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富婿奶爸(赵旭李晴晴) > 第30章:人财两得多好!
     book chapter list     赵旭从咖啡厅离开,回到家又睡了个回笼觉。没办法,之前在家宅惯了,一时很难改嗜睡的这个毛病。

    下午一过,赵旭的手机晌了起来。

    他见是老婆李晴晴打来的电话,急忙接了起来。

    “赵旭,你在哪儿呢?”

    “哦!刚给陈老出完车,回家补睡了一觉。”赵旭随口敷衍着说了句。

    “那你记得早点儿去接孩子,我今天晚上要同学聚会。”

    “嗯!你对我说过了。记得少喝点儿酒,到时候我去接你。”

    李晴晴说:“我还不知道几点结束呢。若是太晚了,我还是自己打车回去吧。”

    “没事儿,多晚我都接你!”

    听了赵旭的话,李晴晴心里涌过一阵暖意。

    自己的老公,虽然在事业上没有太大的建树,但不失为一个暧男。李晴晴给自己一个理由,试图想和赵旭擦出火花。可是火花的念头刚冒出来,就熄灭了!

    李晴晴叹了口气,自己的事业想要东山再起,还得多多努力才行,完全指不上老公赵旭的帮忙。想到这儿,她又拿出以前老客户的名单挨个打电话,结果无一例外,全都拒绝了她。

    傍晚的时候,赵旭先一步去了“御庭会所”。

    花蕾在总经理办公室接待了赵旭,见他穿得很随性,并不像某些富二代公子哥一身名牌,知道赵旭喜欢低调。

    “赵公子,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女人,用不用我叫一个姑娘过来陪陪你?”

    赵旭目光落在花蕾身材惹火的娇躯上,开玩笑地说:“花姐,你就挺不错的。”

    花蕾在临江市也是小有名气的“大姐头”。否则,也不可能一个女人支撑起“御庭会所”这么大规模的店。若是平时,胆敢有人和花蕾开这样的玩笑,花蕾早送他一顿毒打了。可现在,自己是为赵旭打工的人,她巴不得有机会和赵旭套套近乎,想从赵旭口中套出,他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连临江市首富陈天河这样的人物,都甘心为这小子卖命。

    花蕾绕到赵旭的身后,替他揉捏起了颈肩的位置,贴着赵旭耳边柔声说:“赵公子,原来你喜欢熟女这一款?”

    赵旭握着花蕾滑腻的手,打趣儿地笑道:“我可是听说花姐才是御庭会所的王牌。多少临江市的富家公子哥一掷千金,想对你一亲芳泽都办不到。所以,我怎么会丢了西瓜捡芝麻呢。”

    “赵公子,你果然心够野。收了我的店不说,还要一并收了我的人。”

    “哈哈!我人财两得岂不是更好。”赵旭拉过花蕾的手背,在嘴边亲了一下。

    花蕾抽回了自己的玉手,对赵旭提醒说:“可惜!赵公子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

    花蕾的话,犹如泼了盆凉水,让赵旭回归到现实当中。

    赵旭和花蕾聊了一会儿工作上的事情,只见墙壁上悬挂的一块监控显示器,显示老婆李晴晴和苗文丽几个同学已经来了。

    李晴晴他们去了一间名为“夜巴黎”的包房。

    赵旭对花蕾问道:“花姐,夜巴黎包房有监控画面吗?”

    “有!”

    花蕾按了下手中的遥控器,切换了监控显示画面。在关了其它显示器的声源后,就听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拉着李晴晴的手问道:“晴晴,你和那个窝囊废老公过得怎么样了?呸呸呸,瞧我这张嘴,我是说你和他婚后过得怎么样?”

    听到“窝囊废”三个字,花蕾瞧了瞧赵旭。她很难把赵旭和窝囊废划起等号。

    花蕾指着画面上的李晴晴对赵旭问道:“赵公子,这个漂亮的女人就是你老婆吧?”

    “对,她叫李晴晴!”

    “她就是李晴晴啊?”花蕾感慨着说,“我之前听说李晴晴是临江市第一美女,还一直不服气能美到哪儿去?现在才知道她真的不愧为临江市第一美女。”

    赵旭心里油然而升一种自豪感,笑道:“她是临大的最美校花!”

