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族之劫 > 第625章 灭界之战!(求订阅)
    一声“杀”,拉开了大战序幕。

    大秦王、大周王踏空而出,瞬间撕裂虚空,朝天渊中心杀去,他们俩人的目标,天渊半皇,合道境!

    斩了天渊半皇!

    “你们疯了!”

    天渊半皇脸色冷峻,疯了,真的疯了。

    人族真杀来了!

    愤怒的同时,心中也有些震动,麻烦大了。

    人族此次杀来的无敌,超过30位。

    而天渊族,无敌数量不少,加上一些古老存在,超过20位,可是,比起人族还是少了一些。

    天渊半皇没准备单打独斗,否则,哪怕挡住了人族,天渊族也完了。

    一条时光通道贯穿天地!

    他要让万界都知道,人族杀来了!

    就在此刻,虚空中,也有一条时光通道呈现,是灭蚕王,灭蚕王脸色郑重,不复之前的无奈愤怒,而是凝重到无法去想那些事的地步。

    他的时光通道,眨眼间弥漫整个天渊界,遍布天地。

    当天渊半皇的时光通道贯穿天地,噗嗤一声,想要穿透灭蚕王的阻挡,却是失败了,而灭蚕王,也是肉身震荡,龟裂,口中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太强!

    对方太强!

    只是一次穿透,就震荡的他规则动荡,哪怕他擅长时光之法,也是无法抵御。

    而这时候,更上空,大汉王一枚枚神文浮现,结成一层光膜,他是第二道防线,更外面,还有一层是大周王的防线。

    突破三层防线,对方才能穿透界壁,传递消息出去!

    否则,今日不杀光这些人,人族不会让消息外泄出去的。

    天渊半皇冷哼一声,时光通道再次震荡!

    就在这时候,一杆长枪,撕裂虚空,一枪扎来!

    “杀!”

    大秦王一声暴喝,远处,日月坠毁的异象,已经升起。

    其他无敌,纷纷杀来。

    沿途所过,所有天渊族强者,通通被杀!

    这是种族之战!

    赌上了族运!

    不赢,人族危矣!

    赢了,人族威慑诸天,神魔仙龙,也要衡量利弊,敢不敢此刻和人族死斗到底。

    ……

    长枪破天而来!

    天渊半皇冷哼一声,整个界域都在震荡,一抹黑光瞬间缠绕上长枪,黑光腐蚀之力强悍无比,归元刀乃是神兵,此刻,却是被腐蚀的嗤嗤作响!

    不过,神兵就是神兵!

    长枪之上,光芒爆发,杀气冲天!

    “秦广,你们考虑好了后果吗?”

    天渊半皇冷厉道:“这是我天渊本界,你人族别逼我,逼我太甚,打破死灵界域,大不了一起完蛋,秦广,你想让人族众多强者,一起葬送在这吗?”

    大秦王不语,不吭声,唯有杀!

    轰!

    天崩地裂,一枪扎出,捅破了虚空。

    “哼,合道,非你可想!”

    天渊半皇也是愤怒,远处,一尊尊无敌,已经交战上了,而人族这边,无敌数量要多一些,虽然天渊族因为有几位老古董,实力强悍,可这么下去,天渊族肯定要败。

    除非……他能速战速决,斩杀大秦王和大周王!

    杀了这两个,人族必溃!

    “秦广,死来!”

    一声低喝,震荡天地,一股无形之力,越过了一切,甚至越过了规则和元气阻碍,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轰击中大秦王的意志海!

    诅咒之术!

    大秦王面不改色,却是七窍流血,他不在乎,诅咒之术,他又不是不知道。

    他昔年也和天渊族战斗过!

    你能奈我何?

    杀!

    一枪再次扎出,一往无前,我心中唯有此枪,不杀你,不回枪!

    杀合道,岂能防?

    唯有永无止境地杀!

    杀到对方避无可避!

