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 > 第594章 小女人心思
    龙隐想到现在才四月初,距离端午节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虽然已经对药王谷发出了邀战,但是,药王谷的人毕竟没有来。

    趁着这段时间,他想赶去金州处理一下金州的事情。

    去金州主要是两件事情,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接收牛庆丰分离出来的生物科技公司。

    至于另一个问题,当然是实现对魏元福的“承诺”。

    现在宁欣正好在寻求商业上的突破,正好去把这件事情一起给解决了。

    听到龙隐的建议,宁欣很是纠结地说道:“可是现在生物科技公司很多,大多数都是有其名无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实力。

    我们赚点钱可不容易,不能就这么轻易地送给了他们。”

    龙隐点头笑道:“当然不能白送钱给他们,我们要好好考察一番才行的。

    正好我前段时间听人说起过瑞恩生物科技公司有点情况,说不定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

    “瑞恩生物科技公司?”

    宁欣疑惑地问道。

    “是金州那边的一家大公司,据说目前资金链有些问题。”

    龙隐回答道。

    宁欣皱眉不已,询问道:”那你知道瑞恩科技的情况吗?

    到底是怎么导致的?

    我们要是不知道情况,贸然投入,可是非常不妥的。”

    龙隐一本正经地说道:“要是你决定了的话,我可以替你往金州跑一趟,去为你考察下瑞恩生物科技。”

    宁欣心头一动,这......她正好要突破集团发展的瓶颈,让龙隐去了金州考察是必要的。

    而且,去了金州,自然就不会去找青叶山庄的那个女人了。

    那种漂亮的狐狸精,冷落一段时间,说不定就没事了......这貌似可行!想到这里,她斜睨着龙隐说道:“你不是要给那玉珊瑚治病?

    难道带着她去金州?”

    龙隐非常严肃地说道:“她那个病情,可是不能东奔西跑的,目前只能在青叶山庄调养。

    好在我给她已经开好药方了,定期服药就没有问题了。”

    他都闻到酸味了,哪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吗?”

    宁欣漫不经心地说道,“既然都安排妥当了,那你明天就去金州吧!越早去,越早把问题解决完最好。”

    龙隐不由得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好的,我明天就去!”

    看着龙隐的笑容,宁欣眨了眨眼睛,说道:“嗯!你赶紧考察清楚,通知我去金州看看情况。”

    “知道了!”

    龙隐似笑非笑地说道,“等到我考察清楚了,就请你去金州看看。

    当然,如果你想去,随时去金州都是可以的。”

    他没有去揭穿宁欣的小女人心思。

    磋商完毕以后,宁欣心满意足地去忙自己的私事去了。

    而龙隐,则是准备去找麻婆等人安排一番。

    这几个人,已经从暗中转到到了明处,他除了要叮嘱之外,还得把特长给几个人培养一下。

    可是,紧接着就被余锦秋拉到一旁卧室去了。

    “妈,有什么事情吗?”

    龙隐看着余锦秋诧异地问道。

    看着眼前的丈母娘,龙隐心中啧啧称奇。

    本来余锦秋也就是四十出头,加上保养得法,一直都很年轻。

    最近连续用洗髓丹,还有其他的药材滋补过以后,余锦秋居然显得越来越年轻,看起来估计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完全看不出生了宁欣这么大个女儿。

    只是他不知道这丈母娘突然把自己拉到卧室,到底想要做什么。

    “那些人从哪里来的?”

    余锦秋一脸严肃地问道,“我听欣儿说是你找回来的,你赶紧把这帮人给赶走!”

    麻婆那帮人,一看就是从南疆来的。

    尤其是余锦秋出身于南疆,对南疆人的装束更是熟知,绝对不会认错。

    看到南疆人出现,她顿时有些心惊胆战。

    宁欣身上的情况,再加上小时候的所见所闻,简直成了她的噩梦。

    看到南疆人出现,她就下意识害怕。

    虽然宁欣已经说明身上是什么传染病,现在也没有出现情况,但是,她还是害怕。

    龙隐笑道:“妈,那些人以后都是我们的保镖,没事的。”

    “保镖可以另外请,你必须把这群人给我弄走!”

    余锦秋坚决地说道。

    “妈,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龙隐故意问道。

    既然宁欣身上有血灵血脉,那毫无疑问,要么余锦秋身上有血灵血脉,要么宁远图身上有血灵血脉。

    在宁远图身上,他还有办法。

    要是在余锦秋身上......他检查也不好检查,更是封锁不了。

    不过余锦秋这么多年都没有觉醒血灵血脉,想来应该是没有问题吧?

    现在余锦秋这么避讳南疆的人,是不是出了什么情况?

    这可麻烦了!“我......我......这是我的命令!”

    余锦秋恼怒地说道,“我警告你,你别以为和欣儿好上了,我就管不了你了。

    真惹急了我,我现在也让你们离婚。”

    她以为龙隐不知道她小时候的事情,当然不敢说,只能对龙隐动了蛮狠的态度。

    “妈,老是说这件事情有意思吗?”

    龙隐笑道,“你不用担心那群人,那些人连命都卖给我们家了,为了保护我们家,他们连死都不怕。

    为了请到他们,宁欣那里花了很多的钱。

    我不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他们绝对会非常听话的。”

    他用另一个方式告诉余锦秋,麻婆等人没有问题。

    “是这样?”

    余锦秋皱眉。

    “放心,他们以后就是我们家的......仆人,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

    龙隐笑道,“宁欣说以后家中要有老妈子,才故意请了他们,所以没问题的。

    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哈!”

    余锦秋挥了挥手,让龙隐离开了。

    只是她的心中,依然有些胆战心惊,感觉要坏事一样。

    而另一边,龙隐回头找到了麻婆等人,把他的蛊、毒很多方法教了下去,然后又给了几个人丹药,再次叮嘱了这批人一番,才回到了卧室。

    卧室里,宁欣早就严阵以待了。

    第二天,龙隐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

    他也不知道宁欣是不是疯了,硬是拼着命压榨他,连他如此强大体魄都开始发酸了。

    当然,宁欣彻底涝了。

    他不知道的是,宁欣在知道自己不是龙隐对手以后,最近连续不断地在服用地珍八宝汤,还在不断地练习那些动式,用来强身健体。

    其体魄,早已不是当初的弱女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