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656章 离开星宇府邸(求订阅)
    八层。

    苏宇实力正在蜕变,日月合一窍,这才是真正的合一窍!

    肉身在强化,意志海也在强化!

    此刻,他的视野都出现了变化。

    他看向虚空,之前那些浑浊的规则之力,此刻,隐约间呈现出一条条大道。

    他又看到了一条长河!

    时光长河!

    这一次,苏宇看的无比清晰。

    此刻,苏宇好像看到了天地之间的真谛。

    他任由惩罚和奖励的规则轰击自己,他呆呆地看着天空,看着另外一个虚空,看着这天地,好像第一次认知到了什么叫规则!

    什么叫大道!

    “什么规则,什么大道……什么网……原来,都是分支!”

    苏宇喃喃一声,分支。

    是的,当他天门开启的时候,如同多长了一只眼。

    他看到了!

    他看到了,那时光长河,好像有无数分支分出来了,如同一棵大树,正在朝四面八方蔓延。

    他知道了,为何开辟时光长河才能证道!

    因为,开辟时光长河,代表你接触了大道。

    他知道了,为何有的人时光长河粗大,有的人细小,那是因为你开辟的分支不同!

    这一刻,天门合一的苏宇,真的看到了!

    他看到了新世界!

    原来,这天地间的大道,都是从时光长河中蔓延出来的!

    原来,开自己的道,便是新开辟一条分支!

    而别人的道,就是原有的分支。

    “时光长河,是道吗?”

    苏宇喃喃自语,他被惊到了!

    在这之前,他一直在想,这些道的源头在哪,现在他知道了,源头就在时光长河。

    之前,他在想,时光长河好像没啥用啊?

    赶路快一点?

    还是如何?

    今日,他天门合一,瞬间看透了,看清了。

    那是一条贯穿天地的河流!

    大河滔滔!

    而在这条河流上,无数的分支蔓延了出来,那就是苏宇之前说的网,大道之网!

    “原来如此!”

    “原来,这就是规则的真谛!”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时光长河中蔓延出来的。

    与此同时,他好像知道了死灵天河大道是什么!

    那也是一条类似于时光长河的主干,但是死灵天河没有分支,于是,无数死灵,将自己的道,依托在了死灵天河之上,便是所谓的死灵大道!

    “时光长河,死灵天河……死灵大道按照武皇的话说不圆满,那是不是代表,是后来者,自己想要开天辟地,开一条主道,类似于时光长河的道出来,却是失败了……”

    “那这人,到底多强大?”

    苏宇在想,开辟死灵界的强者有多强!

    这天地,无数道路,原来都是一条主道蔓延出来的。

    “其中一些粗大的分支,应该就是一些强大的道了,比如人族的肉身道,仙族的仙皇道,魔族的魔皇道……”

    “先开时光长河,从时光长河中开道而出,自己开辟分支……”

    “源头,是在时光长河之中!”

    “那上界和万界……这条河,上界有吗?”

    “……”

    一个个念头闪烁,苏宇任由无数规则之力,覆盖自己。

    肉身一会破碎,一会修复。

    他不在意了!

    规则惩罚!

    他正在溯源!

    苏宇沿着一条惩罚自己的规则,一直往尽头溯源,他好像看到了,看到了,在时光长河之上,有一条粗大的大道,那大道之上,诞生一缕缕规则之力,来惩罚他!

    苏宇很快沿着奖励之力,继续溯源!

    他意志力蔓延,他想看看,人皇的道,什么样的?

    他一路蔓延,却是看不到尽头,找不到人皇大道所在!

    蔓延很远很远!

    这时光长河,好像贯穿了天地,看不到尽头,看不到两边!

    他不知道,人皇道在哪。

    但是他知道,这是一股力量,而惩罚之力,好像是多股力量,人皇道,应该比这些人强大。

    “那时光长河,本身也是一条道吗?”

