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665章 降临五行界(求订阅)
    诸天战场。

    星辰海之上。

    苏宇面无表情,大周王很快归来,书灵和茶树也很快归来,分立苏宇左右,茶树化为女童,好奇地看着大周王,这位挺厉害的!

    当然,也得防着点。

    刚刚书灵传音说的,小心这位袭击人主。

    此刻,茶树好奇地打量大周王,这是坏人吗?

    大周王没管这两位,回到苏宇面前,轻声道:“没能拿下监天侯,宇皇恕罪!”

    苏宇淡淡道:“没拿下就没拿下吧!不过,为何丢了‘录’字碎片?”

    大周王轻声道:“那碎片,对方动了手脚,一直没发现!刚好趁此机会,丢给对方,也让万族强者看看,多几分猜忌之心,宇皇很少会做赔本买卖,哪怕监天侯自己,也会心虚几分……”

    苏宇看着他,片刻后笑道:“也是!不过……下次记得提前跟我说!”

    “诺!”

    大周王也不多说,这位霸道,能就这么算了,算不错了。

    他其实有些好奇,大秦王他们到底做什么去了?

    忽然对监天侯出手,显然,只是打个掩护,并非苏宇的真实目的。

    否则,大秦王和大夏王在,这一次还是有希望突袭斩杀监天侯的。

    万族也不知道,那俩位已经晋级了。

    结果没有!

    大秦王他们消失了,一直都没出现过。

    而苏宇,看了一眼无尽虚空,诸天战场之外,撕裂了虚空,不是各大小界,就是无尽虚空,不少强者喜欢过去采集天地玄光,包括一些日月玄黄液。

    无尽虚空,是除了战场、各大界之外,整个万界的另一部分组成,就是空荡的虚无地带,战斗都喜欢在这边爆发。

    地方很大,躲避追杀,隐藏行踪,其实是个好地方。

    不过,也有边界的。

    苏宇没去过,但是他知道,一路前行,会出现边界,据说是开天辟地的时候,没能开辟出来,当然,距离他们很遥远就是了。

    监天侯、多宝这些家伙,自己没有小界,或者界域破碎了,一般情况下,都会选择躲藏在无尽虚空中。

    之前的猎天阁总部,也在无尽虚空中隐藏。

    他看了一会,很快道:“大周王,你回人境,传我命令,让大明王去一趟鸿蒙古城,让他想办法镇压死灵界域异动!”

    大周王若有所思,鸿蒙古城。

    对,之前老乌龟一直没现身。

    想到这,大周王很快道:“好,我马上回去……”

    说着,他刚想离开,苏宇忽然幽幽道:“问个事,你认识禁天王他爹吗?”

    大周王微微一愣,回头看向苏宇,想了想道:“可能认识,但是具体是不是我猜想的那位,不一定。这一脉,应该不止一人,之前我没遇到那位,夏辰已经斩杀了对方……”

    苏宇不多说,直接展露出对方的样子。

    他在禁天王记忆中都看到过。

    大周王仔细看了一下,微微皱眉。

    苏宇平静道:“狱王一脉,都是叛徒!但是,也就现在才这么说,在前面九次潮汐之变中,狱王一脉,出过手吗?或者帮过人族吗?”

    大周王沉默一会,开口道:“此人我见过,昔年……好像露过面,但是……不是狱王一脉!四极人王,除了明王这一脉,有明确传承,其他三脉,从上古之后其实就不清楚了!”

    苏宇凝眉,“那此人当时出现,是以什么身份出现的?”

    “上界来的。”

    大周王低沉道:“上界下来的,跟随第九潮汐的一位使者一起下来的,上界,并非都是合道!也有一些永恒,甚至更弱的也有,因为上界也在开枝散叶!当时倒是没太在意此人,对方下来不久,好像就死了,那个时期,死一个永恒不算什么……”

    苏宇皱眉:“不对,你不是上界的人?”

    “不是。”

    大周王苦笑道:“宇皇,这就冤枉我了!我真不是上界下来的,上界下来的,到了潮汐之变结束,必须离开的,不然会被惩罚的!我是一直存留于诸天万界的,当然,我和那些家伙熟悉,毕竟打过多次交道。”

    他不是上界下来的!