    本就实力不如对方,还求面面俱到,那不可能!

    “杀!”

    唯有杀!

    一个“杀”字贯穿全部,天渊半皇脸色微变,冷哼一声,身前瞬间浮现一道无形之墙。

    远处,有人族无敌想来帮忙,大周王喝道:“回去,联手击杀那些天渊永恒,速度,我们没时间了!”

    不需要帮忙!

    他和大秦王的目标,是天渊半皇。

    而其他人的目标,是速度击杀对方。

    人数多一些,才有希望迅速斩杀,否则,只能同归于尽或者不分胜负,那不是人族追求的目标!

    想要来援的几位无敌,迅速离开,纷纷加入战斗。

    轰隆隆!

    一群无敌,此刻没有任何想法,唯有杀戮,大战爆发,杀的天崩地裂,大地化为尘埃,化为黑洞,能量余波蔓延天地,世界都在震荡。

    核心区域,附近无数天渊族强者,纷纷殒灭。

    日月光辉,不断坠毁!

    此刻,天渊族也拼命了,一群准无敌,纷纷咆哮一声,在下方设立大阵,七八位准无敌,仿佛沟通了什么恐怖的存在。

    “我以我血咒杀人族!”

    一尊尊准无敌强者,纷纷暴喝,虚空中,一股浓郁的死气爆发,七八尊准无敌,肉身瞬间被腐蚀,那股强烈无比的死气,朝虚空中一尊人族强者杀去!

    噗嗤一声!

    死气强悍无比,猛烈无比,噗嗤一声将这尊人族无敌肉身全部腐蚀!

    一眨眼,肉身化为齑粉。

    这尊人族无敌,三身瞬间分离,其中一身直接殒灭!

    而这位人族强者,也是毫不迟疑,瞬间朝下空杀去,两身杀来,一眨眼,突破虚空和那七八位准无敌杀到了一起!

    砰砰砰!

    一阵巨响之后,下方,七八尊准无敌全部陨落,而这人族无敌,也只剩下一身还在,浑身浴血,脸色惨白。

    大战,一开始就是白热化。

    双方都知道,这是灭族之战!

    容不得任何迟疑,容不得任何手下留情!

    准无敌也是顶级强者,有些甚至能战无敌,可惜,天渊族最强的准无敌天咒被苏宇斩杀,否则,这位要是在,寻常无敌还不是他的对手。

    远处,一尊天渊族无敌,此刻被三大无敌围杀,三身眨眼被打的分离开,怒吼一声,浑身死气爆发,咆哮道:“我以我身,诅咒宁鸿永坠地狱!”

    一瞬间,三身被燃烧!

    他知道,自己撑不住了!

    这一次,人族是带着必杀之心,灭族之心来的。

    所以,他必死,甚至天渊族有灭族之危,所以,三身被打的分离的瞬间,他知道,自己死定了,既然死,到了这地步,都是无敌,谁还怕什么?

    我死,你们也别想好过!

    远处,刚斩杀几位准无敌的人族无敌,忽然,头顶上出现一股邪恶而又强大的死气,瞬间覆盖了他,燃烧他!

    “宁鸿!”

    有人族无敌惊呼!

    那是一尊人族无敌,新晋无敌,从小界中晋级的,实力不强,否则也不会被准无敌弄死了两身,此刻,被这位无敌用三身焚烧为代价诅咒,一瞬间,第三身就被燃烧了!

    那被称为宁鸿的无敌强者,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之色,浑身都是死气,一位无敌,以性命为代价,诅咒他的第三身,他挡不住。

    眼看着有人要来救自己,他咬着牙,笑道:“救不了了,意志海要崩了!是我太弱,也是我太怂,昔年只敢小界证道,不敢诸天证道,迟迟无法晋级……给人族丢人了!给诸位丢人了!”

    一声大笑,宁鸿喝道:“大唐王,杀人!”