    “时光师锻造时光册,到底是为了万法合一,还是为了再造一个时光长河?如同死灵天河一般,仿造时光长河,再造一条道?”

    一个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

    今日,真的看到了太多东西。

    以往都是猜测,今日是苏宇亲眼所见!

    他不知道,其他人能否看到,可能是看不到的,但是苏宇能看到,这也许是天门合一的福利,待会问问武皇也许就知道了!

    “所以,我融道,便是打开时光长河,开启分支河流,这叫自我开道!”

    “或者选择融合一条道……”

    下一刻,他忽然取出文墓碑!

    这一刻,苏宇看到了一些东西,他看到了文墓碑上,好像有一条丝线连接着时光长河,在长河的某个地方,有一条分支,被人封锁了,无人可以踏入那条分支!

    苏宇懂了!

    文墓碑也好,里面的神文也好,其实都是一个地图,一个引子,一个解封的东西!

    此刻的苏宇,带着文墓碑,踏入时光长河,去找被文王封印的那条道,然后,选择自己融入其中,这就是融道了!

    其他人是找不到的,看不到的,无法融入的,这就是独掌一道!

    这些分支的长短,粗细,都决定了大道的实力强弱!

    笔道,应该是又粗又长的!

    “99枚神文,勾勒成神文战技,应该是为了让我在时光长河中,顺利找到那条道,或者干脆就是钥匙,开启封印用的!”

    此时此刻,苏宇彻底明悟!

    大道修炼,这一刻在他眼中无秘密可言!

    天门出,圣人出!

    自古就有这样的说法,天门一开,那就是大人物降世。

    苏宇之前还以为说的是星宇府邸的天门开了,大人物才能走那道门出来,原来不是,是因为开了天门,你就洞悉这世间修炼的本质了!

    什么融道,开道,合道,包括掌控规则一道,在你眼中,你都明悟了!

    你的未来,你自己清楚!

    你不再迷茫,不再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一刻,苏宇感悟太多了。

    这一刻,苏宇的道字神文,迅速蜕变,强大起来!

    此刻,苏宇的“道”字神文,干脆直接浮现了出来,隐约间,好像出现了一条丝线,朝那时光长河连接而去,这是在告诉苏宇,他感悟了一些修炼本质。

    他若是愿意,他可以主修“道”字神文,去开“道”字神文所连接的那条道,或者融合本就存在的道。

    “原来如此!”

    “神文既规则!”

    “不,神文是路,开道也好,融道也好,神文就是一个路引……”

    “神文会告诉你,在哪开,能开出道!”

    “神文会告诉你,哪里原本就有一条道,你可以去融合这条道!”

    “……”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升起。

    下一刻,苏宇忽然抓出了小毛球,这一刻,他天门开启,如同第三只眼,他看向害怕的小毛球,小毛球瑟瑟发抖,感觉被香香的看穿了一切!

    苏宇看着它!

    毛球,可能是天地之间,最为独天得厚的一族。

    这一族,就是道!

    这一族,就是规则!

    这一族,可能就是一条分支蔓延而下,它也许不需要去合道融道,而是直接去攀升,或者本身的道出现了问题,去修补这条道!

    道上诞生灵,也许是天地为了修补这条道,从而诞生的!

    他看向毛球,此刻,他在毛球头顶上,看到了一条若隐若现的虚线。

    很孱弱,但是很坚韧!

    苏宇的意志力,顺着这条线蔓延上去,他看到了,看到了一些特殊的东西,这条线,果然往时光长河蔓延,但是,中间有些断裂。

    需要修补!

    而他也看到了,毛球可能修补错了,这条道,分成了好几个阶段,应该对应山海日月之类的境界。

    毛球好像修补错误了,修补到了一旁,修补到了苏宇看到的那个断裂口,都快修出分支来了!

    果然,笨笨的毛球,压根不知道它是什么道。

    它就知道吃!

    吃了不知道往哪修补,往哪蔓延,导致修补错误,现在吞噬大量的规则之力,都在朝其他道蔓延。

    这么强行吃下去,也许有一天,毛球会走到其他大道上,和别人一样,成为融道者!