    而苏宇,却是皱眉:“不对吧,你说此人是上界下来的,又说不能留下来,否则会被惩罚,那此人如何避开惩罚的?”

    大周王解释道:“那只能代表,对方没达到合道境,找了地方避难,或者上界封闭的时候,他干脆躲入到别的地方去了,反正上界的人,在诸天战场封闭的时候,是必须要离开的。”

    苏宇若有所思。

    这么说,禁天王的父亲,还有西王妃,应该都是上界下来的,但是封闭期间,也许躲入了死灵界域。

    西王妃强大,一直在那躲着。

    禁天王的父亲,则是躲在了一处遗迹中,避开了规则惩罚?

    大周王,并非上界下来的,而是一直存留在万界。

    “那天古他们不认识你?”

    大周王解释道:“每一代,都会留下一两位强者,潜伏不出手!哪怕有灭族之危,只要没到最后时刻,都不会出手,只为了传承薪火!第九潮汐覆灭,那个时期,我并未出手!”

    “没出过手?你真能忍!怪不得走的是忍道!”

    苏宇点头,难怪。

    真能忍啊。

    第九潮汐战败了,他这位合道,居然忍住了不出手,说实话,换成苏宇,苏宇是忍不住的。

    不止苏宇,大秦王、大夏王这些人,大概都忍不住。

    苏宇又道:“那你是第九潮汐的,还是更前面一些的?”

    大周王沉默一会,开口道:“更前面一点的。”

    “真能忍!”

    苏宇笑了,“别告诉我,从上古忍到了现在,若是如此,我就服你!十万年……难不成还是一尊上古侯?”

    大周王摇头。

    但是也没细说自己的事。

    苏宇笑了,“我再问一个问题,你这样的人,就你一个,还是有几个?你自己都说了,每一代都会有几位,那第九潮汐,就你一人?”

    大周王解释道:“万界就我一人,夏辰是意外。但是上界,应该还有一两位跟我一样的存在,下界是火种,上界也会保留火种!我们彼此不知道彼此的身份,都在暗中潜伏,等待时机!”

    “那谁安排你们潜伏的?”

    苏宇再问。

    大周王沉默一会,还是选择了开口:“不能说。”

    “不能说?”

    大周王点头,“我只能说一些我能说的,我们这些人,被称为传火者!一开始,人数应该不少,但是,每一次潮汐,都会有人出现,选择他认定的人主,站出来推动人主上位!”

    “比如第九潮汐,我若是觉得,百战王是我支持的良主,那我会和他表明身份,我是传火者!不过那时候,有几位传火者走了出来,支持了百战王,后来我就不需要表明自己身份了,以普通永恒身份,一直厮混在第九潮汐……”

    苏宇笑了,“可以啊!传火者……有意思!不用问了,不是人皇就是其他三大人王传承的!文王应该没这个时间弄这个,武王没这个脑子,狱王是个叛徒,那不是人皇就是明王了!”

    “明王的话,有这个可能,但是人皇决定覆灭上古,明王都未必知道,那也没必要留下什么传火者了,大概有些懂了……人皇?”

    苏宇笑了,“一直不显山露水的人皇!一代代的人主,都有传火者支持,都是人皇留下来的后手,那我就奇怪了,为何没有规则之主呢?人皇的手笔,不该如此小,只留下一些合道吧?”

    大周王看了一眼苏宇,半晌才道:“规则之主,都有定数!合道,更容易隐藏一些!”

    他没承认苏宇的话,也没否认。

    只是说,规则之主,数量就在那!

    人族就那么多!

    而文王留下的后手,武皇不是文王弄的,而荒天兽是被杀的,至于墨道和书道,也未必是规则之主,就算是,也不可能是活的。

    而人皇的后手,才是关键,让人族维持了九个潮汐!

    这就是底蕴!

    一位位传火者,一代代传承,一个个潮汐走出来,让人族一直没有覆灭。

    这就是万族说的吃老本!

