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哎呦我的喵大人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不知不觉间,比赛开始。

    现场打得火热,当然,某雪只想蹲在这儿,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当她看到帽子的时候,实际上是想追上去的,但是,不允许,情况不允许。因为帽子正飘在半空中,哦,亏得她当初还能有点良心。毕竟是自己的解药,为了防止一不小心拿错了,没坑成安妮,反倒坑成自己了,这孩子,真是惨到头了,还好准备了衣服特效,不然帽子能够撕了她,但是这些此时路轻雪,已经不在乎了,她就想好好地当个不容易被发现的路人,至于刚刚那女的,以闹事为由,弄出去了,白得还挺沉稳,呵……

    轻雪想,那人应该感谢遇到的是天真善良的路爷,要是别人,安妮这样的,能够将这女的底都扒出来,正说着,轻雪想了想,要给安妮发消息,但是,自己此刻是帽子,然而最牛的是,还被明明带在脑袋上!她:……

    好吧,就这样吧,但是屏幕上是积分制,要打架的,说实在的,到这儿的人,心里都憋了一口气,要是帽子压不住呢?

    但是实话说,能在这里混这么久的,多少是有些本事的,难说哪儿不如人,但是这样的不会处理暗处的营生,还能混回来,与其出色的业务能力,应该也是脱不开的。但是此下,轻雪不想想那么多……因为累。

    看着天,上面还是晴着呢,这儿条件啊,什么设施都还好,不少被锁上的门,都是有主的,除了隔音“稍微”差了一点以外,她自己手下的一扇白的里面,什么都有!

    至于为什么轻雪要选择白色的,那自然是因为,她也学乖了。知道该怎做……才能挽回,自己那太过于显露的形象。

    这样在这里——一个安静的地方,那可不常见。但是轻雪不吃这一套,想着吵,就要明明带她进去,进里面,好好休息休息!

    反正这里,应该是等级越高的住宿条件越好,轻雪队友这条件,很不满意,想打人,但是为了隐蔽性的考虑,她忍了,洗洗睡,太累了。这些日子,过的都是什么生活啊!

    陆陆续续还有人进来呢!

    这筒形的建筑,也在不断拔高,非常满意,这是一场,梦寐以求的旅行,才怪——但是想着万千娇那个大老粗,是不可能有些像她的,帽子这么能干,万千娇新来的,安妮那里,待得一定不怎么样,万一万千娇想通了,想要分开,单独组合,那怎么办?

    轻雪沉思了一下,听说岚弟弟也在那里,别的都好说,但是就是不能欺负小孩子!这是底线,万千娇要是跨越了……

    枕头被弄出一声闷响,轻雪“惬意”的转了个身,听着场上的声音,暗示真吵!

    吵得不得了!但是她稍微想了一下,自己是个美丽的妹子,生气是要章皱纹的,好,不生意,像刚刚那位,那可不?是要抹多少粉,才遮得住那张原本年轻的脸……白糟蹋了,什么人啊这是?

    于是,轻雪更烦了!

    外面的声音,还在一直响着,一直响着一直响着!

    一会儿欢呼,一会儿安静一点,又是帽子,趁着热度加紧炒!

    轻雪想:这孩子,不去当明星,真是可惜了!

    但是她睁眼,看到了坐在旁边安静看书的明明,明明抬眼看她。

    轻雪心想:这不愧是月月的哥哥。

    但是说实话,安妮就不咋滴,所以那不一定是真爱?安妮和月月,一堆塑料姐妹花。

    但是明明的颜值,将她拉入了现实,消去了沉思与困倦,徒留一点兴奋。

    少年啊!

    轻雪想,想要伸手抚摸那棱角分明的脸,又想着对方一直在盯着自己,所以:“嗨,帅哥,你不休息?”

    铺了些许灰尘的窗框有些旧时的泛黄痕迹,但是,这也不厉害了,外面的云才是,分明是早上,要快到中午了,却像是被调教了似的,变成了粉红色的,远处还有山!轻雪就知道,帽子是不可能真的将她们,搬到云上来的,听着帽子说,要是过了关,积分够了,还要在规定时间,那慈爱能够升入下一关。但是这可能吗?

    积分算算,要是以这个速度,再上来几天人,可能有一个管够,这要只是一个人,通过去。全场所有人几乎不得分,当然,要是人多些,那更不好说了,所以,与其慢慢在赛场折腾,还不如老实巴交地窝在被子里装睡?

    然后,她就什么也不记得了,只觉得,在梦呓的最后,又迷糊的感觉,少年的鼻息,凑近了她的脸,她心想:真是个不知道急躁的孩子!偷偷趁我睡着了,想吻我?

    然后她可困了,没理会,过一会儿就真困死了,眼皮抬不起来,想说:“明明啊,你这么站着不累?”

    但是话到嘴边,最后还不是变成了:“明明。”

    “嗯。”少年应着,笑得明朗!轻雪想:他的声音真好听……

    可能安妮这辈子,都没见过她哥这么温柔的样子,但是她见到了,轻雪想:这真是个大发现呐!

    然后她得意地睡着了,一路入梦,不查,已香甜。年少的滋味,那充满着暗恋和明恋的气息,那充斥着少年的感觉,终究在相遇中走远?梦有多远……她就走多远。知道看到那个少年,抓住他的衣襟,说一声:“明明啊!”

    “嗯。”少年应着,温声细语,分明如天上的星,夜晚的火,但是在炽夏,又多了一分,难以察觉的温柔缱眷。这便是少年吧?

    那个,曾偷偷的,踮起脚尖,看看着的少年,那个,曾一个不经意见,跑着跳着的小男孩,已走远,现在剩下的,是一个明媚的笑着的女孩子,身边的男孩……

    真是醉,嗯此消彼长,此爱长情,此感无依。

    ……

    帽子只是在外面想着,两个人干嘛去了,带上草,待了这么久没出来,她还没污到,草待的地方,那是有限制级画面,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