    但是,它却是错过了属于它自己的那条道!

    其他道,若是有主人,毛球终其一生,也只是合道境,不可能跨入规则之主的境界,而若是修补正确,走自己的道,它是有希望自己掌握自己的道,成为规则之主的!

    “豆包呢?母球呢?”

    豆包有文王帮助,可能正确的找到了自己的道,但是母球……未必!

    母球也只知道吞吞吞!

    它们都受到了豆包的影响,而豆包,未必知道它自己的情况,可能文王牵引,帮它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但是豆包可能也只是顺着文王的话做,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否则,豆包是有希望晋级规则之主境界的!

    不至于10万年了,还是合道!

    “香香的……我怕!”

    毛球可怜兮兮地喊着,好害怕,附近的规则之力在爆发,好像要把它炸死。

    香香的一直盯着它看,看的它心慌慌的!

    苏宇捏了捏它,笑道:“你的路走错了,自己好好明悟,以后,多读书,这个世界,还是属于读书人的!武夫终究只是武夫……”

    说着,想到了武王和武皇,这两位,开了天门,应该也能看到吧?

    他们可是武夫,为何能做到呢?

    只能说……靠天吃饭,天赋太强,强行逼迫他们强大,对大道理解,这俩肯定不咋样,不然,为何不如文王?

    武皇更莽,结果连武王都不敌,白瞎开天门了!

    “笔道必然有些特殊,所以可以在其他大道上刻画一些东西,进行限制甚至禁锢!”

    “笔道在哪?”

    他看向自己的文墓碑,很快,再看自己勾勒的那些神文,此刻,神文战技融入文墓碑,苏宇随手抛出文墓碑,文墓碑朝天飞去,朝那时光长河飞去!

    而苏宇,随手一撕拉,一条时光长河裂缝出现,也极其宽阔!

    大河滔滔!

    这一刻,苏宇踏入了时光长河,而文墓碑,一路牵引苏宇往前飞,不知是何方,不知是过去还是未来。

    苏宇跟着走,一步踏出,都是长河停滞。

    飞着飞着,文墓碑中,那些神文有些耗尽余力了!

    苏宇前方,文墓碑好像在徘徊,在迟疑,好像找不到路了!

    苏宇笑了!

    “力量不够强大,规则还不圆满,无法为我牵引到真正的笔道之上!”

    “我明白了!”

    他瞬间收回了文墓碑,取出了天地砚,此刻,天地砚也微微颤动,但是没有动弹。

    因为苏宇没感悟这条道!

    这条道,也没牵引他去寻找属于荒天兽的那条道!

    “这些,都是别人的,那我自己的呢?”

    下一刻,苏宇又取出了文明志!

    此刻,文明志也在飞,乱飞!

    胡乱飞舞!

    一会,朝大河一侧飞去,撞击在河流一侧,好像在告诉苏宇,这里有条道,咱们开他!

    接着,又飞,又撞,好像在说,这里还有条道,咱们开他!

    “我懂了!”

    苏宇苦笑!

    我明白了,收回了文明志,这是万道合流!

    文明志,万道合流,时光册,万法归一……

    时光师,这位文王的妹妹,野心苏宇看出来了,再开一条时光长河!

    开个小号的时光长河!

    而苏宇,也在走这条道。

    文明志其实是在告诉苏宇,咱也不知道开哪条道好,随便开吧,开到最后,咱开个时光长河出来!

    “原来如此!”

    又过了一会,苏宇再取出一物!

    人主印!

    人主印,这一刻也在带着苏宇往前飞,飞着飞着,停下来了,无力飞行了。

    苏宇叹息一声,“人皇之道,明白了!应该是想带我走人皇之道,可惜太远,你太弱,无法带我走到那个地方,对吗?”

    此刻,人主印颤动,好像在回应苏宇,就是如此!