    人族一直都在吃老本,吃了九个潮汐,吃了九万多年都没吃完!

    这一刻,苏宇对人皇兴趣大增。

    这位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要说安排,比文王要周到,没有人皇的安排,人族大概灭了,未必等得到现在。

    而大周王这种传火者,保证了无数年的传承。

    大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不知道谁是传火者。

    你觉得可以支持对方当人主,你就会站出来,你不知道暗中还有多少个,神秘无比。

    苏宇看向大周王,咧嘴。

    “那大周王是传火者的徒弟,后裔,还是初代传火者?”

    初代,那就有意思了啊!

    大周王没说,只是说:“初代传火者……这个名词挺好,初代传火者,都是最值得信任的一批人,也是精锐!他们可能没有封侯,甚至没有封号,甚至万界不知有他们的存在!他们搁在现在,应该说是……死士!暗卫!”

    他变相给苏宇解释了一下,传火者,初代的,可能都是人皇的暗卫。

    规则之主,万界皆知。

    但是非规则之主,藏一些,没人知道。

    大道千万,融道罢了,找个没人在意的道,让他们融一融,你知道谁是谁?

    十万年,吃老本!

    苏宇笑道:“那我就奇怪了,九个潮汐,九位人主,还有后手,就一次没打赢?没把万族给打灭了?万族这么厉害?”

    大周王叹道:“正常,万族……毕竟是万族!而人族,终究只是一族!巅峰力量,人族很强,但是中下层,未必就强大了!哪怕巅峰力量,人族也只能说是稍有压制,真彻底开战,哪怕上古,你也看到了,便是现在这个结果,人族和那些议员,都一起消失了!”

    上古人族强大无比,可毕竟只是一族之力,能压制,不代表可以全部斩杀。

    爆发大战的结果就是大家全都不见了!

    或者死了,或者被封印了,或者干脆在哪个地方,战斗了10万年,彼此奈何不得彼此。

    大周王这边,苏宇大体上摸清了情况。

    或者说大周王自己不再隐瞒。

    人皇的暗卫!

    死士!

    具体是不是初代的,苏宇没问了,大周王不直接说,可能有顾忌。

    “那这么说,现在这些传火者,都快死光了?”

    大周王叹息,点头:“是,第九潮汐出来的太多!传火者的消息,也彻底暴露!一些人告诉了百战王,实际上,不该说的!按照当初的约定,传火者哪怕现身,也各有身份,不能说自己是传火者!之后,百战王觉得这个潮汐能胜,所以,想增强力量,派那些传火者去找其他的传火者……都被一网打尽了!”

    苏宇龇牙,“为何我觉得百战王是个猪队友?”

    “……”

    大周王不语。

    苏宇幽幽笑道:“找传火者,我可以理解,毕竟若是我,我也想着我能赢,别他么躲了,都给我出来!这个,他做的没错!我支持!”

    他支持百战王找出那些传火者,增强实力。

    可是……苏宇很快嗤笑道:“关键在于,这个混蛋,把人都给弄出来了,他到底杀了多少万界强者?我就想知道,为何还有这么多?”

    大周王这次有些尴尬,半晌才道:“杀了不少的,第九潮汐,合道很多!最终,万族起码死了超过50位合道!”

    “人族呢?”

    苏宇问了一句。

    大周王沉默一会,有些尴尬,“近百!”

    “……”

    “猪!”

    苏宇骂了一句,“就是一头猪!在自己接近规则之主实力的情况下,杀了万族50合道,自家损失上百合道,怪不得人族一下子就衰落了!他就是头猪!我就不懂了,这头猪,还有无数人支持!”

    上百!

    艹!

    老子辛辛苦苦,凑到现在,人族加外族,加死灵,都没那么多合道。

    猪头!

    这一刻,苏宇要骂,想骂!

    艹!

    若不是这猪头,那人族绝对比现在情况好多了。

    二换一!

    而且还有位接近规则之主实力的家伙,这打的,难怪万族都说,人族这个潮汐必灭!

    大周王有些尴尬:“不是,若不是最后一战出了事,导致死了大量合道,其实人族还是极强的,之前也一直占据优势。”

    “哼!”