    远处,大唐王眼中火气爆发,一拳疯狂无比地朝对面无敌打去!

    与此同时,这宁鸿化为一道死光,瞬间出现在那天渊无敌身边,在那人惊怒的瞬间,化为一道尖锐无比的光芒,噗嗤一声,击穿了对方的防御!

    而大唐王的拳头,紧接着而来,一拳打爆对方肉身!

    对方的时光长河动荡,眨眼间,肉身刚恢复,大唐王一拳打出,再次打爆对方!

    接连三次!

    轰!

    时光长河断裂!

    空中,乌云密布!

    一眨眼,真的只是一眨眼,人族死了一尊无敌,天渊族战死两尊无敌,死了七八位准无敌。

    杀戮来的如此之快!

    人族和天渊族都来不及悲伤!

    此刻,也没时间让他们去悲伤,双方都是带着愤怒、杀气、背水一战的心思,在天地间生死搏杀起来!

    大秦王他们那边,大周王一直没出手,然而,他不出手才可怕。

    不出手的威慑,甚至比出手更强!

    因为天渊半皇,不知道他实力深浅,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他只知道,大周王始终都用强悍无比的杀机,在锁定他!

    只要他有破绽,随时都会迎来致命一击!

    永恒要杀合道!

    难,难如登天!

    然而,当这两位永恒都极其强大的时候,未必不可能。

    轰!

    一声巨响,天渊半皇手中浮现出一柄细剑,这也是他第一次取出细剑,一剑忽然杀出,噗嗤一声,斩断了大秦王的时光长河,一剑洞穿他的手臂!

    那细剑上,死气溢散。

    天渊族和死灵界,关联太大。

    这一族,早年也属于天命一族,却是坠毁进入了死灵界域边缘,已然堕落。

    死气,对生气,一直都有腐蚀压制作用。

    一剑杀出,大秦王只觉得手臂仿佛消失了,不再是自己的!

    长枪微微一颤,依旧一往无前,一枪扫出,砰地一声,扫的天渊半皇长发飞舞,脖颈上,瞬间浮现出一道血印。

    天渊半皇刚要继续出手,忽然,撕裂虚空,强行挪移一段距离,他刚消失,噗嗤一声,所在原地,被一道金光洞穿,一个不大的黑洞浮现,而很快,这个黑洞却是蔓延开了,砰地一声炸裂开!

    大秦王都倒退了几步,而遁走的天渊半皇,脸色微变,看向那边的大周王。

    大周王微微皱眉,喝道:“秦广,你做什么?缠住他!”

    大秦王一脸歉意,“放心,错误不会再犯!”

    话落,持枪再次杀了过去!

    是的,这就是他们的配合。

    一直如此!

    大秦王近战,大周王伺机出大招杀敌!

    但是要配合默契,否则就如刚刚,大秦王一下子没缠住对手,被对方逃了,大周王的必杀大招,就成了废物。

    天渊半皇只觉得压力巨大无比!

    刚刚那一击,爆裂虚空,杀伤力强大无比,哪怕是他,真要被打中,也要肉身受损,甚至会被炸伤!

    “你们以为你们吃定我了?”

    天渊半皇冷哼一声,这一刻,不再考虑其他,低吼一声:“你们逼我的,自找的!”

    “命运之尺,归来!”

    此刻,远处,天渊界边缘,和死灵界域接连的地方,原本有一座小城,此刻,那小城忽然消失,化为一柄尺子,朝天渊半皇飞来!

    特殊的证道之法!

    和天灭他们类似的证道之法,融兵法!

    而这尺子,原本好像也和天灭他们一样,有镇压死灵界域之效,此刻,却是离开了原地,原地没有死灵通道,但是,有一道模糊的界壁,尺子消失的瞬间,大量的死气朝这溢散而来!