    这时候的苏宇,走在时光长河中,他也发现了压力越来越大。

    而他走着走着,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他走到现在,一侧,好像一直都是一条支流,苏宇仔细看去,许久,喃喃道:“懂了!肉身道,人族的肉身道!”

    “因为这肉身道,就在我们踏入时光长河的区域附近,所以如今我们踏入,大家对道感悟不深,都是直接踏入了这条肉身道!”

    “不同种族,开启的长河节点应该不同!”

    “每个种族,应该都会开启不同区域的时光长河,走距离自己最近的那条道,因为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如此!”

    “三身法,是桥梁,所谓过去未来,其实就是召唤长河左右之力,合并现在之力,用承载物,一举踏入这条支流……”

    这时候的时候,洞悉了三身法的本质!

    法门,其实都是次要的。

    但是规则惩罚,必须要走三身法……苏宇心中判断了一下,可能是有至强者,封堵了时光长河一段距离,一些支流制定了规则,让人无法用其他办法,贯穿时光长河!

    “难怪,小白狗说文王故居是无规则之地,偏偏还能踏入永恒,开道!所谓的无规则之地,只是没有支流,但是时光长河还在……不,就在时光长河内部!”

    苏宇明白了!

    在这内部,外部的支流,就很难干扰到你了,就是所谓的无规则之地了。

    文王应该是截取了一段时光长河,作为自己的老巢。

    很厉害!

    到了现在,苏宇愈发觉得,文王的厉害和恐怖之处了!

    所以,小白狗他们可以自己开道,不受支流影响,不受他人的道影响。

    “厉害!小白狗他们,都是自己在开道,重新打出一条支流!”

    “那时光长河,是本身就存在的,还是有人开辟的?”

    若是有人开辟的……不敢想象,这样的存在到底有多恐怖!

    万界之道,都在时光长河之上!

    但是,也有几人想要走不一样的路,时光师,开死灵界的至强者,目前来看,苏宇就知道这两位,至于文王几人,苏宇不清楚。

    但是从他现在的角度来看,若是文王他们,没有另开大道的打算,那时光师……比文王有天赋,可能比文王更强大!

    当然,时光师可能没成功!

    时光师,也许还是一位永恒境,她并非规则之主,因为她的规则,可能还在时光册中蕴养,还没真正化为一条时光长河!

    “为何我觉得,时光师比文王更牛呢?”

    你文王掌握了再多的道,也是建立在时光长河的基础上,而时光师,却是想开辟出,第二条类似于时光长河的大道。

    这样的雄心,厉害了!

    而这一刻,他脑海中的时光册,好像感应到了这样的想法,有些雀跃的样子!

    在微微颤动!

    是的,时光师就是牛!

    苏宇笑了,他的意志海中,那文明志也在颤动,好像在告诉苏宇,我们也要走自己的道,再开一条时光长河!

    “太难了!”

    也唯有此刻,苏宇才能明白,到底有多难!

    他此刻站在时光长河中,看着那河水滔滔,有些苦涩,再开这样的长河?

    难如登天!

    我昔日,居然升起了雄心壮志,打造文明志,这是要我命,自己另开大道,不再依附时光长河,这可能吗?

    “再看吧!”

    一声叹息,现在,还太遥远了!

    “文王……剥离大道……”

    这一瞬间,他又想到了文王,难道说,文王也想自开大道,所以,他剥离了原本属于他的道,想着重开?

    若是如此,那也是可怕至极的存在!

    轰!

    浪花来袭,苏宇轻笑一声,一步踏出时光长河,这地方,他不能久留,现在的他,还没到开道的地步,但是苏宇知道。

    此刻,他若是愿意,他其实可以和其他人一样了,走一旁的支流,也就是人族的那条肉身道,跨入永恒境!

    成为大家口中的无敌!

    可是,那条道,太多人去融了,支流还有些破碎,他傻了才会去融,可能会产生排斥!

    “只有不懂大道的人,才会走这条破烂的大道吧?”