    苏宇哼了一声,“这家伙最好死了,他若是没死,乖乖来给我当个打手还行!他要是想跟我夺权,我亲自带人围杀了他!”

    “……”

    无言!

    大周王不语,这话没法接。

    百战王……其实大周王觉得苏宇还是有些骂的过分了,大周王其实一直都在看着,前期真的不错,包括最后一战开始,也都占据上风。

    只是栽了最后一个跟头!

    这个跟头有点大,大到把人族的优势,瞬间葬送了!

    百战王的心思是,最后一战,尽全力,杀一大批合道,然后双方谈和……好吧,他就是这心思,万族共治天下。

    苏宇气了一阵,又道:“那前面八次呢?”

    大周王开口道:“前面八次,除了第一潮汐打的有点厉害,死了一大批上古强者,后面几次,规模其实不算太大,主要还是万界争锋,有两次,上界都没下来人。大家都在积累实力,或者说等待一方出现一位雄主!”

    苏宇了然。

    打的最狠的,就是第一潮汐和第九潮汐,中间大家都在积累实力,恢复实力。

    第一潮汐,上古强者死了一大批。

    第九潮汐,多年积累,毁于一旦。

    对这些,苏宇都有些了解了,苏宇又道:“那第一潮汐的人主,是谁?”

    上古之后,第一位人主,应该不简单!

    河图,也只是那个时代的弄潮儿罢了。

    大周王开口道:“是武王的儿子!也是一位雄主,不过继承了武王的莽撞,潮汐大战开启不久,这位就带着七八位上古侯,和万族一些上古侯大战了起来,最终,万族死了十几位上古侯,那位也战死在了那一战中,后期,人族就没再出人主了,直到第一次潮汐之战结束……”

    他又补充道:“后期,河图化为半死灵,掀起了席卷诸天的战斗,那时候有人提议培养河图,结果河图还没进入合道,就被鸿蒙杀了,河图应该是被人算计了,导致死灵失控。这一点,宇皇也要多上心,死灵界域,比想象的要复杂!”

    他叹道:“死灵界域,有四天王,人族在死灵界域实力不强,一直被压制,若不是镇灵将军还在镇守,也许情况比现在还要凶险!”

    苏宇看了他一眼,眯着眼,“东天王死了!”

    上次他说过。

    大周王点头:“这个我知道,不过其他三大天王……还有大量的死灵侯,人族还是很难!所以宇皇开启死灵通道,还是三思而后行,以免步了河图的后路。”

    会被人算计的!

    苏宇深深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问题不大,我不是百战王那个笨蛋,他是猪,我不是!上百合道的人族,居然战败了,我服他!偏偏还没打死多少合道,更是猪!我这边,打死的合道,数量大概快要赶上他上个潮汐杀的合道了!”

    大周王一愣。

    什么意思?

    苏宇幽幽道:“东王府,11尊死灵侯,加一个东天王!西王府,13尊死灵侯,加两位天王级强者!北王府,15尊死灵侯,外加一位天王级强者!都没算人族的死灵侯!合计39尊死灵侯,4位天王级强者!南王府,10位死灵侯,位天王级!算下来,49尊非人死灵侯,5位天王级……是不是比百战王杀的要多?”

    大周王愣神。

    苏宇幽幽道:“所以若是拿下了死灵界域,其实相当于解决了百战王一个潮汐杀的所有合道,有问题吗?”

    “没。”

    苏宇淡淡道:“更别说,万界还杀了一些合道,而我一方……我若是没记错,没死合道吧?”

    “没。”

    大周王想到了什么,震撼地看着苏宇,苏宇轻轻笑道:“看什么?大周王觉得我说的不妥?”

    “不是……”大周王咽了咽口水,“宇皇的意思是……”

    “意思是,你可以回去了,我让你传令,你跟我一路飞,你要监视我?”

    “……”

    大周王愣了一下,谁要监视你!

    说实话,他也算是老谋深算之辈了,每次都被苏宇弄的有些无奈。

    一会好说话,一会就翻脸。

    反复无常!