    花蕾感慨了一句,“哎!你们男人啊!家里有这么漂亮的媳妇,还不满足?还要在外沾花惹草。”

    赵旭苦笑着说:“花姐,如果说我和李晴晴只有一纸婚约,却一直没有夫妻正常的生活,你信不信?”

    花蕾蹙了蹙秀眉,不解地问道:“赵公子,你们夫妻为什么会这样?”

    “一言难尽!”赵旭并没有解释其中的因由。

    “那你们结婚几年了?”

    “五年!”

    花蕾目露惊色,对赵旭震惊地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你这五年来守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却一直过着单身的生活?”

    赵旭点了点头。

    在听到这个秘密后,花蕾似乎明白了自己给赵旭找女人他为什么会拒绝,而却对自己情有独钟。

    这时,“夜巴黎”包房的门打开,袁牧推门走了进来。他因为被打得脸还有些破相浮肿,头上戴了一个鸭舌帽。

    苗文丽一见袁牧来了,上前和他打了声招呼,开玩笑的一把将袁牧头上的帽子给打飞了。

    瞬间,众人的目光,集中在袁牧被打的脸上。

    看着帅气的袁牧,被打得面目全非。苗文丽自知闯祸了,不敢相信地问道:“袁牧,你这是怎么了?”

    袁牧从地上捡起鸭舌帽,又重新戴上。强忍着心中的怒意,淡淡说了句,“没什么,和一帮流氓混混起了冲突而已。”

    “那你报警了吗?”

    “报了!警方正在处理这事儿。”

    袁牧见李晴晴身边空了一个位置,径直向她走去,挨着李晴晴坐了下来。

    李晴晴向旁边挪了挪,对袁牧问道:“袁学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没事儿!让我查出背后的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袁牧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花蕾见袁牧这副惨状,笑得腰枝乱颤。对赵旭问道:“赵公子,如果我猜得不错,把袁牧打成这样是你的杰作吧?”

    “这小子总觊觎我老婆,我能饶过他吗?”

    花蕾听了一阵娇笑。对赵旭风情一笑,说:“赵公子,你自己在这里看戏吧!该我出场了。”

    赵旭在花蕾的翘臀上打了一巴掌,对花蕾鼓励说:“花姐,等我改天给你摆庆功酒。”

    花蕾嫣然一笑,晃着水蛇般的腰身,一扭答一扭答的离开了。

    花蕾到了“夜巴黎”包房后,她“哟!”了一声,对苗文丽打着招呼说:“苗总监,你同学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花姐,帮我们点东西吧。”

    “好!那你们要喝点儿什么?”

    苗文丽豪气地对花蕾说:“花姐!我们今天有人请客买单,你就挑一些好的东西、贵的东西上就行。”

    “哪位请客买单?”

    “我!”袁牧一举手,见花蕾身材曲线玲珑颇有姿色,豪气地说:“你看着上就行?”

    “那你们喝洋酒还是红酒?”花蕾问了句。

    “来两瓶XO,剩下来红酒。其它东西,你看着安排。”

    “好!”

    花蕾目光中透露着狡黠,瞥了李晴晴一眼,正巧李晴晴的目光望了过去,她急忙避了开去,转身离开了包房。

    花蕾给袁牧那帮同学,拿了两瓶人头马XO。又拿了两箱慕尼西特级干红。

    袁牧拿了一瓶慕尼西特级红酒瞧了下,说:“这酒不错!”

    “你们喜欢就好!水果和干果都是我赠送给的,你们慢用!有事情叫侍者就行。”

    花蕾说完,扭答着走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她见赵旭仰躺在椅子上,一边抽烟,一边眼睛眯缝着瞧着监视器。花蕾将刚才点的单子交给了赵旭,笑道:“赵公子,这些消费够袁牧那小子喝一壶了吧?”

    赵旭一看,一瓶慕尼西特红酒近十万,两箱12支,再加上两瓶人马头XO,一共消费一百多万。笑道:“太完美了!我们就等着买单的时候,看袁牧出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