    天渊族和死灵界合作,但是也防着他们侵蚀天渊界。

    此刻,天渊半皇也知道到了危险关头了,哪还顾得上这个!

    今日,必须要杀出去,杀出天渊界!

    只要杀出去,他就没事。

    人族没这个胆量,没这个实力,在诸天战场杀他,一定会有合道来援!

    所以,唯有杀出去!

    那才是他的活路,才是整个天渊族的活路!

    尺子瞬间到手,一眨眼,天渊半皇实力飙升,这融兵之法,一旦兵器到手,都是实力强大几分!

    尺子一到手,一尺子打出,轰隆一声巨响,归元刀都有些震荡,这尺子,才是他的杀手锏,天渊半皇冷哼一声,意志力再次爆发,轰隆一声,轰击大秦王!

    而此刻,大周王无法压阵了!

    大秦王不是对手!

    一个永恒九段,一个合道,大秦王还不是走融兵法一道的,而是走三身道的,三身被毁两身,本就不在巅峰,此刻一下子被压制了!

    “诅咒之术?小道尔!”

    大周王低哼一声,一枚神文浮现,虚空中,陡然出现一条纹路,如同网线,这纹路瞬间朝天渊半皇杀去,而天渊半皇脸色再变,一瞬间,一枚血色令牌浮现!

    议员令!

    这令牌浮现,一道血色雷光朝网线劈去,轰隆隆!

    巨响声蔓延天地!

    大周王面前的神文,瞬间龟裂,大周王也是微微凝眉,“天渊始祖的议员令?”

    这议员令,其实也是一种规则呈现!

    这是天渊族始祖的规则呈现!

    一眨眼,就击溃了他的神文。

    他皱眉,而天渊半皇则是震动,没碎?

    没彻底破碎!

    怎么可能!

    “你要神文晋级合道了?”

    天渊半皇震动,“你真的走神文证道一道……周天齐,你才是人境第一强者……”

    砰!

    一枪扎来,大秦王好像不乐意了。

    好吧,他只是看到了机会。

    这家伙,居然有些失神了。

    砰地一声,一枪好像扎中了钢铁,下一刻,长枪刺穿了他的肉身,沾染上了一丝丝血液,而天渊半皇低喝一声,一尺子打出,砰地一声巨响,长枪颤动,震荡,大秦王手臂血肉瞬间化为齑粉!

    只剩下白玉一般的白骨!

    “想杀我,你们不够资格!”

    天渊半皇再次暴喝一声,而远处,大战已经到了极限关头。

    一尊古老存在的天渊无敌,眼神萧瑟,看向四周,叹道:“第六潮汐到现在,你人族……始终如此霸道!这一潮汐,我还以为你们只能等死……不曾想……你们先找上门来了!”

    感慨,叹息!

    他是第六潮汐的强者!

    第六潮汐就和人族强者战斗过,厮杀过,昔年,人族也是如此霸道,如此强大,杀戮诸天,横扫诸天,那个潮汐,人族赢了……最终还是败了!

    而这次,结果又是如何?

    他不知道!

    他叹息一声,“我也活够了,杀了我们,你们……也没好下场,我在死灵界域,等你们!”

    轰!

    惊天巨响传出,这是一尊强悍无比的老古董,永恒七段,此刻自爆了!

    那强烈的自爆威力,炸的四周三位人族无敌,纷纷吐血,甚至,一尊弱小一些的人族无敌,三身分离,一身直接炸裂!

    种族之战!

    只有你死我活,都没退路!

    那天渊强者,也是至死不退,一瞬间,重伤三尊无敌,击溃一尊无敌的三身,为下一位天渊无敌创造击杀机会!

    三身被毁的,是大越王。

    实力要比其他无敌弱一些,永恒五段。

    开府之主,少数到了九段,一些人到了八段,不少人都到了七段,再不济,也有六段之力,五段的也有,但是很少,五段,也代表最弱的一批了。

    开府多年,还在五段,这代表天赋不行了,而不是不够努力,再往上,太难了!