    苏宇这种人,真的难缠。

    他很快道:“那我就先回人族了……”

    苏宇淡淡道:“你说,传火者遇到了觉得可以当人主的人,才会表明身份,为何会告诉我?”

    大周王脚步一滞,许久,叹道:“宇皇不需要我们传火者去觉得,你已经做到了!若是……宇皇之前说的是真的,那已经超越了那些人主,你比他们做的更强!”

    他心中其实还在震撼和不确定。

    苏宇到底什么意思?

    难道死灵界域,真的被平定了?

    不可能吧!

    四大天王啊,按照苏宇的说法,西王府好像还有两位,数十位死灵侯,苏宇怎么可能拿下?

    他都没带人杀入死灵界域好不好!

    包括自己,一次都没去过,那些盟友,好像都没去。

    苏宇在吓唬自己?

    震慑自己?

    一时间,大周王千头万绪,有些惆怅,这位真不好打交道,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而苏宇,已经飞行离开,声音传荡而来:“狱王一脉,可能潜伏进入了上界那些残存者当中!或者说,一开始就潜伏在其中!百战王失败,可能和他们一脉有关!若是推测再多一点,也许和女人有关,这一脉的女人,不好惹!百战王若是个色胚,或者柔情之人……那他败的不冤!”

    “你想想,当初百战王是否和哪个女人有牵扯?”

    “另外,上界若是开启,残存者来了,给我盯紧所有女人!妖媚的、清纯的、人缘好的,都有嫌疑!”

    苏宇声音越来越缥缈:“你和上界熟悉,也许知道有哪些符合特征的,希望你整理出一份名单和档案给我!我要提前知晓,所有信息!”

    “瞒得了别人,瞒不住我苏宇!包括你大周王本人,稍有异动,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你那忍之一道,别对我忍,我骂百战王,你居然几次大道波动,大周王,控制好情绪,忍耐一道不到家,多学学!”

    “……”

    大周王心中震动。

    等苏宇彻底消失,一时间无言。

    我艹!

    这家伙……真的,有些邪门,有些可怕。

    他好歹也是合道巅峰的强者,在苏宇面前,真的好像毫无秘密可言,被苏宇看的一清二楚,这日子都快没法过了!

    ……

    苏宇消失了。

    而书灵和茶树还跟着,茶树好奇道:“刚刚他是生气了吗?因为你骂了那个百战王?他会背叛吗?要不要喊上肥球,一起打死他?”

    苏宇笑了,“不用!他是聪明人!能忍这么多年,知道什么才是对的!传火者……这大概是人皇安排的后手,这位人皇啊……说实话,还是有些佩服的!万族蠢蠢欲动,干脆不玩了,带走了所有规则之主,留下了大量底蕴,想着人族再出一个雄主,还能雄霸天下!若是后世人稍微给点力,哪至于混到这个地步!”

    “大概人皇都没想到,第九潮汐出了个白痴,一把葬送了他所有的安排!”

    苏宇摇头。

    第九潮汐,可怕的人族,上百合道,就这么被葬送了!

    他真想骂人!

    实际上也骂了!

    人皇若是没死,大概也能气炸!

    给你们留下了那么多后手,还带走了万族所有规则之主,靠30多位规则之主,还有狱王这个叛徒,搞定万族所有强者……几乎给你推平了一切阻碍,你都搞不定万族,多他么废物啊!

    苏宇觉得,自己若是人皇,大概得复生杀回来,把百战王拉出来,活活打死。

    后代不给力,不肖子孙,葬送了老祖宗的家业!

    家道中落,备受欺凌,这就是人族的现状。

    想想都替老祖宗委屈!

    茶树点点头:“嗯嗯,他们都好蠢,居然没打赢!还是你厉害……你打赢了!”