    临走之前,苏宇瞥了一眼那条宽阔的支流,很宽阔,他仿佛看到了无数人的印记留下,可能都是人族前辈,但是,那条道,再往前走,也许就是破破烂烂了!

    融合的人多了,大家都在抢这条道中的规则之力,修炼起来会更难,而且前路可能断了。

    第九潮汐,无数人死了,百战王侵占了他们的大道规则。

    百战王若是挂了,那可能导致前路断裂。

    若是活着,也可能堵住了后来人的路。

    所以,这条路是没有前途了!

    “大秦王他们走的都是这条道,毫无前途的!”

    ……

    苏宇踏出了时光长河。

    这一刻,天朗气清。

    一切都消失了!

    惩罚也好,奖励也好,都消失了!

    而他自己,也感受到了不同。

    这个世界,更清晰了!

    苏宇一步步走下虚空,其他人纷纷走来,天灭急躁道:“你证道了?我看你走进时光长河了!你是捕捉三世身了吗?”

    “没有!”

    苏宇笑道:“三身法,太弱,三身法,我刚刚看透了,其实就是通过两块承载物,搭个小踏板,帮助你走上大道!”

    “所谓三身,就是过去和未来,两块板,载着你朝大道中流淌!”

    “而融兵法,只要一块板就行了,但是这块板,更强大一些,承载的力量更多一些,可以从时光长河中抽取更多的力量!”

    “……”

    一群人茫然,不懂!

    你在说什么?

    很厉害的样子,但是我们听的不是太懂。

    不明觉厉就对了!

    杠精门倒是好像听懂了什么,急忙道:“对对对,踏板……不对不对,不是这个说法!我隐约记得,当年文王曾经在哪说过一次,三身法也好,融兵法也好,还是其他,都是搭桥铺路,让你走上大道!而我特殊,我其实不用搭桥铺路,因为我是门,我把我的门,往河流接点一铺,我就可以走上去了,所以文王说我很有前途的!”

    苏宇一愣,很快笑了:“是有前途!和我的说法差不多,这么说吧,我们踏上大道,需要过河,过河踏入支流,承载物也好,融兵法的兵器也好,灵族的本身也好,其实都是用这些东西铺路!通天侯本体是一道门,本体就有强大的承载之力,所以,你可以抽取更多的规则之力……”

    说到这,苏宇看了他一眼,微微凝眉道:“不过,你融的道,可能比较弱,不然,你本体强大,应该比现在更强,你有点弱了!”

    “……”

    一群人看着他,通天侯弱吗?

    不弱啊!

    在合道中,不算顶级,那也是中等。

    苏宇很猖狂啊!

    说通天侯弱!

    而通天侯,也急忙点头:“对对对,文王也这么说过,他说我融道的时候,有些无知,找到一条道就融,其实是不对的,我应该找一条更强大的去融,或者自己开一个道……”

    通天侯震惊道:“人主是文王转世吗?为什么说的差不多!”

    苏宇轻笑一声:“看透本质,一切本就一个道理,说的自然也就差不多,你去问人皇,人皇也会给你相同的答案!”

    杠精门急忙道:“解释就是掩饰,我懂了……人主居然真是文王复生……”

    苏宇眼神犀利!

    杠精门瞬间闭嘴!

    我错了,我不说了。

    此刻,却是多了几分小心,警惕,又有些害怕,文王?

    真的是文王?

    他看向苏宇,仔细观察了一下,传音道:“他真的是文王!你们看啊,他额头上有个小门!还穿着白袍!还和文王说一样的话!还用笔刀!还有还有,他刚刚去文王家了!还有,他也说他是读书人,还有……”

    他不说就算了,一说,一群人都眼神有些异样。

    苏宇,真的越来越像文王了!

    苏宇看着他们,看着通天侯,这家伙,应该又在造谣了!

    他懒得多说。

    文王也好,人皇也好,其实,真看透了一些东西,气质上肯定有些类似,至于说话类似……扯淡,任何一个看透大道本质的人来说,都是这话!