    新生代的,如夏龙武这些人,证道就是四段!

    真正实力,未必比他们弱。

    对大越王这些老辈而言,既高兴又无奈,此刻,三身被毁一尊,实力下滑,还未必能比得上夏龙武他们,实际上,大概率是不如的。

    这一刻,大越王叹息一声,满是无奈,“我大越,就拜托诸位了,诸位老友,给你们丢人了,小辈都能杀我……真丢人啊!”

    开府之前,他也是一方豪杰,追随大秦王他们征战诸天,却是大多时候都在打酱油。

    今日,三人围杀对方,还被对方爆了一身,丢人了。

    此刻,要不找个更弱的打,要不,给人族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你……”

    旁边,大宋王刚想喊话,大越王看向远处,一尊压着大金、大楚两位无敌打的顶级天渊无敌,眼神冷厉,传音道:“此人太强,永恒九段,那俩蠢货不是对手,很快会被压制,我去重伤他,你们联手,瞬杀他,否则,我人族会死伤更重,别给他自爆的机会!”

    那是一尊真正的老古董,可能是第一潮汐的人物,腐朽的气息,已经和死灵无异。

    然而,这样的存在才强大!

    极其强大!

    对方真要最后一搏,两位和他战斗的永恒七段,可能都要死。

    他只是永恒五段!

    下一刻,不等其他人说什么,他化为一道金芒,瞬间朝远处洞穿虚空而去。

    那边,正在压制大楚王他们的强者,脸色微变。

    他一直没拼死而战,因为他能赢,赢了,就可以去杀其他人,他没必要拼死,可此刻,他感受到了一些危机。

    一尊强悍的存在,两身融合,瞬间燃烧,化为大道规则之力,轰隆一声,击穿了他的防御!

    而这时候,大宋王几人,暴吼一声,纷纷出手!

    天地震荡!

    乌云遮天蔽日,整个界域都在颤动。

    大越王战死!

    虚空中,大越王虚影呈现,遥看远方,那是东方,他的家乡。

    大越王一步步朝东方走去,带着笑容,我的家,在那边!

    人族征战十万载,多少人战死他乡。

    他不想战!

    可是,不得不战。

    四百多年前,他只想当一方霸主,当一方财主,那一年,大秦王找到他,揍了他,打了他,以极其野蛮的方式,逼迫他去征战诸天!

    这一战,他胆小,他怕死,大多时候都躲在后面。

    后来,大战结束了。

    他开府了,开辟了大越府,庇护亿万苍生,成了大越府的神,他很想笑,神?

    不,老子当年其实是个土匪,你们知道吗?

    乱世之中,他什么都干过。

    杀人,杀神,杀魔……

    他不是圣人!

    这一次,他又出战了,终于战死在了这里。

    大越王发出笑声。

    “秦广,周天齐,你们俩个……都是狗,老子凭什么要听你们的?哈哈哈!”

    一声畅笑,大越王踏空向前,消失在黑暗之中,最后一丝残念,消散了!

    这俩都是狗东西,他早就想骂了!

    远处,大周王和大秦王面无表情,眼中,微微泛红。

    四百多年前一直战斗到现在的朋友,又走了一位。

    之前的宁鸿,毕竟年轻的多,不是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而现在的大越王,是真的和他们一路战斗到今日的老朋友了!

    “杀!”

    大秦王暴怒,长枪扫荡天地,勇猛无比!

    而那边,那尊永恒九段的盖世强者,被大越王拼死一击,重伤了肉身,下一刻,足足五位无敌,全力以赴,愤怒咆哮,轰隆隆巨响传出!

    眨眼间,三身被打爆一尊,这是一尊修炼三身的强者。

    三身被破,剩下的两身,瞬间同时出现,朝其他人杀去,也是杀气滔天!

