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狂武战神 > 第3章 跪下
    十分钟后。

    一辆豪华商务车内,助手小心翼翼的问道:“董事长,那家伙到底是谁?

    看年级也不超过二十五吧?

    敢对董事长你那副态度,您要是不拦着我……”“我要是不拦着你,你已经死了。”

    曾建民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到。

    助手猛地一愣,随后问道:“那家伙,到底是谁?”

    曾建民深吸一口气,徐徐吐出,这才说到:“你听过雷云风暴吗?”

    雷云风暴!助手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想到刚才那家伙的名字就叫雷云,他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雷云风暴,确切来说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小队。

    那个小队,传闻来自于华夏最神秘的组织:秘宗!助手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道:“那……那他来江城市做什么?”

    “那就不知道了,不过,上头的董事局说过,不要干涉他的任何行动,必要时候,提供任何他需要的帮助,同时,你给我记住,千万不要找人跟踪或者调查他,你懂我意思吗?”

    “懂,懂。”

    助手鸡啄米般的点着脑袋。

    曾建民松了口气,道:“江城市,怕是要不太平了。”

    ……此时的雷云,已经和夜莺离开了机场,路边一辆特质改装的道奇战斧上,雷云摇下车窗,抽出一根烟点燃,喷云吐雾。

    夜莺就坐在他身边。

    驾驶汽车的事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后视镜看了眼雷云,嬉笑道:“老大,你不地道啊,飞机上那么刺激,你就带着夜莺一个人。”

    此人绰号耗子,七人组成员之一。

    雷云瞥了他一般,道:“你去了,我怕飞机都被从天上折腾下来。”

    耗子尴尬的挠了挠头,道:“老大,你这话可不地道了,我也不是那么喜欢破坏。”

    “行了,别废话,说吧,查到什么了。”

    耗子闻言,神色立马严肃了下来,正色道:“老大料事如神,此时果然十分蹊跷。”

    “红姐是在三天前传出跳楼自杀的消息的,可奇怪的是,我至今却找不到一个目击者,也没有人能够拍摄到当时的场景,至于这个消息,更像是人为放出来的。”

    “还有,红姐死后第二天,也就是昨天,她名下的产业被江城市几大巨头瓜分的彻彻底底,这一点也是最诡异的地方。”

    “有人倒台,就有人吞并,但速度如此之快,更像是提前就计划好了一切,只等红姐死亡,便开始迅速吞并瓜分。”

    “这是我目前能查到的一些人的名单,您看一下,剩下的我继续查。”

    耗子递过来一份简单打印出来的资料。

    雷云拿在手里翻了翻,这里面提及的人,形形色色,有江城市娱乐产业的大哥,有制霸商业的大亨,甚至还有特殊的人从中获利。

    雷云微微眯起了眼睛,心里的愤怒冲天而起。

    想到红姐孤身一人被这帮混蛋算计,他却未能帮得上忙,如果红姐已经死了,死的时候该有多绝望?

    彭!雷云一拳锤在身边的车门上。

    特质防爆装甲车的车身猛地一震,车门都差点被雷云拆下来。

    “红姐的……尸体呢。”

    雷云嘶哑着嗓子说到。

    “这个……目前还未找到。”

    耗子神色艰难的说到。

    “查,继续查!”

    正说着,忽然有人走到了雷云身边,敲了敲车门,道:“车不错,怎么卖?”

    “滚。”

    雷云看都不看,直接一个字。

    说话的是个头染黄毛的混混,闻言登时眼睛一瞪,道:“小子,说话注意点,小爷我看上你的车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了,说吧,多少钱。”

    “这车不卖,听不懂?”

    耗子在驾驶座忍不住插嘴道。

    “啧啧啧,在我的世界中,没什么是钱买不到的。”

    黄毛对着车身吐了口唾沫,说到。

    夜莺眉头一凝,立马就要起身。

    但耗子当先一步说到:“夜莺小姐姐,您歇着,我来吧,正好活动活动。”

    言罢,耗子下了车。

    黄毛哈哈大师笑着说到:“怎么着?

    还想动手?

    你是不是瞎?”

    他得意的事自己身后七八个小弟,眼看身材瘦小的耗子下了车,黄毛立刻趾高气昂的叫嚣起来。

    耗子嘿嘿一笑,单手一翻,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出现在手心。

    “跪下。”

    耗子笑呵呵道。

    “呦呵,还带着家伙,可惜了,这玩意吓不到我。”

    黄毛挑了挑眉头说到。

    吓唬人?

    耗子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如果黄毛知道这把匕首下死了多少人,他可能就不会这么嚣张了。

    “再说一遍,跪下。”

    耗子重复了一句。

    “妈的,给脸不要脸,我看今天是谁给谁跪下。”

    黄毛骂了一句,招呼身手小弟围了上去。

    坐在车里的雷云脸看都懒得看。

    只听得车外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只是持续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

    这时的车外,耗子依然站在原地,但黄毛的那些小弟,却已经全都躺在了地上。

    当然,耗子做事还是有分寸的,没有杀了他们,只是全都挑断了他们的脚筋,让他们跪下了而已。

    此时的黄毛已经傻了,耗子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出手狠辣,毫不拖泥带水,一些鲜血迸溅到了黄毛的脸上。

    他终于知道怕了。

    二话不说,直接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别,被杀我,我……我大哥是张彪,张彪你们认识吗?

    你敢懂我,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

    车里的雷云闻言忽然一愣,彭的一声打开了车门,走了出来。

    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黄毛,雷云厉声问道:“你大哥是张彪?

    哪个张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