    你们不懂,光知道瞎咧咧!

    很快,天灭没兴趣管苏宇到底是不是文王了,急忙道:“那还搜刮吗?”

    此刻,规则之力好像平复了。

    苏宇看了一眼,天门开启,如同三眼,看向虚空,虚空中,一道道规则之力,整戈待发,好像准备雷霆一击!

    不同区域的规则之力,浓郁度不同。

    苏宇见状笑了笑,“继续,我说撤,咱们就走!”

    “好!”

    一群人兴奋,继续搜刮那些侯的财产,很快,规则之力再次汇聚,越来越强大了!

    隐约间,甚至化为了一把刀,想一刀劈死所有人!

    苏宇见状,喝道:“停!走人!”

    通天侯迅速开门,苏宇他们纷纷踏入,一瞬间,全部离去!

    而就在他们刚走,轰!

    一柄规则之刀,一刀劈了下来,劈了个空!

    整个八层,规则之力动荡!

    好像没有惩罚到人,有些不乐意,继续动荡,规则震动!

    ……

    七层!

    苏宇他们瞬间浮现。

    而虚空中,武皇意志力再次呈现,其实其他人看不到什么,包括武皇和苏宇的对话,这些人都听不到。

    此刻,武皇脸庞好像清晰了一点,看向苏宇。

    而苏宇也抬头看天。

    武皇幽冷声传来:“你倒是有点本事,真把天门给开了!”

    没有小虫子的前缀了!

    苏宇面带笑容:“还行,多谢武皇赠功!这天门一开,我只觉得,自己便是那井底之蛙!冒昧问一句,武皇开了天门,可否看到了那时光长河之道,这条道,是自古以来便存在,还是有人开辟的?”

    武皇淡漠道:“开天之后,便有此道!”

    果然!

    苏宇又道:“那再冒昧问一句,死灵天河,是否是一位绝世强者,模仿时光长河开的道,武皇说半成品,难道开辟失败了?”

    “自然!”

    武皇声音依旧漠然,却是愿意和苏宇交流这些东西了。

    人以群分!

    这个世界,如今也许只有他和苏宇,才能看懂一些东西,看透一些东西了!

    和其他人说,其他人压根不懂。

    苏宇感慨道:“那开辟死灵界的强者,一定很强!强的可怕!”

    武皇沉默。

    苏宇又道:“那人是活着还是死了?”

    “死了!”

    武皇淡漠道:“野心太大,哪有那么简单!死灵界域,另开一界,生死轮回,活人修时光长河,死人修他之道,这样的野心……甚至超过了一统诸天!”

    “被人杀了?”

    “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从未见过此人,我所属的那个时代,死灵界就存在了,只是在传说中听说过,有这样一位人物,开辟失败,留下了残次的死灵界域!”

    苏宇点头,有些向往,“这样的人物,哪怕死了,无数岁月后,只要有人能明悟大道本质,都知道此人的存在,他的传说,只会永不熄灭!除非,这个世界,再也不会出现你我这样的人,只要有,他的传说不会灭!哪怕千万年,亿万年!”

    说罢,苏宇笑道:“真没人能开天门了,没人能看见了,没人能感悟了,那样的弱者,被他们知道了传说也没用,我的传说,只存在于绝世强者和天才圈子中……也别有一番滋味,不是吗?”

    武皇沉默。

    苏宇说的不错。

    哪怕那人死了,千万年,亿万年,再有人开天门,或者自己明悟大道本质,都能知道死灵天河,知道那人的存在,知道他的传说和伟岸!

    苏宇又道:“上古人皇,也就是文王时期那位,武皇觉得强大吗?为何,现在很少有那位的传闻,连传承都没有。”

    武皇沉默。

    苏宇笑道:“不能说吗?”

