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哎呦我的喵大人 > 第五百零三章
    最近总是发生一些怪事。

    兰菲儿想,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凭借着自己做精英系统多年的经验,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一个问题,所以,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一切?又到底是什么?让这些事情,变得扑朔迷离?!那天他在办公室里做了很久,抬起头时星辰遍地,光芒四溢,有点年少时那种,纯洁的意思。虽然他并不大,但是……人可以老,心不能老去。

    希望客栈的光,熄了一下,再亮起时,就是一般不同的场景了,那原本茂密的树林,变得干枯,上面遍布着的刺,让兰菲儿想试一试,想试一试到底走过去,会不会像一只蚊子扑向蜘蛛网那般,被缚住——他终究不是慕安琪。

    考场考官的制压下,有些地方去得,有些就去不得!这是一个,熟快熟慢的问题,其实他若是想,总会有办法的,但是这一切,在渐渐的磨灭他的勇气,变得黑夜中那般,穿行的孤独感,和恐惧来。

    一向如此。

    这夜舒服得很,凉的风,湿的雨,已刮一刮便可以失去了的漫漫炎热,夹杂在寒夜中,停下不置一词的悲……就像是孤单的晚上,不睡的灯。

    总会来的……

    就像是人山人海处,那回眸的一笑,于是长长久久,不再回头。等不了,便放弃吧。

    ……然而有的事情,并不是想放弃,就放弃得的,而是,将要追逐时,渐行渐远的路……缠缠绵绵处,微笑的面孔。终是:看黑色的尽头,风打在枝头,一树一个景色,一花一片愿望,等到开落时,一点星星的光,在俺的世界,点缀着离人的梦!终究是少年热血,没有清偿过。

    湿润到鱼怪都自由自在的跑到陆地上来了,月月才想到,这是下雨天,人家海里的生物厉害的,可以上岸的。考生守则上有,这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月月估测并不能持续到下半夜的雨,使得鱼怪不能带她走多久,然而她失算了。

    人家好想一点都不虚,还是踩着点来的,这都是,应该来说,下半夜了吧,补觉补得快,当然睡得也死,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其实对于一些动静,就能醒来的她来说,这并不代表着,真的看不懂时间。

    从规则上看,考方不会这么丧心病狂,但是,从人道上讲,为什么慕安琪这个女人,要把自己带到这里,因为——拖延时间?安妮要去干什么?

    ……

    不出意外,安妮和轻雪,敲响了兰菲儿的门,兰菲儿听了,一脸惊讶,问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原李这时还在犹豫,万一敲错了,多不好意思啊!直接抬头瞅见兰菲儿看着自己。

    “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安妮直截了当,问了一下。

    然后兰菲儿这货来了一句:“话说当年我也是年少轻狂。”

    “你干什么坏事了?”轻雪问。

    原李开始嗑起了瓜子,然后兰菲儿问她在干嘛,她,“我吃瓜呢。”

    “没有瓜,只有深夜的办公室,和一个美女。”兰菲儿说,其实要不是原李在这里,还想说“有一个美男”来诈诈她俩,但是原李也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波及,和波及之后的难以收拾的场面,米菲儿选择了乖巧闭嘴,善良做人。

    安妮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想法,但是想想自己多大的人了,为什么要跟一根草一般计较?还是如此自恋的兰菲儿?轻雪呵呵了一声,示意他继续。

    原李在旁边接着吃瓜,感受到大家灼热的视线之后,问:“你们吃吗?”

    安妮跨过去坐了下来,一手捂着瓜子,说:“你可以说了,哦,原李,你接着吃吧。”

    原李接着吃。

    “你们知道河神吧?”

    “咳咳。”原李真是服了自己了,吃口瓜子都能呛到,但是这时候,粗神经的她,弱弱的问了一句,“瓜子没毒吧?”

    ……这是重点吗?

    但是想到未经接触的原李清溪的内心,可能很脆弱,轻雪硬是憋住了,安妮也忍者,说是下次一起算吧,这个事情,可重要了。

    虽然说这是小岛,但是也蛮小的,四面环水倒可还行,但是,总感觉,这里的地图,板块不对?

    安妮加速跑,也没搞那么快?应该来说,是不靠海的群岛中的一个,不然鱼怪直接掀一个浪,然后岛没了,这还怎么玩?

    若是平时,兰菲儿一定会哈哈一笑,说:这没法玩。

    但是现在,他被捉住鞭子了。

    “你们考官算业绩的吧?”轻雪问。

    “算。”姑奶奶你问,我能不说吗?

    兰菲儿想着,撅起嘴巴,但是这个动作,并没有他以为的可爱痴傻。

    “别装x,快点给老娘想办法!”安妮丢出一句话,也吃起了瓜子,蛮响的。

    兰菲儿听着就咽了口口水,话说这个明明是当摆设用的,鬼知道它放了多久……

    面上不显,兰菲儿认真地给众人讲起了这次的事件。

    事情是这样的,这次的任务链,是一个河神祭祀说,你们别不怕,真的,去了的孩子,都长成了那样,其实在水边待那么久,就是变异速度慢了点而已。兰菲儿说他自己一般都是待在这里要么就是考场外,真的,只能有这两个地方,其他的,经验值低,还没解锁,谁不想装个x呢!

    因此他没有办法黑自己设定一个经验值低,但是特别优秀的身份,但是其他的考官就不一样了。

    她还说自己给安琪透露了一点信息,在规则之类,就要看这孩子能不能看懂了。其实也没有那么难。

    安妮说:“是啊。”你根本没有直说,直接拿你要辞职告诉她,你就是负责这里的呗。

    但是安妮想到的,轻雪也想到了,这孩子忙了一会而,得出了个惊天大秘密:“考场又不止一个考官,有晋升制?甚至有可能有其他熟人在里面……哇呜,想想就兴奋。”

    她说。

    “谈谈你们的祭祀吧。”安妮轻启薄唇。

    兰菲儿想你可算是问到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