    远处,一尊天渊族无敌,轰隆一声,被大唐王和大商王联手打爆,这两位,瞬间也朝这边杀来,要联手击杀那尊强悍的永恒九段!

    ……

    人境。

    苏宇王冠佩戴上了头顶。

    下一刻,人境忽然微微一颤,王冠也微微动荡了一下,其他人还没注意到,大夏王和大明王却是脸色一变!

    大战开始了!

    而且,有无敌陨落了!

    人族的!

    此刻,众人匍匐,万族也不敢看苏宇,金光太盛,除了两位强大的无敌,其他人包括小周王他们都没注意到。

    而苏宇,也是心中震动!

    死了!

    死了一尊人族的无敌,是谁,他不好判断,应该不是开府无敌,但是,一定死了人族无敌,他感受到了人族气运的动荡!

    大战爆发了!

    苏宇脸色凝重,看向下方跪拜的众人,很快,他恢复了镇定。

    然而……片刻后,忽然,虚空中悬浮的大越府金印,忽然颤动起来。

    人境,遥远的边境之地,大越府也在震荡!

    大汉王在遮掩异象!

    然而,人境这边,开府之主陨落,还是有些无法隐瞒,震荡的动静很大!

    一般人没感觉,然而,一些无敌,渐渐地都感应到了。

    一个个,脸色都变了。

    大越王……出事了!

    大夏王陡然朝大越府金印看去,那金印之上,隐约看到一丝裂缝呈现。

    此刻,大越府那些人,还在跪拜。

    而苏宇,脸色再次变幻!

    开府之主陨落了!

    间隔并不长!

    只是一会工夫,两位人族无敌死了,还有一位是开府之主。

    这时候,有人想抬头,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动静。

    苏宇陡然冷喝一声,“大越、大楚、大辽,你三府之前胆敢违逆苍天圣意,当有责罚,抽取三府三成气运,以儆效尤!”

    此话一出,所有人注意力都从之前的震荡消失了,而是化为胆寒。

    苏宇还要追究责任!

    而苏宇王冠之上,光芒爆发,瞬间连接三府大印,一瞬间,大越府龟裂的大印被金光覆盖,其他人什么都看不到了。

    片刻后,三府大印呈现,大越府的金印,有些虚弱,裂缝却是没了,大楚和大辽,变化不大。

    大夏王和大明王看的清楚,苏宇并未抽取三大府的气运,而是在王冠中剥离了一些,修补了大越府金印。

    此刻,大越府府主,一脸愤怒地抬头看向苏宇!

    苏宇面色冰冷,冷漠道:“不服吗?不服我者,非人,当杀!我既为圣主,诸天人族,唯我独尊!”

    唯我独尊!

    好大的口气!

    然而,此刻,大越府府主尽管生气,愤怒,却是无可奈何,他觉得苏宇抽取了很多大越府的气运,其他两大府还好,他这边,金印明显暗淡了一些。

    他很愤怒和恼火!

    是你让我做的!

    我只是听你的,你居然还如此对大越府,苏宇,太不是东西了!

    可恨!

    气运一说,虽然缥缈,可是真的存在,气运衰弱,大越府的元气浓度也许都会下降,甚至会出现修炼不顺,出门不顺的情况。

    这对大越府,影响很大!

    此刻,其他大府,都是胆寒。

    苏宇好霸道!

    刚上位,他就责罚三府,这位,真的能成圣主吗?

    而四周,万族强者,渐渐地,也感受到了大越府那边传来的震荡,一个个咋舌,真狠!

    一来就杀鸡儆猴吗?

    这是抽离气运太多,导致大越府出现了问题?

    苏宇这家伙,霸道,凶残的狠啊!

    大越府府主也是日月九重,渐渐地,他也感受到了震荡,再也忍不住了,怒道:“苏宇……”

    “混账!”

    大夏王一声怒喝,“胆敢直呼圣主之名?想死吗?”