    许久,武皇平静道:“不是不能说,是不好说,很少看到那位出手,只知道,太山那批人,都听那位的!那位只管执掌天下,文武之事,都交予他人!我和对方,并未打过交道。”

    苏宇挑眉,真神秘。

    他又道:“那不提人皇,武皇现在还想杀我吗?”

    “当然!”

    武皇不屑于否认,淡淡道:“太山辱我之仇,大于杀我之仇!羞辱我无数岁月,折辱我,如此对我,此仇此恨,永不忘怀!”

    苏宇沉声道:“那是你和武王的仇怨,我不管这些,我只希望一点,武皇不要牵扯到他人!”

    武皇幽冷道:“当今人族,便是那些人的传承!一句不要牵扯他人,就能抚我十万年被羞辱之仇?”

    十万年!

    头颅被折断,肉身化为府邸,屁股种花……咳咳,总之,武皇的确无法释怀这样的羞辱之仇,远比太山杀他之仇要大的多!

    杀了他,一了百了!

    没杀他,却是如此折辱他,他无法接受!

    怨恨,怨毒,灭世之心,那是必然有的!

    苏宇想了想,问道:“也是,这事不好说,那我问一句,武皇觉得现在需要多久,可以脱困?”

    武皇冷冷道:“你想阻拦?”

    “不是!”

    苏宇笑道:“我想看看,需要多久,过了那么久,我能否压制武皇,免得到时候出岔子!”

    “笑话!你莫非以为你开了天门,就能和本皇平起平坐?”

    “没有的事,修炼一道,意外无数,也许武皇脱困,我都死了,我就问问情况!”

    苏宇笑道:“武皇,不介意的话,可以说说看吗?”

    武皇嗤笑一声,“有意思的家伙,我若脱困,你自然可以感受到!这诸天万界,被规则封锁,待到规则不再封锁,我身上一切压制力,都会削弱大半,那时候,便是我脱困之机!”

    “就是说,上界开启,武皇就有希望脱困了?”

    “只是有希望……”

    此刻,两人好像朋友一般聊着,武皇淡淡道:“不过,你若是多杀一些人,多斩断一些大道,万界封锁更弱一些,我自会出来的更早一些!那时候,一定很有趣!”

    苏宇笑道:“懂了!是有趣!武皇何不去找武王他们报复?我知道他们没死!我觉得,武皇可以找到,不行的话,沿着时光长河一直走,你和武王交手过,一定知道他的大道样子,找就是了,找到了他的大道,他就出现了,要是死了,倒也不用恨了!若是没死,就沿着大道杀下去,干掉他好了!”

    武皇沉默。

    有点道理,可是……很快武皇幽冷道:“他比本皇强,你以为我是白痴,现在会去找他报复?”

    “不是,他要是没死,都和人战斗十万年了,早就成了风中残烛了,这都怕?那武皇还是放弃吧,换成我,人家都残了,我都打不过,我不放弃报复还干嘛?”

    武皇再次沉默!

    不想和苏宇多说什么!

    有些扎心!

    很快,他想到了什么,冷笑道:“本皇不会马上离开,本皇先恢复自身实力,再杀了他们的传承,灭了他们的希望,再去找他们!”

    苏宇笑了,“行吧,随你!反正还早!上界开启,还需要时间!规则之主是强,可是……武皇也别小觑了天下人,希望不会给我找不自在!”

    “猖狂!”

    武皇有些愤怒,“本皇脱困,第一个去找你!”

    “随便吧!”

    苏宇笑道:“爱找我就找我,我那时候要是还没死,武皇找我麻烦,我就把武皇打死,也免得麻烦!别动怒,这一生气,不清醒了,错过了解封脱困时间!这些年,也就现在清醒一下,不容易,你一动怒,那就麻烦了!”

    武皇不吭声。

    很有道理!