    苏宇笑道:“我不厉害,我借力罢了,刚好遇到了肥球和你们,不然,也好不到哪去,主要是我本身实力不够强!所以,当务之急,不是别的,而是提升我自己!我自己强大了,才是关键,否则,我一死,各方联络不到一起,你们也好,鸿蒙也好,岚山侯也好,包括其他一些种族,可能都会散了人心……”

    他是核心。

    核心完了,人心散了,哪怕现在占据优势,那也不行。

    茶树再次点着头,“对对对,你死了,肥球大概也不想出来了,等待主人回来!只有你,才能把主人和小主子找回来,你要是不在,我和书灵也不出来了,出来了回不去。”

    反正苏宇一死,故居中的几位,大概率是不会出来助战的了。

    苏宇笑道:“那多谢看得起了!”

    茶树摇头:“不是啊,我们的目标就是找回主人和小主子,其他的,又不是我们该做的,肥球也是,它就负责看家,其他的,它不会管的。”

    苏宇笑了。

    没再多说什么,在整个诸天战场,到处乱跑,很快,出现在食铁界域上空,喊道:“不用看了,不打了,打架了再喊你们!”

    虚空中,六月的虚影浮现,闻言微微点头,有些古怪道:“监天侯……是我们一伙的吗?”

    “……”

    苏宇无言,半晌才道:“不是,下次遇到了他,打死他!”

    “好!”

    六月不再多问,其实还是有些古怪,真的不是吗?

    好吧,你说了算。

    就算是,你这么说,我们也当不是了。

    而苏宇,想到这,陡然吼道:“监天侯不是我们的人,犼皇,你们几位,遇到了,必杀他!不要被万族误导,导致我们失去了警惕!”

    这一声暴吼,甭管犼皇他们怎么想,在万族看来,更像是欲盖弥彰!

    当然,大家不确定,也不乱说。

    也许苏宇是算计他们!

    可不管如何,多点警惕性是没错的,小心一点监天侯是必须的。

    苏宇转悠了一阵,很快,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诸天战场,隐藏了行踪。

    死灵界域,他不急着去看。

    现在有些动荡,生灵气息太重,等平定了下来再说。

    至于北王域,先让南王看着。

    而且,南王这边,苏宇现在也很难带着大量的强者,去震慑对方。

    生灵去不了!

    再去,容易出事。

    南王一旦和自己有冲突,苏宇会倒霉的,而且还有一点,西王一死,南王和北王实力会有提升,不知道南王会不会有其他心思。

    多点警惕,那是必须的。

    大大咧咧的去冒险,被南王干掉了,没处说理去!

    自己神文91枚了,快到99枚了。

    但是有些神文还不够强大,去五行界看看!

    五行界,连个合道都没,倒是没危险。

    书灵和茶树遁入意志海中,虽然会被压制,但是到了五行界,也有顶级永恒战力了,自己不受约束,五行界域的五位老祖来了,苏宇也不怕他们。

    带着这些心思,苏宇很快出现在了一处界域附近。

    一颗大球一样的界域。

    上面颜色分布的很清晰,土黄色,水蓝色,火红色,金黄色,木绿色。

    五行界域!

    一看这界域,苏宇就知道,这一界本源有问题,五行分的太明显了!

    这种分布,不可能会诞生五行之灵的,只能诞生单独的一行之灵。

    他开了天门,仔细观察了一下,外界看不出什么,也许内部才能看出一些。

    时光长河贯穿进入五行界,苏宇此刻也知道时光师如何无声无息地进入他界了,走时光长河直接穿梭进去,不需要走界域之门。

    当然,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开了天门的,一般都可以。

    没开的,大概率看不清,稍有不慎,那就容易走错,走错,就容易迷失在时光长河中!

    苏宇摸了摸下巴,我是直接走通道呢,还是冒险一下,走时光长河?

    他实力不够强大,走时光长河直接穿梭进去,还是有点危险的。

    走通道……消息容易外泄。

    甚至被探子知晓!

    平时还行,伪装一下,现在五行界通道口,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最近随着苏宇搞大动静,万族都龟缩不敢出来了,五行界也不例外!

    现在冒充五行族进去,傻子也知道有点问题。

    “只是穿过界壁,路程不算太远,危险倒也不是太大……”

    “这一界,五行大道被破,压制力不强,道则影响时光长河不多,应该可以穿梭!”

    顺带着,还能震慑一下五行族!

