻松解决。

    可在场的同学,身上谁也没有这么多的钱。

    最尴尬的莫过于袁牧,他张罗请客,却买不起单,不禁让同学们对他一番鄙视。

    “袁牧,你开个大公司,不会连一百多万也拿不出来吧?”

    “就是!还说请客呢。现在人家拦着我们不让走了,这可怎么办?......”

    袁牧听了同学们的冷嘲热讽后,对花蕾说:“花姐,我开的宾利车价值200多万。今晚暂且压在你这里,明天我让秘书来买单行吗?”

    “开台破宾利就以为了不起啊!谁知道你那车是不是二手的,或是泡水货?我要的是真金白银,不是想非法扣押你的车。再不掏钱的话,我就报警抓你们,让你们在警局里呆上一夜。”

    就在这时,赵旭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花姐,这是朝谁发脾气呢?”

    花姐见赵旭来了,知道正主开始登场表演了。配合着说:“赵旭兄弟,你来的正好!这帮人在我店里消费,给不出钱,我正准备报警抓他们呢。”

    “老公,你来了!”李晴晴见赵旭露面,唤了声“老公”,来到他身边。

    赵旭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以前李晴晴都是叫自己赵旭,从来没喊过“老公”这两字。

    “赵旭兄弟,这位是......?”花蕾故意问道。

    “她是我老婆,李晴晴!”

    “哇!都说李晴晴是我们临江市的第一美女,如今一见名然名不虚传。赵旭兄弟,真是羡慕你。”

    “花姐!那你忙你的,我们两口子先回去了。”

    “好!”

    花蕾脸上挂着笑靥如花的微笑,点了点头。

    苗文丽见赵旭和花蕾的关系这么稔熟,现在李晴晴要和赵旭离开。自己这些人如果拿不出这一百多万的消费,就要进警局蹲小号了。

    想到这儿,苗文丽出声对李晴晴叫道:“晴晴!等一下。”

    李晴晴停下了脚步,回转过头,瞧着苗文丽,说:“文丽,有事?”

    苗文丽说:“你老公和花姐的关系这么熟,能不能让他帮我们求求情。先放我们回去,明天袁牧的秘书会过来买单。”

    那名打扮时髦,叫辛淑琴的女生,也跟着附和着说:“对对对!晴晴,你老公这么有能耐,就让他帮我们求求情吧。”

    李晴晴俏脸寒霜,冷声地说:“可刚才你们好像不是这么说我老公的,说我嫁给了一个窝囊废。你们不会要求一个窝囊废帮忙吧?”

    先前叫得最欢的就是辛淑琴,她嫁给一个在工地项目经理的老公,一个月也就赚几万块。当然会瞧不起像赵旭这样整天在家带娃的家庭煮夫。只是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辛淑琴是个圆滑的人,立刻对李晴晴笑着恭维说:“我怎么会瞧不起你老公?之前,只是和你开玩笑罢了。”

    李晴晴也不确定,赵旭说话能不能好使。对赵旭说:“赵旭,要不你就帮帮他们?”

    赵旭见袁牧一言不发,故意问了句,“晴晴,你们今天同学聚会谁请客?”

    “袁牧!”

    “那当事人都不求我,我又怎么能向花姐开口求情呢?”赵旭从衣兜里摸出一盒十五元的细支云烟,点燃眯缝着眼睛,抽了起来。

    苗文丽见袁牧瞪着赵旭,眼神里燃烧着愤怒的火焰,轻轻推了他一把,说:“袁牧,你还不赶快向人家晴晴老公求情,难道你想晚上去警局蹲着啊?”

    “我是不会向一个窝囊废低头的!”袁牧拿起手机,拨打了堂哥袁尘的电话,“哥!我在御庭会所,你带200万现金过来。我被扣这儿了。好,我等你。”

    赵旭笑了笑,对老婆李晴晴说:“老婆,看到没有!我们好心也会被当成驴肝肺的,我们还是早些回家睡觉吧!”

    他把“睡觉”这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明显是在向袁牧炫耀。

    花蕾知道赵旭开的是劳斯莱斯来接李晴晴,为了给他制造装B的机会。对袁牧这帮人撵道:“你们去门口等着吧!要是半个钟头,我还见不到钱,就报警送你们去警局。”

    袁牧和苗文丽还好些,其它人见赵旭开的是一辆劳斯莱斯豪车来接李晴晴,个个都傻了眼。

    在赵旭开车离开后,辛淑琴对身边的苗文丽问道:“文丽,晴晴老公发达了吗?他怎么开得起劳斯莱斯?”

    苗文丽目光深邃,似乎在想什么,回了句:“不,他只是临江市首富陈天河的司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