    大越府主怒不可遏,强行忍住,怒道:“我……我府气运抽离太多,我要回府,镇压异动!还请圣主成全!”

    苏宇漠然,“不准!”

    大越府主大怒,可此刻,其他人匍匐,无敌不吭声,他也无奈,他知道,自己真要走,要出事!

    他愤怒无比,直接收回了金印。

    收回金印的时候,苏宇倒是没阻拦,而对方收回金印的瞬间,也察觉到了不对……气运还在流逝,金印还在崩溃!

    而其中,好像还多了一股不属于大越府的气运!

    他心中剧震!

    好像想到了什么!

    想到了……昔年大魏几府!

    开府之主战死的时候,那时候,几府的情况,以及如今缩小了一圈的大府之印。

    再回想一下刚刚的感受,以及大越府的震荡……

    一瞬间,他明悟了!

    一瞬间,他泪流满面,陡然看向上空的苏宇,而苏宇,平静无比,也在看着他,眼神如此的坚毅和冷静。

    我父……出事了!

    苏宇知道!

    对,他一定知道!

    我父……陨落了!

    天变了!

    大越府主瞬间泪流不止,他无法接受,无法忍住,哪怕他知道,此刻……也许不该如此!

    他父亲,可能战死了!

    诸天,爆发大战了吗?

    他不知道!

    然而,他知道了,明白了,大夏王他们都知道,苏宇也知道,他们在遮掩这一切!

    “圣主……”

    他看向苏宇,带着浓烈的悲伤和悲哀,我父怎么了?

    台上,苏宇从王座上站起,俯瞰四方,冷漠道:“大越府主,你要抗令?”

    “不……不敢……”

    “废物!”

    苏宇冷喝道:“堂堂日月九重,如此废物!你父大越王,我接触不多,见过两面,匪气十足,虽实力一般,却是桀骜不逊,可恨,也可敬!你是他之子,小小惩罚,却是当众落泪……人族有你这样的废物,才会如此衰败!”

    大越府主擦干了泪水,低着头,不敢吭声,不想吭声。

    苏宇冷厉道:“我既成为这圣地之主,我希望,诸位不要逾矩,今日,都给我跪拜朝圣,我倒想看看,今日,谁敢逆我?我也想看看,我今日还能不能再杀几个,震慑诸天!”

    一群府主,心情复杂,苏宇,太霸道了!

    霸道的不可思议!

    他还要找茬,找人族各大府的茬!

    他居然还要惩罚各大府!

    他到底想干什么?

    此刻,哪怕四周的万族,也是人人异样无比,真狠啊!

    这家伙,这不是才上位吗?

    这么搞,就不怕各大府都暴动?

    第一天啊!

    ……

    人群中,五行族长老传言道:“这位……真的狂,也霸道!直接就抽取三大府气运,这要是三大府的开府之主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番大乱!”

    这位长老也是心惊胆战的,可怕的家伙。

    真怕这位忽然狂性大发,把他们万族都给杀了。

    在这待着,一点都不自在!

    而台上,苏宇沉默一会,半晌才道:“起来吧,上桌,上菜,我父寿宴,我不和你等一般计较!”

    此话出口,再次让人憋屈。

    合着,要不是你父亲大宴,今日,我们这些人,连起身都不能?

    苏宇身边,大夏王眼中露出一抹哀伤之意,传音道:“希望……你能善待大越府!大越王已死,另一位……可能是鸿王!”

    苏宇不吭声。

    几次大战,人族都没死无敌,今日才开始罢了,死了两位,这一刻,他也有些悲哀。

    打天渊族……值得吗?

    也许……值得!

    不打,天渊族迟早会对人族出手。

    值得是一回事,真当有无敌战死……又是一回事。

    苏宇抬头朝天空看去,我……只能拖延一会时间,不被万族洞察,其他的,只能靠你们了!

    抱歉!