    我想杀来,你们挡不住!

    我想进就进,你们都发现不了我的存在!

    带着这样的心思,苏宇一步踏入时光长河中,他眼中的时光长河,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别人的时光长河,那只是他的支流罢了。

    大道的支流!

    而苏宇,一直走主干道的!

    主干道,那是无人可以看见的,苏宇看得见,也能看出来,这主干道,贯穿了万界!

    这才是真正的强大之道!

    一道穿万界!

    谁掌控了这条大道,万界来去自如,不止如此,想镇压哪一界就镇压哪一界!

    这才是真正的霸主!

    “时光长河……这才是真的道,厉害!”

    苏宇带着无限感慨,撕裂长河口子,进入其中,朝五行界飞去,无人看到他的存在,若是有合道在,倒是可以微微感应到一些大道波动。

    可惜,五行界连个合道都没!

    ……

    同一时间。

    五行宫。

    这是昔年五行老祖留下来的宫殿,后来残破了,随着五行族分裂,这宫殿,也只有生死存亡的时候,才会开启了。

    五行族强者,都会来这汇合。

    此刻,大殿中,只有6人。

    五行族的五位老祖,加上浮土灵。

    火行族的老祖,性格火爆,此刻,直接咧嘴笑道:“苏宇又搞事了!闲不住的家伙!这家伙是真霸道,真猖狂,诸天战场都快成他家的了,我看啊……没什么好下场!百战王都败了,他能有好下场?”

    说着,又叹道:“上界一开,苏宇就完蛋了!浮土啊,我看还是算了吧,我族上界可没靠山,宁愿装孙子,最好也别参与……老祖我也想雄起一把,可是……没资本陪人家玩啊!”

    都没合道在的!

    五位老祖联手,倒是能打合道,也只是打一些弱小的合道。

    这有用吗?

    算了吧!

    反正万族之战,五行族打酱油又不是一年两年了。

    土族老祖也道:“浮土,我看我们还是低调一些,等你成长了起来再说吧,你现在刚踏入日月,想走到我族先祖的地步,还早!”

    几位老祖都劝说着,不好答应和人族联盟的事。

    太危险了!

    动辄就要覆灭!

    上界一开,现在苏宇所谓的优势,瞬间就是个笑话,上界有多少万族合道,苏宇知道吗?

    不知道就敢瞎来!

    浮土灵皱眉道:“几位老祖,话不能这么说!上界开,那也是几年后的事了,就这几年……别忘了,苏宇才崛起三年不到!再给他几年,谁知道什么情况?”

    浮土灵又道:“而且,我族正因为没有合道,所以才要此刻雪中送炭,否则,那就是锦上添花了!苏宇若是真能赢,我族断裂的界源,也许可以恢复!再复上古辉煌,上古,我五行族可是和其他几大强族齐名的种族,如今倒好,连个合道都无法诞生了!”

    一瞬间,几位老祖都陷入了悲哀中。

    五行族,上古大族啊!

    如今,沦落到这地步了,上界还没开,一开,五行族屁都不是,以前,都是靠装孙子蒙混过关,才传承到了现在!

    这个潮汐呢?

    还装孙子吗?

    他们纷纷看向浮土灵,这才是五行族的希望!

    这是唯一一位,现在可以五行通用的天才,从五行老祖的本源中诞生的希望!

    算起来,都能算五行老祖的儿子了!

    女儿也行!

    五行族,真的没性别之分。

    当然,浮土灵不这么想就是了,他没兴趣给人当女儿。

    浮土灵又道:“还有,最近几天,苏宇除了今天搞了点动静出来,之前好像进入星宇府邸了,也许又有收获,他现在搞事情,我觉得,可能是一个征兆!”

    “征兆?”

    “什么征兆?”

    几位老祖问了一句,浮土灵想了想道:“开启第二次万界之战的征兆!反正这家伙邪门,我觉得他不会乖乖等几年的,等上界开启,等那些合道来杀他……他要是等下去,那他就是白痴了!就他那个性格,我怀疑他会主动出击!而且不会太久远!”

    “他能做到吗?”