    是不能轻易动怒,他只是复苏了一点点意志力,这些意志力一旦动怒陷入混乱,那可能会再次沉眠,到时候,还得需要苏宇来唤醒。

    苏宇又不是白痴,他若是真再次沉眠了,十有八九不会再喊他了。

    苏宇也不管他,此刻,他也看透了武皇。

    为了保持清醒,现在就是再喊太山,他也不会找茬的。

    就是给他屁股再种花,他都未必会动怒。

    “武皇,给我们开个门,走死灵通道出去,走负一层,还得等一段时间才能主动出去!”

    “……”

    武皇幽冷无比,不理睬。

    苏宇笑道:“武皇,你不开门,我去负一层拔你头发了,行,你非要这么干,那我就去!刚好,我还缺不少承载物,那我多谢武皇了!”

    “……”

    下一刻,死灵通道封印解开!

    滚吧你!

    武皇很讨厌这个家伙,偏偏现在他要保持克制,不能让这家伙激怒,导致自己再次陷入混乱,错过上界开启,规则消散的那天。

    要不然,再想脱困,哪怕再次清醒,也得等下一次上界开启了,又是一个万年!

    苏宇露出笑容!

    这才听话!

    至于负一层,说说罢了,真去拔毛,武皇脱困的第一时间,大概就是和自己不死不休。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

    不过,可能还有转圜余地。

    不管他了,先走!

    外面大好的世界等着自己,在这和一个疯子聊天没意义。

    该知晓的,我都知道了!

    说到这,苏宇看向杠精门道:“通天侯,你可以离开此地吗?”

    通天侯摇头:“我得守门!这也是规则的一部分!除非八层没了,那我就可以走了,但是八层……议会之地,哪怕规则之主来了,也很难覆灭八层!”

    苏宇懂了,朝天看了看,笑道:“武皇,脱困的第一时间,把八层给毁了,或者下次我来毁,把通天侯带出去,你也不至于和一个看门的为难,对吧?”

    武皇懒得回话。

    苏宇笑了笑:“那就不多说了,通天侯,你在这继续待着,回头我实力强了,过来灭了八层,或者灭了那些规则,带你出去玩玩!”

    “多谢人主!”

    通天侯倒是无所谓,不走就不走呗,看门看习惯了,挺好的!

    而苏宇,看了一眼死灵通道,笑道:“走吧,顺便抓些死灵君主,镇灵域这边的死灵君主都给抓了,免得给我添乱!”

    话落,苏宇一步踏出,进入死灵通道!

    其他几位,也纷纷进入。

    都是欢喜无比!

    出去了!

    收获巨大!

    来时,一个合道都没,出去后,合道一堆。

    就连岚山侯,再次进入死灵界,都恍如隔世!

    这死灵界,这东王域,就这么变天了!

    而远处,几位死灵君主看着他们,警惕无比,瑟瑟发抖,苏宇一看那边,笑道:“岚山侯,去,抓了他们,用东王印镇压!带回去!我正嫌人不够用呢!”

    “诺!”

    岚山侯迅速领命,也不多说,是要抓点死灵君主了,不然东王域不好管控!

    远处,那被称为拓伐的死灵,迅速掉头就跑!

    后方,河图此刻倒是抖起来了,喊道:“拓伐,别跑,跟着我们一起干大事,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干掉了那么多死灵侯,还干掉了一尊王,你眼瞎吗?还跑,再跑你就只能被吃了!”

    “……”

    片刻后,岚山侯和河图,带着6尊死灵君主继续前行,队伍再次壮大了!

    而苏宇几人,极速前行。

    先回镇灵域老龟那边再说,防止其他三大天王来找麻烦!

    此次一统镇灵域,再压制东王域动荡,那就可以解放镇守了,没有君主冲击,随便安排一个永恒镇守都行,压力不会太大。

    得把高段的镇守置换出来!

    塞一些不那么厉害的永恒过去!

    再把死灵集合,关键时刻还能开启死灵通道,让死灵帮着杀戮,这才是苏宇的打算。

    而苏宇自己,接下来的主要任务便是战技化神文了!

    先融道再说,融道之后,他也许就具备真正的合道战力了,或者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