    “人族就大周王一位合道境,天古他们封锁界域,在本界作战更强,大周王是强,真要到了仙界,大概率会被镇杀!”

    “对啊,这种情况下,苏宇只能干着急,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只要大家不出来,食铁族那些盟友,作用不大,食铁兽皇进入了仙界,也只是强大点的永恒,天古很容易击杀对方!”

    “……”

    几位老祖说着,对苏宇,还是不抱太大希望。

    现在占据优势,没任何作用的!

    上界,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偏偏,人族在上界不行了!

    浮土灵凝眉:“不能这么说,反正我有预感,这次再不决定,来不及了!一旦真的第二次大战结束,苏宇赢了,那他不需要我们了……我们的处境就很难堪了!距离上次大战也有一些天了,几位老祖,最好早做决定!”

    几人都是皱眉。

    真的不好决定,这可是关系整个种族存亡的问题!

    有个合道,那还好点,关键就是没有啊!

    而就在这一刻,忽然,五位老祖都是变色!

    下一刻,金灵族老祖就要出手,却是听到一声轻笑:“干嘛?不欢迎我,还要动手?浮土灵,说好的欢迎我随时来访呢!”

    “住手!”

    浮土灵一声轻喝,眼中露出一抹骇然之色!

    苏宇……居然进入了五行宫!

    我去!

    这家伙,太可怕了,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啊~!

    下一刻,在五位老祖震撼的眼神下,虚空裂开,时光长河中,一尊恐怖的存在,一步步踏空而下。

    白袍飞舞,长发飞扬。

    苏宇面带笑容,一步步走出,五位五行老祖,却是摄于威势,纷纷小小后退一步,为他让开了中间位置。

    而苏宇,直接落在昔年五行老祖的宝座上,干脆坐下,一脸淡然。

    五位老祖,都是变色!

    猖狂!

    这可是五行老祖的位置!

    真当我五行界好欺?

    而下一刻,发怒的几位老祖,瞬间止步,因为苏宇说话了,只听苏宇笑道:“累了,刚刚带着一些合道,杀了几十位死灵侯,有点累,休息一会,诸位不会介意吧?”

    苏宇带着笑容,却是瞬间让人惊悚!

    “死灵侯……果然,人死了,都很弱,比起一般的侯,杀起来简单多了,杀了几十个,都没太大的感觉,人死了就不值钱了啊!”

    他在吹牛!

    这是第一想法!

    下一刻,却是一个个不敢动弹,真的吹牛吗?

    不好说!

    若是真的……那太恐怖了。

    刚刚原来不是为了打监天侯!

    而浮土灵,第一想法也是苏宇在吹牛,下一刻,看到苏宇的眼神,心中微震!

    可能……是真的!

    可怕!

    他……这些日子,原来在整顿死灵界域,他打赢了?

    若是打赢了,那太可怕了!

    “见过宇皇,宇皇辛苦,休息便是!”

    浮土灵瞬间开口,露出笑容,“宇皇难得来此,我为宇皇引荐一番……”

    他想转移一下话题,介绍一下几位老祖。

    而苏宇,淡笑道:“见了我,五位永恒,连行个礼都不会吗?还是说,人族的皇威,已经彻底消散了!”

    此话一出,五位强者,脸色都是一变!

    好生霸道!

    这不是上古了!

    你人族,不再是诸天之主了!

    苏宇靠在座椅上,看着他们,带着笑容,一脸淡定自若。

    浮土灵,则是思绪万千,一时间,也是复杂难明。

    臣服?

    是的,不是合作!

    苏宇一来,一开口,就霸道无比,他要的是臣服,不是合作!

    这比预期中的,要简单,要霸道,要猖狂许多。

    浮土灵一脸苦涩!

    如何抉择?

    苏宇,如此自信,到底是真有底气,还是只是吓唬人罢了?

    上方,苏宇就这么坐着。

    反客为主!

    看向下方几人,脸上带着琢磨不透的笑容。

    笑的浮土灵有些发寒!

    决定种族存亡的一刻来了,他不知道,这一次选择,是否会改写五行族历史!

    但是他知道,必须要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